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一十七章 落下帷幕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医馆里,听着还虚弱的躺在床上的木小九笑着说出这句话,水森不由得觉得自己似乎又有希望了。只是他又何尝看不出来,木小九脸上的笑容完全是强挤出来的。虽然木小九真正心情不好的原因不是因为杨头这件事,可是水森就是觉得十分的歉疚。

    但木小九不想把他牵扯进去,他也没有办法。

    待把水森安抚走了之后,木小九松了口气,重新躺了下去,眼神迷离的看着顶棚,心中呢喃道:“杨头,你真的是好算计啊”

    龙泉剑宗的拍卖依然如火如荼的举行着,如今,才刚刚拍卖到第六把剑而已。事实上,这十把剑威力越强,越名贵,卖出去的就越慢。反之,像这少年五年前打造出的那柄落星短剑,倒是很快就卖了出去。

    这并不代表越好得宝剑越难卖,正相反,之所以卖的慢,就是因为出价的人一次比一次多。这次龙泉城聚集了多少武林人士,估计没几个人能数清。在如此庞大的基础下,拍卖又怎么可能那么快?

    而且,场中的秩序也很好,甚至比刚开始,这些人在六扇门手下听管的时候还要乖巧。原因很简单,先前有人对龙泉剑宗和欧冶子这个称号,表示不屑,结果被一个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剑客一剑戳了肩窝,这才老实了下来。

    这会儿,凡是围在这生死擂周围的武林人士全都变成了乖宝宝,静静的听着台上的少年介绍宝剑,等待着竞价。

    医馆之中,木小九休息了一会儿,待觉得自己差不多了的时候,他便直接两手颤抖的给李清曦发起了飞鸽传书。他现在只希望李清曦不要离他太远,最终导致没能及时收到自己的飞鸽传书。

    “清曦姐,闲逸居有难,速回,我身受重伤,行动不便,但是已经派了两个手下去闲逸居帮忙,具体的回头再说,希望你能尽快赶回闲逸居。”

    给李清曦发完飞鸽传书之后,木小九想了想,总觉得还是有些风险,干脆一咬牙,又给皇阿玛发了一封飞鸽传书,信上说道:

    “老皇,许久不见,不知道你们幽灵禁卫军发展的怎么样了?实不相瞒,之所以会发这封飞鸽传书,其实是因为,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若是你们人手抽调不开的话就算了,若是可以,希望老皇你能带些人过去杭州帮我照看一下闲逸居,感激不尽。”

    安排完了木断木钱、桃飘飘等人,再加上此时两封飞鸽传书也已经发了出去,木小九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可算是落了地,再也抵挡不住头脑中的困倦和晕沉的他,直接一头睡了过去。

    不过,木小九虽然把事情都交代、拜托了出去,但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他却谁都没有告诉。

    原因很简单,杨头布了一个局,而这个局并不甚至可以说是庞大。在这种情况下,贸贸然的将自己猜到的杨头的计划公布出去,只会造成麻烦,甚至导致最后无法翻盘。

    因此,无奈之下,木小九也只好先将这件事放在了心里,留着日后再说。起码,要等到这第一次麻烦度过了,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之后,他才会把他猜测到的那些内容说出来。。

    看着下方一连狂热的江湖人士们,台上的少年扯了扯嘴角,从木桩上拔出了最后一把剑那把名为冲霄的神剑。

    “好了,前面八柄剑都已经卖出去了,如今,还剩下这最后两柄。首先要拍卖的,是这把冲霄剑,各位,可以开始竞价了。”

    少年,或者现在应该正式称呼他为当代欧冶子了。这位当代欧冶子并没有说冲霄剑的底价,事实上,龙泉剑宗拍卖的每一把剑,也都不需要报一个底价,因为没用。

    在这么多武林人士的哄抬之下,剑的价格永远都会飙升,最终成功超过剑宗之人心中的价格,以一个让他们满意的金额数字成交。

    所以,底价这种东西,他们龙泉剑宗,不需要。

    然而,回应欧冶子的,却是一片鸦雀无声,没有哪怕一个人开口报价。这种情况不禁让欧冶子愣住了,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不是没人想要这把剑,而是他这把剑太好了,好到这些人不知道该叫出一个怎样的价格。

    过了半晌,才有人很是迟疑地说道:“二、二十万两?”

