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五十一章 正道内讧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武侠见闻录最新章节!

    这一夜照得通明的火光,慢慢的熄灭了下去,然而,天色却没有变暗太多,因为不知从何时起,月亮慢慢冒起了头。

    在这月色下,郭靖的脸上,渐渐没有了面如死灰的神色,反而是变得一脸的平静。

    其实,从杨康执意要做完颜康的那一刻起,郭靖的心就已经变了。和原著中不同,从离开大漠一来,他见到了太多太多,比如被金钱腐蚀的人心,被权力蒙蔽的肉眼。

    他见过那些人为了一把剑大打出手,更见过那些人为了几十两银子而疯狂撕杀,甚至于有不少次,他自己都被牵扯到了其中。

    失去了黄蓉的引导,经历了越来越多的挫折,郭靖固然依旧善良,但是却已经没有那么单纯了。

    而在这一刻开始,郭靖的心里,还多了另外一样东西,那就是仇恨,无尽的仇恨。他恨自己没能力保护好师傅们,恨那些恶人为什么要杀了师傅……

    然而,在郭靖的身后,韩小莹提着长剑,丝毫没有理会自己手臂上的伤痕,反而是呢喃着说道:“大哥、二哥,你们既然死了,我韩小莹还有什么颜面独自存活在世上?靖儿已经长大了,更有丘道长他们在此,也会好好照顾靖儿……你们等着,小妹我这就下去找你们……”

    说着,韩小莹趁着众人不注意,突然架起长剑,一剑抹过了自己的脖颈,然后就此香消玉殒。

    “韩女侠!”后方,谭处瑞刚好目睹了这一幕,顿时失声喊了出来。

    郭靖看着缓缓倒下的七师傅的躯体,呆了一下,然后又默默的流下了两行眼泪,走过去将韩小莹的尸身也抱到了柯镇恶等人那边。

    “靖儿。”马钰低声唤了一句,然后走到了郭靖身边,将手轻轻搭在了郭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靖儿,节哀。人死毕竟不能复生,你几位师傅泉下有知,也定然不希望看到你这副样子。”

    郭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突然轻声问道:“马道长,你说,人死了之后,真的有轮回、有来生、有报应吗?”

    “这……”马钰一时语塞,还没能回答,反倒是宁道奇走了过来,对着郭靖说道:“孩子,这世上有没有轮回和来生,谁都不知道。但是如果有,你这几位师傅定然都能投的一个好胎。至于报应,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这世上是有报应的。”

    郭靖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突然哑着嗓子说:“如果真的有报应,我几位师傅为了一个承诺,在大漠陪着我和我娘待了那么久。还不嫌弃我笨,一直辛苦教我功夫,为什么他们要被人杀死,那些恶人却还能活着呢?”

    说着,郭靖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我娘说,报应什么的,千万不要信,因为如果只等着老天爷帮自己报仇,老天爷是不会帮忙的。只有自己拿起刀来,老天爷才会想办法帮你报仇。”

    说完,郭靖突然转过身,“咚咚咚”冲着宁道奇磕了三个响头“老先生,我知道您武功高强,实力不俗,求您能够传我武艺,让我为我几位师傅报仇!”

    顿了一下,郭靖复又说道:“但是,郭靖不能拜您为师,我娘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已经有了师傅,不能再摆到您的门下了。”

    宁道奇看着郭靖,突然笑了起来“小兄弟,你现在心中全是杀意,我的功夫最重心性,怕是不能传授给你。但是……”

    本来在听到前面那些话的时候,郭靖都已经彻底失望了,但是宁道奇一个但是,又把他的心从谷底拉了起来。

    “但是,我有一个老朋友,武功不在我之下。而且,此人先前四个弟子,想必你也早有耳闻,那便是六扇门的御前四大名捕。”

    一旁的马钰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宁前辈,您说的这位老友,莫不是诸葛神侯?”

    宁道奇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郭靖。

    郭靖听到是做官的,起初还犹豫了一下,但是一听到御前四大名捕的名头,他立马便清楚了,这位诸葛神侯大人虽然是个当官的,但是却绝对是一个好官。

    想到这里,郭靖立马“咚咚咚”的又磕了三个头“多谢前辈!”

