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反击,二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微风缓缓的吹拂着,引得花花草草都在随风招摇,树木也在微微的抖动着,池塘里的水更是不时的泛起一圈圈涟漪。

    吹皱一池春水,不只是听起来浪漫,看起来也很让人心动。

    同样的,这辆行驶在路上的马车的帘子,也会偶尔被风吹的微微荡起,露出里面两个人的面容正是木小九和悟真。只是,木小九这会儿脸上哪有半点对这美景的欣赏?有的,只有满满的焦急。

    由不得他不急,刚刚接到的轩辕十三少的飞鸽传书上说,闲逸居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步了。整个帮会几乎已经被打散,依然能够聚集在他们身边的帮众只剩下了不到五百人。夙心何的背叛和敌人强势的侵略,使得闲逸居几近倾塌。

    这一次的闲逸居,真的是已经站在悬崖的边缘上了,恐怕即便是不再遇到什么打击,闲逸居也很难重新崛起了。不对,别说是重新崛起了,就连再次树立起来可能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毕竟夙心何的背叛和那些帮众的离去,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尤其是云朵儿,轩辕十三少说,云朵儿现在几乎已经被摧垮了,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哪里还有以前温柔灵动的样子?

    木小九是真的急了,他第一次如此的痛恨自己对这件事的无能为力,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不是什么都能做到。事实上,他有太多太多事情都做不到了。

    什么狗屁的洞察先机?什么狗屁的算无遗策?都是扯淡!他有能力摧毁天下会,有能力骗过一整个大元,但他却没能保住自己所在的帮会。

    因此,这一路上他几乎都很少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他现在一颗心全都在闲逸居上。

    但是,偏偏有人挡在了他前面,让他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极差。

    “听起来外面似乎有很多人,悟真,你帮我看一下是些什么人挡在了前面。”木小九坐在车上面色有些苍白。

    他的伤口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愈合,这会儿又一直在让车夫加快速度,弄的他伤口特别的痛,虽然没有崩开,但是那种疼痛却依然很磨人。

    悟真点了点头,掀开布帘往外看了一眼,只见前面挡住去路的,居然是一支军队,那些士兵各个披坚执锐,由头盔遮住了面容,唯有队伍最前方的那三个人装束不太一眼。

    领头的那三个人中,一个人也穿着甲衣,但却与那些士兵的指示铁甲大不相同,他穿的是一件精铁狮子铠,那铠甲胸口处的狮首威严无匹,很是霸气。也显示出了这人应该是位将军。

    还有一个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无袖劲装,腰间挂着一个上过色的酒葫芦,面上满是不羁,一张脸还有些微微泛红,一看就知道是刚喝了酒。

    最后一个人却是个太监,面白无须,长相中略带着一点阴柔,骑在马上却没有半点不适应,显然不是那种体质较弱之人。

    不知道为什么,马车的车夫已经将马车让到了一旁,可是这些人却没有继续往前去,反而是停了下来,不知道再商量些什么,只能看到那个将军一直在默默听着然后点了一下头。

    紧跟着,车里的木小九和正探头探脑的往外面看的悟真便听到,那马车车夫声音微微颤抖着说了一句:“二位爷,怎么这些兵老爷都停了下来,你们莫不是什么朝廷的通缉犯吧……”

    木小九闭上了眼,懒得多说些什么,倒是悟真解释了一句:“您放心吧,我们不是什么通缉犯,一路上让你走快些只是有急事而已。”

    这时候,那将军已经来到了马车前面,然后突然翻身下马,开口问询道:“前方车上,可是木先生当面?”

    车里面,木小九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冲着悟真摆了摆手,他忍着痛站了起来,一只手捂着腹部,另一只手则伸出去掀开了布帘。

    “在下木小九,不知将军是……”

    那将军豪爽一笑,两手并拢,然后朝着木小九拱了拱手“在下朝廷武节将军刘庆,奉陛下之命,随花公公来此,为木公子颁旨。”

    说完之后,这刘庆将军又回过头,朝着身后喊了一声:“花公公,崔先生,车上这位正是木先生!”

    那花公公和崔先生一听这话,对视了一眼之后同时纵马走上前来。

    倒是木小九有些摸不着头脑“敢问刘将军,不知道这颁旨,颁的是什么旨啊?那边那两位又是什么人?”

