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反击,五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木小九端坐在堂上,花公公、追命和武节将军刘庆坐在一旁,都是冷冷的看着中间地上那被两名士兵死死摁着的中年。

    “王统领!”

    “你们要干嘛,还不赶紧放了王统领!”

    几个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捕快从后面就要冲出来,却被纷纷拔刀的士兵直接顶了回去。纵然这几个人有天大的胆子,也是万万不敢真的跟这些士兵发生冲突的,只能出声嚷嚷道:“凭什么直接扣押了我们大人,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这是要造反吗!”

    刘庆冷笑了一下,挥了挥手,那几个士兵突然齐齐动手,直接以刀柄撞在了那几个说话之人的腹部。猛然受此重击,那几个人顿时疼得蹲下身子,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木特使,开始吧。”刘庆笑了笑,丝毫没有在意那几个捕快的惨状,而是直接向木小九拱了拱手。

    木小九谦和的还了一礼,然后打起精神,冷冷的看向了跪在下方的那个王统领“你便是杭州六扇门的话事人?可是姓王?”

    木特使?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王统领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他大概已经猜到眼前这人是谁了——姓木的青年有很多,但是偏偏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跳出来找自己麻烦的却只有可能是那木小九了,只是这人什么时候又成了什么特使?

    心中想归想,但是面上,王统领还是要该怎么来怎么来的,周围这些人,就算去了那神捕追命,可也没有一个好惹的。

    “没错,下官姓王,添为杭州六扇门大统领,不知各位大人此来所为何事?又为何要如此对待下官?下官自成为杭州六扇门大统领以来,自问兢兢业业,罕有过错,各位大人为何却要将下官当作犯人一样对待?”王统领这番话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本分、惊异、错愕、愤怒,可以说该有的情绪他都表现出来了,若不是几人早已知道真相,只怕真的会被他蒙混过去。

    木小九轻轻笑了笑“王统领不必如此气恼,我们大家都知道,王统领也是个忠心耿耿之人,只是礼法不可废,我们也是无意之中得知了一件事,所以才来向王统领求证一番。”

    这话落在不同的人耳朵里面,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意思。

    王统领听到木小九这番话,心中却是有些疑惑了起来,莫非这姓木的青年不是木小九?不然他的帮会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劫,又怎么会如此客气?可这人若不是木小九,那今天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而在追命等人的眼中,忠心耿耿?呵呵,确实忠心耿耿,只是不知道是对谁忠心。而礼法不可废这五个字更是直接让三人明白了木小九的想法,木小九这五个字,其实是说给他们三个人听的“礼法不可废,所以我不会直接下手杀了他,但是证据一出,你们也不要拦着我下手。”

    王统领心里稍稍回温了一些,然后,便听他朗声说道:“不知各位大人是想向下官求证什么,下官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木小九微微颌首“其实,我们只是听说,最近杭州城里发生了一场帮会之间的大型火并,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上千人,可有此事?”

    王统领面上顿时显露骇然之色,但是他掩饰得很好,再加上低着头,所以一时之间也没人发现。

    尽快遮掩住脸上的骇然,王统领在脸上装出了一副错愕和震惊的表情“什么?竟有此事?我怎么不知道?”说着,他将目光转向了众捕快那边,在众人不经意间递出了一个眼神。

    其中一个捕头会意,连忙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向众人行了一礼“启禀大人,确有此事,此案乃是由在下负责。只是经查探,这场火并的死亡人数只是接近千人,并没有达到千人。而且,据说这场火并是两方约好的,所以下官也就没有上报。”

    木小九心下冷笑,这王统领倒是好本事,看来将手下人这方面经营的不错啊,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铁板一块?

    用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了两下,木小九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沉吟之色,然后突然笑了一下“若是如此,倒是在下唐突了。只是这事实似乎与这位捕头的说法有些出入啊,因为向我们飞鸽传书禀报此事的人,也是这杭州六扇门的一员,而且也是负责此案的。据说当时案发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场景骇人之极,不知各位作何解释啊?”

