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寺中生活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三趟水运完,到饭堂的时候,木小九的两只手已经几乎举不起来了,他甚至连动一动手指都觉得整条手臂酸麻无比。

    其实想想也是,不管换做是谁,第一天开始修行就一直用水桶去接瀑布的水,接完之后还要拎着两个装满水的水桶在山道上从山脚跑到山顶,如此三趟之后,都肯定都会受不了的。

    吃早饭的时候,木小九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夹菜都颤颤巍巍的,一口米饭夹起来之后,抖着抖着就只剩下一丁点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木小九的意志力足够强的话,他可能会直接连饭都吃不了了。

    好在吃过早斋之后,祖明和尚用少林寺独门的跌打药酒给木小九按摩了好一会儿,这才让他在洒扫的时候能够成功的拿起扫把。

    洒扫之后,木小九随着清韵和尚一起去了讲经堂,其他人都是两手空空的随着讲经人一起念诵。因为木小九初次来早课,对佛经不熟悉的原因,所以小和尚清韵给他带了一本佛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普萨摩诃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牟尼佛,能于五浊恶世,现不可思议大智慧神通之力,调伏刚强众生,知苦乐法,各遣侍者,问讯世尊”

    今日少林寺的早课,是地藏菩萨本愿经。

    做完早课之后,清韵便带着木小九回到了木小九的客房,在给木小九又涂了一遍跌打药之后,就又掏出了那本地藏菩萨本愿经,然后开始给木小九解读了起来。

    听悟真讲完佛经之后,木小九跟清韵去吃了个午饭,然后就被清韵送到了玄苦大师那里,学习金刚经。

    接下来就是吃晚饭、洒扫、然后回房准备休息了。

    “呼,这一天下来,还真是”木小九回到房间之后就直接一头栽倒到了床上,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解,一张脸上写满了疲惫。

    “不过别说,今天这一整天,我都直接把负面情绪的事情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木小九突然发现了今天身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觉得有些诧异。

    宁心静气,不过如此而已。

    就这样,接下来的这几天里面,木小九每天重复的都是这样的生活。从一开始的不适应、疲惫和辛苦到后面的一点点习惯下来,木小九心中的那些负面情绪居然也就这样一点点的被消磨了下去。

    少林寺之行第七日。

    木小九随着玄苦大师从玄苦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然后开始在寺庙中一边散步,一边闲聊。

    “木施主,七日时间几近结束,不知道近来收获如何?”

    木小九笑了一下“收获颇丰,我体内的负面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如今的我不敢说心平气和,但是起码暂时不会因为负面情绪而受到影响了。”

    “那就好。”玄苦点了点头“木施主,这些天以来,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确实不错。虽然你修炼邪功,但是我确实也看出了,你固然不是什么大侠,但起码心存良善。”

    “玄苦大师谬赞了。”木小九学着这几日来清韵的样子,向玄苦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玄苦大师微笑着,然后继续说道:“待会儿带你去一个地方,做一件事,那件事做完,你就下山吧。”

    “是。”

    随着玄苦在寺中行走,时不时都能够遇到些少林寺的弟子,这些僧人在见到玄苦之后的第一反应都是向他行礼,而玄苦也一点没有自矜身份,反而都会回礼过去。

    就这样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玄苦大师终于将木小九带到了目的地钟楼

    “玄苦大师。”一个僧人从钟楼门前走了过来,冲着玄苦行了一礼“不知玄苦大师来此有何贵干?”

    玄苦回了一礼之后,看着那僧人想了想,然后突然笑着说道:“我想起来了,你是智一对吧?今天是你把守钟楼?”

