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雨夜来人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天上的乌云越来越厚重了,大雨似乎随时都会降下。

    破庙里,木小九与华山派的人对峙着。

    “那么强的杀意,就好像一条毒蛇一样,在下生平仅见,或许各位能够容忍一个那么想杀你的人存活于世,但是在下,抱歉,在下的胸襟没有那么广阔。”

    宁中则笑了笑“木少侠不必多说,在下明白,事实上,我和师兄回去之后已经商量过了,这件事我们都会抛诸脑后,今年紫禁之巅的决战上,再由我们华山弟子与你一决高下,生死有命。”

    木小九很恭敬的点了点头“宁女侠深明大义,在下佩服。”

    宋远桥这时候跳了出来,成为了和事佬“各位,既然话已经说开了,那事情便是如此了,外面看起来也快要下雨了,各位不妨过来歇歇脚。”

    岳不群冷哼了一声,自顾的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宁中则对着木小九歉意一笑。

    其实,整个华山派上下,只有宁中则和令狐冲还有六猴儿、岳灵珊对木小九冰释前嫌了。

    岳不群心胸狭窄,他其实并不是因为潘水绿而对木小九心怀不满,真正让他不爽的,是被黄药师落了面子。

    而整个华山派上下,也只有岳不群、宁中则和令狐冲三人感受到了潘水绿的那股怨愤。是以,也就只有宁中则和令狐冲,跟两人最为亲近的岳灵珊和六猴儿知悉了事情原委,对木小九冰释前嫌。

    木小九也没在意,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周围的人闲聊着。

    这时候,大雨突然落了下来,电光在天空中闪耀着,雷声也轰隆隆的不停在响,那黄豆大的雨点从天上往下落,砸的庙顶的瓦片直响。

    这破庙孤零零地矗立在这里,已经不知道被荒废了多久,早已经年久失修,四处漏雨,有不少华山弟子都被雨水给淋到了,连忙找寻干燥的地方落脚,整个破庙里面唯一一个面积大一点,能够起火的干燥之处,竟然只剩下木小九他们这边了。

    木小九拍了拍木断的肩膀,木断会意,从旁边的袋子里掏出了几只野鸡、兔子和挖到的野菜什么的,这都是他们一路上打到的猎物,这会儿往火上一架,直接烤了起来,武当派的弟子也都把干粮拿了出来,在火边烘烤着。

    木小九打开了酒葫芦的塞子,接过木断从袋子里拿出的小铜壶,倒满了一壶酒,同样放到了火堆旁边,慢慢加热,不一会儿,一股酒香就弥漫了出来。

    “嘶,好酒!”令狐冲眼睛一亮,面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陶醉,这会儿没了林平之,华山派的许多事情都改变了,六猴儿并没有死,但是令狐冲却还是依然被成不忧打成了重伤。因此,在宁中则的看管下,已经是许久未曾饮酒了,此时闻到木小九的酒香,又哪里还能忍得住?

    但是岳不群终究待在旁边,却是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好生难受。

    木小九隔得远远的看着跟陆大有、岳灵珊坐在一处,被自己的酒馋的抓耳挠腮的令狐冲,忍不住笑着说道:“令狐兄,我这酒乃是一位长辈以各种草药泡出来的,对于内伤伤势大有裨益,若是不弃,不妨过来喝一口。”

    木小九不叫还好,这一叫,令狐冲顿时更加难受了。

    那边,宁中则一直坐在岳不群旁边跟他低声说着什么,这会儿听到木小九的话语,看看岳不群糟糕的脸色,宁中则轻轻拍了一下岳不群的后背,向他使了个眼色,然后笑着冲令狐冲点了点头。

    令狐冲得此命令,顿时大喜,连忙起身就要往木小九那边去,外面的一阵马蹄声突然响起,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宋远桥皱着眉头“这般黑夜,外面又下着大雨,怎么会有人纵马奔驰?莫不是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人追了过来?”

    木小九笑了笑,看向了华山派那边的几个玩家弟子,果然大家都是面色凛然,想来大家的猜测应该都差不多。

    破庙、大雨、雨夜围攻!

    想到这,木小九摇了摇头“别担心,静观其变。”

    没一会儿,那马蹄声竟然从破庙门口跑了过去,没有停下,反而是渐渐远去,顿时让大家松了口气,令狐冲也是带着岳灵珊和陆大有径自走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木小九那放在火堆旁边的酒壶。

    悟真也坐在木小九的身边,但是他没有看那酒壶,而是一直盯着火边烤着的干粮他自己的那份被他吃完了,可他还是觉得有点饿。

    木小九笑着看了悟真一眼,将自己那份干粮也递了过去。悟真连连推辞“木大哥,你快吃吧,这是你的干粮,我吃了你吃什么?”