    刘庆笑了笑“木公子,这颁旨嘛,自然颁的是圣旨,至于那两位嘛,花公公是陛下身边的近人,崔先生则是传说中的御前四大名捕,木公子,以后大家共事,还请不吝赐教了。”

    木小九这回彻底懵了,圣旨?什么圣旨?崔先生?御前四大名捕?那不就是追命崔略商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多时,那花公公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满脸堆笑的对着木小九说道:“哎呀木先生!恭喜恭喜,咱家可是对您仰慕已久了,您在我们大内,那可是很多人都敬仰万分的,自从您在大元干出了那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陛下可是天天念叨着您啊。这不,一打听到您的消息,就让我们出来给您颁旨,本来咱们都到了黄州了,结果您又不见了,好不容易打听着你在武当山,结果您又在别的地方现了身,可叫咱们好找啊。”

    这花公公的热情劲一时间把木小九吓了一大跳,但是却也隐隐约约的从中听出了几分事情的原委。弄了半天,原来是因为自己在大元的那一场搅风搅雨,让皇上看着自己了,于是便派这些人出来给自己封赏……

    不对,若是封赏,完全不需要这样,皇帝大可以直接派人招自己入京,然后再给自己封赏。如今却是派了这么多人过来,专门给自己颁旨,为了找自己还废了这么大的功夫,这事情有蹊跷。

    不然,花公公客套完那一番之后,直接请出了圣旨,然后直接打开,朗声念了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江湖白衣木小九,大元一役出力不少,劳苦功高。一介白身之人却能念家国大事,殊为不易。今封特使一职,即日上京听赏,钦此。”

    听完这一段,木小九的第一反应是这圣旨还挺与时俱进,估计是怕玩家听不懂,所以特意来了个半文半白的,也好理解点。

    他的第二反应则是特使?什么玩意儿?咋没听说过?

    想到这,木小九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接了圣旨,然后低声问道:“花公公,这特使……是个什么玩意儿?不对,什么官职?”当然,说这话的时候,他也没忘记从悟真递过来的包裹里拿出一锭金子递过去。

    只是花公公皱了一下眉头,将金子推回给了木小九“木特使把咱家当什么人了?咱家身为皇上身边的人,为皇上办事。虽然不能上战场杀敌,但却是真心佩服你们这些爱国志士,您给咱家散财,这不是折煞咱家了。”

    虽然木小九这金子递的隐蔽,但是花公公这一说,却是让追命和刘庆都听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当即,这刘庆就笑着说道:“木特使,把钱财收回去吧,花公公他们这些公公,和大内那些家伙却是不一样。咱军队里的弟兄们见着花公公,那是要真心实意的叫一声公公的。与突厥那一战,若不是花公公随军出征,挡住了那毕玄,只怕那一仗就难打喽。”

    木小九一听这话,对这位花公公顿时肃然起敬,也不再存着那份心了,把金子收了回去。

    花公公这才笑了起来“木特使,您这特使的官职,说实话咱家是没听说过的,怕不是陛下琢磨出来的新点子。这具体是个几品官,要干嘛,陛下他也没说,估计要等您进了京自己去面见陛下,陛下才会告诉你吧。”

    木小九面上点了点头,心里却吐槽起来了,这皇帝没事闲的天天琢磨官职玩?神经病吧……

    “不过,在下暂时可能去不了京城了。”木小九略带歉意的拱了拱手,闲逸居的事还没解决,你让他怎么去京城?更何况他对当官这种事可是没什么乐趣。

    追命眉头一抬,不等花公公说话就率先说道:“哦?木特使还有什么事情要办?我看你们这马车刚才匆匆忙忙的,似乎是有些赶啊。”

    木小九点了点头“实不相瞒,在下乃是闲逸居帮会的帮主,只是如今有一伙贼人与那杨头勾结,在杭州城对我帮会里的弟兄大行屠戮之举,尸横遍野。不知有多少我帮会的人丧命在那,只怕少说也有千把人。在下确实需要去一趟杭州,解决此事。”

    说这话时,木小九心中却是动了动念头,他话都放在这了,就不怕这些人不上贼船。

    果然,听完这些话,追命直接开口骂道:“死了这么多人,为什么六扇门没有加急信件呈上?杭州城六扇门的人都是吃屎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