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百章 乱象再现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暖和的阳光不断的从天上洒下,穿过树荫,在地上投射出一片片斑驳的光影,显得十分好看。

    在一棵高大的树木旁边,一根高高的杆子插在地上,杆子顶端,一面酒招旗在随风飘舞着。或许是因为实在是太长时间没有重新换一面旗子了,旗子上面的“酒”字都已经褪色了,看起来有些斑驳。旗子本身也是已经有些残破的,甚至在“酒”字下面有一个十分显眼的孔洞。

    在这杆酒招旗的旁边,有一个小小的店面安静的坐落着,店面看起来同那面酒招旗一样,也是有些年头了,那面窗户上糊着的白绫的颜色都已经不再纯正了,布料本身都有些泛黄了,而且上面还有着好几块污渍。

    透过这满是油渍的窗户,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正坐着一桌五个人,两个青年,一个少年,一个老者,还有一个女子——正是木小九他们这一桌。此时此刻,木小九正撇着嘴说着“老水,你别卖关子了成不?什么老熟人,我怎么会知道是谁?”

    水森轻轻用手指敲击着桌子“那三恶人中的第一位,正是昔日夺走前二十三幅半记载着北冥神功帛卷的杨头。如今的他,应该已经练成一部分北冥神功了,因为上段时间,他重新在江湖上露了面,而且刚一出现,就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杨头!?”木小九一下子被这个重磅消息给惊到了“他又出现了?”

    水森点了点头“没错,我这次出来,就是准备找到他的下落,夺取北冥神功的,听说他最后一次作案,是在梅州附近的平原县,杀了一个小有传承的世家满门,而且在杀人之前,将他们的内力极为霸道的全部吸取一空了。”

    “这个杨头,我也略有耳闻。”断晓漆突然插了句话“我六扇门如今也在通缉他,听说从他出道这半个月以来,一直在南方流窜作案,像这样的案子已经做下了三起了。”

    “没错,这位断姑娘说的和我听闻的差不多。”说着,水森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木小九“小九,有时候我真的挺好奇的,你说你好歹也是个江湖中人,怎么对江湖上的事一点都不了解呢?”

    木小九苦笑,半个月之前,他还没到武当山,依然在路上赶着路,故而那一路上都没怎么了解江湖上发生的事。

    等到后面到了武当山之后,受张三丰的指点和环境影响,木小九也没去理会过江湖上的事,只是安静的待在武当山上。

    结果没想到,这才刚刚下山第一天,就听到了这么劲爆的消息。

    “行了老水,别光教训我了,剩下两个恶人呢?又分别是谁?”木小九和水森碰了碰杯、准确说是碰了碰碗,然后分别一饮而尽。

    “剩下那两个人,一个人也是我们的老对手了,正是那紫禁之巅决战上被你打成重伤的邢星,听说他随师门白驼山庄投靠大清之时,曾借道中原,带着手下的人屠灭了一个村庄,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木小九对于这个倒是有些预料到了,此时听到水森的话,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好嘛,那最后一个人不会是刹那芳华吧。”

    水森撇了撇嘴“不是,这最后一个人是一个梅庄弃徒,此人天赋异禀,将梅庄四庄主的武功全都学到了手,远近皆宜,着实不弱。本来若只是如此,万事楼也就给他归到‘邪’里面了,谁成想此人第一次动手,居然使出了吸星大法,而且还迁怒到了旁人身上,是以万事楼就将他划分成三恶人之一了。这个人,名叫永月。”

    木小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如此说来,这万事楼给出的九个人中,听起来确实没有弱手,但是,似乎还是有些不够全面。”

    “嗯?”闻言,所有人都看向了木小九,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木小九笑了笑“其实还有不少厉害的人物,这万事楼都没有收录,不知道是没有听说过还是怎么回事。老水你就不说了,单说我去年去大元的时候,曾经遇到一个女子,名叫千漓末槿,说实话,这女子不通内力,半点内功都没学过,但是一手剑法却是极为强横。虽然她还没练到家,可是从那剑法之中,我已经隐隐看出了些端倪,那剑法绝对是一门极强的剑法,甚至是我生平仅见,想来便是在绝学剑法之中,也是能够位列顶端。”

    水森被木小九这番话都给说的怔住了,木小九说的如此言之凿凿,换作他人,水森可能也就一笑置之,根本不会觉得是真的。但是这话既然是木小九说出来的,那水森可就要好好思索一下了。能让木小九如此盛赞的减法,又岂是凡俗?