    智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眼中犹有感激之色“没错玄苦大师,今天是我看守钟楼。”

    “好吧,我今天带了一位晚辈来,今天的钟他来敲就好。”

    智一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站在玄苦旁边的木小九,但还是依言让到了一边“玄苦大师请,再过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可以敲钟了。”

    玄苦冲着智一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木小九走上了钟楼。

    “玄苦大师,为什么要带我来敲钟?”木小九看着眼前的钟,有些不解的问到。

    一边问着,木小九一边也在打量着眼前这口钟庞大但不臃肿,虽然已经有好些年的历史了,但是却因为保养的好,所以并不会显得破旧,甚至钟身上面连一丝铜绿色都没有。

    玄苦大师一直都没有回答木小九的问题,直到木小九打量完了眼前这口钟,然后才缓缓开口说道:“带你来敲钟,自然是因为这口钟不简单。至于为什么不简单,我不会说,你也不要问待会敲了钟之后,你自然知道。”

    木小九看玄苦大师这幅三缄其口的样子,也就没有再问下去了。

    等了一会,玄苦大师突然再度开了口“好了,马上到敲钟的时刻了”说着,玄苦大师把手按到了钟上,绕着圈依次点了六下“待会儿敲钟的时候,你依次敲这六个位置,记住了么?”

    木小九闭上眼睛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记住了。”

    “好了,敲吧。”

    木小九拿起了旁边的钟棰,在手里掂量了两下,然后用两手抱住,重重的敲响了第一声。

    “咚!”的一声,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第二声,依然是“咚!”的一声,然而这一次,木小九似乎听出了些不同,只是还没想到究竟是什么。

    “咚!”第三声响起,木小九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本该敲十一声的戌时,居然只敲六声,也明白了为什么六次敲钟不能敲在同一个地方,而是要分别敲六个位置。

    他终于明白了,所以,他十分稳健的敲下了第四次。

    之后是第五次、第六次。

    六次钟声在木小九的耳边突然回荡成了一句佛偈。

    “唵、嘛、呢、叭、、吽!”

    这一刻,木小九突然觉得自己的整个心境都不一样了,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发现自己真的达到了凝神静气、心平气和的地步。

    木小九默然闭上了双眼,任由这六字大明咒在心中不断回响。

    良久,他才终于睁开了双眼,冲着玄苦大师鞠了一躬“玄苦大师,七日以来对小子的竭力教导和今晚的敲钟之恩,小子毕生难忘。”

    玄苦微笑不语,过了一会儿之后才说:“小九,看来你看出来了。”

    木小九点了点头,他自然看出来了,这口钟根本就不是少林寺中普通的报时钟,而是一口专门用来静心的奇钟。

    “好了,我们下去吧,待会儿,我让清韵送你下山。”

    看着玄苦大师慈祥的面容,木小九一肚子的言语突然全部化为虚无,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算是欠了这位高僧一个天大的恩情。

    “清韵,回去吧。”木小九轻轻拍了拍小和尚清韵的小脑袋,然后笑着对他说道:“再不回去,寺里要关大门了。”

    清韵撅着个嘴,摇了摇头“再送送。”

    “好啦清韵。”木小九蹲下身子,平视着清韵的双眼“送君千里终须别,赶紧回去吧,日后,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清韵看着木小九眼眶突然红了起来。

    用力的抽了一下鼻子,清韵重重点了点头,朝着山顶跑去。

    木小九一直目送着清韵消失在眼前,然后才自己往外走去。

    “祖明,怎么样?”玄苦大师背着双手,看了看盯着木小九背影的祖明和尚。

    祖明和尚一向古井无波的面容个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笑容,然后微微颌首“是个好孩子,虽然面上有遮掩,但是心中还藏着一丝赤子之心。这孩子,将来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玄苦也跟着笑了起来“没错,不过祖明啊,你是时候该了解了解天下间的事情了,这孩子,现在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啊。”

    祖明一怔,然后才说道:“怪不得,不说人品,只说武功,我竟然在他身上看到了燕狂徒、关七、雄霸等人的影子。而且这小家伙,似乎所学很是驳杂啊。”

    “嗯,这小子的武功不低,绝对是一把好手。峰儿性子好爽,不擅长阴谋诡计,能与这孩子交好,说不定对峰儿有很大的好处,将来或许能救峰儿一命。”玄苦大师说着,突然想起了先前木小九临走之前看他的那一眼。

    这孩子身为玩家,肯定是知道那件事的吧。他临走之前欲言又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而且似乎不只是牵扯到峰儿,可能还会牵扯到自己

    玄苦的面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祖明似乎也发现了玄苦的异样,皱着眉头问道:“师傅,怎么了?”

    玄苦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摇了摇头,转身上了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