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杀意暴走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绝地灭大致杀拳的拳劲对上吼神册会有一个什么结果?

    在两人的内力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木小九在天绝地灭大致杀拳上的修为绝对是不如修行吼神册修行了几十年的狗王的对手的,但是好在从武学层次上来讲,天绝地灭大致杀拳绝对是要高过吼神册的。

    因此,最终,木小九退了七步,而狗王退了三步,两人都受到了一些波及,内息有些不稳。

    但是,两个人谁都没敢懈怠的去休息,而是继续交起手来。

    木小九右手在空中一抓一弹,先是以弹指神通弹出了一记无形气劲,不求伤敌,只求夺了先机。

    弹指既出,木小九飞身而上。

    凌波微步,得名于曹植曹子建的《洛神赋》中的一句“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乃是逍遥派的独门轻功,更是江湖上一等一的绝妙轻功。

    如今,木小九已经将这凌波微步修炼到了大成境界。大成境界的凌波微步有多快?只要看狗王的反应就够了。

    这边,木小九已经迈开步子,飘忽的来到了狗王的身旁,可狗王却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木小九的拳头已经探到了他的胸前。

    如今距离这么近,狗王也来不及再去用吼神册了,只见他胸膛突然向后一塌。先是避开了一小段距离,然后突然双掌齐出,叠着挡在了胸前。

    木小九笑了。

    自己当初内功还不如现在精深,舍了命全力挥出的一拳已经能够以自身重伤的代价让步惊云都受伤,如今面对着这个还不如步惊云的狗王,木小九又怎么可能让他好过?

    一拳!

    木小九的拳头狠狠的轰在了狗王的双掌之上。

    这一拳下去,狗王双掌中的骨骼顿时寸寸碎裂,就连胸前的肋骨都折断了整整六根,其中一根甚至差点插在了狗王的心脏上。

    心脏虽然没有被扎到,可是,狗王其他的内脏却难以幸免了。

    一眼看去,便能发现如今被木小九一拳轰得倒飞而出的狗王胸部都有些塌陷了下去。

    旁边,狗王所养的那条狼狗似乎有些恼怒,直接冲向了木小九,张着血盆大口就要过来撕咬木小九。

    木小九听得风声,突然回过头去瞪了那条狗一眼,同时释放了自己的杀气。

    木小九的杀气有多甚?

    初出桃花岛,苏州小醉虾酒楼杀宇文轩;西南之地,舍命击杀管三所带领的一众马贼;护镖途中先后杀烟衣人、劫镖者;紫禁之巅决战前,在京城以生死状杀小阿怏、疯子雷、天岳的阴恻男子,而后搏杀雷音阁和天岳的无数帮众,还有华山派潘水绿;加入轩辕世家公会后,救人之时杀七星府帮众,而后覆灭七星府;星宿海事起之后,先杀流寇,再杀沙盗,而后又干掉了不少天下会之人和步惊云……

    一桩桩、一件件。

    每一次出手杀人,木小九心中的杀意都更多一些,而在修炼了天绝地灭大致杀拳后,木小九更是能够将这杀意化为己用,虽然有时候难免被杀意所影响甚至是反噬,但是这正是代表着,木小九杀气之磅礴。

    而一条狗,便是性子再野,又如何能抵挡得住木小九的杀气?

    只是一眼,那条狗便被吓得夹着尾巴落荒而逃,任那狗王如何想也想不明白,这条一向和自己极为亲密,忠心护主的狗怎么就不管自己了。

    眼看着木小九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狗王又突出了一口血,还想再使出吼神册,却发现自己就连呼吸都觉得很痛。

    “别喊了,我刚才那一拳打断了你六根肋骨,其中一根肋骨插入了你的肺部。你仔细看看地上你吐出的血,那里面都有气泡了。”木小九特别温和地说着。

    不是在惺惺作态,是因为他突然觉得,随着刚才那一拳的轰出,他似乎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狂暴的杀意了。

    就好像心里有一头野兽脱笼而出了一样,木小九现在总是觉得,就像将眼睛能看到的所有人全都杀掉。

    毁灭一切!

