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匪徒踪迹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黄州城门口,苏凌天纵身上马,一脸正色的看向了周围的手下“儿郎们,今日,那些在此危难之际向我们伸出援手的江湖人士们正被匪徒堵在门外,你们说,我们该不该帮他们一把!”

    下面的官军大声应和到“应该!”

    “好,凡我所属,随我冲!”

    这边,苏凌天集结好了军队,正朝着双方交战的地点冲去,另一边,木小九却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或者说,只是在别人眼中,木小九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眼看着断门剑叟的长剑离木小九的身体越来越近,木小九却突然笑了笑,然后开口便是一声巨吼。

    随着那巨吼的发出,断门剑叟只觉得一股极为强横的真气夹杂在音浪当中,猛地袭向了自己。他断门剑叟一生所学尽在剑上,内功实际上只能算是普通,又哪里敢与木小九相对?连忙抽身急退,却是避之不及,被那股音浪重重的拍在了胸前。

    好在木小九的吼神册修炼的并没有多精湛,所以这一下也只是让断门剑叟受了些伤,气血一时间有些瘀滞罢了。

    但是木小九用这样的方法脱离了险境,却也不得不让人称赞木小九的武功之驳杂和诡异,似乎全身上下无处不能御敌一般。

    眼看木小九不但逼退了断门剑叟,甚至还让断门剑叟呕了口血出来,木小九这边的众多武林人士齐声呐喊,开始为木小九三人助威,反观匪徒那边却是有些难以置信,你们三个打人家一个,还有一个受了伤,这也尼玛太扯了点。

    不管两边的人反应如何,战斗终究还是在继续着的。

    那边,宋远桥对付腾雷剑叟,宋远桥的境界本就高于腾雷剑叟,再加上这些年来他虽然没能学到张三丰的太极绝技,但是耳濡目染之下,却仍旧能在武功中带出一丝韵味。此时两人相斗,腾雷剑叟只觉得自己剑法的快速完全发挥不出来,就像是被宋远桥给粘住了一样,叫他好生难受,这不一会儿过去,他已经被宋远桥给刺伤了数次。虽然都是轻伤,但却依然让他越来越落入下风。

    另外一边,莫声谷对付闪电剑叟就没有宋远桥这么顺利了,他和闪电剑叟两人旗鼓相当,甚至还略有逊色,好在他虽然性格刚直,但是少年老成,此时只守不攻,也能叫闪电剑叟一时之间讨不到好去。

    木小九这边,蝴蝶剑叟和鸳鸯剑叟见断门剑叟被木小九一吼逼退,为了防止木小九抢攻断门剑叟,连忙双剑交互,同时攻向木小九双肩。

    木小九此时已经再次落到了地上,见两人手中长剑同时向下点来,右脚尖连忙在地上一点,身体飞退而出,左手手指连连弹动,瞬间便是数道无形指劲激射而出,挡住了两人进攻之路。

    鸳鸯剑叟见气劲袭来,冲着蝴蝶剑叟和再次冲了上来的断门剑叟使了个眼色,手中长剑一个回环,剑气纷纷涌出,将木小九弹出的那些指劲尽数拦下,同一时间,断门剑叟和蝴蝶剑叟一齐仗剑冲向了木小九。

    木小九自然也清楚,单凭自己的那些指劲是决计无法拦住这几个人的攻势的,是以此时见到断门剑叟和蝴蝶剑叟冲了上来他也没有慌乱,反而是将洞箫架在了嘴边。

    如今的木小九,不但内功非比寻常,碧海潮生曲也已经达到了巅峰境界,何况还有大成境界的五音神箫作为辅助。箫声一响,顿时令断门剑叟三人脸色大变。

    他们三个打得兴起,竟然都忘记了木小九还有这一手绝技。

    木小九的箫声才刚刚响起,他便已经发现,这三人中内力最差的竟然不是鸳鸯剑叟,而是蝴蝶剑叟。断门剑叟和鸳鸯剑叟此时还能够勉强抵挡住木小九的箫声,虽然面色潮红,但是好歹不至于深陷迷乱。蝴蝶剑叟这会儿的情况却已经相当差了,甚至一双眼睛中都已经尽是迷离,显然是已经陷入了木小九以箫声营造出来的幻境之中。

    眼看着蝴蝶剑叟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七窍之中也开始缓缓流出鲜血,断门剑叟和鸳鸯剑叟心知情况不好,连忙强自定下心神和体内浮躁的气血,咬着牙再次攻向了木小九。

    木小九不屑一笑,脚下轻动,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晃过了断门剑叟和鸳鸯剑叟的攻势,来到了蝴蝶剑叟的身旁。

    收箫出拳!

