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搏杀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找到破绽了吗?当然!若不是找到了破绽,钱长老又怎么会轻易的这样孤注一掷的出手?

    真的是破绽吗?当然……不是!

    木小九博览无数武学,若非遇到武功高出自己太多之人,有怎么可能会如此简单就露出破绽?所谓的破绽,不过是刻意为之罢了。

    兵书有云:“围三阙一”,既然敌人要寻找破绽,那就营造一个破绽,供他来功。实际上,在这空洞的后面,却是一张巨大的网。

    木小九蔑视一笑,脚下一动,身子突然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钱长老的身后。

    一拳!

    这是许久未出过的一拳,带着木小九的愤怒和杀意,以及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负面情绪,化作了致命的一拳,将木小九的一切心绪全都打了出去。

    钱长老愣住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剑会落在空处,为什么木小九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为什么这一拳的威力如此之强,速度如此之快,杀意如此之沸腾。

    但是这个时候,这种情形,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眼看着木小九那只白皙修长的拳头离自己越来越近,钱长老终于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恐感觉。

    所以,匆忙之下,钱长老收剑,转头,来了一个“苏秦背剑”,将剑架在了自己与木小九的拳头之间,略作阻挡。

    真的,就只是略作阻挡而已。

    木小九全力一拳是何等的威力?这一拳锤在剑上,竟直接将钱长老手里上好的精钢长剑给打的寸寸碎裂,同时,受此一击的钱长老只觉得背心处一阵剧烈的疼痛,然后便前仰着跌了出去,口中的鲜血往外喷溅着,洒满了他的衣袍。

    好在钱长老还没有死,虽然已经是极度重伤,浑身上下经脉尽断,但是,好歹还留住了一口气。

    眼看着钱长老一息尚存,木小九冷哼了一声,再度向前一步,正准备再出一拳,却被打横里刺过来的一把长剑给阻了去路。

    长剑即将临体,木小九眯起双眼,身形暴退,瞬间离开了原地。

    “小伙子,得饶人处且饶人,钱长老又没什么大过,你又何苦非要置他于死地呢?”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青城山道袍,须发皆白的老者,想来,该是青城派的一个长老。

    木小九看着那老头,突然又是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那老道士把剑一横,恰如云气一团,朦朦胧胧的罩住他身前三尺之地,竟是将木小九这一拳给抵了大半,唯有一点余威,将那老道士震得退了三步。

    “现在说这话是不是有点晚了?”木小九面带嘲讽“方才你看似只想阻拦于我,实际上却是剑尖隐隐指向了我的太阳穴,有心一剑了解了我的性命,若非我见机得快,只怕这会儿已经成了你这老牛鼻子的剑下亡魂。”

    那老道士退了三步之后稳住了身形,然后掸了掸道袍上的褶皱,面色慈祥的说道:“这位施主误会了,在下方才不过是有些心急,一时间仓促出手失了分寸,这才造成了误会,还请你不要见怪。”

    木小九嗤笑一声道:“好一个有些心急,好一个时间仓促,好一个失了分寸,你还真是舌绽莲花,黑的都叫你说成白的,若真是如你所说,你只想阻拦争斗的话。方才那一拳你明明可以拦下,为何却要将剑势笼罩在身前三尺之处,剑尖始终不离我手腕脉门之处呢?”

    老道士面色一变,刚要说些什么,却听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吼声“松鹤道长还与这小子罗嗦什么,直接杀了了事!来,松鹤道长,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吼声,赫然便是先前那个大圣猴拳门之人发出的,他先前被木小九以弹指神通的气劲暂时打散了真气,这会好不容易聚了起来,自然要重新找回场子——可怜这人,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一时大意,才败在了木小九手下。

    吼完这一声,那大圣猴拳门之人赫然已经拎着镔铁长棍冲了上来,见状,那松鹤道长打了个稽首,道了声“得罪了”,然后也跟着冲了上来。

    这两人,一人使那大圣猴拳所化出的棍法,一人用那青城派的风云九式,一个棍棍带风,显然来势汹汹,一个剑剑生影,想是杀意沸腾,两个人一人一边,倒是将木小九给围了起来。

    木小九却也丝毫不惧,随手从腰间抽出那杆洞箫,右手以洞箫施展折梅落雪剑,左手则不时切换武功,时而弹指神通,时而天山折梅手,时而又化作兰花拂穴手,倒是与这两人战做了一团。

