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 独孤有宴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 ,最快更新武侠见闻录最新章节!

    随着微风的轻轻吹拂,白云在天上漫无目的的四处飘荡着,落在小孩子的眼里,简直活像是个大号、会飞的棉花糖,忍不住想要捉下来塞到嘴巴里,好好尝尝味道。

    小孩子嘛,纯真可爱,天性懵懂,怎么想都不为过。

    可是在木小九眼中,这漫天的白云,他却没有一点欣赏的欲望。因为此时此刻,他还依然没有从皇帝的话语中醒过来。

    毕竟这位皇帝给他的权利确实是有点大了。

    第一,独立于百官之外,只听从皇上差遣,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他拥有极高的自由度,完全不需要担心任何事,哪怕现在蔡京或者诸葛正我让他去干嘛,他也完全可以不管这两个人。

    第二,随时随地调动不超过两百人的军队,这一点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大用,然而,在某些时候,这个权力却足以拿来翻盘了。在国家机构所掌管的士兵面前,即便是江湖人士也总归要有些顾忌的。

    第三,对五品以下官员有权监督,并就问题上报给皇帝;对七品以下官员在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可以先斩后奏。

    五品以下,有权监督,七品以下可以先斩后奏,听起来似乎都不是什么高级职位。然而,这五品七品虽然不是什么国家柱石,可是国家的运转和基础工作却都是这些人在执行着。更何况,知州也不过从五品,而知县更是只有区区的正七品罢了,面对着知县,只要木小九有证据,便可以直接先斩后奏。

    就算脱离了这些权利,这个所谓从四品的官职对木小九也是有莫大的好处的。俸禄自然不必多说,朝廷给的俸禄大约相当于明朝时期官员俸禄的一倍,木小九身为从四品官员,每个月有差不多四十石的俸禄。而游戏中,米价采取的是洪武九年的米价,一两足银等于一石米,也就是说木小九每月有四十两银子的俸禄。

    同时,有了朝廷官员的身份,木小九日后在官员面前便也有了说话的分量,而不再是以前的一介布衣。就算一些官员与他交恶,也不能在明面上光明正大的对他下手了,最多背地里玩些鬼蜮伎俩。

    其实仔细想一想,皇帝会给木小九这么大的权利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首先,木小九身为玩家,大元一事又曾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而未求寸功,这便代表着木小九会叛国的几率小得可怜。同时,木小九当初在大元的一番搜刮,皇帝也是略有了解,知道木小九不可能缺钱,也就是说不可能因为俸禄太少而去受贿。相反,从黄州一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木小九潜入富商家里,却分文不取,只要求人家开仓放粮。

    既不会叛国,又不会受贿,再加上有能力、有胆识,又是江湖人士行动自由。若不是还想考察考察,皇帝给木小九的权利还会更大。

    当然了,说的再多,其实最根本也最重要的原因依然是皇帝看木小九顺眼。不然的话,木小九就是再厉害,皇帝也不会给出这么大的权力的。

    随着宫里的小黄门一路穿门过院,出了皇宫之后,木小九随手取了两块散碎银子递给了那小黄门。小黄门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过是领了个路,也没资格拿那么多钱,再加上这位跟陛下在御书房里聊了那么久,出来的时候陛下脸上还带着笑容,现在显然也是陛下身边的红人了,他又怎么敢有什么想法。

    倒也不是木小九小气,只是他进宫之前暂时把行囊交给了李清曦,身上也就只有这么两块银子了。

    看了看已经日薄西山的天色,木小九迈开步子正要离去,突然旁边过来了一个小厮打扮的青年,对他毕恭毕敬的说道:“敢问可是木公子?”

    木小九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那小厮连忙向后面招了招手,一抬轿子被几个家丁抬了过来,然后,那小厮才继续说道:“木公子,在下是独孤府的一个小厮,受家主之命过来恭候木公子,以便延请木公子过府一叙。来之前,家主还嘱托我告诉木公子,太傅大人和狄公子都已经在府上了,请木公子不必担心。”

    “呃……”木小九苦笑了一下,他猜到了今天晚上肯定有饭局,却没想到这饭局居然摆在了独孤府,但是他又不能不去。

    “好,既然如此,你前面带路吧。轿子就算了,我一个江湖人士,你叫我坐轿子我也做不习惯,我走着就行了。”

