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九十八章 步惊云,死!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毁天灭地大紫阳手!

    同样是记载于《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上的武功,只不过不同于天绝地灭大致杀拳的是,后者的习练和使用需要杀意,而前者需要的则是愤怒。

    同时,这两门武功也是《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这本书中除了内功之外,木小九现在唯一能够修炼的两门功夫。

    致杀拳是杀戮,是以全身内力和杀意糅合一起的破灭之拳;紫阳手则是愤怒,是将怒火融入内力之中,把内力成至阳真气,灌入敌人体内,进行灼烧、破坏。

    紫阳手,更注重持续不断的内功伤害。凡是被紫阳手击中之人,其被击中之处,必定会留下一个紫色的手印。

    便如同眼前这壮汉一般。

    拍下了这一掌,木小九抬脚在壮汉腹部一点,身子翩然而退,落在后面,而这壮汉则是再也经受不住体内的剧痛和头脑的眩晕,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当初杀管三,我好歹还知道他的名字,可如今你已经是将死之人,我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木小九喃喃自语着。

    那壮汉低估了两声,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营帐外。

    “尾声,到底是谁干下的这等事?”先前守卫在步惊云营帐外的另外一个壮汉大声喊道。

    尾声有心想要回答,可是过度的失血让他即便是开口也只能发出些“嗬嗬”的声音。说实在的,木小九最后那一剑若是多搅动那么一下,尾声现在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步惊云的营帐内。

    木小九跨过了壮汉的尸体,大步走向了步惊云。

    “如此良机,若不杀你步惊云,岂不是浪费了天赐的美意?”木小九目光冰寒,杀意盎然,活像是只择人欲噬的猛兽。

    便在这时,步惊云赫然睁开了双眼。

    其实他早就醒了,在木小九进来的那一刻,他便已经醒了。

    他不知道护卫着自己的那个人是不是木小九的对手,但他只能赌,因为那时候正是他疗伤的紧要关头,若是轻易动了,只怕他连三成功力都恢复不了。

    没错,此时此刻的步惊云只有三成功力。

    好在他赌赢了,那人真的撑到了他醒来。

    木小九并不知道步惊云很虚弱,但木小九还是动了。

    提起全部的速度,运起全部的功力,不论是凌波微步还是天绝地灭大致杀拳,木小九都已经催发到了极致。

    木小九也在赌。

    他在赌步惊云没有恢复完全的功力,最多也就只恢复了五成功力。他在赌步惊云又傲气、又谨慎,绝对不会第一时间喊出声来求助。

    木小九也赌赢了。

    步惊云没有在第一时间喊出声来,尽管他现在只恢复了三成功力,尽管他曾在木小九的手下吃过亏,但是心底的那份傲气还是一直在作祟,一直在抑制着他不让他喊出声来。

    面对着木小九的全力攻杀,步惊云的第一反应是从药浴中站了起来,然后同样以双掌迎上。

    如今的步惊云还不是那个强横无比的不哭死神步惊云,他甚至连绝世好剑都没有,也不曾去凌云窟为雄霸夺取火麟剑、雪饮刀。

    可以说,如今的步惊云本就是他成年后的整个人生中最弱的一个时期。

    更何况此时的他只有三成功力。

    于是,他被木小九这全力一拳给打的倒飞而出,口吐鲜血,直接摔倒在地。

    步惊云已经决定放下心中的傲气了,他不想死,他的大仇还未得报,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但是,来不及了。

    便在步惊云张口的那一刻,木小九已经跨越了本就不远的空间,冲到了他身前,然后一把扼住了他的喉咙。

    “放心吧步惊云,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没有价值的,如今的我跟天下会已经近乎不死不休了,你的大仇,说不定我能帮你报呢。”木小九的话语中带着笑意,可脸上却充满了冷漠。

    步惊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当初拼命要杀掉这个人,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木小九没有隐瞒自己的武功,一掌按在了步惊云的心脏部位。只这一掌,步惊云便断了气,而且,他赤裸的上身上,那心脏的位置赫然浮现了一个紫色的手印。

    此时,尾声已经服了伤药,暂时稳住了伤势,然后从牙缝中挤出了“步堂主”三个字。

    那些人,已经冲向了这里,木小九甚至已经听到了聂风的怒吼。

    他知道,此处不能再留下了。

    木小九把腰间的那块天下会队长的腰牌摘了下来,随手扔在了方才与那壮汉交战的地点,然后随手拔出架子上的一柄长剑,一剑切开了营帐的后面。

    身体快速蹿出,木小九刚刚好赶在聂风进入营帐之前逃了出去,随后,他头也不回的向后喊道:“聂兄弟,多谢了!”

