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小刀的武学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如今的木小九所打出的天绝地灭大致杀拳可早就不同于往日了,在玩家中早就没有几个人能够接得住木小九的拳头了,何况是眼前这几个半吊子?

    木小九每一下拳头的挥动都预示着一个或者几个敌人直接或是简洁的丧生,而且,即便如此,木小九下手却还是依然没有丝毫的留情。因此,很快的,在木小九的攻击下,敌人就转换了策略。

    为首的黑衣男子眼见着手下的攻势对木小九根本就起不了作用,这会除了小刀之外,居然就快要剩下他一个人单兵作战了。黑衣男子自然不愿意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突然停下了手中进攻的动作,同时嘴里面还喊着:“小刀,住手吧!不要再打了!”

    可惜的是,小刀并没有如他所愿。

    小刀虽然名叫小刀,但是事实上,他的武器却并不是一把刀,而是一对铁尺,也就是笔架叉。而且,小刀的武功路数很奇怪,木小九完全没有见过这种奇门兵器,更不用说与之对应的武功了。

    只见小刀两手一甩,那对铁尺就在他手中旋转了起来,仿佛变成了两个齿轮,随着他手掌的动作而飞快的袭向木小九伸出来的手臂。

    对于新兵器、新武学的见猎心喜,使得木小九并没有急着取小刀的性命,而是先随手抵挡、应付了起来。

    此时,眼看着小刀手中的铁尺奔着自己的手臂而来,木小九右手一探,突然划过了一个诡异的角度,直接绕过了小刀手中不停旋转着的铁尺,擒住了小刀的手腕。

    但小刀自然不可能没有后手了,右手的手腕受制于人,他还有左手。

    就在木小九擒住了小刀的右手时,小刀右手上的铁尺突然停止了旋转,被小刀稳稳的握在了手中,而与此同时,竟然不差哪怕一秒钟的,他左手的铁尺也停止了旋转,被他反手拿捏着。

    然后,小刀的左手突然高高划起,狠狠的刺向了木小九右手的手腕。

    木小九微微一笑,没有多做抵挡,而是先抽身后退了一步,同时也放开了拿捏着小刀手腕的右手。

    交手这一小会儿,木小九也看出了一点儿端倪,小刀的这手武功,似乎并不贪功冒进,在这一点上,便与当下很多武学有了极大的差别。

    首先,凡是武学,其最终目的都是杀人,若是能够一招克敌,那自然是极好的,因此大多数武学都是“招招皆杀”,每一击都奔着敌人的致命伤而去。

    小刀的这套武学则不然,不贪功冒进指的就是,这套武学中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取人性命的招数,每一击都是见招、拆招,只求伤敌,不求毙命。

    这样的武学,听起来有些像是佛门武功对不对?

    但这正是木小九找到的问题的关键点所在,因为“不求毙命”只是表象,这套武功真正好玩的地方,木小九也只是刚刚猜到而已。

    所以他没有迎上小刀左手刺过来的铁尺,而是非常配合的退了一步,木小九的目的很明显——喂招,他在给小刀喂招,他想要看一看这武功到底是怎么样的。

    而小刀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随着木小九这一步的退出,小刀突然把左手往后一摆,右手则往前一甩,他右手里握着的那柄铁尺当即脱手而出,直奔木小九眉心而来。

    木小九眉头一皱,似乎是有些不解于小刀这一手的动机,但事到如今,他已然证明了,小刀的武功看似全无杀机,实则步步杀机。

    因此,面对着袭向自己眉心的这柄铁尺,木小九抬起了手,准备拿下这凶器。

    但小刀看出了木小九的动作,所以,他轻轻勾了一下右手的尾指,然后,那柄铁尺便突然像是得到了指令一样,往小刀的方向退了回去。

    木小九眼睛一亮,他全部明白了。

    小刀这套武功并非没有杀机,也不是像他先前想的那样步步杀机,事实上,这套武功有两种模式。

    第一种,是铁尺握在手里的时候,这种时候,不求杀敌,只求伤敌,因为铁尺短小,与人面对面的时候若是想要杀敌,势必要把自己陷入危难之中。因此,当铁尺在手,小刀只会想办法将敌人逼退,而不是非要去杀敌。

    第二种,则是铁尺脱手,借由细线控制的时候。这种时候,才是这套武功里的精华所在,每一招都只求杀人,即便被敌人破了招数,也可以借着细线的存在控制铁尺,不会导致兵刃离手,陷入危险境地。

    当然,这样一来,这套武功的门槛可就高了不少,首先,这种控制兵器的方法就要求使用者必须心、眼、手三位一体,能够保证对细线控制着的兵刃进行很好的操纵;其次,这样的兵器也要求了,那根细线的材质必须要好,若是被敌人轻易斩断,那这套武功就相当于是废了。

    “天蚕丝。”木小九呢喃了一句,看着小刀将右手铁尺拉回,却不握在手里,而是借势将铁尺往身后一带,然后再将左手的铁尺掷出。

    有意义吗?

