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冤家路窄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再见到木小九的时候,除了孙老之外,不管是谁都觉得很是惊讶。这惊讶不是因为木小九一夜之间长高了或是长胖了,也不是因为木小九一夜之间变了摸样,毕竟这都是些不太可能的事。

    惊讶的原因在于,背着剑的断门剑叟居然像个乖宝宝一样的跟在木小九的身后,一言不发,虽然看向木小九的眼神里面依然有着怨恨,可是更多的却是敬佩和崇拜。

    这一点就连孙老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想不通母校就是如何让断门剑叟崇拜他的,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单凭桃花岛的附骨针和他给木小九调配出来的毒药可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谁都不知道木小九是如何做到的,甚至有人打趣木小九,问他是不是给断门剑叟灌了什么汤。

    在被孙老和木小九识破计策,吃了一个大亏,损失了大半人手之后,黄州城终于获得了短暂的宁静,自从那日匪徒夜袭之后,到今天已经过去快要一周了,匪徒却依然销声匿迹,就连黄州城周围都没有再传来被匪徒骚扰袭击的消息。

    这无疑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黄州城的灾后重建也越来越顺利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的脸上开始浮现了笑容,包括那些灾民。

    瘟疫也终于被以孙老为首的一班医者给压制了下去,现在只有一部分依然感染着瘟疫还没来得及救治的人需要治疗一下了。

    或许也是因为黄州城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好的原因吧,近来的天气也一直都不错,基本上每一天都是晴空万里。偶尔会下一两场雨,但都不是那种很大的雨,而是那种会让人觉得很舒适的小雨。

    在一起聊天喝酒的时候,苏凌天等人曾经讨论过匪徒的事,最终大家都觉得,匪徒应该是已经撤离了这次的匪患本就是因黄州本地的匪徒而起,那次夜袭的时候,那些黄州本地的匪徒基本上已经死绝了,这样一来,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人也就不会在这里干耗着了。

    说白了,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人只是来捣乱的,黄州本地的匪徒要闹事,他们就帮着闹事,黄州本地的匪徒消停了,他们也就撤离了。毕竟他们不缺钱、不缺粮,打下黄州城对他们而言也没什么好处,他们干嘛要那么干?

    只不过按照这个思路走,只怕后面其他地方匪患再起的时候,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只怕也还会选择出手的,这件事倒是不可不防。

    ……

    今天是四月四号,木小九刚刚起床,就发现断门剑叟已经在院子中练剑了。事实上,木小九一直都觉得自己起的已经够早了,但是却没想到断门剑叟每日起的比自己还早,往往天都还没亮就已经起来练剑了。

    走到院子里,看着断门剑叟练剑的身影,木小九忍不住出言问道:“断门,武当派柔云剑法你可学过?”

    断门剑叟练着剑的身体一窒,然后停了下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公子,这柔云剑法,我是学过的。”

    木小九点了点头“那昆仑派的雨打飞花剑法呢?”

    断门剑叟摇摇头示意自己并没学过。

    木小九见状笑了笑,从旁边拿过一根木棍,然后冲着断门剑叟说道:“我在大元武库的时候,曾学习百家武功,其中剑法也不在少数,却没有见过你的剑法,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剑法?”

    “公子,我的剑法名叫断门剑法,乃是一脉单传的一种剑法,只不过这种剑法只能算是一般,所以先前在武林中也没什么名头,只是后来到我这一代的时候,我曾苦心钻研,汇集了一些江湖上的剑法,让这断门剑法略有了提升,这才修炼到了如今的境界。”

    木小九若有所思的笑了笑“所以你想在做提升,就需要更多的剑法来供你研习对吧。”

    断门剑叟笑了笑,没有说话。

    “没关系,我对各门各派的许多剑法都有研究,除了我桃花岛的武功之外我都可以传授给你,其中总有几门你没学过的,比如说这雨打飞花剑法。”说着,木小九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对了,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叫断门剑叟了,你就叫木断吧,日后有机会,我把你介绍给另外一个人认识。”

    断门剑叟,或者说木断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还是应了一声,随后便开始跟着木小九学起了雨打飞花剑法。

    ……

    说起来,木断在剑术上确实有天分,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他已经将雨打飞花剑法修炼到了小成境界。

