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江上之争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武侠见闻录最新章节!

    缓缓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块帕子把手上的伤口轻轻盖住。

    瓷片上残存的酒液渗进伤口里,火辣辣的疼着但木小九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手上虽然痛,但有怎么能比上心里那滴血般的疼痛呢?

    扪心自问,木小九想不想让自己还像以前那样,快意恩仇,笑傲江湖,做个普通的玩家?

    但是他不能,如果他不做出这个抉择,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单凭他想要扳倒雄霸和天下会要多久?在这段时间里,他会拖累到闲逸居的多少弟兄?会不会有什么重要人物比如李清曦,比如云朵儿因他而死?

    他不敢赌。

    更何况,如今的误会,也就只是一时的,他早晚会把这些人的看法给纠正过来的。

    毕竟,他不是那种不给自己留退路的人。

    他不仅想要靠着这次的事完成万事楼的任务,然后扳倒天下会,他还要靠着这次的事再次震惊整个江湖!

    既然不能平静,那索性搅他个天翻地覆!

    结了酒钱,木小九离开了酒馆,然后缓缓往扬州城北门的方向走去。

    从杭州到赤峰,在他选择的路线中,他将从杭州出发,途径金陵、扬州、徐州、邯郸、阳泉、大同、承德,最终从承德去往赤峰。

    之所以选择这条路线,最大的原因是他沿途有些事情要做,但是又不能直接去往目的地,这样太过明显,所以就只能去到那些离得近的地方。

    从金陵到扬州,他走的是水路,如今从扬州到徐州,他依旧选择水路。

    一叶扁舟,顺流而下,更能让他静下心来,体悟自然,消磨体内的杀气,让这杀气平静下来。

    河上慢慢起了风,如今已经是十二月份了,加上这一路北上,所以气温只会越来越低。

    从旁边的小火炉上拿起酒壶,木小九随手倒了两杯温酒,然后单手端着个小盘,带着温好的酒壶和酒杯走出了可供休息的船舱。

    风一吹,木小九顿时觉得一阵寒意用来,连忙紧了紧身上披着的大氅,然后将一杯酒递给了船夫“船夫大哥,喝杯酒暖暖身子吧。”

    那船夫是个黝黑的汉子,此时见木小九递了杯酒过来,这船夫顿时一怔,然后便爽朗的笑了起来“谢谢小哥了,说起来,这年头像你这么和气的老板不多咯,往日划船,那些客人干的最多的就是催我快些。”船夫叹了口气,有些苦兮兮的说道:“你说说,这些人想要快他干吗不骑马啊,非要乘咱这小船,那江风一起,我这船不往后退都不错咯。”

    木小九笑了笑,将自己的酒喝干净了,然后靠坐了下来,将大氅解开,盖在了身上。

    “船夫大哥辛苦了,还好咱们这遇到的逆风不算太大,不然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那船夫点了点头“不过看这样子,这风恐怕要刮一会儿,这段时间里,咱们这船怕是快不了咯。”

    “没关系。”木小九又饮了杯酒“不着急,您只要保证一周之内能到徐州就不怕。”

    船夫哈哈大笑了起来“小哥你就放十个心吧,用不了一周,咱可是在这段水路上跑了十年了,我跟你担保,就算一路上都刮着这风,我也能让你在五天之内抵达徐州。”

    这时,突然一阵大了些许的风吹了过来,木小九只觉得身上一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那船夫见状忍不住疑惑道:“小哥,先前你上我船的时候,从码头到我船上那么长的距离,你还提着一包酒具、一个小火炉和十斤酒水,你都是一跃而上的,显然是有功夫在身。怎么这会儿居然如此怕冷?”

    木小九苦笑道:“实不相瞒,我这身子出了点问题,平日里都是要控制着自己,不敢多用功夫的。”

    这是实话,木小九那日发现,这天浊地炖混元功虽然自身不会诱化情绪的力量,但是却会产生辅助作用。也就是说越是运转天浊地炖混元功,他体内的杀气就会越磅礴。

    但是,如今他的天浊地炖混元功已经达到了第五层,便是想要让这功法停止运转也是做不到的了,所以木小九也只能尽量放缓这功法的运转速度。

    所以,若是有人能够看到木小九体内真气的运转速度的话,那人绝对会被吓一大跳。因为木小九体内的真气,已经是在一一个近乎停滞的速度在运转了。

    也正因如此,失去了真气保护的他现在的体质也就是比普通人好一点而已,甚至比不上那些常年锻炼之人,所以才会如此畏寒。

    毕竟木小九修炼的不是那些专门练体的外家功夫。

    突然,木小九神色一动,正要添酒的手也停下了动作。

    待他看向那船夫,发现那船夫也是一脸的凝重。

    “小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不要往前划了,我闻到了……”

