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八十章 找出元凶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听到杨铁心的大吼,黑衣男子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即笑的更加猖狂了起来。

    “哈哈哈,这不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嘛!杨铁心啊杨铁心,你说你有这功夫不赶紧跑路,反而是出来要救这小子,你是不是傻啊!”

    杨铁心手里擎着大枪,一脸的正色“我身为杨家后人,酒公子为了救我落入你这奸贼之手,我若是不站出来,舍生取义,岂不是愧对我杨家列祖列宗。满门忠义!”

    木小九笑了一下,他没有刻意的去压住自己的声音,因此,这笑声所有人都听见了。

    黑衣人忍不住怒骂道:“小子,你笑个屁!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那案板上的——啊!”

    他话才说到一半,木小九就已经飞快的冲到了他面前,一脚窝在了他的腹部。可怜他一直以为木小九中了毒,经脉被封,哪里想得到木小九突然来了这一脚,猝不及防之下,木小九这简单的一脚他竟然没有躲过去,被木小九结结实实的踢在了身上。

    “你还真是白痴啊。”木小九冷笑道:“你以为你掏毒药那一幕我没看到?你当我瞎?你这封穴散经由呼吸进入人体内,只是可惜我虽然不会龟息功,但好歹内力还是有些的,憋个气对我来说不成问题,就是憋着笑辛苦了点。”

    感受到木小九话语里面满满的嘲讽,黑衣人直接懵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木小九给发现了,可笑的是他还在那说了那一大堆废话,简直就像是在耍猴给木小九看一样。

    木小九看着一脸不甘的黑衣人,忍不住“哼”了一声说道:“本来想留你条狗命,问问到底是谁雇佣你们追杀杨大叔他们的,如今我既然留了小刀,那显然是要你无用了。”

    这黑衣人显然不是什么硬气之人,单单从他连反抗木小九都不敢就可以看出一二了。此时木小九直言不讳要杀了他,他又怎么能不心急?连忙一脸谄媚的说道:“酒公子!酒大侠!酒大侠你不要杀我,我有用、我有用的!”

    木小九嘴角一撇,对黑衣人的话很是不可置否。

    黑衣人也看出了这一点,连声道:“是真的!我真的有用的!我……我……”

    “你什么啊?”木小九冷笑“你有什么用啊?你到是说啊!”

    “买凶杀人的主顾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黑衣人大喊了一声。

    “哦?”木小九愣了一下,走到小刀身边,解开了小刀的哑穴,当然,在此之前他没有忘记先将黑衣人点住。

    “小刀,我问你,究竟是谁买凶杀人?”

    小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木小九,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木小九见状也丝毫不以为意,又回到了黑衣人那边“说吧,买凶杀人的人是谁?”

    黑衣人眼睛一转“我告诉你,你还是会杀了我吧,嘿嘿,我改主意了,老子就是不告诉你,反正这是个游戏,我又不会真的死亡。”

    “呵”木小九轻笑了一声“你是不是以为可以借此威胁于我,让我投鼠忌器,不敢下手杀你?”

    黑衣人并不答话,只是一副舍生忘死的表情。

    木小九突然伸手自黑衣人背上一拍,那黑衣人只觉得自己被木小九拍到的地方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似的。

    “我桃花岛上有一门功夫,名叫附骨针,这附骨针经由内力其上的毒药的作用,会牢牢的钉在人的骨骼关节之中,但这毒药的药性却会慢慢发作,每日六次,按着人的经络血脉运行,叫人遍尝诸般难以言传的剧烈苦痛,一时又不得死,要折磨到一两年后方取人性命。”说着,木小九解开了黑衣人的穴道,只封住他的内力。

    穴道刚被解开,黑衣人就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两只手不停地在身上抓挠捶打着,脸上的五官都纠结到了一起,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顿时掉落下来,同时,他整个人都在地上来回打着滚。若不是木小九封住了他的内力,只怕这会儿黑衣人已经把自己打出内伤了,饶是如此,黑衣人现在也已经是全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

    杨铁心和穆念慈见状,脸上都是显现了些不忍之色,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木小九打断了。

    “杨大叔,眼前这个人要取你性命,但他并不是幕后主使,若是不从他的身上逼问出主使者的下落,只怕日后你父女二人仍然免不了颠沛流离,即便你不为自己着想,起码也该为穆姑娘多想一想,她一个女孩子家,终日颠沛流离、被人追杀的生活,她又怎么能受得了?”