    此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温暖的阳光不断的倾洒到大地上,晒得人暖洋洋的很是舒服。木小九和木断吃了午饭,便离开了小院,开始跟每个人告别。

    木小九准备继续去往武当他原本这次出行的目的地了。

    杨铁心父女二人没有随行,他们决定留下来帮助孙老,日后说不得随孙老一起去西南定居。这事倒是引得木小九一阵窃笑,若他们真的跟着孙老去西南定居,只怕杨过可能就要没有了。

    徐子卿费尽心机想要杀掉穆念慈,无非就是为了阻止杨过的出世,若是他知道穆念慈这么简单就准备要去西南、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杨康了的话,只怕徐子卿会哭出来他白费那么大的功夫了。

    不过,杨铁心父女二人不一起走了,不代表只有木小九和木断两个人上路。

    跟他们一同去往武当山的,还有宋远桥和莫声谷所带领的十余个武当派弟子。大部分武当弟子都被他们留在了黄州城,一来帮忙,二来也为了防止匪徒卷土重来,至于他们,则是要护送受了伤的张松溪回武当。

    正好木小九和木断也要去武当,所以大家就索性同行了,这样一来,张松溪的生命也能有更大的保障。

    ……

    “木少侠,眼看天色晚了,我们不如在这破庙将就着休息一下吧,再往前走估计也碰不到什么可以落脚的地方了。”宋远桥看了看天色,轻声冲着木小九说道。

    木小九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也好,反正已经这个时辰了,也没什么去处。而且那东边天上乌云层层叠叠,眼看就要下雨了,倒不如就在此间休息。”

    当即,这一行人收拾妥当,进了这破庙。

    进了破庙之后,只见周围蛛网悬挂,一片破旧,好在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也没什么忌讳,收拾收拾之后,便用庙里面的牌匾等一应木质物件劈成柴火,点起了火。

    这边火刚升起来,那边,破庙的大门却再次被人推开,发出了“吱嘎”的一声响,众人看去之时,却发现是几个穿着华山派袍子的年轻人。

    两边都是呆了一呆,然后有一个华山派的弟子窜了出去,大声喊道:“师傅!这边庙里有人了!”

    木小九面色一变,露出了一丝苦笑,宋远桥几人也都是看向了木小九。当初紫禁之巅决战时,木小九与华山派的纠纷,大家也都是知道的。

    木小九抬起头冲众人笑了笑,示意众人没事。

    不多时,岳不群和宁中则带着一群华山派的弟子走了进来,这岳不群倒是着实有理,进来之后第一句话便是“不知是武当派那位大侠在此处落……”想来,是刚才出去的几个华山弟子见到了武当弟子身上的袍子,告诉了岳不群。但是岳不群这这番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看到了坐在那里的木小九。

    木小九也看向了岳不群,两个人面面相觑。

    当即,岳不群“呛”的一声拔出了宝剑,直指木小九的咽喉。

    木小九面色不改,站了起来,倒是旁边的木断抽出了剑,严阵以待。

    这时候,宁中则却突然开了口“师兄,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你快把剑放下”说着,她又转过头去看向了其他拔剑的弟子“你们也是,都把剑放下,不过是误会罢了。”

    岳不群面色几度变化,最终还是放下了手里的长剑。

    木断见状,也收了剑,宁中则这才对着木小九说道:“木少侠。”

    木小九也回了一礼“宁女侠,有礼了。”

    宁中则笑了笑“我们对于木少侠你在大元的一番所作所为也是略有耳闻,甚是佩服,虽然你与我华山派之间有过矛盾,但是终究是我华山派弟子技不如人,他既然拿了决胜金牌,就要做好死的觉悟,此事也怪不得你。”

    木小九其实本来就不想和华山派起争端,他虽然讨厌岳不群,但是对华山派宁中则这个外柔内刚的贤淑女子却是很有好感。此时见宁中则挑破此事,他干脆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

    “宁女侠既出此言,那在下也就不再矫情了,当初在下与贵派潘水绿当街对战,实则并没有多少杀心,只想逼迫他拿出决胜金牌。岳掌门情急之下出手也是情有可原,只是毕竟……但是,在下却不相信,当日那潘水绿的杀意,各位看不出来,那种怨毒的杀意,在下连在雄霸身上都没见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