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再见孙老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雨过之后,已是日头西斜,大半个太阳都已经沉到了地平线之下,在残余的落日的映照下,西边的天上出现了缕缕红霞,配合上若隐若现的彩虹,很是美丽。

    木小九收好行囊,跟杨铁心先行走出了破庙,看到眼前这一幕,再看看破庙里面的那些死尸,忍不住都是有些感慨。

    “若不是酒公……小九你,只怕这会儿我父女二人已经命丧黄泉了。”杨铁心叹息着说道,然后冲着木小九行了一礼“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木小九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杨大叔你们客气了,我这也是机缘巧合,都是杨大叔你们命不该绝而已。”

    “说起来,小九你这是要去何处呢?”杨铁心有些疑惑。

    “我吗?我要去一趟武当山,寻访故人,顺便办件事。”木小九回答之后又继续问道:“二位呢?是准备去往何处?”

    杨铁心看了一眼还在破庙之内收拾东西的穆念慈“我父女二人本就在江湖上四处卖艺为生,四海为家,哪里又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木小九突然心头一动“既然如此,那杨大叔你们不如跟我一同上路,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杨铁心先是一愣,随即想到这两日来被追杀的事情,心中立刻便有了决断“话虽如此,但我父女二人……”

    “杨大叔你是怕拖累我吧。”木小九笑着说道:“这事你们放心,我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好歹也是个化境之人,若非那全真教徐子卿花费重金请出武学大师,只怕都没法对我造成威胁。”顿了一顿,木小九复又说道:“更何况,大师高手哪里又是他区区一个全真教弟子请的动的。”

    杨铁心心下一惊,没想到眼前这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年纪的酒公子居然已经是一位化境高手了,当下他也不在推脱,而是拱了拱手道:“那……就叨扰了。”

    穆念慈这时候也已经收好了东西,走了出来,或许是听到了木小九两人的对话,又或许是想起了方才黑衣人的话语,她直接说道:“我和义父闯荡江湖,素来听到的都是全真教中的人行侠仗义的事情,却没有想到这全真教里的人,居然也会买凶杀人。”

    杨铁心苦笑“是啊,我早就认识了全真教丘处机丘道长,知道他也是个侠义之人,却不曾想到这全真教中也有这般下作之人,只是不知道我父女二人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他又为什么要派人追杀我们呢?”

    木小九笑了一下“我认得这个徐子卿,去年紫禁之巅决战的时候,他也曾参与其中,当时虽然没有接触……”

    一边聊着,一行三人一起上了路。

    ……

    三日之后,是夜,月明星稀,月光透过树木的枝桠投射下来,照进池塘里面,微风一过吹的池塘中的水皱起一片涟漪,连带着月光都被绞碎,活像是水上浮着一个个小月亮,煞是好看。

    “本以为一路行来,今日能到了那玲珑镇,却没想到终究是慢了点,这大晚上的也不适合赶路了,我看今晚我们就在这池塘边上起堆火,休息一下吧。”杨铁心将行囊放在一边的石头上,对木小九和穆念慈说道。

    木小九点了点头,同样放下了行囊“没问题,既然如此,那我去寻些柴火。”

    穆念慈摇了摇头“木大哥,你还是跟义父在这边休息吧,我去捡柴就好了。”

    木小九知道穆念慈性子执拗,也没有阻拦她,只是开口道:“那一起去吧。”

    这三日以来,木小九也是见识到了穆念慈的贤惠,可以说有了穆念慈,什么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动手了,捡柴、打猎、生火……穆念慈做的面面俱到,根本不劳他和杨铁心两个人费心。

    不过通常来说,他能做的事情一般也都会去帮帮忙,这样一来效率能高些,二来也能让他心里好受点,而不至于每次都只让穆念慈一个女孩子干活。

    在两个人一起忙活的情况下,火堆很快就点了起来,穆念慈也从包裹中拿出了干粮,分出了三份。

    木小九也没客气——事实上,这些干粮都是他买酒的时候顺手买的,只是穆念慈不好意思看他买了三个人的干粮还要自己背,所以就抢着把装着干粮的包裹背在了身上。

    “念慈,我教你的雨打飞花剑法你练得怎么样了?”吃完了干粮,木小九解下了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大口,然后随口问了一句。