    这人不报价还好,他这一报价,下面顿时笑话了起来“哈哈哈,二十万两买这把神剑,异想天开吧!”

    “呵,二十万?二十万两黄金还差不多!”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那第一个报出价格的男子被众人这么一嘲笑,面上顿时隐现潮红之色,显然是被羞辱的不轻。不过,他这番作为,倒是开了一个好头,因为其他武林人士也开始一一报出价格了。

    其实,虽然欧冶子的铸剑技术已经够格成为这一代欧冶子了,但是因为以前从没涉及过家中拍卖的事情,所以在这位少年欧冶子的眼中,他所铸造出来的这柄神剑,充其量也就是卖到五十万两白银了。

    这已经是一个很多的价钱了,不是吗?

    但是,他很明显低估了自己这柄神剑的价值从那第一个人喊出价格之后,这把冲霄剑的身价就一直在飙升。

    三十万、三十五万、五十万、六十万、一百万

    欧冶子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当然了,就算他想说,现在也已经没有他能够插嘴的地方了,因为那些人已经快要吵起来了。

    “一百二十万!”终于,有人一锤定音了。

    其实有几个人还是有财力继续跟这位中年人争抢下去的,但是这毕竟不是最后一把剑,最后那把前代欧冶子大师的遗作,才是这些人的争抢目标。冲霄剑固然好,但是能拿到就拿,拿不到就算了,没必要为了冲霄剑耗费太多金钱,导致最终与前代欧冶子大师的遗作擦肩而过。

    将冲霄剑交到那个中年人手中之后,欧冶子回到了剑匣那里,从剑匣中抽出了最后一把剑。

    一把,普普通通的剑。

    这把剑普通到了什么程度?可以说,这把剑看起来和街上铁匠铺里面卖的精钢剑没什么区别,就连样式都完全一样。

    但是这一刻,却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因为当这把剑拿出来的时候,欧冶子明明没有任何动作,可那把剑上却突然传来了一声龙吟。

    没错,那把剑自己传出了一声龙吟之声,伴随着龙吟声,这些武林人士清晰的看到,那把剑的剑身上似乎有一条条黑色的龙正在盘旋游走。

    不止是台下的人被震惊到了,就连台上的当代欧冶子都被吓了一跳,然后,他似乎有些忍不住激动,握着剑的手也在颤抖着,良久,才稳定下来。

    “九龙落仙剑,剑长三尺三寸,以乌金为底,另加入赤金、玄铁等材料铸成,乃是已经过世了的上一代欧冶子大师的遗作。”当代欧冶子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就连声音都在微微颤抖着。

    “现在,开始拍卖,照惯例,没有底价!”

    “一百五十万两。”第一个开口报价的人乃是一个穿着简单的中年男子。穿着简单不代表简陋,他有底气报出这一百五十万两的价格,自然不会是什么等闲之辈。

    可惜,他这一百五十万两的报价还没说完两秒钟,就有人直接报了两百万两的高价。

    接下来,这些有钱人们又开始了竞争,喊出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对他们来说好像就是扔出了一块破石头一般不值一提。不对,扔石头还要费些力气,他们这叫价简直就像吃饭喝水一般,几百万两几百万两的叫着价,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始终保持着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至于下面那些没钱的江湖人士和玩家,有仇富情绪的人这会儿已经骂起来了,什么有这么多钱怎么不去黄州救济灾民啊、什么拿那么多钱买剑怎么就不能修修桥修修路啊

    只是,不管他们怎么说,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他们就是嫉妒。

    嫉妒也没用,因为这把九龙落仙剑已经被人以一个绝对高价拿走了中原皇室的人,叫价五百万两,直接将所有人都给碾压了。

    有些人还是能够再往上加一点的,但是他们也都放弃了,跟皇室叫价?疯了吧。这可不是百余年前那个中原皇室,疲软积弱,内忧外患,国库都是空的。眼下的中原皇室,皇帝励精图治,官员也都是有真本事的,同时,与各国的通商也都在进行,再加上上段时间那个木小九在大元闹的那一档子事让朝廷捞尽了好处,民富国强说的就是现在了。有些知道内情的人很清楚,国库里的钱,多的能填河玩了。

    上段时间的黄州,匪患和瘟疫同时爆发,后来被压制下来一些之后,皇帝直接大手一挥拨了两千万两纹银和一大批粮食过去赈灾。

    跟皇室叫板?跟国库叫板?那可能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