    “吃我一棍!”那大圣猴拳门之人故技重施,又是一棍劈向木小九的脑袋,同时,那青城派的松鹤道长也是一剑刺出,直取木小九脊梁骨节之处。前后夹击之下,木小九将手中洞箫一横,往头顶一架,然后身子一扭,避开身后的长剑。

    与此同时,木小九的洞箫突然微微一斜,那棍子只与木小九手中的洞箫略一接触,便被木小九卸到了身后。

    这下可好,镔铁长棍与青城制式长剑撞到一起,顿时让两个全力出手的人各退了几步——当然,从这里便能看出那大圣猴拳门之人与青城派松鹤道长之间的差距,松鹤只是手上一麻,身体一颤,右脚往后挪动了一点,便支撑住了身体;可那大圣猴拳门之人却是直接被松鹤道长剑上的内力给反震了出去,连连退了十步有余才稳住身形。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松鹤一下子就想到了症结所在,他和那大圣猴拳门之人从没配合过,两个人一起围攻木小九,别说一加一等于二了,就连一点二都做不到,再加上他们两人本来在江湖上也就是二流的人,完全敌不过木小九。

    你若是问为什么堂堂青城派的长老,在江湖上却只能算是二流的话,这问题其实很简单。

    长老的武功,其实并不一定多高,更多的只能说是资历老。而且,青城派身为江湖大派,高手辈出,光长老就不知道有多少个,若是个个都是高手,那青城派早就成了江湖上执牛耳的门派了。

    再说了,即便是少林武当,那许许多多的长老之中,二流之人也是不少的。

    想到这里,松鹤道长突然一振长剑“各位江湖同道,这姓木的小子目无尊长,仗着武艺不凡任意欺压他人,显然已经堕入魔道。对付这般魔道之人,不需要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出手,杀了这小子!”

    虽然松鹤这番话说的毫无缘由,显然就是在扯淡。可是这周围的人本就是来给昆仑派钱长老助拳的,再加上他们这边有三四个江湖正道大派的长老,而对方只不过是一个桃花岛的弃徒、卖国求荣的大元走狗罢了,围攻这样的人,他们也没什么好推辞的。

    是以,松鹤话音刚落,当即便有十七个人冲了上来,连带上青城派松鹤道长和那大圣猴拳门之人,再去掉被木小九一拳打成重伤的昆仑派钱长老,竟然就只有那七八个人犹豫着停下了脚步——这些人都是真正的正派人士,就算真的面对魔道中人,只要不是实力太强的,他们也不屑于去围而攻之。

    木小九扫视了一圈周围冲上来的这些人,突然没由来得笑了,然后一把解开了身上的披风,搭到了身旁一个摊位上——那摆摊的小贩因为怕殃及池鱼,早就已经逃离了这边。

    “好久没有放开手脚的大战一场了……”木小九呢喃了一声,然后将洞箫别回身后,两只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

    面对着周围各式各样的武器——长剑、雁翎刀、柳叶刀、镔铁棍、拳掌……木小九突然出了拳。

    拳出,如山崩!

    裹挟着山崩之势,木小九以拳带人,整个人迅速扑向前方,然后两只拳头骤然轰出,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杀意也慢慢弥散了出来。

    那拳风,仿若两头下山的猛虎,蕴藏着至凶至煞的杀气,顷刻间突破了前方的掌风,雷霆般的轰击在了那两只来自不同人的手掌上。

    筋断!骨折!

    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那两个人面色突然变了,豆大的汗珠瞬间从额头上滚下,口中的鲜血也是喷洒而出,甚至有不少都险些喷到木小九的身上。可惜,饶是木小九退的快,衣服下摆上还是沾染了一小块血迹。

    木小九的退,既是他的本意又不是他的本意。

    他确实要退,因为前方已经有好几个人攻了过来,他若是不退,便要被刀剑加身,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可是,他的退却也不是完全依照着他的本意来的——那两个被木小九一拳打断手臂的人本身武功也都不弱,同时对抗这两个人,让木小九也受到了一股反震之力,受了一些内伤。

    一边侧身避开一把从身后斩过来的长刀,一边飞快的服下一颗九花玉露丸,木小九重重的哼了一声,身体一闪,来到了那个先前用刀斩他的人的身边,一掌按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