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欧冶子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很快,前十件展品都是被人买了下来,除了斩露长剑之外,余下的九件展品也都是些兵器,刀剑占了七把,余下的还有一杆枪、一杆狼牙棒和一把钢骨扇子,木小九本以为最终那杆狼牙棒会流拍,但是并没有,相反,那杆狼牙棒甚至受到了两个人的争抢。

    后面木小九问了一下才知道,那两个抢夺狼牙棒的人竟然是大元**中的将领。

    现在,木小九正和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搭着话。

    “哟,这不是赵一伤赵兄吗?怎么会过来这里?”

    赵一伤摆了摆手“嗨,木公子客气了,在下此来,乃是听说这次的拍卖会出现了三支箭矢,是以特地过来看一看。”

    “哦?三支箭矢?”木小九饶有兴趣的重复了一遍,然后说道:“不知这三支箭矢有何妙处,竟然引得赵兄前来。”

    赵一伤笑了一下“这三支箭矢据说是以天外陨石为箭头,以玄铁为杆而打造的,如此神箭,在下身为好射之人,怎么能不过来一观。”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了,赵兄过去准备吧。”木小九冲赵一伤拱了拱手,待他走远才转过头去对悟真说道:“此人名叫赵一伤,乃是神箭八雄中的老大,虽然武功一般,但是剑法极准,日后若是为敌,千万小心神箭八雄的箭术。”

    悟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见状,木小九也不再多言,重新将目光放回到了下面的拍卖会。

    “接下来要拍卖的这件东西,可就不一般了,乃是今天第二档次的拍卖品。”娇俏女子神秘一下,后面,一个小厮搬着托盘走了进来,托盘还盖着一块绸布,遮盖着下面的物品。

    “诸位可知,这世间铸造兵器最好的材料都有些什么?”

    随着那娇俏女子发问,那些参加拍卖会的人纷纷嚷了起来,有人说是乌金,有人说是玄铁,有人说是铁母之精,也有人说是天外陨石。

    那娇俏女子待下面的议论声慢慢消去之后,才缓缓说道:“诸位说的都没错,今日这第十一件展品,便是我大元一支军队在操练时偶然间发现的,一块拳头大小的乌金!”

    那娇俏女子话音刚落,下面的人顿时都吸了一口冷气。

    拳头大小的乌金?

    要知道,乌金这种东西,别说是铸造兵器了,单单是在铸造兵器之时加入一点,便能让整把武器获得一个质的飞跃。

    拳头大小的乌金?想都不敢想。

    下方,一个颤颤巍巍的老迈声音突然响起“姑娘,这拳头大小的,究竟是乌金还是乌金矿啊……”

    那娇俏女子美目流转“当然是乌金!是一块拳头大小的乌金,而非乌金矿!”

    那老迈声音闻言,便不再继续发声了。

    “好了,接下来,便要拍卖这块拳头大小的乌金了,起拍价,纹银万两!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两。”

    “什么!一件物品的起拍价还只有一千两纹银,怎么这第十一件一下子长了十倍?”

    台下有人出声质问道。

    那娇俏女子歉意一笑“这第十一件展品,乃是今日的第一个压轴物品,第二个压轴物品乃是第十七件展品,第三个压轴物品则是第二十三件展品。”

    眼看着再没人有什么问题,那女子轻轻点了点头“接下来,开始竞价!”

    “一万一千两!”

    “一万两千两!”

    “一万四千两!”

    “两万两!”

    最后一个价格,是那个先前出言询问女子,拍卖的究竟是乌金矿还是乌金的老迈声音报出的,这价格刚一从他的口中说出,便直接震惊了全场,引得所有人看向了那老迈声音发出的方向。

    “欧冶子!”终于,有人第一个认出了这位形容枯槁、须发皆白的老者的真实身份。

    “欧冶子大师,真的是欧冶子大师!”

    任谁也想不到,这场拍卖会竟然会因一个年迈的老者而引爆全场。

    欧冶子,莫邪之父,铸剑鼻祖,龙泉宝剑创始人,曾铸出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七星龙渊也就是龙泉、太阿、工布这八大名剑。在其死后,留下一支隐于世外,秘而不宣的铸造流派,名为龙泉剑宗。此宗虽名为剑宗,但却从不用剑,只会铸剑。据说这龙泉剑宗就隐藏于一个叫做龙泉剑冢的地方,但却从来没人知道,这龙泉剑冢究竟在哪。

    而欧冶子这个名字如今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名字了,现在,欧冶子是一个身份,代表着天下第一铸剑师的身份,便如同万事楼的百晓生一般。每一代,只有龙泉剑宗的掌宗才有资格被称为欧冶子。

