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 书房密谈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 ,最快更新武侠见闻录最新章节!

    御书房里,两个青年一坐一站,相对而视。

    良久,那黑袍青年,也就是当朝皇帝先开了口:“木小九是吧,先坐吧,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也无须太过拘谨。”

    木小九路上经由花公公一番叮嘱,也算是对这个皇帝有了几分了解,知道这皇帝虽然在商议政事的时候威严十足,但私下面对臣子的时候却也没那么不好说话。只是皇帝无论如何宽宠,身为臣民,该做的礼数还是要做到的。

    因此,木小九先是谢过了恩,然后才坐了下来,只是他也发现,这座位明显比皇帝的矮了一些,显然是专门用来给过来议事的臣子坐的。看来果然如花公公所说,这位陛下私下面对臣子的时候,并不是很喜欢端着一副架子。

    “先前,你助我中原算计了大元一道,同时也帮我皇室拔出了宇文阀这颗埋得极深、藏的也很是隐蔽的钉子,这些事,朕还没来得及谢谢你。”皇帝说这话的时候很是诚恳,但是,紧接着的,这位陛下就话锋一转,脸上也带上了一些玩味的笑容“只是,当初你在大元那一番谋划,却是把朕也算计了进去,你倒是包天的虎胆,居然敢冒犯朕的威严,岂不知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的道理吗?你小小一个江湖白衣,居然也敢利用朕,真不怕朕派人取了你的首级!”

    说到后面的时候,这位陛下的眼中已经露出了冷光。

    只是,木小九却是临危不惧,或者说,眼前这种情况他早已料到了,根本算不得什么危机。

    这番话,不过是下马威罢了。

    “启禀陛下,草民当时不是也曾托神侯大人代草民向陛下说过一番话吗?陛下您新近登基,正是锐气当头,虽有天子威仪,但却会唯才而重。如今中原大地虽然看似平稳,实力雄厚,实则内忧外患极多。”

    “纵观中原,内有各地匪患不断,几年前整顿的风波也渐渐平息,臣子们私心再起,上令下达正在慢慢成为空话,另外,部分门派也开始生出异心。而外则有大元、突厥甚至吐蕃、扶桑、高丽等域外势力的威胁,甚至连曾经联手的大清也已经投靠了中原的西夏,也未免没有包藏祸心。唯有契丹,如今弹丸之地,生存于夹缝之间,自顾不暇,难以构成危机。中原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已经危机四伏。”

    “当然,以陛下您的地位和头脑,这些事,自然也能看得清楚。”

    后面这话倒不是木小九在拍马屁,而是事实,俗话说得好,屁股决定脑袋,这位陛下坐在了这个位子上,再加上又不是什么浑浑噩噩的昏君,相反,看他的作为倒是有几分明主的样子。在这种情况下,这位陛下也不可能看不出来中原的这些问题。

    皇帝听了他这番话,倒也是有些欣喜,说实话,朝堂上的那些一二三品的大员能看出这些来他不诧异。可眼前这个木小九不过一届江湖白衣,却能看出这些事情看,这倒不免让皇帝见猎心喜,只是刁难木小九的心思却也越发重了起来。

    “哦,你说这些朕自然清楚,但是这跟朕治你的罪又有何干系?”

    木小九谦逊的笑了笑“陛下若是真的想治草民的罪,大可以直接让花公公绑了草民过来,又何必费这么大一番功夫,把草民带到这御书房中来呢?”

    皇帝一下子笑了起来“那你倒是说说看,朕为何要把你叫到这御书房中来?”

    “陛下先前已经命花公公他们说了,要给臣一个特使的身份,只是陛下却没有说出这特使究竟是干嘛的,这件事一直让臣心中疑惑。”不知不觉中,木小九的自称已经从“草民”改成了“臣”。

    “只是如今,臣却明白了,陛下不是没说这个特使是干嘛的,而是陛下也没有想好这个特使到底要做些什么。所以陛下您将臣唤了过来,其目的就是看看臣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委以什么样的职责。再由此来决定,这特使到底是个什么官职。”