    木小九将温好的酒提了过来,倒出了好几杯,然后指了指火上烤着的野鸡和兔子“别担心,那不是还有那么多肉等我吃呢?你这小道士不吃肉,多吃些干粮刚刚好。”

    悟真想了想,顿时笑逐颜开的接过了木小九的干粮吃了起来。

    令狐冲刚把酒喝完,正准备再添一杯,却听到外面马蹄声又兜了回来,停在了门口,所有人顿时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拔出了长剑,严阵以待。

    “华山派岳先生可在庙中?”

    听出这一行人果然是来找岳不群的,令狐冲走到大门前,将门打开了,一群华山派弟子也都走了过去,竟是无意之中将门挡住了,令人看不到庙里的场景。

    “如此深夜,又下着暴雨,不知道是那一路朋友来访?”令狐冲边喊着话边放眼往外看去,却见外面十五骑人马一字排开,有六七个人手中还提着灯笼,一起照向了令狐冲。

    这黑夜之中,六七盏灯的光亮一起映到令狐冲眼里,顿时让令狐冲眼睛一花,瞪大眼睛往前看去,却发现那十五个人个个身着黑衣,脸上戴着面巾,就连头顶都拿黑布罩着,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

    这时候,左边一个人看清了令狐冲的脸之后摇了摇头“我等请岳不群岳先生出门一见,怎的出来个小家伙?”

    令狐冲虽然心中着恼于对方的无理,但是却依然秉持着礼数“各位是何人?还请告知在下各位的身份,在下也好去向师傅通禀。”

    先前说话那人复又说道:“你也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只是听说近来华山派君子剑岳不群剑术大涨,怕是得了那星宿老仙丁春秋送出的辟邪剑谱,特此来找岳先生,想要借来一观。”

    令狐冲眉头一皱“阁下这话好生无礼,我华山派自有本门武功,要那辟邪剑谱又有何用处?再说了,当初围剿星宿派,我华山派也在其中,如此深仇,丁春秋又怎么会把辟邪剑谱交给我华山派?阁下如此强硬,莫不是欺我华山派无人!?”

    那人一听到令狐冲的话顿时哈哈大笑,其他十四个人也纷纷跟着笑了起来,那笑声十分洪亮,竟是在这旷野之中传了出去,显然这些人的内力都是不俗。

    庙里面的木小九和宋远桥等人也是听到了这笑声,顿时各个都是面色大变。

    “这些人好强的内力!”宋远桥说这话的时候面色凝重。

    木小九擅长音律一道,此时侧耳听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少说五个化境,五个一流,其他人也都是登堂之辈。”

    令狐冲刚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完全传不出去,好在这时候岳不群开了口。

    “各位各个都是内功不俗之辈,怎么不愿意通报姓名呢?莫不是怕在下认出各位的身份?我岳不群虽不是出家人,却也不打妄语,那星宿老怪丁春秋却是不曾将辟邪剑谱传于我手。”

    岳不群显然不愿意落于人后,说这些话的时候显然运上了紫霞神功,声音顿时将那十五人的笑声压了下去,而且那话语显得轻描淡写,极为自然,显然比那些人高出一筹。

    有个人粗声说道:“岳不群,你口口声声说辟邪剑谱你没有得到,那我倒要问问你,为何你近来剑术精进不少?”

    岳不群不屑一笑“那是因为我华山派发现了一处前辈遗刻!”

    庙里的木小九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过来。

    先前他还一直好奇,岳不群剑术精进这是怎么一回事,如今他却是明白了,怕是因为剧情产生了改变,所以令狐冲在发现了思过崖石刻之后,将此事告诉了岳不群和宁中则。他们二人看到前辈遗刻,自然剑术有所精进。

    那人冷笑着“狗屁的前辈遗刻,这种谎你也撒得出来啊岳不群,你当我们是三岁的黄口小儿吗?”

    那左边先前说话的人接话道:“哼哼,岳不群,你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肯交出辟邪剑谱,那就别怪我兄弟们手下不留情,动粗闯进去搜了!”

    一听这话,宁中则顿时低声安排了起来“女弟子们背靠着背互相帮忙,保护自己!男弟子们拔出剑来,准备作战。”说着,宁中则还朝着木小九等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快走,依然呆在木小九他们这边的岳灵珊和六猴儿想要过去,却被木小九拉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