    但是,当今武林中的欧冶子已经封炉二十余年,也就是说,整整二十余年没有打造过兵器了,这也导致江湖中许久没有出过一把出自龙泉剑宗的神兵利器了,因为龙泉剑宗的规矩便是,欧冶子不出兵器,其他人也不可以将自己打造的武器拿出来售卖,只有欧冶子将兵器流入江湖,龙泉剑宗的其他人才可以选出三人,每人拿出两把兵器,与欧冶子之兵一起放出。

    如今,欧冶子要买乌金,这是不是预示着……

    当下,便有一个老一辈的武林人士声音颤抖着说道:“欧冶子大师,请问您买这乌金,是要重新开炉,再造兵器了么?”

    欧冶子站起身来,用手轻轻的捻着胡子,笑容满面地说到:“是啊,老朽如今命不久矣,这次听说,大元拍卖会有乌金出世,所以过来看看,以期买了这乌金,留下最后一把遗作。”

    “什么,欧冶子大师命不久矣?”

    “遗作……”

    那先前说话的老一辈武林人士声音颤抖得更厉害了“欧冶子前辈,此话当真?”

    “当真。”尽管在座所有的武林人士,凡是知道龙泉剑宗,知道眼前这位欧冶子前辈的事迹的,无不感到叹息,但是欧冶子却是面带笑意,似乎已经看透了生死。

    “昔年……”那武林人士有些默然“欧冶子大师,封炉之前,您一共有三十二把神兵在江湖广为流传,其中,甚至就连西门吹雪、叶孤城和燕南天的剑,都是您的作品。昔年,我曾有幸得见一把欧冶子大师您的作品,只那一刹那的风情,就叫我毕生难忘,如今,您却、却……”

    欧冶子笑眯眯的摆了摆手“无妨无妨,我这一把老骨头,已经空活了八十来岁,年轻时候不懂事,身体留下暗疾却也是应该的,如今既然是行将朽木,垂垂老矣,倒不如燃了我这把老骨头,为江湖留下最后一件作品。”

    那江湖人士突然放声到“既然是欧冶子大师的最后之作,在下恳请各位,将此乌金让与欧冶子前辈,不要与他争抢,在下在此谢过诸位!”

    这话一出,下面顿时议论了起来。

    “欧冶子大师的遗作?这,理当如此!”

    “没错,反正这乌金留之无用,还不如交给欧冶子大师。”

    “哼,什么话!”突然有人喊出了声来“我把这乌金让给这欧冶子,难道他最后铸成的兵器就能交给我了吗?我怎么不信?难得出现一块乌金,怎可拱手让与他人?”

    说话之人,戴着斗笠,声音沙哑,明显是在刻意遮掩自己的身份。

    “何方鼠辈,既然说话,何必藏头露尾?”先前说话那武林人士大声斥责道。

    那斗笠客却是“嘘”了一声,然后说道:“啧,即是拍卖会,那就公平竞价,价高者得,我能出得起价钱就行,何必告诉你我是谁?”

    那江湖人士有意动手,却也明白这拍卖会不是他能随便轻举妄动的,最终只能是嘴唇嚅动了两下,然后转向了欧冶子“大师,在下虽然是江湖闲散的人士,但是却也小有几分薄财,若是大师不弃,在下愿意将这些钱全部交给大师,以资大师买下这乌金。”

    欧冶子笑得淡然“不必了,这位侠士,你几次为小老儿我仗义执言,我已是感激不尽,至于钱财,我龙泉剑宗,却还是足够的!”

    话语开始,欧冶子还是笑着说出来的,可到了后面,欧冶子的眼中已经锋芒毕露。

    虽然不会用剑,可是毕竟铸了一辈子的剑,侵淫此道数十年,终日与剑待在一起,欧冶子身的剑意,可丝毫不弱于那些传说中的剑术大师。此时只是锋芒乍现,便一下子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甚至有人发现,自己手中的剑都开始颤抖了。

    “方才老朽出价,出到了两万两,不知这位戴着斗笠的先生,要出多少呢?”

    斗笠客毫不犹豫的叫价到“两万五千两!”

    “三万两!”

    欧冶子的出价毫不拖泥带水,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脱口而出。

    “四万两!”那斗笠客虽然喊得大声,可是手却已经死死地攥住了衣角,显然已经生出了怯意。

    “五万两!”欧冶子的叫价却依然云淡风轻,仿佛五万两白银对他而言,不过杯水车薪。

    也是这五万两的叫价,将那斗笠客逼得,再也喊不出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