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九十九章 该哭的人是雄霸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九!小九!小九你没事吧!”诸葛暮烟大步冲上前,扶起了跌跌撞撞、面色苍白,眼看就要摔倒在地的木小九。

    木小九张了张嘴,正待说些什么,却直接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的这一刻,木小九心里想到的最后一件事是——还好没在路上留下血迹。

    ……

    “让他进来吧。”雄霸威严的声音响起。

    那暗探进来之后,却是看都没看一眼聂风、秦霜和文丑丑三人,直接跪倒了雄霸面前。

    “启禀帮主,暗堂已经将步惊云的伤势及打斗区域排查完毕,据分析,击杀步惊云之人应该是木小九,通过比对,我们发现步惊云身上有重伤一处、致命伤一处。”

    “他身上的重伤乃是一处拳伤,通过比对,我们发现这拳伤和十一月九日步惊云在苏州时所受之伤应属于同种武功,因此,杀人者为木小九的几率很大。”

    “而他身上的致命伤则是一处掌伤,并且这一掌在步堂主的身上留下了紫红色的掌印。根据暗堂所掌握的情报来进行比对,我们找到了几种类似的武功,但细细究之,却都不是,是以我们推测,这掌法应该是同样出自木小九在紫禁之巅决战中所获得的秘籍——《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

    听着听着,不知何时,雄霸已经闭上了眼,而且在不知不觉中掰断了椅子的扶手。

    “木小九……”呢喃了一声之后,雄霸缓缓将双眼睁开“可还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那暗探轻轻点了点头“启禀帮主,我们还在营帐中发现了一块天下会的令牌,由铁铸成,背面还写着‘霜’字,应该是属于秦霜手下某个队长的牌子。”说完,那暗探弯腰上前,双手呈上了木小九留下的那块牌子。

    外人的事,暗堂之人可以说出自己的推测,但是此事涉及到了天下会三大堂主之一、雄霸大弟子的秦霜,暗堂之人是不会多说的,他们只会把事实讲出,然后由雄霸自行思虑。

    当然,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这暗探心里却是对事情后续的发展心知肚明。

    而台下,秦霜的脸上已经写满了愕然,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木小九的身上会有自己手下队长的牌子。

    “这牌子,到底是在哪发现的……”雄霸的声音微微颤抖着,那声音里,似乎有些愤怒,有些不甘,还有几分怅然。

    那暗探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是在步惊云手下那个同样被木小九杀掉的护卫身子下面发现的。”

    雄霸的面色变了又变。

    秦霜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出言为自己辩护道:“师傅,您老人家对弟子可以说是恩重如山,弟子便是宁愿自己身死,也不会跟外人勾结做出损害帮会、损害您老人家的事!”

    然而雄霸并没有理会他。

    “说一说你们暗堂的推测。”

    那暗探连忙诚惶诚恐的说道:“小人不敢妄言。”

    雄霸突然大声吼道:“叫你说你就说!”

    那暗探面上忽明忽暗的,如今的他已经可以说是骑虎难下了。说了,他很可能是死路一条,不说,他怕是现在就要被雄霸给杀掉。

    最终,无奈之下,这暗探还是下定了决心“启禀帮主,经我们暗堂推测,这事有两个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秦霜为了巩固自己在帮会中的地位,勾结木小九,谋害步惊云,然后两人经协商,再将事情嫁祸给聂风。为了行事方便,所以秦霜找了一块令牌交给木小九。之所以选择铁牌,是因为木牌没有什么权利,银牌权利又过高,而且持有的人人数不多。”

    那暗探这一番话说出来,直教秦霜的心里是各种叫起了委屈,他心里清楚事情绝对不是这样的,但是这暗探分析出来却又是丝丝入扣。

    “师傅,我真的没有……”他一句话还没说完,雄霸就突然转过头来对他怒目而视,然后一掌挥出“你闭嘴!”

    雄霸这一掌并没有动用多少功力,秦霜若是有心要挡那是绝对可以挡住的,但是他又哪里敢这样做?

    掌风一到,秦霜立刻被拍了出去。

    暗探咽了口口水,又继续说道:“第二种可能,便是那木小九不知从何处取得了令牌,然后今夜刺杀之时特意将令牌留下,并在临走前说出了那番话,意图嫁祸给秦霜,或是挑起我帮内乱。”

    雄霸没有说话。

    其实暗探说的这两种可能里,雄霸更想相信后面那一种,但是事实是,他不敢相信后一种。

    雄霸的心里很清楚,自从收下了步惊云和聂风这两个弟子之后,自己对秦霜这个大弟子就少了许多关注,再加上秦霜的武功资质本就是自己手下三个弟子中最差的一个,因此,秦霜想杀步惊云这实在是很简单的事。

    其实这倒是雄霸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秦霜此人为人正直、待人诚恳,又怎么会对自己的师弟起杀心?

