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九十七章 铁布衫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守卫在步惊云营帐外的那大汉突然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响箭发在那边,敌人却出在这里。

    但是,木小九的速度极快,他已经来不及再去做些别的什么事了,眼看着木小九从他身畔溜进了帐篷里,那大汉哪还能不明白这人是来干嘛的?连忙紧跟在后面,一起进了帐篷。

    那大汉刚一进去,突然背上汗毛一竖,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传来,久经搏杀的他不敢多想,连忙抬起拳头往前抡了过去。

    拳拳相撞,那大汉只觉得从自己拳头的最前端起,一道极为强劲霸道的拳劲奔涌而来。那感觉十分清晰,大汉甚至觉得自己右臂的经脉都传来了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若不是他内功底子不错,只怕这一拳便能废了他整条手臂。饶是如此,大汉依旧觉得自己的右臂疼痛异常,恐怕短时间内是难以再出手了。

    虽然木小九这一拳是以有心算无心,但终究还是仓促出手,未能将这一拳的力道提升到最强。

    当然,大汉不好受,木小九却同样受了伤。

    记载在《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中的这门“天绝地灭大致杀拳”威力极为霸道,最是长于攻杀,可以融合人体内的杀意和内气,一往无前,破灭一切。

    但是,这一拳的弱点也正在此!

    一往无前,便注定了对自身的保护不够,因此,在用出这一拳对付那些比自己更强的人的时候,木小九固然能伤到对方,却也难免被对方所伤。

    更何况,这一拳对于他自身还有些反噬,虽然如今的他已经能够较好的掌握这一拳了,但是却还是难免被反噬到一点。

    平时使用出来或许还不会显现太多,但如今,伤势和反噬一同加身,即便木小九借着大汉这一拳之力向后退了数步,卸去了不少力道,但却还是难免在定住身形之后猛烈地咳嗽了两下,然后一口血呕了出来。

    感受着喉头那腥甜的鲜血味道,木小九抬起衣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然后突然抬手一指弹向了正闭着眼睛,泡在药浴里恢复着伤势的步惊云。

    那大汉知道自家堂主如今身受重伤,对木小九这一指完全没有一点抵抗能力,又如何会放任木小九这一指击中步惊云?赶忙忍着右臂的剧痛飞也似的奔向了步惊云那边,然后一把抓起身边的桌子甩了过去。

    这飞来的一桌,正好挡住了木小九这一记弹指神通,可那桌子却也被木小九的弹指神通给打了个粉碎。

    眼看着木小九两手齐上,同时弹出两指,再次射向步惊云。那大汉着实是气愤不已,但却还是选择一跃而上,挡在了步惊云身前。

    然后,弹指神通的气劲正中那大汉的腰、背二处,然后在发出了一声闷响之后,烟消云散。

    木小九的表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铁布衫?”

    那大汉狞笑了起来“小子,我先前焦急大意,还没将铁布衫运转起来就冲了进来,是我大意了,如今我铁布衫已起,你再来打一拳试试?爷爷我的罩门没人知道,我看看你待会儿怎么死!”

    木小九突然觉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铁布衫?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马贼——管三,一样的硬功修炼者,一样的天下会人员,说起来,他当时还以为那管三的硬功已经修炼到了极致,实在是殊为可笑。

    光是听方才弹指神通击打到这壮汉身上的呃声音,木小九便听了出来,眼前这人先前那句“大意了”的话还真不是在吹牛。这人的铁布衫,怕是已经可以开始护住内脏了,若是先前对拳之时他能运起铁布衫,此刻的他绝对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眼前这一战,又是一场硬仗啊。

    但是木小九非但不惧,恰恰相反,他的眼中已经开始燃起火焰了。

    不是因为眼前这大汉被他废掉了一条胳膊,而是因为此时此刻,木小九心中的杀意和怒火已经沸腾到了极点。

    眼前这人的身影,已经开始和管三渐渐重叠到了一起。

    当然,虽然愤怒,虽然杀意沸腾,但木小九的心中还存留着一丝清明。

    外面的响声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强了,这证明他们已经有人找到尾声了。

    时间紧迫!

    木小九来不及多想,直接欺身而上。

    杀!

    右拳紧紧握住,木小九眼中的火焰随着他与大汉的接近而开始变得越发狂躁。

    那大汉也丝毫不肯示弱,被木小九暂时废掉的右臂无力的垂着,但他的左臂却还是完好无损的!脸上狞笑不减,大汉看着木小九越来越近,突然抬起左臂,一巴掌扇了出去。

    无赖打法!