    皇帝鼓了鼓掌,看向木小九的目光里哪还有什么玩味?相反,此时此刻,这位陛下的眼中已经满是赞赏。

    其实这也是木小九拿捏的好,以他这番话,若是换一位皇帝,只怕已经派人取了木小九的性命了,毕竟他这番话确实有些冒犯。

    但是这位陛下却不会,正如木小九所说,他登基没几年,虽然也有帝王威仪,只是他自己却没有看得太重,唯才而重,恰恰是对这位陛下的最好诠释。

    “先前你那番话,我能给你一个高位,但是还不够高,权利也不够大,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胆子和能力,再往上一搏?”皇帝看着木小九的眼睛,开口说道。

    木小九笑了一下“臣明白了,先前哪些问题,臣确实有些想法,只是这些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

    “且说说看。”皇帝点了点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道理他也懂。

    “先是内忧,所谓匪患,无非是些恶人流寇相聚而成,但是匪患有大有小。大的,便是由些强人组成,自身实力不差,同时背后又有江湖势力扶持;小的,则是些流民聚集,这些人其实没多凶狠,只是遭遇灾祸,没有饭吃,逼不得已落草为寇。”

    “解决之道很简单,小的,可以晓之以理、许之以利,这些流民本身也不是很仇恨朝廷,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生活,他们自然不会再做打家劫舍之事。至于大的,更是完全不足为惧,一方面杀鸡儆猴,打掉几个大的以儆效尤,同时放出招安令,许他们从军服役,期满免罪,这样一来,匪患自然解决。至于背后有江湖势力的,则要虚虚图之,这些江湖势力大多也不会是什么善茬,完全可以借江湖之力将他们拿下,有一个算一个,绝不会错杀。”

    木小九说着,抿了抿嘴唇,解下了腰间的酒葫芦看向了皇帝,皇帝不由暗觉好笑,却还是让他饮了酒。

    木小九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大口,然后继续说道:“臣子私心更好解决,古人有云,乱世用重典。陛下大可效仿而行,黄州匪乱之时,陛下剥皮充草的刑罚就很好,完全可以继续使用,推广出去。同时,陛下也不用担心您的仁名有亏,天下终究是您的天下,而这天底下,您的仁名在不在,是取决于百姓的。杀贪官,惩恶臣,这是为百姓谋福祉的事,百姓自然不会有什么怨言。说白了,您大可以用当年的整顿之法再来一遍。至于事后会不会复发,陛下却是过虑了,人心难测,即便是陛下您,也不能打消所有人的贪欲。”

    皇帝突然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人心难测……说得好,这些话,确实没有人敢像你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了。”

    木小九微微颌首,这种话,朝中的大臣自然不敢多说,身登高位之人更是不用多说,他们已经开始习惯于揣摩圣意了。就算是有些人会说,也会说的比较隐蔽。

    “外族之患,却是最难的一环,不过却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没办法一蹴而就。区区外族,想要降服,无非拉一批、打一批,先前大元一事也无非就是如此。早在古时候,便已经有以夷制夷的法子了,陛下大可用之。现下形势,诸如波斯等域外势力太过遥远,暂时可不做考虑。大元突厥结成铁板,陛下不妨表面上联结大清、西夏和吐蕃,以此来制衡大元突厥,同时暗中扶持契丹这匹狼,以它来制衡大清、西夏和吐蕃。”

    “嗯?这法子倒是可以为之啊……”皇帝眼睛一亮,他算是看出来了,木小九的这个法子,无非就是中原那些门派的法子,突厥,就是他们支持的一股域外匪患。

    “对,表面上的联盟并不可靠,西夏吐蕃大清这三大势力随时有可能倒戈相向。若是我们把握好度的扶持契丹,就可以让契丹成为他们的心腹之患。”

    “至于高丽扶桑,高丽近些年来,对中原也算恭敬,但却很有可能与扶桑暗中勾结,既然如此,陛下不妨派亲近的人在海上养些海盗,随时对高丽扶桑进行骚扰。如此一来可以拖延时间,二来也可以填补一些国库的银钱,三来更可以肃清我中原海域,让我中原商人在海上通商之时更加便捷、安全。”

    “日后大战一起,这些由陛下派出的海盗,便可以成为我中原的一支奇兵。”

    说了这么多,木小九终于是全都说完了,长长的出了口气。

    皇帝则是十分满意的看着木小九,然后突然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块金牌,递给了木小九。木小九接到手中一看,只见这金牌正面写着“特使”二字,背面则是直接雕了一条盘龙。

    “木小九,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朝廷特使,独立于百官之外,只听朕的旨意调遣。其他人,不论是当朝王爷还是一品大员,你一概不用理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