    好在蝴蝶剑叟也是老江湖了,反应极快,刚刚从木小九箫声的影响中脱离出来就横剑挡在了胸前,让木小九这一拳砸在了他的剑上。

    可他低估了木小九的拳劲,只是这一拳,蝴蝶剑叟就突然觉得右手虎口传来了一阵剧痛,紧接着,他手中的长剑就寸寸碎裂。木小九的拳头失去了阻挡,裹挟着余势一拳正中他胸前。

    好像是被一座山迎面砸了个正着一般,蝴蝶剑叟被木小九这一拳锤的直接飞了出去,口中的鲜血不要钱似的往外呕着,染红了他整个衣襟。若是仔细看去,蝴蝶剑叟的胸前似乎都有些微微塌陷下去了。

    木小九眼中寒光一闪,探手向前一抓,天山折梅手使出,一把擒住了蝴蝶剑叟的右手,意图将他再拉回来。木小九有信心,只要再出一拳,蝴蝶剑叟今日定然身死当场。

    可惜,这时候,断门剑叟和鸳鸯剑叟再度赶来,两人同时削向了木小九的背脊,意图围魏救赵,迫木小九回防。

    木小九面色一变,放弃了击杀蝴蝶剑叟的想法,一个侧身闪了出去。

    他的命,可要比蝴蝶剑叟的命值钱多了,蝴蝶剑叟可以日后再杀,没必要为了杀他导致自己重伤。

    谁知这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阵马蹄声,那些马显然是急速奔驰着的,竟然带起了一阵阵尘烟。断门剑叟面色一变,顿时一把扛起蝴蝶剑叟冲回了己方阵营,然后大吼了一声“撤!”

    他这边话音刚落,那边,依然留在战场上的鸳鸯剑叟、腾雷剑叟和闪电剑叟也同时抽身后退,腾雷剑叟甚至拼着捱了宋远桥一剑都要撤退。

    这时候,苏凌天已经带着手下的人马冲了过来,但是并没有追上去,而是在阵前停下了脚步。

    断门剑叟回身望了一眼,然后冷笑着喝骂道:“今日算尔等好运,我等来日再战!”

    木小九往前迈了一步,看着带人仓皇逃窜的断门剑叟,朗声说道:“随时恭候大驾!”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回到黄州城中时,已经近乎午饭时间了。

    苏凌天、木小九、孙老、宋远桥还有莫声谷和几个其他的领头人,可以说除了受重伤的张松溪之外,其他能够说的上些话的人都齐聚到了黄州城的一个大院当中,一起喝着酒。

    “这院子不错啊,看起来就很豪华。”木小九四下里面游览着,看着这不知是哪里来的的院子。

    苏凌天笑了笑“这院子原本是城中一家大户的,不过不是商家,而是官家,匪徒洗劫黄州城的时候,将这户人家也给洗劫了。因为他们家这院落极大,所以我们这次来的军队里面很多人也都住在了这里。”

    正聊着,突然一个身影冲了进来,谁都没看就直接从桌上拎起了一大坛子酒往嘴里灌了起来,大家都被这人给吓了一跳。

    木小九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这人赫然正是很久没见,向来跟苏凌天同进同退的令狐寄桑。

    “诶,寄桑,你这是怎么了,风尘仆仆的,一脸疲惫。”木小九好奇的问道。

    苏凌天笑着解释道:“大师兄去调查那伙匪徒的栖身之处了,如今看这样子,应该是查到了。”

    令狐寄桑一把将酒坛子放到桌上,用力点了点头“没错,我查到了,但不是全部匪徒的,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那帮人的藏身地我没能找到,但是那伙本地匪人的藏身地可是叫我找到了。”

    苏凌天大喜“大师兄你赶紧的,那伙人藏在了哪里?这帮本地盗匪一弄死,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那帮人也不会在这里继续作战。”

    令狐寄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没好气地说到:“你丫的能不能让我喘口气?找这帮人可他妈累死我了,你是不知道,这帮人真是他妈狡猾似鬼。”

    “怎么说?”宋远桥有些不解。

    令狐寄桑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这帮王八蛋,居然就蛰伏在旁边的卧牛山上!”

    苏凌天大惊失色“卧牛山?那里我们早就搜查过了啊!”

    令狐寄桑撇了撇嘴巴“是早就查过了,可惜的是那帮人根本就没在卧牛山山顶,而是藏在了卧牛山半山腰。小天你还记不记得那有个小山洞,洞口被杂草给堵住了,那些杂草都没有脚踩的痕迹,再加上洞口极窄,洞里极浅,所以大家就没当回事?”

    苏凌天点了点头“记得阿,怎么了?”

    令狐寄桑冷笑“我告诉你,那帮人就藏在那里面,洞里面不是极浅,而是那帮王八羔子用大石头给堵起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