    但是对于雄霸这个极好猜疑的枭雄来说,对自己的师兄起杀心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当初为了《三分归元》秘籍,他可是连下毒弑师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可是……

    如今风云二人已折其一,若是他此时再杀了秦霜,那岂不是再自废一条臂膀?

    雄霸沉吟着,然后突然一指射出,将那暗探的头颅给贯穿了。

    “霜儿,你过来。”

    秦霜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暗探,咬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来到了雄霸身旁。

    “霜儿,自从为师收下了云儿、风儿这两个弟子之后,便对你少了许多关注,你告诉师傅,是不是对师傅有些怪罪?”此时的雄霸,又恢复了平日里对三个弟子时那副慈祥的样子。

    秦霜摇了摇头,十分诚恳地说道:“风云二位师弟本就比弟子资质好,武功高,师傅您多关注关注他们二人也是应该的。更何况师傅您对弟子恩重如山,弟子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本就是承蒙师傅的器重,又怎么会对师傅生出怨言?”

    听了秦霜这番话,雄霸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冤枉了这个弟子。

    当然,这念头也只是在他心里一闪而过罢了。

    “好了,既然如此,今日之事本就扑朔迷离,我们便先行揭过,如今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木小九,为你云师弟报仇。”雄霸轻轻拍了拍秦霜的肩膀。

    “丑丑,你对那木小九可有了解?”

    文丑丑一脸谄媚的走了过来“了解嘛,是有一点的,我听人说,这木小九师从桃花岛,又是前些时日里紫禁之巅决战的第一名。现在嘛,他应该是跟朋友在杭州组建了一个帮会,叫做什么闲逸居。”

    雄霸轻轻点了点头“好,霜儿,你且从你的天霜堂中挑选出一千名弟子、帮众,然后去往杭州,将那个什么闲逸居给灭掉。至于那个木小九,他既然出现了,那就证明他也来参加这次围剿星宿海的大会了,风儿,你这两天注意注意,争取找到那个木小九。”

    秦霜和聂风领了命,便退了下去。

    ……

    “小九,你醒了?”

    木小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李清曦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诸葛暮烟则在旁边站着,手里还端着个瓷碗。

    “清曦姐,现在什么时辰了?”

    “现在天色已经快要亮起来了,具体什么时辰就不知道了。”李清曦先是回答了木小九的问题,然后责怪的看了木小九一眼“我就说不让你去,你偏要去,这下好了,伤成这个样子,还好没有伤在要害。”

    木小九咧着嘴笑了笑“没事,别担心,我倒还好,现在真正该哭的是雄霸。”

    李清曦和诸葛暮烟闻言一愣。

    半晌后,李清曦才有些迟疑的问:“小九,步惊云……”

    木小九努力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没错,步惊云被我杀掉了。”

    听到这话,李清曦的脸上顿时显露出了惊喜的神情,诸葛暮烟更是差点把手里的瓷碗给扔出去。

    “可以啊小九,你还真把步惊云给杀掉了。”诸葛暮烟快步走上前来,将瓷碗放到了一边,一巴掌拍在了木小九的肩膀上。

    木小九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瓷碗“这是什么东西?”

    诸葛暮烟一拍脑门,拿起瓷碗递给了木小九“这是中药,给你补血用的。”

    木小九接过瓷碗,轻轻喝了一口,苦的他差点没吐出来。

    “能不能不喝?”木小九可怜巴巴的看向了李清曦和诸葛暮烟,结果发现两个人都摇头摇的很是坚定。

    “好吧好吧,我喝掉就是了。”木小九抿了抿嘴唇,然后捏住鼻子一口灌了下去。

    喝完了药,木小九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清曦姐、暮烟,最近这些时日,告诉大家安分、小心一些。还有,等会儿要把营寨安插到丐帮那边,毕竟我们现在是彻底跟雄霸他们结仇了。”

    诸葛暮烟重重点了点头“放心吧,在你出去那会儿我和清曦姐就商量好了,一会儿面色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就搬。”

    木小九微微颌首,然后突然问道:“你们不后悔?”

    李清曦一把摁在了木小九的脑袋上,揉了两下“后悔什么?我们不是早就说了,同进同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