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闹闹大叔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 ,最快更新武侠见闻录最新章节!

    从冀州城出来,一路向南,第一天到平阴县,第二天到丰县,沿途逗留最多也只是休息和换乘马匹,除此之外基本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一直到第三天,他途经徐州的时候,才终于出现了一个让他激动的消息——数日之前,黄药师曾经在此地出现过,而且原本他就是从南方来的。可不知为何在这里吃了一餐午饭之后,他就又转头往南方去了。

    其他人对黄药师的做法不明白,但木小九却是立刻就反映了过来,很可能是黄药师在这里的时候得知了一些关于黄蓉踪迹的消息,所以便再次转向了南方,而不是继续往北方搜寻。

    因此,这对于木小九来说可是确实不失为一个好消息了。

    在徐州简单的用过一餐之后,木小九便继续前进了,他今天的目的地并非徐州,而是明光县。他赶到徐州的时候不过中午,又得知了黄药师和黄蓉的消息,怎么可能还会选择在徐州再耗费一下午的时间?

    除了徐州城门,上了官道,木小九心情舒畅,也就没有将马匹的速度提的太快,反而是选择了暂时慢慢的前进,顺便也晒晒太阳。

    结果,还没走出两里地,木小九就在前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咦?司徒姑娘,你怎么在这?”木小九看着靠在树下面乘凉的司徒静静,忍不住疑惑问道:“你哥哥呢?怎么不见他的身影?”

    司徒静静抬头一看是木小九,便招了招手,算是打过招呼了。当木小九问及司徒闹闹的时候,司徒静静脸上那种有气无力的表情却是又加深了几分“你可别提那个变态了,你抬头仔细看看就能找到他了。”

    木小九一怔,旋即顺着司徒静静手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灰色衣服的男子正趴在树干上,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显然,司徒闹闹也听到了木小九到来的声音,眼看着木小九张嘴就要呼喊自己,司徒闹闹连忙伸出右手食指搭载唇边。

    不用司徒闹闹发出声音,木小九也知道这是叫自己别出声的意思。耸了耸肩,木小九下了马走到了司徒静静旁边,低声问道:“司徒姑娘,你哥哥这是在干嘛?埋伏敌人?”

    木小九不问还好,这一问,司徒静静顿时翻起了白眼“那个白痴?呵呵,你往他面前看啊,多看两眼你就知道这白痴在干屁了。”

    木小九撇了撇嘴,这司徒静静还真是,前两天不是还骂她哥是变态,怎么今天又骂上白痴了?再说了,有什么事就不能直接说嘛?

    想归想,木小九最终还是再次抬头看了过去。

    只这一眼,就让木小九对司徒闹闹佩服得五体投地,也明白为什么司徒静静会骂司徒闹闹是白痴了。

    顺着司徒闹闹脑袋的方向往前看去,只见前方赫然是一个鸟窝。而司徒闹闹此时正蹑手蹑脚的往鸟窝的方向移动着,而且已经靠得很近了,估计再有个两三步的功夫,司徒闹闹就能到鸟窝那里。

    这回木小九没有再愚蠢的问什么“司徒闹闹在干嘛”这一类的问题了,因为答案很明显,甚至可以说是明摆着的。

    司徒闹闹身为江湖大派白驼山的弟子,身怀蛤蟆功这种绝学,可他居然趴在树上,跟个小屁孩一样的在掏鸟窝、摸鸟蛋。

    这他妈的简直是给全天下的武林同道丢脸,怪不得司徒静静骂他白痴,现在就连木小九都想骂他叫白痴了。

    若是换了个脾气暴躁一点的,很有可能现在已经跟司徒闹闹打起来了。

    木小九看了司徒闹闹两眼之后,也是完全不忍直视了,正准备出声告别,却听到司徒闹闹突然大喊了一声“卧槽!成功啦!”

    这一声大吼,顿时将木小九和司徒静静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只见司徒闹闹跨坐在树干上,两只手里分别举着一枚鸟蛋,猖狂的仰天大笑。

    木小九明显的感觉到了司徒静静浑身上下满是怨念。

    紧接着,司徒闹闹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便见他身体一歪,直接从树上开始往下滑落。

    木小九觉得司徒静静身上的怨念明显又多了几分。

    事实上,司徒闹闹此时若是扔掉手里的鸟蛋,便可以轻松的调整好自己,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再不济,以他对蛤蟆功的熟练程度,也不至于摔倒。

