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四十章 司徒静静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 ,最快更新武侠见闻录最新章节!

    月亮从树梢上慢慢爬起来,毫无顾忌的慢慢将整个身躯显露出来,洒下银白的光辉。

    在冀州城的某家客栈中,正在上演着一出别致的“三娘教子”,不对,看起来可能更像“三娘驯夫”。

    木小九就这样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毕竟这个局势确实有点诡异。好歹现在也算是个江湖人士了,木小九别的不敢说,眼力起码还是不差的,司徒闹闹不管怎么说,起码身怀蛤蟆功这等绝学,而且方才看他真气鼓荡之间显示出来的丝毫实力,显然不是什么弱者。可眼前这女子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江湖人士,真说多弱也不见得,但是凭着司徒闹闹刚才展露出来的实力,起码打这姑娘两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现在的实际情况是,自己三人进了屋子之后,那女子先是给木小九倒了茶,又给自己倒了茶,然后……

    然后就一把揪住了司徒闹闹的耳朵。

    而且这女子还有一点也很神奇,那就是变脸很快,每每看向司徒闹闹的时候就是一脸的凶神恶煞,看向木小九的时候就一秒变回那副温柔的模样。

    主要是司徒闹闹还极为配合,每次女子掐他耳朵、对他恶语相向的时候,他都装出一副特别痛,还有些畏惧的表情。一旦女子看向木小九,他就冲着木小九无奈的笑一笑。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木小九看着眼前这一男一女,不由得觉得有些稀奇,说情侣呢,又不太像,可若说不是情侣,这俩人的关系未免有些……过于亲密。

    坐了一会儿之后,木小九率先开口打破了平静。

    “呃,要不你们处理家务事,现在误会也解释清楚了,不如我就先离开了吧。”这场面太尴尬了,尴尬的木小九都有些难以忍受了。

    “好好好,没问题,那啥小九你先走吧,这边也没啥事了,我就不留你——哎哎哎别掐别掐!疼!”司徒闹闹话才说了一半,就沦陷在了女子掐着他耳朵的手里“小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说了算你说了算,都听你的行不行。”

    那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木小九“小女子司徒静静,未请教公子是……?”

    木小九哑然,司徒闹闹、司徒静静,这俩不会真的是一对儿吧。

    想归想,但是嘴上毕竟不能失了礼貌,木小九笑了笑,然后开口道:“司徒姑娘好,在下木小九。”

    司徒静静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哇!你就是酒公子木小九?”

    木小九有些受不了这姑娘的突然转变,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几秒之后木小九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会跟这个臭流氓混到一起去?我跟你讲啊,这个臭流氓特别讨厌,他、他还偷看过我洗澡,特别猥琐。”

    司徒闹闹一脸的无奈“静静,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偷看你洗澡,是你自己门没关好,我从门口路过的时候你正好抬头看到我了而已……”

    “你就是偷窥我洗澡!”司徒静静一瞪眼,司徒闹闹顿时又熄火了,连表情都不敢多做一个。

    木小九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开口问道:“那个,二位这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情侣?”

    司徒静静刚刚喝了口茶,听了木小九这话直接全喷了出来,要不是木小九躲得快可能就直接喷到木小九的身上了。而司徒闹闹则是被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表情都呆住了。

    “啧,谁能瞧得上这个臭流氓啊。”

    “这款的我消费不起啊!”

    尽管两个人的声音是同时发出的,可木小九依然是毫不费力的就分辨出了哪句话是谁说的,毕竟这也太好分辨了点。

    好在司徒闹闹在司徒静静那如刀般的目光下最终还是说出了两人的关系。

    “这司徒静静,我妹,亲妹。”

    好嘛,木小九一下子恍然大悟,主要是这司徒静静一开门就先声夺人,来了个“你是不是想睡老娘”,把木小九给弄得先入为主了,根本没把两个人的关系往亲情这方面想。

    不过,这么说来,这司徒静静能对着自己的亲哥哥喊出这一句“你是不是想睡老娘”,也是挺彪悍的啊……奇女子,绝对的奇女子。

    不过,既然知道了是亲兄妹,木小九更加不敢在这房间里逗留了,说不定一会儿万一要是迁怒到自己的头上,那不就坏了,这对儿兄妹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自己权当是凑了个热闹了。