    木小九心中对小刀这一手有些疑惑,但是身体上却是没有丝毫停滞,屈指一弹便将这飞射而来的铁尺给弹了回去。

    但是这个时候木小九才发现,小刀的动作、或者说小刀的这一招是有意义的。

    因为当木小九弹飞了这一柄铁尺之后才发现,不知何时,小刀右手的铁尺已经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回环,然后从下方刺向了木小九的丹田。而且,因为带着惯性的原因,所以这一柄铁尺的速度更快了。

    木小九眼中掠过一丝惊异,也不用其他武功,只是以弹指神通之法再次将铁尺弹飞。

    可这似乎成了一个死循环。

    小刀的铁尺甩动的越来越快,那铁尺带起的风声也越来越强烈,力道更是不用多说,每一次铁尺甩出都意味着铁尺上的力道有了一份加强。

    到了这时候,木小九甚至已经没办法用弹指神通来抵挡这两柄铁齿了,因为他发现弹指神通已经接近跟不上这些铁尺的速度了,是以木小九只能拔出了腰间的洞箫,以洞箫来抵挡铁尺。

    说实话,小刀的这门武功着实有些惊艳到了木小九,他忍不住在想,这门武功,小刀到底是从何学来。

    “看也看够了,玩也玩够了,小子,做好停下的准备了吗?”

    就在小刀被木小九这番话问的有些不明就里的时候,木小九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没错,木小九其实只是在玩而已。

    小刀的这套武功虽好,可其实缺陷也很大,为了让小刀的两柄铁尺能够达到现在的威力,木小九足足与他拆了百余招,真的生死交手的时候,木小九会让他百余招?别闹了,早在交手一开始,木小九就有好多次机会一拳打死小刀。

    现在,木小九看够了,也玩够了,还有正事要办,他又岂能一直这样陪着小刀玩?所以他脚下一动,避开了电射而来的两柄铁尺——不是他不能突破过去,只是明明可以更省力,为何还要去麻烦呢?

    再出现的时候,木小九已经来到了小刀的身后,随手在他身上一拂而过,点了他的穴道之后,木小九便不再看小刀了,而是看向了黑衣男子。

    “方才我们俩交手的时候,你有很多机会可以暗算我的,为什么不出手?”

    那黑衣男子苦涩笑笑,似乎是在自嘲一般的说道:“暗算?凭你的武功,我不敢暗算,我也觉的,暗算根本不可能成功。”

    木小九眉头一挑,面带讥讽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那只背在身后的右手里面拿的是什么?”

    黑衣男子见自己的算计已经被发现了,却依然神情不改,反而有些诡秘的笑了起来,那笑容看的人脊背有些发凉。

    “被你发现了呀。”黑衣男子的音调突然变得有些俏皮了起来,放在一个大男人的身上,让人不由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算了算了,发现就发现吧,反正现在也晚了。谁叫你站的离我这么近呢?对不对啊酒公子?”

    木小九闻言不由得一愣。

    “你现在一定很好奇吧。”黑衣男子一改先前苦涩的样子,神情之中满是自得“我这毒药名叫封穴散,别的功效没有,只是能阻塞敌人周身所有穴道整整一天的时间。可惜的是,即便是捏碎之后,它也只能影响周围两米内的地方,好在你这个白痴凑了过来。”

    “说实话,我想,大名鼎鼎的酒公子一定已经忘记我这个唐门弃徒了吧,当初凤凰山一见,可是叫小弟惊为天人啊,只是今日我其他几位兄弟不在,没能看到你任由我宰割的样子。”

    看着黑衣男子脸上那恶意满满的笑意,木小九忍不住叹了口气。

    黑衣男子见状更是开怀“哟,酒公子你叹什么气啊,我告诉你,今天你撞到我,算是你倒霉!这破庙荒郊野外,久无人烟,我看谁能救你!”

    “杨家后人杨铁心在此,贼子休得放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