    宁道奇笑了笑,一抬手,隔空便将郭靖给扶了起来“好了小子,你这几日就先安心待在我身边,等此间事了,我便带你去京城,去见我那老朋友。”

    这边三大门派被打的凄惨,其他正道门派却也没能好到哪去,一些大门大派还好,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最终好歹也成功抵抗住了进攻。但是那些普通门派或者是人数来的较少的门派却是在这一晚上损失惨重,甚至有一些已经全军覆没了。

    而且,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虽然离天亮还早,但是这些人也已经没有继续睡觉的**了,直接四处呼朋唤友,聚集到了一个依然还完好的客栈当中。

    “妈的!这是什么事啊!睡觉睡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冲出来了这么一帮人,这可真你妈的晦气!”说话这人手里抱着一柄长刀,身上却只穿着单衣,显然是起火之时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结果衣服全都被烧毁了。

    除他之外,在坐的还有不少人也都是如此,各个一脸的狼狈。同时,也有不少受伤的人正在客栈楼上的房间里处理着伤口,因为受伤的人实在太多,这些武林人士甚至不得不去把临安城中所有医馆的门敲开,将医师请出来。

    饶是如此,如今也还有不少人得不到救治,只能暂时先等着。

    “真是的,别让老子知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否则老子直接找上门去,弄死他们!”

    “我……好像看到了阴癸派的人。”

    “对啊我好像也看到了阴癸派的人,还有白驼山庄的人也在。”

    “我倒是没看到阴癸派和白驼山庄的人,但是我看到有人在用真传道的武功。”

    一番议论之后,宁道奇这些领头之人不由得面色凝重起来。

    阴癸派、真传道、天莲宗、日月神教、白驼山庄、五毒派……

    听来听去,居然全都是些邪道门派,这不禁让所有人心生疑问,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居然能够将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一起?

    便在这时,宁道奇突然神色一动“诸位,先前我前来救援的时候,曾经被雄霸阻拦了下来,你们说,这次的事情,会不会是大元组织的又一次行动?”

    宁道奇的这种思维是对的,因为雄霸先前曾经投靠大元,如今重新现身,很有可能带有大元的影子。

    然而,其他人中的大多数却都不这么想,比如说嵩山派的左冷禅。

    “宁先生,这话听着固然有理,但是恕在下不敢认同。这些魔道中人虽然邪恶,但是在家国大事上,有些人还是很明白的,比如说那日月神教。各位都知道,在下跟日月神教,老早以前就是死对头了,但是我却不得不说,前次抗元的时候,日月神教出了很大的力气。”

    看着左冷禅这副样子,其他人就是不信也要信了,人家的死对头都帮忙说话了,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一时间,场面再次陷入了沉寂。

    最后,还是师妃暄开口打破了平静。

    “诸位,我以为,如今并不是探寻真相的好时机,我们现在应该先想想,这些人这次突然发难,究竟是为了什么。”

    慈航静斋当代的首席弟子发话了,大部分人自然也是要给几分面子。只可惜,大理段氏的人却是不会给这种面子的。

    师妃暄话刚说出口,那边,一个大理段氏的弟子直接开口诘问道:“什么时机不时机的,我只知道,这次出卖了我们这些武林同道的,是你们慈航静斋的齐梦旋!什么狗屁的白道领袖?什么他妈的剑仙子,我看都是扯淡,说不定你们慈航静斋早已经与敌人勾结到一起了。”

    这会儿,大战才刚刚结束,很多人都还不清楚齐梦旋投敌,并且杀了段正淳和郝大通的事情。

    此时,这大理段氏的弟子一将这事捅出来,整个客栈大堂顿时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开口议论了起来。

    “什么?慈航静斋的齐梦旋居然勾结敌人了?”

    “我去,该不会慈航静斋真的倒戈向魔道了吧,那可有意思了。”

    “我觉得不会,慈航静斋成为正道领袖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在魔道势力中结仇甚多,应该不会随便投敌的。估计这齐梦旋的行为应该只是她一个人,与慈航静斋无关。”

    左冷禅虽然很诧异为什么大理段氏的弟子居然会把自己等人商量好的,专门为自己这个内应打造的台词给说出来,但是如今既然正道内部起了骚乱,他左冷禅倒是也乐得看热闹。只是此时言语的风向显然有些不对,所以,左冷禅决定再加一把火。

    看到左冷禅递过来的眼色,一个嵩山派弟子突然冷笑着说道:“慈航静斋投敌,也不是不可能吧……”