    小厮鞠了一躬,然后又拍了拍手,另有一个家丁牵着一匹马从轿子后面走了出来“家主早已猜到,木公子有可能不习惯坐轿,所以命小人带了匹马过来,以备不时之需。木公子既然不喜欢坐轿,那不如骑马吧。”

    “没想到这独孤阀的人想的还挺周全”,木小九心中如是想着,然后也不再多说,翻身上了马匹。那小厮则直接去前头带路了。

    独孤阀掌管皇帝近卫的力量,府邸自然不会离皇宫太远,是故也没走多久,木小九便抵达了独孤阀的府邸。

    今日之宴本就是为木小九而设,所以也没请别人,全席也就只有独孤阀阀主独孤峰、尤楚红、独孤盛、独孤霸和诸葛正我、狄飞惊、木小九,再加上几个独孤阀的重要子弟和四大名捕。令木小九没想到的是,聂风和秦霜居然也被狄飞惊带来了。

    随便打了个招呼,木小九便去坐下了,在场人中,论实力他不是最强,论地位他不是最高,论影响力他也不是最大。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和木小九的特殊性,他却是坐在了第四席,也即是右边第二位。

    坐于上首第一位的,自然是尤家老太尤楚红,接下来是左边第一位,坐的是诸葛正我;右边第一位,坐的是六分半堂如今的话事人狄飞惊;左边第二位,坐的是独孤阀阀主独孤峰;右边第二位,做的便是木小九了。再往下,才是独孤霸、独孤盛二人,至于其他人,座位上的排座先后却就不是很严格了。

    当然,隐隐之中还是有些先后之分的,大体是四大名捕在前、聂风秦霜在中、独孤阀子弟在末位。

    木小九落座之后,尤老太太往下扫了一眼,见人已经坐齐了,便直接吩咐下人端上酒菜了。

    等到酒菜上齐之后,尤老太率先举杯,冲着诸葛正我、狄飞惊和木小九遥遥一敬“各位今日能够赏光来我独孤府一叙,实在是让我独孤府蓬荜生辉。神侯大人,狄公子,当初我们三方在木公子的牵引之下,也算是有过一场合作。合作之后,老身我一直想要宴请二位,可惜始终没能如愿。今日正巧借着木公子入京的机会,我们三方势力可要好好聚一聚。”

    三人笑了笑,同时举起了酒杯,随着尤楚红一饮而尽。

    这边四人客套着,下面的人也在窃窃私语着。

    四大名捕之中,追命和无情坐在一处,两人正聊着木小九以及这次追命出行之事。当无情问及木小九的实力时,追命的脸上却多出了一些怪异的神色。

    “这小子武功确实不错,回来的路上我与他交了手。他差不多也就是化境的实力,但是武功颇多,而且极为全面。尤其是伤好之后他又有了些许进益,我不过初入大师境界,与他交手的时候,他活生生与我缠斗了数百招,若不是我腿功较快,怕是还真的奈何不得他。”

    无情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如此说来,这木小九虽是化境,但是与大师境界之人未免没有一战之力,最后虽然会落败,但是多少能支撑一会儿。”

    追命很是赞同的说道:“没错,而且这小子轻功很好,尚且在我之上,若是我没有追踪之术,他又一心要逃的话,怕是我也杀不了他。我们四人当中,无情你能稳稳地压他一头,铁手能打赢他,但未必能杀了他。我想赢他很是麻烦,若是他用上头脑,只怕我奈何不得他。冷血嘛……虽然他剑势诡异,但是对上木小九,却不一定会是对手,除非他再有突破。”

    无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却是没有再说话了。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独孤家的子弟也在打量、议论着木小九。

    “我还以为这木小九是个什么人物呢,现在看起来,也不过是普普通通嘛,没什么起眼的地方。”说出这话的,是独孤阀年轻一辈中武功最厉害的人——独孤凤。平日里她就总听奶奶提起这木小九,而且言语里颇多赞誉,再加上万事楼那个三邪三正三恶人的说法,她心里早就对木小九有些不服气了。

    当然了,说实话,其实独孤阀年轻一辈对木小九或多或少的都是有些不服气或者不满的情绪的,这个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因此,独孤凤刚刚说出这话,旁边独孤策就点了点头,颇为不屑的应和道:“哼,没错,我看这木小九也不过是个浪得虚名之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