    这番话一说出来,杭州六扇门所有到场之人面色都是陡然大变,同时,木小九清楚的看出,好多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瞥向了一老一小两个捕快。

    仔细看看就能看出来,这两个人明显在这里混的不怎么样,身上的捕快服都比其他人的破旧不少,上面还打着补丁。而且,那个年轻捕快的脸上似乎还有着一块淤青。

    前因后果,稍稍想像一下,木小九立刻便明白了过来。

    事实上,刚听到木小九的话语时,就连王统领都慌了神,他没想到手下居然有人告发他们。

    但是,当他看到悟真同样一脸不解的时候,他就一下子恍然大悟,这位木特使,怕不是在蒙他。只是,他能很快的反应过来,其他人……

    在看到那些捕头、捕快眼神的一刹那,王统领就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今晚上他怕是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他也终于断定上面那位木特使,恐怕就是木小九。而以传闻中木小九那种头脑,又怎么会想不到那个小道士会暴露事实?只怕,木小九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骗他,只是想要借自己那些手下的眼神来暴露情况罢了,所以悟真暴不暴露,其实都无所谓了。

    以言语诈之,很简单的小计谋,但是却也很好用。

    木小九冷冷一笑,然后拍了拍仍然有些不解的悟真的肩膀,指了指那一老一少两个捕快“那两位捕快,还请你们出来一下。”

    老捕快苦笑了一下,带着那青年捕快走了出来,站到了堂前。

    “二位,事到如今就不需要装了吧,把事情都说出来吧。”木小九又敲了敲桌子“你二人毋须担心,相信我,只要你们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都说出来,我担保你们二人无事。”

    木小九本来以为,会是那个年轻冲动的青年捕快先说话,没想到,先开口的反而是那个老捕快,而他一开口,就直接震惊四座。

    “我没想到,朝廷的人来得这么快。”

    只这一句话,就把所有人都吓到了。杭州六扇门的人都早就知道了,当初去闲逸居帮会驻地收拾残局的时候,就有这爷孙二人。而这两个人回来之后,那个年轻的就一直在闹,说这种事按照六扇门的规矩必须上报。大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小子压下去,甚至没少动手。

    可是谁都没想到,一直蔫不做声的老捕快,居然真的把这件事捅了上去。王统领更是直接傻眼了,而且他现在脑子里乱乱的。他现在已经不明白木小九等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了,难道这帮人真的是接到了举报信才过来的?但是动作怎么会这么快?

    老捕快自嘲的笑了笑“这件事被王统领压了下来,我私下发信,没法走八百里加急,本以为要过好久才能把这件事报给上面的大人,没想到各位大人居然如此神速,莫不是在半路上遇到了信使?”

    木小九和追命等人交换了个眼神,然后都没有说话。

    见二人并不答话,老捕快也就不再多言此事了,而是说起了事实“那天去处理闲逸居的事的队伍里,有我和我孙子,回来之后,我孙子一直在闹,我也知道为什么王统领不上报,所以也拦了拦我孙子,但我孙子还是没少因为这事跟其他人争执。”

    “回去之后,想想当年我儿子的死,再想想如今我孙子的执拗,我心一横,便想着将此事捅到上边去。”

    “各位大人,你们说的没错,这场火并确实没那么简单,首先,死亡人数就绝对超过了一千人,当时整个闲逸居驻地里面全都是尸体,而且后来,双方还曾在杭州清灵寺有过一场厮杀。”

    “同时,这事也绝不会像张捕头说的那样,是双方约好的。我想请问各位大人,天底下有哪个人约战会约在自己家里?同理,那个帮会会希望在自己最重要的驻地里面与敌人火并呢?”

    木小九点了点头,然后冷笑着看向了王统领和张捕头“二位,事到如今了,还要辩解吗?”

    还不等王统领和张捕头说话,那青年捕快突然插了一句,直接将两个人心里面刚刚冒头的小心思给掐死了“启禀大人,小人今天白天曾经私下里调查过此事,而且走访到了两名证人,都是杭州城里的普通百姓,这两个人在事发当时,就在闲逸居对面的药店之中。事发之后,两个人曾亲眼看到闲逸居驻地里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