    这一夜照得通明的火光,慢慢的熄灭了下去,然而,天色却没有变暗太多,因为不知从何时起,月亮慢慢冒起了头。

    在这月色下,郭靖的脸上,渐渐没有了面如死灰的神色,反而是变得一脸的平静。

    其实,从杨康执意要做完颜康的那一刻起,郭靖的心就已经变了。和原著中不同,从离开大漠一来,他见到了太多太多,比如被金钱腐蚀的人心,被权力蒙蔽的肉眼。

    他见过那些人为了一把剑大打出手,更见过那些人为了几十两银子而疯狂撕杀,甚至于有不少次,他自己都被牵扯到了其中。

    失去了黄蓉的引导,经历了越来越多的挫折,郭靖固然依旧善良,但是却已经没有那么单纯了。

    而在这一刻开始,郭靖的心里,还多了另外一样东西,那就是仇恨,无尽的仇恨。他恨自己没能力保护好师傅们,恨那些恶人为什么要杀了师傅……

    然而,在郭靖的身后,韩小莹提着长剑,丝毫没有理会自己手臂上的伤痕,反而是呢喃着说道:“大哥、二哥,你们既然死了,我韩小莹还有什么颜面独自存活在世上?靖儿已经长大了,更有丘道长他们在此,也会好好照顾靖儿……你们等着,小妹我这就下去找你们……”

    说着,韩小莹趁着众人不注意,突然架起长剑,一剑抹过了自己的脖颈,然后就此香消玉殒。

    “韩女侠!”后方,谭处瑞刚好目睹了这一幕,顿时失声喊了出来。

    郭靖看着缓缓倒下的七师傅的躯体,呆了一下,然后又默默的流下了两行眼泪,走过去将韩小莹的尸身也抱到了柯镇恶等人那边。

    “靖儿。”马钰低声唤了一句,然后走到了郭靖身边,将手轻轻搭在了郭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靖儿,节哀。人死毕竟不能复生,你几位师傅泉下有知,也定然不希望看到你这副样子。”

    郭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突然轻声问道:“马道长,你说,人死了之后,真的有轮回、有来生、有报应吗?”

    “这……”马钰一时语塞,还没能回答,反倒是宁道奇走了过来,对着郭靖说道:“孩子,这世上有没有轮回和来生,谁都不知道。但是如果有,你这几位师傅定然都能投的一个好胎。至于报应,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这世上是有报应的。”

    郭靖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突然哑着嗓子说:“如果真的有报应,我几位师傅为了一个承诺,在大漠陪着我和我娘待了那么久。还不嫌弃我笨,一直辛苦教我功夫,为什么他们要被人杀死,那些恶人却还能活着呢?”

    说着,郭靖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我娘说,报应什么的,千万不要信,因为如果只等着老天爷帮自己报仇,老天爷是不会帮忙的。只有自己拿起刀来,老天爷才会想办法帮你报仇。”

    说完,郭靖突然转过身,“咚咚咚”冲着宁道奇磕了三个响头“老先生,我知道您武功高强,实力不俗,求您能够传我武艺,让我为我几位师傅报仇!”

    顿了一下,郭靖复又说道:“但是,郭靖不能拜您为师,我娘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已经有了师傅,不能再摆到您的门下了。”

    宁道奇看着郭靖,突然笑了起来“小兄弟,你现在心中全是杀意,我的功夫最重心性,怕是不能传授给你。但是……”

    本来在听到前面那些话的时候,郭靖都已经彻底失望了,但是宁道奇一个但是,又把他的心从谷底拉了起来。

    “但是,我有一个老朋友,武功不在我之下。而且,此人先前四个弟子,想必你也早有耳闻,那便是六扇门的御前四大名捕。”

    一旁的马钰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宁前辈,您说的这位老友,莫不是诸葛神侯?”

    宁道奇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郭靖。

    郭靖听到是做官的,起初还犹豫了一下,但是一听到御前四大名捕的名头,他立马便清楚了,这位诸葛神侯大人虽然是个当官的,但是却绝对是一个好官。

    想到这里,郭靖立马“咚咚咚”的又磕了三个头“多谢前辈!”

