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零五章 一笼烟雨柳夕晴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有一首名叫苏溪亭的诗中有这样一句话:“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而这也正是一笼烟雨之所以叫这个名字的来由。

    一笼烟雨的笼并不是牢笼的笼,而是笼罩的笼。

    之所以把汀改成笼,就是因为这家店的老板并不喜欢那种“小清新”的感觉,这一个字的变动,就将一汀烟雨中的那种春花秋月给消磨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虽然烟雨,却能遮蔽天空的豪气。

    而这家店的老板,正是

    那站在悟真面前的小二哥强憋着笑容,对着悟真说道:“客官,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们家老板娘虽然喜欢跳舞,可并不是什么舞女,一般也很少有人敢招惹或者我们家老板娘,因为我们家老板娘的功夫可一点不差。”

    悟真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一脸不解的问道:“什么啊?”

    那小二耸了耸肩,指了指楼上那坐在栏杆上,依旧面带微笑的白衣女子“我说,那是我们一笼烟雨的老板娘。”

    这时,楼上那白衣女子突然翻身而下,宛若嫡仙一般翩然落在了悟真的面前,伸出葱白一样纤细白皙而又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了悟真的脑门上“小家伙,虽然经常有些白痴轻薄与我,可你倒是第一个说要把我娶回家的人哟”

    悟真自小在武当山上长大,哪里和女子这般亲近过,就在白衣女子的手指点在悟真的脑门上的时候,悟真的脸就像被人按了变色的开关一样,一下子就变得通红通红的。

    片刻之后,悟真一下子反映了过来,连连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了一张桌子之后才停下。然后,便是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

    看着面红耳赤的悟真在那里慌慌张张的摆放着被他撞歪的桌子,那老板娘一下子又娇滴滴的笑了,不由得把悟真看的痴了。

    白衣女子纤步轻移,盈盈一握的腰肢仿若扶风弱柳一般的微微摇晃着,慢慢走到了悟真的身边,然后用手指轻轻的划过了悟真的脸颊。

    “小道士,姐姐我叫柳夕晴,柳树的柳,夕阳的夕,晴天的晴,你可要记住我哟至于你的道歉嘛,姐姐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说着,柳夕晴微微笑了笑,转身朝着楼梯走了过去,留下满脸通红的悟真痴痴呆呆的站在原地。

    木小九突然轻轻撞了一下水森的肩膀“老水,你看看悟真,怎么都傻了?”

    水森“嗬嗬”的笑着“这傻小子动情了。”

    木小九脑袋上几条黑线垂了下来,这回自己玩大条了,带着悟真出来历练,还没离开武当山多远呢,悟真就先喝了酒,然后又思了春,简直就是造孽啊

    闲话不多说,从一笼烟雨出来之后,四人便再次上路了。

    只是这一路上,悟真还总是时不时的掏出一块白色的帕子,怔怔出神的看着,几人都知道,那是柳夕晴从在用手拂过悟真脸颊时,轻轻塞在悟真怀里的。

    悟真骑马时看,休息时看,生火时看,吃饭时看,就算不看了,也要小心翼翼的将那块帕子揣进怀里,木小九他们想碰一下都不许。

    直到两天后,在吃早餐的时候,悟真突然站了起来,手里还拿着半块干粮。

    “木大哥、水大哥、木老伯,我”

    木小九早已吃完了干粮,此时正在整理着行囊,听到悟真这吞吞吐吐的话语,随口说道:“你怎么?有事就直说啊。”

    悟真咬了咬牙,狠下了心,大声说道:“我要娶柳姐姐为妻!”

    “啥???”木小九三人异口同声的喊道,声音里满是诧异。

    悟真用力点了点头“没错,我要娶柳姐姐为妻。”

    木小九狐疑的凑到了悟真的身边,在他身旁嗅了又嗅,还伸手探了探他的脑门,然后才皱着眉头说:“没喝酒也没发烧啊,怎么就犯浑了呢?”

    悟真有些气恼的推了木小九一下“木大哥你干嘛!”

    木小九这才换上一副正色,严肃地说道:“悟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柳夕晴你才认识多久?你知道她是什么来路吗?还有你想没想过,这件事你师父师伯他们会不会同意?”

