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零四章 醒酒之后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等到悟真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唔头好疼”

    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悟真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酸疼的,而且似乎关节都已经僵硬了,轻轻伸展一下就能听到“嘎巴”、“嘎巴”的脆响,还蛮渗人的。

    等到彻底缓过来了,悟真从床上下来,拖着身体走到了窗户边,推开了窗子,往外看去。

    现在应该已经是早上了,窗户外面一缕红霞映了进来,虽然空气中还是有些寒冷,但是阳光照在身上还是让悟真觉得舒服了不少。

    抻了个懒腰,将内力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小周天之后,悟真终于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但是腹中的饥饿也随之而来毕竟昨天一整天他也就吃了一顿早饭。

    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悟真正好迎面撞上了水森。

    “水大哥,早啊。”悟真忍着头疼,有气无力的打了个招呼。

    水森一脸的调侃“哟,醒了啊悟真,我还以为你准备直接睡十二个时辰再起床呢。”

    悟真苦笑了一下“水大哥,你就别调侃我了,昨天到底怎么了啊。”

    水森看着悟真认真的脸庞,觉得他应该没有说谎,于是有些惊讶的问道:“悟真,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悟真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不记得了,昨天发生什么了吗?”

    水森面色怪异,强忍住了笑“没什么没什么,放心吧,真的没什么。嗯,你现在去干嘛?”

    水森越是这样,悟真就越觉得自己昨天可能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但是奈何水森却死活不说,最终也只能就此作罢。

    不过在心里,悟真却是记下了这件事,决定暗中去问问木断。

    没过多久,木小九和木断也都下来了正赶上悟真和水森准备吃早餐,四个人便直接一起吃了起来。

    一人一碗稀饭、一个馒头,外加两碟咸菜。悟真似乎对馒头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埋着头喝粥,而且喝的极大口,几口就把粥喝完了。然后,悟真又跑去要了一碗白粥,这回才开始一口馒头一口粥的吃起来。

    木小九看了看依然一脸没精打采的悟真,苦笑了一下“悟真,酒劲还没过去?”

    悟真抬起头,很是茫然的问了一句“酒劲?什么酒劲?”

    木小九愕然“悟真你不记得昨天白天的事了?”

    悟真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毫不知情。但是很快他就反映了过来,因为自己睡了这么久,头又这么疼,而且胃里还总觉得难受,这些情况实在是太反常了。

    “木大哥,你、你的意思是我昨天,喝酒了?”悟真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他实在是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真的喝了酒,那可怎么对得起三清祖师啊

    木小九苦笑着点了点头“而且你还说要娶一位白衣舞女做妻子,后面你又突然不娶了,说是要让给我。而且你昨天酒劲上了头,死活非要喝,拦都拦不住。”

    悟真整个人都懵了,手里的半个馒头掉进了粥里都没有发现,只是一脸悲戚的说道:“完了完了,死定了这回,我居然喝酒了?我居然喝酒了?回去之后师傅一定会砍死我的他老人家一定会把我逐出门墙的怎么办木大哥?”说到后面,悟真已经隐隐带上了哭腔。

    木小九轻轻拍了拍悟真的肩膀“没事的没事的,别说你师傅不会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也无所谓,武当山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喝酒。我偷偷告诉你,你七师叔还偷着跟我要过酒喝呢。”

    悟真的眼中恢复了一点神彩“莫师叔找你要酒?是真的吗木大哥?你可不要骗我。”

    木小九有些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然后道:“没骗你没骗你,这是真的,就是当初咱们从黄州回武当路上的事。”

    这事木小九倒是确实没骗他,当初从黄州回武当的时候,有天他在扎营的地方附近闲逛顺便喝了两口酒,结果莫声谷从后面走了过来,偷偷跟他讨了两口酒喝,还告诉他虽然张三丰不禁止他们几个喝酒,但是他们这个大师兄却管的特别严,一看到他们喝酒就要数落他们。

    后来,出于对莫声谷的同情,木小九和莫声谷两个人干脆把那一葫芦酒一人半葫芦的给分完了,幸好那天不是宋远桥守夜,宋远桥早早的就休息了,不然莫声谷的麻烦可就大了。

    经过木小九的解释,悟真终于不再那么担心这件事了,虽然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但是好歹不至于太过忧虑了。