    话音刚落,突然,一道极强的指劲从大营中间射出,正中木小九的腹部,直接把木小九射了个洞穿。

    木小九本来还在半空的身体突然一头栽了下去,他在地上滚了一下,然后强忍着伤势再次冲了出去。

    “鼠辈!若不是老夫处在疗伤重要阶段不能行动,老夫今日定要取了你的狗命!你给我记着!”

    ……

    忍着痛越走越远,直到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也再听不到有人追来了,木小九这才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撕下了一块衣服,将腰腹部包了起来,并点了一下止血的穴道。

    他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后面的追兵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追上来。

    到了最后他还是失算了,先前他曾托一同前来的闲逸居弟兄中的一个丐帮弟子去丐帮内部打听了一下,那兄弟回来的时候说,乔峰伤势极重,先前虽然强压着伤势,但一回了驻地就陷入了昏迷。

    是以,木小九这才推断雄霸虽然比乔峰强,但伤势也定然不轻,以雄霸的脾气秉性,一旦扎下营来,他绝对会先修养自己的伤势,这样就能保证他无法出手打乱自己的计划了。

    但是,木小九没有想到,雄霸竟然恢复得这么快。

    好在聂风受了伤,而且他以风神腿去接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腿部经脉受损,速度下降,无法追上自己;更好在雄霸那一指并没有伤到自己的要害,所以自己还敢忍着剧痛奔走。

    服下了一颗九花玉露丸,木小九继续强忍着伤势往闲逸居的驻地狂奔而去。

    ……

    “废物,一群废物!”

    雄霸此时完全陷入了暴走的状态,两只眼睛中满满的都是怒火,身上那华贵的袍子无风自动,显然是内力已经鼓胀到了极点。

    在他下方,聂风、秦霜都跪伏余地,不敢多说一句。

    雄霸长出了两口气,暂时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冷声道:“聂风,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勾结外人,谋害师兄!”

    在他身旁,文丑丑突然眸子一转“帮主啊,您消消气、消消气,奴才觉得,这事未必跟风少爷有关啊。”

    雄霸回眸狠狠的瞪了文丑丑一眼,顿时把文丑丑吓得噤若寒蝉,连脸上堆出来的笑容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说,你为什么觉得这事与聂风无关?”

    文丑丑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帮主您想啊,风少爷他们三人向来关系不差,风少爷又是最积极的捉拿凶手的一个,更何况,若真的是风少爷请来的同伙,那人又怎么会随意暴露风少爷的身份呢。当然了,这点微末的伎俩,帮主大人您肯定早就看出来看了,现在您也不过就是想吓唬吓唬风少爷,让他明白明白自己的失误而已。”

    要说文丑丑的这番话,那纯粹是在放屁,雄霸正在气头上,哪里会想那么多?但是文丑丑之所以能跟在雄霸身边这么久,地位还如此稳固,不就是因为他善于拿捏别人心思,善于拍雄霸的马屁吗?

    果不其然,这一记马屁可是把雄霸给拍开心了,但雄霸何等人也,又岂会把心中的喜怒表现在脸上?

    轻轻挥了挥袖子,雄霸点了点头“就你机灵,非要把我的心思说破。”

    文丑丑连忙赔笑“帮主大人您这么疼风少爷,这等事情,风少爷他们怕也是明吧您的苦心的。”

    雄霸对这番话很是不可置否,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是再次看向了聂风和秦霜。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泥菩萨的这两句批语,雄霸一直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当初得到步惊云和聂风的时候,雄霸的心里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开怀。而事实也正如泥菩萨的批语一样,自从得了风云,他的天下会便越来越强盛,势力越来越大。

    可如今,风云之中,代表着云的步惊云却死了。

    步惊云死了,雄霸心不心疼?那肯定是心疼的,但要说是因为心疼步惊云,那可就是开玩笑了。

    他雄霸心疼的不是步惊云,而是“云”。

    收束住了思绪,雄霸正要开口说些什么,营帐外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启禀帮主,暗堂暗探求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