    宁道奇笑了笑,一抬手,隔空便将郭靖给扶了起来“好了小子,你这几日就先安心待在我身边,等此间事了,我便带你去京城,去见我那老朋友。”

    这边三大门派被打的凄惨,其他正道门派却也没能好到哪去,一些大门大派还好,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最终好歹也成功抵抗住了进攻。但是那些普通门派或者是人数来的较少的门派却是在这一晚上损失惨重,甚至有一些已经全军覆没了。

    而且,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虽然离天亮还早,但是这些人也已经没有继续睡觉的**了,直接四处呼朋唤友,聚集到了一个依然还完好的客栈当中。

    “妈的!这是什么事啊!睡觉睡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冲出来了这么一帮人,这可真你妈的晦气!”说话这人手里抱着一柄长刀,身上却只穿着单衣,显然是起火之时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结果衣服全都被烧毁了。

    除他之外,在坐的还有不少人也都是如此,各个一脸的狼狈。同时,也有不少受伤的人正在客栈楼上的房间里处理着伤口,因为受伤的人实在太多,这些武林人士甚至不得不去把临安城中所有医馆的门敲开,将医师请出来。

    饶是如此,如今也还有不少人得不到救治,只能暂时先等着。

    “真是的,别让老子知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否则老子直接找上门去,弄死他们!”

    “我……好像看到了阴癸派的人。”

    “对啊我好像也看到了阴癸派的人,还有白驼山庄的人也在。”

    “我倒是没看到阴癸派和白驼山庄的人,但是我看到有人在用真传道的武功。”

    一番议论之后,宁道奇这些领头之人不由得面色凝重起来。

    阴癸派、真传道、天莲宗、日月神教、白驼山庄、五毒派……

    听来听去,居然全都是些邪道门派,这不禁让所有人心生疑问,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居然能够将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一起?

    便在这时,宁道奇突然神色一动“诸位,先前我前来救援的时候,曾经被雄霸阻拦了下来,你们说,这次的事情,会不会是大元组织的又一次行动?”

    宁道奇的这种思维是对的,因为雄霸先前曾经投靠大元,如今重新现身,很有可能带有大元的影子。

    然而,其他人中的大多数却都不这么想,比如说嵩山派的左冷禅。

    “宁先生,这话听着固然有理,但是恕在下不敢认同。这些魔道中人虽然邪恶,但是在家国大事上,有些人还是很明白的,比如说那日月神教。各位都知道,在下跟日月神教,老早以前就是死对头了,但是我却不得不说,前次抗元的时候,日月神教出了很大的力气。”

    看着左冷禅这副样子,其他人就是不信也要信了,人家的死对头都帮忙说话了,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一时间,场面再次陷入了沉寂。

    最后,还是师妃暄开口打破了平静。

    “诸位,我以为,如今并不是探寻真相的好时机,我们现在应该先想想,这些人这次突然发难,究竟是为了什么。”

    慈航静斋当代的首席弟子发话了,大部分人自然也是要给几分面子。只可惜,大理段氏的人却是不会给这种面子的。

    师妃暄话刚说出口,那边,一个大理段氏的弟子直接开口诘问道:“什么时机不时机的,我只知道,这次出卖了我们这些武林同道的,是你们慈航静斋的齐梦旋!什么狗屁的白道领袖?什么他妈的剑仙子,我看都是扯淡,说不定你们慈航静斋早已经与敌人勾结到一起了。”

    这会儿,大战才刚刚结束,很多人都还不清楚齐梦旋投敌,并且杀了段正淳和郝大通的事情。

    此时,这大理段氏的弟子一将这事捅出来,整个客栈大堂顿时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开口议论了起来。

    “什么?慈航静斋的齐梦旋居然勾结敌人了?”

    “我去,该不会慈航静斋真的倒戈向魔道了吧,那可有意思了。”

    “我觉得不会,慈航静斋成为正道领袖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在魔道势力中结仇甚多,应该不会随便投敌的。估计这齐梦旋的行为应该只是她一个人,与慈航静斋无关。”

    左冷禅虽然很诧异为什么大理段氏的弟子居然会把自己等人商量好的,专门为自己这个内应打造的台词给说出来,但是如今既然正道内部起了骚乱,他左冷禅倒是也乐得看热闹。只是此时言语的风向显然有些不对,所以,左冷禅决定再加一把火。

    看到左冷禅递过来的眼色,一个嵩山派弟子突然冷笑着说道:“慈航静斋投敌,也不是不可能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