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豪门龌龊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唐朝诗人杜甫曾经在诗中写下这样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意思很简单,说的就是富贵人家里面不时的飘出来酒肉的香气,可是街头却有许多人因为寒冷和饥饿而死。

    这句诗便是现在黄州境内许多地方的缩影,现在仍旧是春季,天气渐渐回暖,冻死的人或许没有几个,但是被饿死的人却是数不胜数,还有不少人因为瘟疫而死。

    虽然一路有木小九在发放粮食,可是他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再加来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因此还是有很多人在木小九来之前就已经被饿死了。加近来黄州内部匪患之事,导致官兵衙役根本没有时间去掩埋这些尸骨,而那些其他灾民多数都因为饥饿而手无寸劲,又怎么可能去给他人掩埋?

    木小九一行五人在抵达黄州境内之后,孙老经过多次查探校验,终于确认了瘟疫的起源是那些来不及掩埋而变得腐烂的尸骨,因此,一行五人最终确定了分工。由穆念慈和小雅组织发粮,如果有闹事的人就由木小九出面,剩余时间,木小九与杨铁心一起对尸体进行处理,尚未腐坏的尸体就地掩埋,已经开始腐坏的尸体则直接焚烧处理。

    至于孙老,则去对那些患病之人进行诊治,能够治好的直接治好,若是有病痛严重之人,则暂时先行压制下来。

    如此一路走走停停,五人的队伍终于渐渐抵达了目前匪患正凶,灾民最多的黄州城。

    因为知道苏凌天在此地,所以木小九在刚刚抵达黄州城时,就已经给苏凌天发了飞鸽传书,此时,苏凌天正带着几个人过来迎接。

    一见面,苏凌天的第一句话就是“小九你怎么来了?”

    木小九笑了一下“我本来是要去武当山,不过后来经由孙老得知黄州这边似乎除了大乱子,所以我就和孙老他们一同前来了。倒是你,怎么看起来一脸的疲惫?”

    苏凌天叹了口气“还不是被匪患闹得,我们的援兵被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的人给纠缠在了半路,只有一小部分骑兵赶了过来,对我们给予了一点帮助。好在这些时日以来,不少武林正道的门下都陆陆续续赶来帮忙,再加发出去的雇佣玩家的任务使得不少玩家也凑来过来,否则的话,这会儿恐怕我就不是疲惫,是要累死了。”

    木小九点了点头,苏凌天身为这边暂管军事的四个千户之一,累是肯定的,至于苏凌天口中的武林人士和玩家,在来的这一路木小九也是见过几次,大多都是组成小队,四处去救助灾民,不过木小九却是有个疑惑。

    “小天,你说的那些武林人士我也见过几次,不过我发现他们去赈灾和救济灾民的时候,携带的粮食都很少啊。”

    苏凌天苦笑“走走走,先进城,我们边走边说。”

    进了城后,孙老直接带着小雅、穆念慈同城中现有的医师们开始救治那些病患,一刻都未曾休息,杨铁心则跟着木小九一起,由苏凌天带往城内。

    “事实,黄州这边的粮食,有接近一半都已经被那些匪徒给抢走了,剩下的那些粮食则已经全部发放了出去,你这段时间以来看到的粮食,基本全都是我们从其他地区抽调过来的粮食。”

    木小九皱了皱眉头“都被抢走了?那那些世家豪门呢?”

    苏凌天一听到那些世家豪门,顿时面色就变了,义愤填膺地说到:“那些豪门大户?呵呵,别提了,那就是一帮蛀虫!他们早就已经商量好了,谁都不肯拿出半点粮食!而且这些豪门大多底子不浅,我们又不敢动粗,以免内忧外患,再加他们能够达天听,那些粮食毕竟是人家的私产,人家不捐出来我们也没有办法。”

    “可以禀报皇,由皇下令让这些豪门把粮食捐出来啊。”杨铁心出了个主意,却发现苏凌天苦笑着摇了摇头。

    “别提了,一说这事我就满肚子都是火,陛下怎么没下令啊,可是这些人却钻了空子,陛下不是说放粮吗?他们很听话的开了仓,却因为陛下没有说明具体数量,这些人就直接每日只放一餐,而且是米汤,稀的不能再稀的那种米汤,一锅里就那么几粒米。那么多豪门,每个豪门一天只提供一锅,每人一碗,别说填肚子了,那米汤喝着跟水哪里有什么区别?”

