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痛和收服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日头高高的悬挂在半空中,不停地向地面播撒着春日的光辉,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停下脚步、仰起头晒一晒太阳。

    但是在黄州城里,却没有人有晒太阳的心情。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医生们在救治患者,士兵们在加强城防,在有了木小九这个例子之后,各门各派的武林人士纷纷效仿,也导致越来越多的地方豪强开始开仓放粮。

    那些患了瘟疫之后被医治好的,有的离开了黄州这个是非之地,有的则留下来帮助那些医者,还有一些人自愿加入到黄州城匪患之后重建的计划当中,基本上现在还留在黄州城中的人,每个人都在为黄州出一份力。

    木小九一路走向孙老的小摊,看着路上干劲十足的人们,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大家努力的拼搏、剿匪,甚至不惜生命,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

    他也看到,有不少玩家在没有酬劳的情况下,自愿的在帮成立的居民修缮破烂的房屋,给一些老弱妇孺送吃的喝的。

    什么是侠客?他突然有了些不一样的感悟。

    侠客并不一定是郭靖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只要心存善念去做善事,所有人都可以称之为侠,区别只在于,有的人一直是侠士,有的人则只在被触动的时候,才会成为侠士。

    那一日他说的他的侠,与其说是侠,倒不如说是他的行事理念,或许如今的他,和侠士这个称呼之间,还隔着很远的距离又或许,他注定无法成为那种一辈子心怀善念去做善事的侠客。

    不过管他呢,力所能及就好了。

    木小九抬起头眯缝着眼,抻了个懒腰,感受了一下阳光照在身上的温度,突然笑了。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他要做的这件事,可绝对称不上侠士所为。

    ……

    孙老的摊位前,木小九掂量着手里的一小包药散和一个瓷瓶,忍不住啧啧称奇“我一直以为做个毒药怎么也要几天的工夫,想不到孙老您居然这么快早就做好了,您还真是有一手啊。”

    孙老本来悠闲的称着药,此时听到木小九这番话,手顿时一抖,药都差点撒下去“小九你小点声,我孙某人一世清名,可不想因为你这一番话折了戟。”

    木小九嘿嘿一笑,压低了声音“孙老,你这药……?”

    孙老用手捋了捋胡子“我当年行医的时候,也曾广游天下,甚至到后面生了儿子之后也是一样,一直到有了小雅才在西南定居。那些年我交友甚广,那毒手药王你可知道?”

    木小九一怔“您说无嗔大师还是石万嗔?”

    孙老嗤笑了一声“石万嗔是个屁,那家伙薄恩寡义、心狠手辣,偏偏高不成低不就,医术方面就不说了,单单是他钻研多年的毒术他都比不上无嗔那老小子。”

    木小九听着听着只觉得愈发心惊“孙老您认识无嗔大师和石万嗔?”

    孙老很是自得的笑了笑“那小子还叫大嗔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当年他著出药王神篇的时候,还经常同我一起讨论,甚至那药王神篇上的不少地方都是我们一起商量着写上去的,你说我认不认识他。”

    木小九汗颜,他从来没想过孙老居然这么厉害,不过转念一想,他倒也释然了,这可能也正是孙老有着如此强大的号召力的原因吧,这次他在黄州城登高一呼,甚至连名医薛慕华都赶了过来。

    “我给你的这两样东西,那包药散乃是毒药,是我用矮人陀、白僵蚕、抱树莲、白枫荷根、赤地榆……”

    这边孙老还没说完,木小九就瞠目结舌的出言打断道:“孙老,你别欺负我对中药没了解,我在桃花岛的时候可没少翻医书,原来还在药房干过学徒工,你说的这几味中药,可没有一个是有毒的,充其量也就是有一点小小的毒性。”

    别看孙老平日里和善可亲,可是一提到这医术,他可就性情大变了,此时听到木小九的话,孙老直接骂道:“你懂个屁,什么叫用毒?以毒为毒伤身甚重,若是用毒配出一副毒药,不论什么毒总会叫人留下毒性,你用毒药来控制人,那人中毒越久,毒性积压越多,到最后难免变成一个废人。我这副药妙就妙在他不算是毒,只有在发作之时才会令人气血暴动,痛苦不堪,不管服下此药多久,体内都不会积压多少毒性,不会让人变成废人!”