    穆念慈此时也已经吃完了干粮,正坐在火堆旁边给火堆添火,听了木小九的问题之后想了想“这两天练习下来,虽然小有心得,但还是似懂非懂,有些不明就里,依然徘徊在初学的阶段。”

    木小九点了点头,将酒葫芦挂回腰间,冲着穆念慈伸了伸手“来,我们俩拆两招,我看看能不能指点一下你。”

    穆念慈应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抽出长剑摆开了架势。

    经由这两天来木小九的教导,穆念慈也大概知道了木小九的武功有多高,所以也没客气,直接一剑刺向了木小九。

    木小九也没用别的武功,而是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了一根笔直的树枝,同样用雨打飞花剑法跟穆念慈过起了招。

    虽然使用的是一根树枝,但在木小九内力的灌输之下,这树枝倒是也能顶的了一会儿功夫,更何况以木小九的功夫和眼力,穆念慈的剑完全没办法用剑刃砍到树枝上,反而每每都被木小九用树枝敲击在剑脊上面。

    “这雨打飞花剑法乃是昆仑派的剑法之一,整套剑法近乎全走斜势,但每隔七八招斜势之中,偶尔又挟著一招正势,变化莫测,令人难以捉摸。因此用这套剑法的时候,要做到身正则剑斜,身斜则剑正,两者互相交替,不但破绽减少,更能让威力变大。”

    说着,木小九剑势一变,大改先前诡异的剑势,反而每一招都是堂堂正正,打的穆念慈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了,剑法是死的,人才是活的,用剑不能僵,不能剑法如何人就如何,要学会灵活运用,以身带剑,身正之时也可剑正,变了才能通达。这剑法名叫雨打飞花自然有其原因,你观想雨势,可有常态?无论是雨势的大小,还是雨滴落下的方向,永远都没有规律。你是落雨,敌人就是飞花,只有你不断变化,敌人才会难以琢磨你的剑势,被你肆意从各个角度摧残。”

    话音落下,木小九手里的剑法又开始变化了起来,时正时斜,让穆念慈被打的完全摸不到头脑了,不多时就被木小九一记树枝敲在了手腕上,长剑直接脱手掉在了地上。

    但木小九并没有停手,反而是看向了另一个方向“有人过来了。”

    木小九这边话刚说完,那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小女孩黄莺出谷般的清脆声音“爷爷,我们俩今晚到底在哪休息啊?”

    紧跟着,一个老迈但是底气十足的声音说道:“再走走,再走一段看看有没有什么池塘,到时候我们歇歇脚吃点东西,然后就在那附近休息。”

    不知怎的,木小九总觉得这两个声音有些耳熟,于是试探性的朗声问道:“孙老?小雅?是你们吗?”

    片刻的沉默之后,先前那个小女孩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清脆的声音中带上了些许惊喜“爷爷!爷爷!是木大哥!”

    木小九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杨铁心和穆念慈,也没来得及解释,直接整个人蹿了出去,直奔声音响起的方向。

    两边离得其实没有多远,孙老这边刚要开口,就听到了一阵风声,然后就见到一身青衣的木小九冲了过来。

    “孙老,小雅,果然是你们!”木小九一见到两人也很是惊喜。

    等到三人再回到池塘边的时候,木小九便开口介绍了起来:“二位,孙老乃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旁边这个小姑娘是孙老的孙女,名叫小雅;孙老,这二位分别是杨家后人杨铁心和他的义女穆念慈,我遇上他们两个人被人追杀,所以便一路结伴同行了。”

    四个人打过招呼之后,木小九有些不解的问道:“孙老,你和小雅怎么会出现在这?”

    孙老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与你分别之后,我和小雅不是去大理见友人了吗,后来,我儿子派人过来,说小雅她妈妈想她了,想把我们接到京城去住一段时间,我们爷孙二人便去了京城,还听我儿子说起了你。”

    木小九愣了一下“嗯?说起我?”

    孙老点了点头“我儿子乃是兵部尚书,所以也对你干出的那番大事有些了解,经常跟我们聊你的事,对你是赞誉有加啊,小雅还因为这事跟她爹得瑟来着,说你是她师傅,教过她武功。”

    木小九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看小雅,然后又望向了孙老“后来呢?”

    孙老叹了口气“年关过后,我和小雅便没有继续待在京城里面了,本来准备回西南那边的,没想到刚离开京城,就听说了一件大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