    木小九皱着眉“你们有没有试过从那些大户手中购买粮食?”

    苏凌天一拳捶到了墙“买粮食?平日里一石米买下来用不一贯钱,如今灾祸一起那些豪门顿时开始狮子大开口,十贯钱都买不到一石米!如今为了赈灾,我们已经将军中的口粮都发出去了,再这样下去,只怕就出大事了!”

    杨铁心听的心里极是愤慨“这些豪门大户怎么这样?难道就没有一点悲悯之心吗?”

    木小九默然,半晌才说:“毕竟是人家的东西,人家不给,也不能说什么。”

    “人家的东西?”苏凌天冷笑“人家的个屁!小九你以为为什么匪患闹得这么凶,这些豪门屁事都没有?就是因为他们与匪徒有了勾结!这事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这些豪门大多都有私兵,那些匪徒若是攻打豪门,肯定会损失人手,所以这双方就达成了协议,匪徒不去攻打豪门,豪门拿出一部分钱粮资助匪徒,同时保证不提供过多粮食给城内的军民。”

    木小九眉头一挑“你们有证据吗?”

    “没有”苏凌天叹了一声“要是有证据,我们早就把那些豪门拿下了。”

    “这事,把握有多大?”木小九不知在想些什么。

    “十成!”

    看着苏凌天斩钉截铁的样子,木小九点了点头“杨大叔,你先去帮孙老他们吧,我去办点事。”

    杨铁心和苏凌天似乎想到了什么,对视了一眼,脸同时隐现激动之色“你要去干嘛?”

    木小九面色淡然“既然这些豪门勾结匪徒,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小天他们军中之人,没有证据不好办事,我不一样。我一个江湖人士,这事让我不爽,那我就要管一管了。”

    说着,木小九转身,慢慢消失在了两个人的视线里。

    ……

    黄州城中,若说豪门,那么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定然是程家,程家乃是整个黄州城中最大的粮食贩子,凡是黄州境内的粮食铺,十家里面有六家都是程家的。

    如今最缺的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粮食,一个是药材,开药铺的还好说,虽然也有那么几个败类,可毕竟还是有医者仁心之人存在,所以勉强也还够用,其他的只要不是豪门,在各方的压力之下,也都会把药材拿出来。但是粮食就不好办了,所以木小九最先找麻烦的,正是程家这个黄州粮铺的领头羊。

    到了之后,木小九看着那紧紧闭着的大门,也懒得敲门。他又不是登门拜访,没必要还弄得多守规矩一样,他今天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程家彻底开仓。

    来之前,他也曾问过几个在救治病人的本地医生,那些人告诉他,若是程家的粮食能放出来一半,只怕就够这黄州城中所有人果腹所需了。

    刚刚翻墙头,木小九就被巡逻的护院给发现了。

    “什么人!竟敢擅闯程家,活得不耐烦了吧!”那护院一声大吼,直接冲着木小九质问了起来。

    木小九从墙下来,笑得特别温和“在下木小九,这次过来,是想要跟程家家主谈一笔生意的。”

    那护院轻蔑的看了看木小九“既然是谈生意,为何不从正门走?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个商人,倒像是个武林人士,来人,给我拿下!”

    木小九耸了耸肩“在下确实是武林人士,但也确实是来谈生意的。”

    “管你谈不谈生意,反正先抓了你总没错,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拿下!”

    “既然你们执意要拿下我,那就别怪我反抗了。”木小九笑了一下,身体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那护院再看到木小九的时候,木小九已经站在的身旁了,而那八个他的手下都不知为何站在了原地,姿势奇怪,就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样。

    “啧,就凭着几个乌合之众就想抓住我,你也真是天真的可以了。”木小九打趣着护院,然后面色一变,变得十分冰寒“说,你们程家的家主现在在那里?”

    随着木小九话语的问出,他体内的杀气汹涌而出,直接将那护院整个笼罩了起来。

    那护院何曾感受过这么强劲的杀意?顿时整个人都被吓呆住了,两股颤颤之间,一股腥臊的味道传了出来。

    片刻之后,那护院才回过神来,抖抖嗖嗖的说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不过现在还没有到、到晚宴的时间,估计家主是在书房里面。”

    木小九笑着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杀气也收回了体内“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请你带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