    但是现在,故人重逢,显然不适合想这些事,这第一件大事,依然还是叙旧。因此水森便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你我分别数月之久,如今好不容易重见了,干嘛要想这些无聊的事。说说吧,你这是要去哪啊?”

    木小九也是很快就明白了,水森是不想话题越聊越沉重,是以便开口答道:“我啊,本来是准备去一趟太湖归云庄,去找我陆师哥,看能不能把他接回桃花岛去。不过如今遇到了你,我倒是要换个行程了。”说着,木小九满怀笑意的看向了水森“老水,还记不记得我们的约定了?”

    水森笑了笑“怎么不记得,所以说现在你要履行诺言了是吗?”

    木小九很痛快的点了点头,断晓漆则是在一旁坐着,一头雾水,不过在看到木断和悟真也是一脸的茫然之后,她的心情倒是平静多了。

    ……

    自从人事调动之后,闲逸居内部倒是平静多了,因为木小九规定了帮会重大事务必须由帮会高层讨论决定,同时长老不得插手帮会决策,只能参与讨论的缘故,所以在做决定的时候,也总算是少了夙心何这个拖后腿的。

    这样一来,这段时间,闲逸居的发展倒是有了又一个不小的进步,而且在与轩辕世家公会的互相帮助之下,两个帮会如今基本都快要霸占苏杭了。轩辕世家公会的进度大一点,如今基本已经将苏州的其他大帮会驱逐一空了;闲逸居相对来说慢些,可是难啃的骨头也就只剩下一块了。

    可是,闲逸居也只是表面上看着风光罢了,在杭州城的某个小酒馆里,一个足以覆灭闲逸居的,就在几个人的交谈中慢慢达成了。

    ……

    江湖之中,素来都有着很多隐世势力,这些隐世势力,自然也存在于隐世之地,也就是那些很少有人知道的地方。

    龙泉剑宗和其所在的龙泉剑冢就是如此。

    此时,龙泉剑冢之中,地下深处的一个房间里,欧冶子赤裸着上身,正在一下一下的锤炼着剑胚——他虽然老迈,而且已经是行将朽木之人,但是身上却是十分精壮,一块一块棱角分明的强劲肌肉和那古铜色的肌肤看起来比成年人还要健康和强壮。

    在欧冶子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少年,那少年约有十三四岁的样子,样貌清秀,但是置身在这整个龙泉剑冢之中都是最热的、专门用来制造神兵的铸造房中却丝毫没有异样,甚至连汗水都没有流下,显然也证明这少年不是等闲之辈。

    终于,欧冶子停下了手里锻打的动作,然后活动了一下身体,看向了少年,面色慈祥。

    “孙儿,这剑快铸完了,你去看看,选三个人拿出剑来,随我的剑一同出售吧。”

    少年没做声,也没有出去,反而是神色复杂的看向了欧冶子。

    欧冶子见状,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这个孙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放不下自己的这场生死之事。他知道,他孙子之所以没有出去,是因为他孙子看了出来,自己这把剑一旦铸成,也就到了自己死掉的时候了。

    念及于此,欧冶子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这把老骨头,早就该买进黄土里面了,这些年来,我白白背着一个欧冶子的名号,却是有许久没有铸剑了,这完全是在耽搁我龙泉剑宗的发展啊。虽然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可我这老头子的心里面却是过意不去的。”

    “你母亲在生下你之后,便难产过世了。你父亲在你母亲死后,也是郁郁而终,宗内众人,铸剑水平都不过关,担不起龙泉剑宗欧冶子的名头。无奈之下,我也只能抱着残躯,一直拖着,好在如今你成长起来了,我也可以放心的去了。”

    说到这,欧冶子的脸上已经满是欣慰,只是欣慰之中,却还是夹杂着几分莫名。

    而那少年在听到欧冶子这番话的时候,眼眶已经红了。

    这时候,欧冶子突然冲着少年招了招手,将少年唤了过去。

    “有件事,憋在我心里面很久了,如今我大限将至,这件事,也总要告知于你。事实上,当年有件事,我始终觉得有些蹊跷,心存怀疑,但是为了剑宗稳定,我却一直没有提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