    “血腥味对吧。”木小九冲那船夫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没关系的船夫大哥,继续往前滑吧,不会有事的。”

    那船夫看着木小九一脸的胸有成竹,忍不住咬了咬牙“说实话,我倒不是担心自己,我年轻的时候遇到高人指点,倒也有些武艺在身,再加上常年跑这河运,水性不差,一旦下水,便是寻常武林人士也休想追上我。”说到这,那船夫顿了顿“但是,你既然身子出了状况,若是一会有什么危险,我担心你出事。”

    木小九心下一暖,轻声说道:“放心吧船夫大哥,我虽然身子出了问题,却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这身功夫,还是说用就用的。”

    那船夫微微一怔,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继续往前了。”

    木小九点了下头,也不再说话,只是站了起来,重新将大氅披在身后。

    血腥味……

    随着那船夫大哥奋力向前,一派惨淡的情景出现在两人面前。

    只见前方赫然停着十一艘船,一艘是像木小九所乘坐的这艘一样的载人小船,另外十艘则都是那种快船,船上空空荡荡的,除了风帆之外便也只有那三四个人了。

    而此时,那载人小船上,船夫打扮的那个男子已经趴在了船尾,背心处显然是中了支箭,鲜血已经浸透了背上的衣衫。而这载人小船的船头则是站着一名身穿白衣的持剑女子,正在和几个赤裸着上身的汉子打斗着。

    再近些,直到与前方那艘载人小船只有二十余步的距离时,木小九两人终于看清楚了那船夫的打扮——先前因为衣衫被血液浸湿的原因,所以并不能很清楚的看清那衣衫到底是什么样式的。

    如今,看清了那船夫的衣衫之后,木小九船上的船夫大哥突然神色激动了起来,连话都顾不上多说一句,便直接跳下水去,奋力向前游了起来。

    或许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那白衣女子抬剑一架,将几柄武器架开之后,连忙抽时间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刚好让她看到了跳下水的船夫大哥,还有身形单薄、面色有些苍白的木小九。

    木小九看着那船夫大哥速度飞快的游向前方的船,眼看着不过才不到十秒的时间,船夫大哥便已经爬上了前方载人小船的船板。

    而前方那姑娘似乎看到了船夫大哥的穿着打扮,所以也并没有将船夫大哥和自己当作对面人的同伙。

    船夫大哥将眼前那中箭晕倒之人翻了过来看了看脸,不看还好,只是看了一眼,那船夫大哥便突然哀号了起来“二龙!二龙你咋了!你别吓唬哥!”

    木小九看着前方那个双膝跪在船板上,仰天哀嚎的船夫大哥的身影,神色不忍的摇了摇头,然后突然从船板上一跃而起。

    他近来因为杀气暴走的原因,除了各种道家儒家佛家墨家的经典之外,也常常翻看医书,自学一些医术。

    学武之人更能明白人身体的各种机能和变化,穴位通常也都认得很准,尤其木小九还比较擅长点穴功夫,所以在学起医术之后,倒也算是得心应手,如今一些简单的伤势都能处理,只是配药什么的还都是一窍不通。

    “船夫大哥,让我看看。”木小九轻轻拍了拍船夫大哥的肩膀,那船夫大哥也明白自己在这哀嚎完全无济于事,所以连忙让开了一点身子。

    “还好,伤的不是很重,箭矢入体不深,没有伤到要害。”木小九轻声说道:“船夫大哥我先给他点穴止血,然后拔出箭头,到时候就要麻烦你帮忙包扎一下了,我把酒也带了过来,还是温的,记得帮他包扎之前先用酒水冲洗一下伤口。”

    说着说着,木小九突然面色一冷,转身一指弹出,那只朝他激射而来的劲箭顿时被他一指弹飞。

    暂时也没那个时间去干掉放暗箭的人了,再加上因为动了武功,杀意又有些上涌,木小九只得一边在心中默念着冰心决的口诀,一边抬指帮那二龙点了止血的穴道,然后随手一抬,将那箭矢拔了出来。

    然后,只见木小九探出双指,在二龙中箭之处的旁边用力一按,那箭头便直接被震了出来。

    “倒酒、包扎!”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