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黄蓉被掳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木小九当然是真的有恃无恐,从他出道以来,他就从来没有害怕过群攻,因为他有凌波微步在身,更因为

    木小九将短刀收回到了鞘中,然后从腰间再次抽出了洞箫。

    他似乎有好久没有用碧海潮生曲御敌了,说起来,第一次离开桃花岛对敌,能够击杀宇文轩,还是靠着碧海潮生曲呢。

    轻轻的,第一声箫声响了起来,开始在官道上回荡。这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箫声,配合上天空中慢慢从乌云里露出了一点影子的月亮,更显得有意境了许多,甚至让那些忍者在一不小心之间都沉浸了进去。

    只见木小九一边轻轻奏响着手中的洞箫,一边脚下踏着凌波微步,仿佛天上嫡仙一般的翩然动了起来,悠然之间就轻松的避开了那些忍者攻过来的武器。

    然后,随着木小九的箫声渐入佳境,这些忍者的动作也开始一点点的慢了下来,甚至有两个人已经丢下了手里的武器。

    被木小九劈了两刀,如今躺在地上仍然起不来的山中风更加不堪,他的眼中已经出现了迷离之色,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起舞来一样。

    而木小九的脸上,也慢慢露出了笑容。

    碧海潮起天地惊,碧海潮落鬼神泣。碧海桃花之精英,凝于碧海潮生曲。

    伴着曲声,照着月光,十五个忍者至此全灭,除了一个是被木小九一刀劈死的之外,其余那些人全都是七窍流血,被木小九以碧海潮生曲震破心脉而死。

    收起了洞箫,木小九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尸体,然后走到了山中风的尸体面前,开始在他身上搜了起来。

    除了打刀以外,山中风身上的东西基本都是些苦无之类的暗器,没有什么腰牌,也没有什么密信,似乎他这一次出来就是直奔木小九而来的。只是,这些扶桑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在洛阳?

    自己自从去了临安,身边的人应该都不会出卖自己,虽然说自己在临安搅出的风雨比较大,但是来洛阳却是偷偷进行的,除非这些人是一路从临安跟着自己来到洛阳的。

    只不过若是如此,他们完全可以在半路上下手啊,根本没必要等到自己到了洛阳,去了少林寺,然后从少林寺又回来了才动手啊。

    这件事里面,肯定还藏着什么东西

    然而,不管怎样,现在事已至此,多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木小九随手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又用一个忍者的面巾擦了擦脸,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地上的那些忍者尸体当中,有一具尸体突然站了起来,稳住身子之后看了看周围同伴的尸首,眼中一抹狠色划过,最终却还是化成了悠然的叹息。

    他很清楚,他必须要尽快离开,否则若是被什么人撞见这一幕的话,他很有可能会陷入麻烦当中。

    现在最紧要的,是把己方对于木小九实力的误判禀报回去。

    这忍者咬了咬牙,忍住了没有去管其他人的尸体,直接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这里。很快的,这节官道上就只留下了十几具尸体。

    “大哥,麻烦开下城门,在下木小九,朝廷特使,有腰牌为证。”

    木小九遇伏的地方离洛阳城已经没有多远了,因此没一会儿他就回到了洛阳城。只是现在城门已经关了,所以木小九只得对着城门口的两个卫兵解释了起来。

    “有腰牌?”一个卫兵接过了木小九递出来的腰牌,翻看了两下,然后点了点头,往身后大门里喊了一声“把大门开条缝,这里有朝廷的人要进城!”

    没一会儿,厚重的城门“吱吱嘎嘎”的打开了一条仅供一人通过的口子。

    木小九看到这一幕,有些奇怪的说道:“这位大哥,有必要看的这么紧吗?洛阳城这边最近没听说过有什么麻烦啊。”

    “不该问的就别”

    “没事,他也是朝廷的人,官比我们大,这事告诉他说不定还能有些帮助。”先前检查过木小九腰牌的那个士兵制止了另一个士兵对木小九的呵斥,然后说道:“这两天确实有麻烦,只是没有告诉民众而已。洛阳城这边这两天有六扇门的人发现了扶桑人的踪迹,而且不是一两个人,也不是行商的人,而是不少扶桑武士,所以上头的大人命令我们这段时间夜里严加看守。”

    木小九一怔,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就合理的多了。”

    “什么合理的多?”那个卫兵愣了一下,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木小九轻轻笑了一下“刚才在官道上我遇伏了,是一伙扶桑忍者。”

    “什么!?”那士兵一下子失声喊了出来,然后一把拉住了木小九大氅的袖子“走走走,我们得去见一见六扇门的大人们,向他们通报一下这件事,这些扶桑人也太猖狂了”

    “这些扶桑人未免太猖狂了一点!”洛阳六扇门的统领姓路,说实话,这两天他都要烦死了,真的。

    本来洛阳城这边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屁事没有,但是这两天却突然有手下人汇报说,在附近发现了扶桑武士的踪迹。

    妈的,前段时间中原跟扶桑刚刚闹过矛盾,这段时间洛阳附近就出现了扶桑人,还他妈的是武士,这就很尴尬了。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那简直就是在“啪啪”的打他的脸啊。

    所以刚刚得知这件事,他就找了城中所有的大户和官员一起商量可以下,准备先将扶桑武士的事情隐瞒下来,同时全城戒严,再派人外出查探,争取找到扶桑人出现在这里的企图。

    好在这半个月天以来,城里始终都没有出事,也没有人失踪或者死亡,甚至没有扶桑人进入过城里,最起码没有被他们知道。

    结果今天,这大晚上的,他本来都已经睡了,却突然有人来汇报,说有人在洛阳城被人伏击了?伏击他的还是十四个扶桑忍者?被伏击的还是朝廷特使,新近才加封的从四品官员?