    只可惜,司徒闹闹对这两枚鸟蛋实在是太痴迷了,痴迷到此时往地上摔落着,他却还满心思想着怎么保护好鸟蛋。甚至于他已经直接把两只手高高举起,然后将自己调整成了背朝地面的姿势。

    眨眼间,木小九和司徒静静便听到“嘭!”的一声响,然后就是一片尘土飞扬——很显然,司徒闹闹着陆了。

    感受到司徒静静身上的怨念几乎已经要变成一阵黑烟了,木小九终于忍不住为司徒闹闹默哀三分钟了。

    “白痴!”司徒静静突然发出了一声虎吼,冲上前去一把打飞了司徒闹闹手中的鸟蛋,然后一拳锤在了司徒闹闹的腹部。

    “呃——!”司徒静静这一拳显然不轻,直接锤的司徒闹闹身体一弓,发出了一声嘶鸣,然而接下来司徒闹闹却没有喊疼,反而是悲痛的呼喊道:“我的蛋!”

    “噗……”木小九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妈的这闹闹大爷还真是够可以的,被自己的妹妹一拳锤在了腹部,结果喊出来的第一个词居然是蛋?而且还是他的蛋?

    怎么……听起来……有点污啊……

    这回不要默哀三分钟了,还是默哀半小时吧,因为木小九发现司徒静静那原本姣好的面容已经有些扭曲了,显然是已经愤怒到不行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司徒静静用行动来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只见她直接一怒之下拔出了腰间的长剑,然后直接一剑刺向了司徒闹闹的脖颈处。

    木小九见势不妙,抬手一指弹出,无形的弹指神通气劲直接撞击在了司徒静静的剑上,将她的剑给打飞了出去。

    “司徒姑娘息怒!息怒息怒!千万不要大动肝火,我想闹闹大爷也不是故意的!”

    等等,闹闹大爷?这个称呼……不太对吧……

    妈的,这不是自己心里刚才想到的称呼吗……怎么一顺口……就给说出来了?

    完了完了……这回有意思了。木小九闭上了双眼,已经不敢再去多看司徒闹闹兄妹一眼了。

    结果,想象中的愤怒没有迎来,到来的,反而是司徒静静猖狂的笑声。然后,木小九便听到司徒静静开口嘲讽道:“哈哈哈哈哈!闹闹大爷!闹闹大爷!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谁认识你了之后第一个想到的称呼绝对都是闹闹大爷!哈哈哈哈,你还不信!怎么样,现在信不信了!”

    木小九有些疑惑的睁开了双眼,入目的,却是笑的前仰后合的司徒静静和一脸无奈的司徒闹闹。

    “这是……什么情况?”木小九一脸的懵逼。

    司徒静静憋着笑喘了两口气,然后走到了木小九的身旁,拍了拍木小九的肩膀“别担心别担心,哈哈,我哥这个变态从上了大学之后就开始留起了八字胡,然后就经常有人管他叫大爷。”

    木小九苦笑了一下,说实话,司徒闹闹要是把那两撇胡子刮掉,估计也是个帅哥,只可惜他天生就不适合留胡子,这胡子留起来之后,不但没达到那种儒雅或者潇洒的感觉,反而让他凭空老了十岁,还透露出了一丢丢的猥琐。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司徒闹闹始终不肯把胡子刮掉,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叫他多少次闹闹大爷,他也不愿意把胡子刮掉。

    听了司徒静静说完这些,木小九也开始觉得有些奇怪了,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道:“闹闹大爷……不对,司徒兄——”

    “你还是叫闹闹大爷吧,反正我听习惯了。”司徒闹闹很是豁达的耸了耸肩,明显是确实对这件事觉得很无所谓。

    木小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问出了那个自从司徒闹闹上了大学留起胡子之后就一直伴随着他的问题:“闹闹大爷,你为什么不肯刮胡子啊?”

    司徒闹闹挠了挠头“就是不想刮啊,难道留胡子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再说了,我自己觉得自己留胡子帅就可以了,管别人怎么想干嘛?留自己的胡子,让别人说去吧。”

    木小九看着不远处翻着白眼的司徒静静,也是憋着笑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二位,你们接下来这是准备去哪啊?”

    司徒闹闹指了指司徒静静“问她,我偷偷跟着她从五毒教一路来了这边,也不知道她是要去干嘛。”

    司徒静静一提起这事,突然眯起了眼睛“我?我要去临安,去找一个人报仇!”

    木小九和司徒闹闹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些惊讶,这什么情况,刚才不是还笑的跟头快要憋死的驴似的,怎么这会儿突然就成了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像是要把谁给吃了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