    “对了木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走?”吃过早餐,众人收拾好行囊,便直接到木小九房间里汇合了。悟真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却突然没头没脑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木小九有些不解的看向他“这不是正叫大家过来商量呢吗,反正又不急,什么时候走都可以啊,如果你身体难受想要再歇息一天也是可以的。虽说赶早不赶急,但也不至于太过着忙。我问过我一个百晓生朋友,他说如果龙泉剑宗的宝剑真的要问世了的话,七天之前会有龙泉剑宗的人出来放出消息。”

    悟真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是这样的木大哥,你们不是说我昨天醉酒之后冒犯了一位姑娘吗?我想去给人家道个歉。”

    说这话的时候,悟真的眼中一片澄净,他从来没有动过什么歪心思,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昨天的话语实在是太过冒犯,想要去向人家说一声抱歉而已。

    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件平平常常的,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人,包括那白衣舞女都不会挂在心上的一件事。虽然说不急着赶路,但是木小九本不该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耽搁行程。

    但是他答应了,因为在木小九看来,这也是悟真历练中的一部分,而且,悟真这种知错则改的性子,也让木小九很高兴。

    “悟真,既然想去,那就去吧,这件事我支持你。”木小九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悟真的肩膀。

    悟真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应了一声。

    木小九看了看水森和木断两个人,笑了一下“还愣着干嘛?走吧,陪悟真道歉去了。还是你们两个懒的动弹,不想过去?”

    木断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往前迈了一步,表明了自己的想法。水森则是挑了挑眉毛“你才懒,你看我什么时候懒过?”

    一笼烟雨。

    作为一个茶楼,一笼烟雨和那些饭馆不一样,这里是没有什么饭时或者高峰之类的说法的。除了刚开门和刚关门那会以外,这里可以说是任何时间都不缺客人。

    不过,此时刚刚过了早饭的时间不久,一笼烟雨也是刚刚开门,所以木小九他们到这里的时候,一笼烟雨里面也就只有零星的一两桌客人而已。

    迎上他们四人的,依然是昨天那个小二,看到四个人之后,他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便有些想笑。但是良好的职业习惯让他只是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开口道:“四位客官来了,来,里面请,不知各位想要些什么?”

    悟真知道这是自己的事,所以还没等木小九出言解释,他便先往前迈了一步“这位小二哥,不好意思,我们今天来不是为了喝茶饮酒,而是为了道歉。”

    那小二眨了眨眼,有些不解的说道:“道歉?道什么歉?”

    悟真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昨日在下饮酒过度,失了礼节,冲突了贵店的一位姑娘,今日特来道歉。”

    话,楼上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小道士,你是来找我道歉的?”

    一听到这句话,几人都是抬起了头,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看去。

    只见二楼的栏杆边,一个穿着白衣,身姿曼妙,容貌姣好的女子正倚靠着栏杆,往下面看着。说倚靠着栏杆可能有点不对,这女子不是靠着栏杆,而是坐在栏杆上,那对赤着的晶莹剔透的双足也搭在栏杆上,让这女子多了几分媚意。

    悟真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水森他已经忘记了昨天的事,又怎么可能还记得那舞女的容貌?不过很快的,他就得到了水森肯定的答复。

    于是乎,他冲着那女子行了一礼,然后有些歉意地说道:“昨日在下喝了酒,脑子昏昏沉沉的,以至于冲撞了姑娘,实在是抱歉。姑娘虽然是舞女,但也不该受人轻薄。”

    说这话时,悟真并没有看到旁边小二哥那古怪的脸色。

    楼上那女子听到了悟真的话之后,“咯咯”的娇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看的悟真忍不住心弦一动,连忙低下了头。

    “怎么了小道士,怎么把头低下了?不知道跟人说话的时候要把头抬起来才对吗?你都不跟我对视,我怎么知道你的道歉是诚心诚意的?”

    悟真想了想,觉得这舞女说的也有道理,于是便抬起了头,刚好与那舞女双目相对,引得悟真心里又是一乱。

    这时候,那小二哥突然开了口,而且他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悟真他们四个全都是瞠目结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