    大汉心里的算盘打得很响,反正你小子攻不破我的防御,我便任由你攻击我,只要我能打中你一下,你就得受伤。

    但是,昔日,木小九能以弱胜强,搏杀管三,今日,他便不能故技重施,干掉这壮汉吗?

    更何况,如今的木小九,可远远比当初强多了。

    眼看着壮汉的巴掌扇来,木小九并没有执拗的跟壮汉硬拼,反而是突然将身子一侧,然后,左手突然抬了起来,如闪电般迅疾的一把抓住了壮汉的左手手腕。

    硬功再强,只要没有修炼到至高层次,那就还是会受到脉门的影响,只是这影响被削弱了而已。

    对比两人的实力,木小九这一记天山折梅手,恐怕也就只能对这壮汉产生一点微弱的影响。

    但是,这便够了!

    木小九从来没有想过只凭着这一式擒拿便定住壮汉的左手,他所求的,恰恰是这一点点的影响。

    手腕脉门,拿住!

    若是有人能够透过衣服看到木小九的手臂,便能发现木小九的整条左臂此时已经是青筋凸起,显然已经是将力道用到了极致。

    随后,壮汉的手臂突然偏了一个小小的角度,脱离了原来的轨道。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仅仅是这微弱的偏差,便叫壮汉那原本在木小九一侧身之后依旧有可能扇到他身上的巴掌再也难以碰到他半根汗毛,除非这壮汉的手还能突然伸长一块。

    壮汉的脸上突然浮现了一缕愕然。

    他怎么也没想到,木小九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避开他的攻击;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木小九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木小九突然抬起了左手,宛如轻抚自己最亲密的爱人一般,将左手搭在了壮汉的手臂上。

    然后,一拂而过!

    兰花拂穴手!

    铁布衫这门武艺,听起来似乎是那种烂大街的武功,几乎只要想学,人人都有机会去练,甚至就连有些武馆里面都有卖的。

    但是事实上,武馆中所卖的和江湖上流传的那些铁布衫,都不过是不完整的铁布衫,很难让修炼者达到最高境界。

    实际上,能够将铁布衫修炼到至高境界的人,那可以说是少之又少,简直是凤毛麟角。

    不要说是最高境界了,江湖上修炼铁布衫的人犹如过江之鲤,其数量简直不能再多了,但是在这些人中,就连能够将铁布衫修炼入内腑的人都是少之又少。

    因此,如果单论铁布衫这门功夫的话,眼前这个壮汉,绝对是中上之人了。

    但是,也就仅仅只是如此了。

    这壮汉虽然已经将铁布衫修炼到“突破体表桎梏,强硬五脏六腑”这一步了,但却也只能算得上是对五脏六腑和经脉进行了加强而已,这注定了木小九以天绝地灭大致杀拳这一招对付他的时候难以收到太大成效,毕竟这一拳会被对方体表的铁布衫阻隔下去大部分威力。

    所以,木小九先用出了兰花拂穴手。

    手指轻弹,木小九那修长白皙的手指依次拂过壮汉左臂上手太阴肺经中的列缺、尺泽、侠白、天府、中府和云门这六处大穴,那壮汉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自己肺部胀痛,心胸闷乱,左臂之处气血淤堵,一阵剧痛之后便开始变得麻木了起来,甚至就连视线都看是有些模糊。

    幸好他铁布衫火候颇高,这才能在木小九这一击下还保持着如此状态,若是换了当初的管三,怕是这会儿已经心气淤滞,整条左臂暂时废掉了,便是当场摔倒在地失去反抗能力也说不定。

    但这壮汉却依然能够将双脚稳稳的定在原地,好似一棵苍松般一动不动。

    “好功夫!”木小九在心里暗暗称赞了一句,但是,却也就止此处了。

    因为那壮汉已经定下了心神,一脚踢了出来。

    尽管他此时视线依旧有些模糊,但是木小九一个大活人就在他面前,他又怎么会置之不理。

    虽然他明知道,这一脚是绝对踢不到的,但是,总归还是要试试,即便能够逼退木小九一两步那也是好的啊。

    可惜的是,木小九又怎么会让他如愿?

    足尖在地上轻轻一点,木小九整个人突然拔地而起,刚好越过了壮汉横着踢出来的这一腿的高度,再落下时,又恰好落在了壮汉踢到尽头的腿上。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稳稳地落在壮汉腿上的木小九眼神中掠过了一丝怜悯,然后一掌按在了壮汉的头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