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程家老爷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日暮如火,点燃天边几朵云霞,好看,但也有些刺眼。

    天边有北归的大雁列开队形飞过,让有些暮气沉沉的天空多了几分活力。

    程府里有一眼人造的池塘,池塘边种植了许多柳树,每每有微风吹过的时候,那些柳树的枝条就随着风来回舞动着,可惜这些柳树才刚刚抽芽不久,看上去有些光秃秃的,非但没有那种弱柳扶风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看起来有些可笑,像是个小屁孩在瞎甩着手里的小鞭子一样。

    就在这些柳树的旁边,木小九与那护院向程家主人的书房走着,护院在前,木小九在后。或许是因为刚刚被木小九吓到尿了裤子有些害臊的原因,那护院这一路上始终一言不发,别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就是简单的回应一声,若是有人问起木小九,他就说是来找老爷谈生意的好在他衣服下摆很长,遮住了他裤子上的尿渍,不然的话只怕他都要跳进池塘里淹死自己了,尽管那池塘不一定能淹的死他。

    “前面就是老爷的书房了。”那护院低着头不敢看木小九。

    木小九点了点头“去敲门。”

    护院咬了咬牙,走到了书房门前,轻轻敲响了房门,片刻后,书房里面传来了一个有些老迈的声音“谁啊?”

    那护院看了一眼木小九,见木小九并没有答话的意思,无奈之下只能说道:“禀告老爷,在下是府中的护院,有人说要来找您谈生意。”

    程家家主程欢一下子愣住了,有人要找他谈生意,结果是一个护院带着来的?

    这事情怎么听起来怎么违和,不过既然是在程府之中,他倒也没怎么当回事,只以为是自己的管家有事在忙,就唤了个护院带人过来。

    想到这,程欢合上了手里的书籍,走到书房门前推开了房门。

    “不知是哪位过来找我谈……咦?你是谁?”

    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护院,再看看那个一脸淡然的青年,程欢不由得有些发懵。。

    木小九看了一眼地上的护院,极为温和的说道:“别担心,这小子死不了,我只是点了他的穴道而已,至于我,在下木小九,这次过来,是想跟程老爷谈一笔生意。”

    程欢眨了眨眼睛,谈生意?木小九?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啊!

    程欢一下子恍然大悟“莫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酒公子木小九当面?哎呀呀,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木小九瞧的清楚,这程欢虽然面上热情,但是眼中却充满了警惕之色。不过木小九也没在意,直接往前迈了一步,跟着程欢进了书房。

    “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酒公子要找小老儿谈什么生意啊?”程欢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木小九,越发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哪知道木小九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身旁,吓得程欢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连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书架才停下。

    木小九看着面上有些惊恐的程欢,笑着说道:“实不相瞒,在下这次前来拜访程老爷,所为之事正是希望程老爷能够开仓放粮。”顿了一顿,看着程欢难看的脸色,木小九又很诚恳地说道:“不过还请程老爷放心,你是商人,商人重利这个道理这在下是知道的,所以,在下自然有相应的交易条件。”

    程老爷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什么条件?”

    木小九面带笑容,眼中却有寒光一闪而过,只见他随手在程老爷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程老爷只觉得自己肩膀上微微一痛,就像是被蚊子叮咬了一下一样,然后就见木小九退到了椅子那边,镇定自若的坐了下来。

    紧跟着,程欢突然感觉到体内产生了一股极为强烈的痛楚,那种痛似乎是从骨子里面发出来的,然后再经由血肉直达皮肤,奇痛无比,而且是浑身上下无处不痛,让他忍不住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然后狠狠的捶打着自己身上各个位置。

    这种痛,仿佛是全身上下都在被腐蚀一样,程欢现在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恨不得直接撞墙自尽,相比于这种痛苦,死又算得了什么呢?