    木小九小心翼翼的陪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小子不懂事,让孙老费神了。”

    “哼!”孙老吹胡子瞪眼睛的,过了半晌才继续说道:“这药服下去之后,一个时辰之内必定见效,到时候那断门剑叟会全身气血暴动,筋肉皮皆是剧痛,经脉隐隐有鼓胀感,你不要给他服解药,他第一次至多痛个一小会儿,不服解药可以自行恢复。之后每个月的这一天,他会再次发作,你要给他服解药,否则他会爆体而亡。什么时候你不想控制他了,就同时给他服下三颗解药,此毒自然解开。那解药很小,你不用担心,瓷瓶之有五十粒,够他吃几年的了。药方子在这,你回去记下之后烧了便是。”

    木小九很感激的冲孙老道了声谢,却引得孙老挥了挥袖子让他快滚,看来孙老对他的气还没有消下去,木小九索性不在这自讨没趣了,直接转身离开。

    ……

    回到住所的时候,断门剑叟已经醒了,可惜穴道被点,又被绳子困住,嘴巴也被一块白布给堵上了,让断门剑叟好生难受,在屋里“唔唔唔”个没完。

    此时木小九一回来,断门剑叟立刻目露凶光,狠狠地瞪着木小九,看那眼神,好像恨不得把木小九给生吞活剥了。

    “啧,行啦!”木小九笑了笑,走上前去把断门剑叟嘴巴里面塞着的布拿了出来,然后又解开了他的穴道,但并没有放开对他真气的禁锢。

    断门剑叟此时嘴巴得了自由,却是不再发出什么声音了,开合了两下嘴巴活动了一下之后,断门剑叟便直勾勾的看着木小九,话也不说一句。

    木小九耸了耸肩,又帮断门剑叟解开了绳子,就在断门剑叟准备起身的时候,木小九突然在他背部拍了一下。

    一根附骨针顺着木小九拍下去的方位刺入了断门剑叟的后背,然后钉在了他的脊椎骨节之间。

    断门剑叟面色大变,回头看向了一脸淡定的木小九。

    桃花岛独门秘技附骨针,这玩意儿的名头断门剑叟还是知道的,听说施针者只要在人身上一拍,那针就会……

    念头还没过完,断门剑叟便突然觉得从后背中心方位开始,一股巨痛慢慢扩散开来,蔓延到了他整个身体,那股钻心的疼痛让断门剑叟一个站立不稳,直接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然后便开始抽搐、打滚,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往桌子、墙壁等坚硬的物体上面撞,很快就把他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但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随着那股剧痛向外扩散完毕之后,这疼痛居然还没有消停下来,反而是又开始由外向内的扩散,他甚至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开始疼了起来,这让断门剑叟脑子里唯一的那点清醒开始惧怕了起来。心脏的每一下巨痛,都让断门剑叟情不自禁的去想,自己的心脏,是不是下一秒就要停止跳动了。

    越恐惧,越疼痛,越疼痛,他也就越恐惧,这无疑成为了一个恶性循环,甚至快要让断门剑叟失去了思考能力。

    这种疼痛,一直持续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下。

    当身体上的疼痛渐渐消退,断门剑叟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给浸湿了,额头上更是像淌起了小河一般,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当他再看向木小九的时候,他的眼里哪还有恨意?此时断门剑叟的眼神里,充满了畏惧和害怕,他发誓,那种疼痛,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刚才疼痛的时候,他甚至隐约之间有一种“不如就这样死了算了,倒也是种解脱,最起码不用忍着这种痛了”的感觉。

    “我猜你现在一定很想说妄你木小九还是个大侠这种话,可惜的是,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个大侠,我只是个凡人而已我也有自己的恐惧、担心和害怕,所以,虽然你很痛了,但是我还是要再给你上第二道枷锁。不过你放心,疼完了这两次,最起码你能活下来,至于这疼痛,就当是你给那些黄州城中失去了性命的人的赔罪吧。”

    说着,木小九将孙老配好的药给已经濒临虚脱了的断门剑叟服了下去。

    对于断门剑叟,其实木小九一点都不怜悯他,他承受这种疼痛本就是罪有应得,若不是木小九觉得他还有用,这会儿断门剑叟已经是个死人了单凭他几次侵犯黄州城,造成那么多人的死,这就已经是百死莫辞的罪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