    所以,他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尽量温和一些。

    听了木小九的话,狗王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觉得胸口一痛,又是一口血呕了出来。

    看了看周围那些目瞪口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大、天池十二煞中的狗王居然就这样败了的天下会会众们,木小九心中一阵烦闷。

    好想杀了这些人啊……

    长出了一口气,木小九的面色突然变得极为狰狞,大踏步走上前去,来到了狗王的身边。

    “雄霸欺人太甚、天下会欺人太甚!一次次想致我于死地,我既然暂时杀不了雄霸,那就先在你身上收一点利息吧!”木小九说着,或者说嘶吼着,虽然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失控。

    一脚跺下!

    这一脚,包含着木小九所有的负面情绪,狠狠的踏在了狗王的胸口。

    没错,就是被木小九打断了六根肋骨的那一块。

    狗王猛然受此剧痛,脑袋上立马沁出了豆大的汗珠,甚至已经痛的失声了,眼珠也往外突着,似乎马上要冒出来了一样。

    “嗬……嗬……”

    在木小九抬起脚后,狗王顿时像个破风箱一样,发出了嗬嗬的声音。

    听到了主人的痛呼声,那条狼狗也发出了“嗷呜……”的哀鸣声。

    便是这声响唤起了木小九心中残存着的最后一点理智。

    终于失控了么?

    木小九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会被人称为天下最邪门、最狠毒的武功秘籍,为什么在武林传闻中,这《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记载了天下间最诡异的七门武功了。

    情绪失控,甚至直接暴走!

    以前虽然有被杀意反噬过,但是那都是作用到身体上,便是偶尔作用到心理上,也能够被木小九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力给压制下去。

    可是今天,他没能压制的住暴走的杀意。

    速战速决!

    木小九眼中掠过一丝坚定,趁着杀意暂时被压制住,木小九不再折磨狗王了,直接一指弹在了狗王的印堂穴上。

    在即将死去的这一刻,狗王的脸上没有痛苦,没有怨恨,只有解脱。

    木小九甩了甩头,回过头去看向了那些天下会的会众,谁知他们居然直接落荒而逃。

    木小九并没有追上去杀了那些人,而是直接一跃出了院子,飞快的奔向了路边的一家客栈。

    “小二,开间上房,我不出来,不准任何人进去。”

    那客栈的跑堂小二刚听得声音,还来不及抬头去看,便发现二两银子落到了自己面前的柜台上,然后便有一道身影飞快的蹿上了楼梯。

    “客官,六号房!”

    听到小二的呼喊,木小九并没有回话,而是直接冲进了那个门上挂着个写着“陆”字的木牌的房间,然后紧紧的关上了门。

    来不及上床了,木小九直接盘膝坐到了地上。

    若是有人能看到现在的木小九,他便会发现,木小九的双眼此时都已经是赤红的了,那对平日里还算好看的眸子里此时已经充满了红色的血丝。

    木小九心里清楚,这次,是真的玩大了。

    其实仔细想一想,木小九便发现了问题——他居然刻意的去折磨了狗王。

    无论是面对着屠杀村庄、**妇女、无恶不作的马贼管三;又或者是面对着一次次想要击杀自己的步惊云,木小九都没有选择去留他们一命,然后折磨他们,让他们感受痛苦,而是直接去杀了这两个人。

    可是今天,在面对着这个与自己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只是因为势力不同才彼此敌对的狗王的时候,木小九居然折磨了他。

    那个一脚踏下去,踩在别人伤口上的人,真的是他木小九吗?

    木小九突然有些畏惧自己行囊中那本名为《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秘籍了。

    继续修炼上面的武功,会不会最后有一天,自己会变得性情大变、面目全非?

    花满楼劝他不要修炼这门武功了,陆小凤也说,让他废掉这武功,只要他废掉了这《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上的武功,陆小凤甚至愿意教他灵犀一指来给他防身。

    就连聂风都说,不要学这门武功了,他觉得这门武功给他的感觉,甚至有点像是他身上的疯血。所以他对木小九说:“我怕你再继续修炼这秘笈上的武功,早晚会有一天陷入疯狂。”

    好在……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忘我守一,六根大定。戒点养气,无私无为。上下相顾,神色相依。蓄意玄关,降伏思虑。内外无物,若浊冰清。尘垢不沾,俗相不染……”

    好在那天临走之时,聂风将冰心决的口诀告诉了他。

    “这冰心决是我聂家的家传心法,我不能随意外传,但是这冰心决有两部分,内力修炼的游走路线我不能告诉你,但是这宁心静气的口诀和真气运行路线,我却可以告诉你。当然,愿不愿意用就要看你自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