    看着木小九满脸的诚恳,杨铁心一时之间竟是语塞。

    “再说了”木小九瞥了一眼依然在地上打着滚的黑衣人“他先前意图以毒药封闭我的内力,若是被他得逞,这会儿的我说不定是什么下场呢。”

    “可是……”杨铁心还是有些犹豫。

    木小九摇了摇头“疼痛要停下了,这毕竟只是第一次,毒性发作的时间最短,不会让他疼太久。”

    事实果然如木小九所说,那黑衣人慢慢的不再打滚了,脸上纠结的五官也开始慢慢松开了一点。

    “说。还是不说?”

    黑衣人一脸的虚弱,看向木小九的眼光中也开始满是畏惧“我说,我说,你给我个痛快吧……”

    见木小九点头,黑衣人很是苦涩的说道:“受雇杀杨铁心父女二人的,是一个全真教的弟子,名叫徐子卿。”

    徐子卿!?

    木小九脑海中的记忆一下子被勾了起来,徐子卿这个人,不正是当初第一场紫禁之巅决战的时候,摆在听鱼的姐姐鱼玄机手下的那个人吗?

    他为什么会买凶追杀杨铁心父女呢?莫非是他已经找到了以男子身份加入古墓派的方法?

    想到这,木小九忍不住有些感慨,当时虽然没有什么接触,但是对于气质平和的徐子卿,木小九还是有些好感的,只是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想要小龙女你就凭自己追求啊,为什么非要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我、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赶紧给我个痛快吧……”

    看着一脸虚弱和恐惧交织的黑衣人,木小九脸上掠过了一丝怜悯“其实你要不是想暗算与我,在你说出事情始末之后,我本不想杀你的,不过天下之事,毕竟没有如果,所以,再见了。”

    说完,木小九屈指一弹,正中黑衣人印堂穴的位置,黑衣人脑袋一歪,就此失去了性命。

    见木小九杀了黑衣人,杨铁心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若是牛家村一事发生之前,他说不定还会因为心头那种不切实际的正义而从此对木小九生出讨厌,可是如今的他已经明白了,有些人是不能放过的,一旦放过,反而会给自己招致无穷无尽的杀机。

    “酒公子,剩下的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办?”杨铁心有些疑惑的问道。

    木小九微微一笑,走到了一脸惊恐的小刀面前。

    虽然被点了穴位无法动弹,也看不到方才黑衣人痛苦的一幕,但是小刀还是能够听到的,黑衣人方才痛苦的呼喊声,让小刀的心里已经充满了畏惧。

    “我问,你答。”木小九看着小刀“你的武功是从何处学到的?”

    “我的武功……我的武功是我自创的,但是是在一位高人的指点之下创造出来的。”小刀的话语间有些吞吐不定,显然并不想透露那位高人究竟是谁,好在木小九也没有在此事上面过于追问。

    “哦?如此说来,你的悟性倒是强啊。”木小九感叹了一声“那你为什么要加入金钱帮?”

    在这件事上,小刀倒是没有犹豫,直接说了出来“我并没有加入金钱帮,只是之前被人追杀,机缘巧合之下被大哥他们救了一命,所以答应帮他们完成这次任务而已。”

    木小九点了点头“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杀你吗?”说着,木小九还伸手解开了小刀的穴道。

    小刀摇了摇头,很实诚的说到“不知道。”

    “你走吧。”

    木小九这三个字说出来了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不仅仅是小刀,就连杨铁心和穆念慈都有些发懵。

    “你,不怪我之前的举动?”

    木小九摇了摇头“你先前虽然趾高气昂了点,但是既然敌对,却也无可厚非,我看你悟性不错,心地也不是多坏,总不忍心让你就这样死了,当然,最主要的是,我放过你,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小刀的面色有些古怪,但他并没有多嘴问出心中的疑惑,反而是很爽快直接转身往外面走去。

    待小刀走了之后,穆念慈才有些疑惑的问道:“酒公子,为什么要放他离开,难道您另有深意?”

    木小九有些无奈“我真的只是看他武功不错,见猎心喜,若是他就这么死了总是有些可惜这门功夫了,所以才放他走,仅此而已,什么深意啊,我脑子里又不是天天都装满了阴谋诡计。”

    杨铁心父女看着木小九,都是感觉到了这人行事的古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