    悟真抿了抿嘴唇,然后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憋了回去。因为他知道,木大哥说的是对的,他才认识柳夕晴几天?一共也就才见过两面而已,柳姐姐武功又好,还能开得起一笼烟雨这么华贵的地方,足以证明柳姐姐的身份不低,若是不能探明来路,一切都是白扯。

    更何况,就算探明了来路,他师傅那边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悟真很清楚,他师傅对他可以说是寄予了厚望的,甚至隐隐有把他当成接班人的想法,定然不会轻易容许自己

    想到这,悟真甚至不敢往下想了。

    水森这会儿却是说道:“悟真,姑且不说那些,到现在为止你也只见过柳夕晴两面而已,你怎么就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她?说不定这只是你的错觉而已。你从小都没怎么接触过女子,如今突然出现一个如柳夕晴这样的女子,你自然觉得她很特别,但是觉得特别和喜欢是两码事啊。”

    悟真的头埋得更低了。

    木断看了看木小九,又看了看水森,突然无声的笑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说什么,他也觉得悟真应该好好想一想,只是,自家公子和这位水公子未免言辞犀利了些,晚些时候终究还是要单独和悟真这小子聊一聊,也免得他真的错过了什么。

    “悟真,悟真?”木断轻轻拍了拍在火堆旁边沉思着的悟真。

    悟真一下子缓过神来,将那块白色的帕子收进了怀中,然后问道:“木老,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木断坐到了悟真身旁,然后笑了笑“悟真你别想太多,白天时候,公子他们两个其实并不是在阻止你,他们只是想让你好好思考思考,只是事情涉及到跟他们关系很好的你,所以他们还不太会拿捏那个度,所以言语犀利了一些,你不怪他们吧。”

    悟真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怪木大哥和水大哥呢,我也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

    “嗯”木断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悟真,你真的喜欢柳姑娘吗?”

    悟真想了想,然后用力点了点头“我想了一整天,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喜欢柳姐姐。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但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我准备等陪木大哥你们去了龙泉,把事情办完之后,就回襄阳来找柳姐姐。”

    木断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开了口“其实早上的时候,公子他们俩阻止你还有一个原因,你功力尚浅感受不到,但是我和两位公子都感觉到了,这位柳姑娘,来路怕是有些不正。”

    见悟真一脸的迷茫,木断笑了一下“今日那柳姑娘翻身下楼的时候,真气有些波动,我总觉得那股真气似乎有些古怪,后来我去问了感觉更敏锐的公子,公子说,那位柳姑娘的真气中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邪性。”

    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悟真,木断再次拍了拍悟真的肩膀“好好想想吧,反正我想,不管悟真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公子他们都会支持你的。”

    说完,木断便坐到了他处,轻轻用木棍拨弄着火堆,而这一晚对于悟真来说,终究是个漫长的夜。

    杭州城中的某个房间里,两个男子相对而坐。

    如此深夜,大部分人几乎都休息了,可这两个人却是来到了这个隐蔽的地方,点上了烛火,显然是准备谈些事情。

    但两个人都没有先开口,反而是一直在等待着对方张嘴。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两刻钟,两刻钟之后,其中一方终于忍不住了,率先说道:“那件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另外一个人答道:“放心吧,我这边的一切都已经打理好了,倒是你那边,事情真的能够如你所说?你确定能拖住那个人?”

    先说话那人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没问题,那人绝对抽不出时间赶回来,我得知,那人如今另外有别的事情缠身,只要那件事情一发生,短时间内,他绝对不可能回得来,你们有充足的时间动手。”

    另外一个人鼓了鼓掌“好,你放心,只要你能保证你说的,我也就能保证我说的,你的几个条件我全都会满足。”

    先说话的那个人“嗯”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另外一个人突然说道:“对了,以后别你们、你们的,如今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你都已经做出了这种事,不会以为你还能反悔下船吧。”

    先说话的那人瞥了另外一个人一眼“你是在怀疑我的决心吗?我既然做下了这个决定,就不会反悔,倒是你们,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就算那个人不在,也不代表着这件事就好解决了。”

    “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另外一个人微微一笑“你就放下心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