    好在这种痛苦并没有持续太久,片刻之后,程欢终于发现身上的疼痛一点点的消退了下去,让他长出了一口气。

    看着方才还像个蠕虫一样在地上不停蠕动、同时额头上的汗珠不停往下滚落的程欢慢慢静止不动,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木小九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开了口。

    “程老爷既然知道我的称号,那想来也是知道在下师承何门何派的。我桃花岛有一门独门暗器,名叫附骨针,这附骨针上淬了我桃花岛独门毒药。此针一旦进入对方体内,便会牢牢地钉在对方的骨缝之中,同时上面的毒药也会产生作用,在中针之人体内随着血液不停流动,令对方痛不欲生。”

    程欢越是往下听,越是觉得身上那种痛似乎又开始变得强烈了起来。

    “当然了,程老爷你放心,这种毒药不会在短时间内取人性命,最少也要一两年之后,这种毒药才会杀了你。”

    “但是,中了此毒,那便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了。这种毒,每日会让你疼上六次,刚才不过是第一次罢了,疼痛的强度最低,时间也最短。”

    程欢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你、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木小九笑了“我不是说了,在下此来,不过是为了跟程老爷谈一笔生意罢了。怎么样,我这个生意筹码,程老爷还喜欢吗?”说着,木小九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到了躺在地上的程欢身边,蹲下身子,用手背轻轻抽打着程欢的脸“你开仓放粮,救济灾民,等到此间事了,我为你拔针。”

    “你是恶鬼!你是阴曹地府的恶鬼!”程欢从地上爬起来,恐惧的失声喊着。

    木小九也站了起来,抬起头看着程欢“比起跟匪徒勾结的程老爷,我算得上是哪门子恶鬼呢?说起来,其实我先前还有些不理解,黄州这边怎么会突然发生匪患呢?近两年来黄州都很是平静的,如今年关刚过去不久,才刚刚春天,农民播种的时间,为什么那些匪徒会突然对黄州进行劫掠呢?”

    “直到刚才我才明白,这其实是对中原的一场报复吧,一场来自大元的报复,而你正是已经与大元结盟了的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人,你根本不是勾结了匪徒,你本来就是匪徒中的一份子。”

    木小九越往下说,程欢的面色反而越淡定,等到木小九揭露了他的真实身份之后,程欢直接恢复了镇定。

    “既然知道我是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人,你还敢对我动手?你就不怕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报复?”

    木小九突兀的笑了“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报复?呵,难道我不对你下手,你们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难道就会放过我了?既然你们跟大元结了盟,不管我怎样,你们终归都是要报复我的。”说着,木小九似笑非笑的看向了程欢“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你到底做不做这笔交易?你虽然是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人,但是看起来,你可不是什么硬气的汉子啊,如今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我手下,即便我不杀你也会一天体验六次剧痛的你,有那个拒绝的勇气吗?”

    程欢哼了一声“难道我不会找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中的高手为我拔针吗?”

    “你可以试试啊。”木小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想拔这针,除了你们的顶头上司可以之外,其他的,恐怕就是能把你拔出针,只怕你的右边胳膊也别想要了。可惜看起来你在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中不是什么高层,只怕请不动哪些人。”

    程欢默然,半晌之后才说道:“你说对了,我不是什么高层,也没必要为了给他们卖命就真的丢了自己的命,就算日后被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人所杀,也总好过今日被你所杀。你赢了,这场交易我同意了。”

    木小九笑着冲程欢点了点头“程老爷果然聪明,既然如此,那我可就等着程老爷你的好消息和善名远扬了。”

    程欢虽然答应了木小九的交易,但是终究是被木小九拿他的性命相要挟,此时又怎么会有什么好脸色?只见他极为虚弱的往书架上一靠,然后面色极为不虞的说道:“好走不送。”

    木小九对于程欢的这种反应也没有半点不虞,直接转身离开了程欢的书房,留程欢一个人在书房里面沉思着。

    不一会儿,木小九就找到了苏凌天,然后冲着正在忙碌的他笑了一下“事情办成了。”

    苏凌天一愣神“什么,事情办成了?”

    木小九点头“没错,估计最晚明天,程欢程大老爷就会开仓放粮了,程老爷一动,肯定还会带着几个人一起的。”

    听着木小九的话,苏凌天终于长出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