    念及于此,木小九也不迟疑,直接双手抱拳往前一推“二位,也已经深了,在下明天早上还要赶路,也就不在这里逗留,先回房休息了。”

    说完,也不等两个人回话,木小九直接转身就走,甚至隐隐用上了凌波微步的步伐技巧——没办法,这地方在他眼里,已经跟龙潭虎穴差不多了。

    回到房间之后,木小九刚走到窗户边上准备关窗,却听到耳边不时传来“你是不是想睡老娘!你个臭流氓!”之类的呼喊,吓得他一把关上窗户,然后直接翻身上了床。

    说实话,他现在是真的很好奇,司徒闹闹是如何在他妹妹的这种淫威之下活过这么久的,简直就是个奇迹啊!

    带着种种稀奇古怪的想法,木小九最终还是没能抵抗住汹涌如潮的睡意,缓缓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方才蒙蒙亮,木小九就醒了过来。

    推开窗子看了一眼东方的鱼肚白,木小九抻了个懒腰,然后起身离开房间下了楼,找小二要了碗白粥和两个小菜。

    “小二,我想问一下,你们这冀州城的府衙什么时候开门啊?”木小九一边喝着粥,一边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

    然而,这小二却是干这行好多年了,察人观色这种小手段也算是他们这行必备的一门功夫,此时听到木小九提起府衙依然如此随意,仿佛混不在乎一般,当即便猜到这位兴许是贵客,连忙往前进了进,恭恭敬敬的说道:“这位公子,咱们这冀州城的府衙还是很勤奋负责的,每天卯时准时开衙。当然了,若是您有急事,便是没到卯时,只要去了,府衙的老爷们都会为您处理的。”

    木小九一听这话倒是来了兴致,要知道如今虽然称得上是中兴的世道,但是却不代表官员和百姓的关系就能好的到哪去。事实上,通常来说,百姓是不会主动说官员的好话的,除非当地的官员真的是个好官。

    “哦?这么说来,你们这冀州城的父母官,倒是个好官了?”

    小二哥一拍大腿“那是,咱全冀州城,除了那帮地痞二流子,提到张老爷,谁都得竖起个大拇指,那叫一个爱民如子啊。您不信可以去打听打听,就在这冀州城里,不知有多少家都供着张老爷的长生牌位呢。”

    木小九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府衙在哪,然后便挥挥手让这小二下去了,顺便还赏了他约莫有几钱的散碎银子。倒是引得这小二谄媚一笑,连连鞠躬说“有事再吩咐”。

    “长生牌位?有意思……”木小九笑了笑,将碗里的最后一口粥喝了下去,然后提起行囊,去客栈的马厮牵上马,往冀州城府衙的方向走去。

    他的主要目的当然还是去更换一下马匹,毕竟经过昨天的过度奔驰,已经让他从京城带出来的这匹马有些疲惫不堪了,很难再支撑一天。当然了,如果那顺便见见那位被尊称为“张老爷”,还有人给他立长生牌位的冀州城父母官的话,倒也是件不错的事。

    只可惜,等木小九到了府衙,亮出牌子更换马匹,顺便提出想见一见那位张老爷的时候,衙役却告诉他张老爷没在府衙,一大早就带着衙差和仵作去了邻近的村庄,听说是有个什么案子要查。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木小九也清楚,现在不是继续在冀州城浪费时间的时候,毕竟他身上还有任务。至于这位张老爷,大不了还可以回头再见。

    因此,在询问了一下关于黄蓉的消息之后,木小九便直接离开了。

    对,直接离开了,带着满心的失望。

    没有一点关于黄蓉的消息,哪怕蛛丝马迹都没有,毕竟说实话,谁也不会注意城里面多出了一个武林人士,哪怕是个姑娘也不会有太多人注意的。毕竟自从玩家进入游戏之后,中原的人口流动就变得极为频繁,数量也大了几倍。

    而且不只是没有黄蓉的消息,就连出来寻找黄蓉的黄药师也是没有任何踪迹显露出来。

    好在,那衙差也知道了木小九的特使身份,对于帮忙打听这件事倒是一口应承了下来。还拍着胸脯保证一有消息就立刻联系木小九。

    因为是凭着身份提前进的府衙,因此木小九出冀州城门的时候,也才不过接近卯时,看了看天色,木小九翻身上马,继续往临安的方向绝尘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