    路明现在是真的特别、特别想要爆粗口。

    他觉得,自己的乌纱帽,基本上要保不住了。

    “原来如此,多亏木大人武功高强,否则下官这一次真的难辞其咎了。”路明看着眼前毫发无伤的木小九,忍不住松了口气,太尼玛揪心了,幸好眼前这小子是个武林高手。

    “另外,我听手下人汇报说,木大人你先前说了一句合理,不知道为什么木大人会这么说?”路明很不理解木小九这“合理”二字是从何而来。

    木小九沉吟了一下措辞,然后说道:“说实话,我被围攻之前,觉得这些扶桑忍者很可能就是冲着我来的。而且那些人中为首之人还曾经说过,要奉天皇之命,将我待会扶桑,生死不论。”

    “然而,知道我身在洛阳的本来就没几个人,我忍不住在想,这些扶桑忍者是怎么知道我在洛阳的呢?如果说他们是从临安城跟我来的,那他们为什么不在半路动手呢?”

    说到这,木小九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就听路明催促道:“然后呢?木大人你倒是把话说完啊,下官这心里可是焦急的很。”

    木小九喝完了茶,这才继续说道:“现在,我想先问路统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们派出去的那些探查消息的人可有什么回报?”

    路明有些丧气的说道:“没有,半个月时间过去了,都还没能找到那些扶桑人的老巢。”说着,他突然又想起来了这位木大人的职权,连忙小心翼翼的说道:“木大人,真的不是下官办事不力,是这些扶桑人藏得太深了。”

    木小九摆了摆手“你说半个月之前就发现了这些扶桑人的踪迹,这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扶桑人其实不是冲我来的,只是偶然发现了我的踪迹。又因为我与扶桑本就有仇怨,所以他们应该在发现我的踪迹之后就向上面请示了一下,然后展开了埋伏击杀我的计划。”

    “至于发现我的时间”木小九用手摸着下巴“应该是我到了洛阳城之后,再出城去少林寺的那天糟了!”

    木小九一声大吼,然后就一脸焦急,飞快的冲出了路明的房间。

    路明见状,虽然心中很疑惑,但还是很果断的命人去找了一队夜里巡逻回来换班的捕快,一起追向了木小九离开的方向。

    其实木小九离开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那些扶桑人真的如木小九所想的那样,是在他出城去少林寺的那一天发现了他的踪迹,那么,那一天他跟黄蓉可是在一起的。

    他直接留在了少林寺,那黄蓉呢?

    木小九心中骤然升起了怒火,他就说为什么黄蓉居然能够耐得住性子,七天的时间都没有来找他。

    全速回到下榻的客栈,木小九果然发现,不仅黄蓉没了踪影,就连潘离都消失不见了。这一次,木小九虽然料中了事情,但是他却更希望自己猜错了。

    潘离的消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潘离早就与扶桑人串通好了,但是这种显然不太可能。而另一种则是

    木小九眯起了眼睛,看来,这些扶桑人很有耐心啊。

    事情的经过,他基本上都已经想到了。

    那些扶桑人正好看到了自己和黄蓉出城,但是很可能他们当时没有多少人,所以就没有对两人动手,只是一路暗中跟随,查探两个人的目的。

    后来,木小九留在了少林寺,黄蓉则一个人回了洛阳城,这便给了那些扶桑人可乘之机,抓走了黄蓉,然后向他们的首脑汇报了木小九的事情。

    后来很可能是经过消息的层层传递,最终传到了扶桑天皇那里,由扶桑天皇下令,把木小九带回扶桑,这才有了后面的伏击。

    而且,抓黄蓉这件事他们很有可能不是在野外做的,而是跟着黄蓉回到了客栈之后,发现了潘离的存在,然后将两个人一起抓了回去。

    至于抓捕的手段,估计不是强攻,而是用了迷药。

    木小九看着黄蓉和潘离房门白布上被戳出来的小洞,心中一凛。

    必须要尽快找到黄蓉和潘离,否则她们俩很有可能遭遇不测。

    这时候,路明也带人冲了过来,二十个捕快杂乱的脚步声直接引得许多住宿的人探头出来看情况,但是路明却并没有去理会那些人,甚至都懒得让人去安抚一下。

    因为路明觉得,自己可能有麻烦了。

    “木、木特使,这是”

    木小九冷声说道:“我的师姐和同门被扶桑人抓走了。”

    “什么!”路明头上的冷汗“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他开始觉得,自己这一次,别说乌纱帽能不能保住了,性命能够留得住就不错了。

    先前这位木特使可是说过,他是桃花岛的弟子。路明在成为统领以前,也曾经是一个武林中人,桃花岛是什么门派,他自然是知道的。

    木小九的师姐,只有可能是两个人,一个是梅超风,一个就是桃花岛岛主,东邪黄药师的爱女黄蓉。

    梅超风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待着呢,被抓走的木小九的师姐,只有可能是

    死了死了死了路明欲哭无泪,这他妈不是坑人吗?东邪黄药师的女儿在他的地盘上被扶桑人抓住了,依着东邪黄药师那个古里古怪的性子,说不定真的会一怒之下一掌劈死自己。

    现在,路明很清楚,他必须要尽快找出这些扶桑人的藏身之地,然后将黄蓉救出来,否则他说不定真的会死。

    但是这都半个月了,他的人还是毛都没查到,这还玩个屁?向总部那边请求的支援也还没到,听消息起码还要再等两天。

    两天啊,够他妈扶桑人干多少事了?

    但是很快,他突然想起来了曾经听到过的木小九的传闻。

    不是说,这一位多智近妖,算无遗漏吗?这些传言最好不假,这样的话,自己还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路明默然的看向了一脸愤怒的木小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