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七十八章 变故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免费读!

    轩辕御仙走后,虽然大家的心情都多多少少受到了些影响,但是好在每个人都打定了主意,准备明天退帮,因此,恶劣的情绪很快就被七人抛在了脑后。

    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到了后面,就连酒量最好的木小九都开始有了些醉意,索性便躺到床上好好睡了一觉。

    但是次日一早的一封飞鸽传书却让木小九瞬间没有吃早饭的胃口了。

    “木兄,见字如晤。

    近来得信,知道了你在苏州城的一系列举动,同时我万事楼接到线报,据说天下会不哭死神步惊云正带人前往苏州城,恐怕是得知了你的消息。尽管我万事楼尽量放出了烟雾弹,声称曾有人在北地见过你的行踪,但是步惊云的行动依然极为坚决,恐怕是接到了什么人的消息。

    恕我斗胆猜测,你的消息,很有可能是七星府的人散播出去的,是故,白先生嘱托我来信嘱你一声,还望木兄能够千万小心。”

    这封信,是曾经与木小九一同在苏州倾乐坊饮酒的百晓生一百二十七号发来的,而且信上还提到了白先生的名字,想来所言非虚。

    同时,信上还提到,以步惊云此时的速度,恐怕再有两日便能抵达苏州城,这也就意味着,木小九的行动要加快了。原本定下的“第一日静观其变,第二日狙杀高层,第三日直接上门”的计划,现在看来也是用不了了。

    走出房门,云朵儿等人已经在院子中了,厨房那边还不时飘出些米粥的香气。不过轩辕杀猪没在这里,昨天晚上属他喝酒喝的多,恐怕这时候他还在房间里睡着呢。

    “小九,快过来座,朵儿熬了粥。”李清曦一见到他出来,连忙挥手招呼了起来。

    谁想木小九却摇了摇头,轻声说:“不急,发生了件大事,我需要先跟你们说一下,我们的计划,恐怕要略作修改了。”

    李清曦等人闻言都是一怔。

    “你们应该都知道,我和天下会有些矛盾,那个不哭死神步惊云一直想要置我于死地吧。”见几人都点了点头,示意明白,木小九继续说道:“我接到消息,步惊云很可能从七星府那边得知了我的确切消息,带着人马正在往苏州城赶来。”

    云朵儿端着装着粥的小锅走了出来,正好听到这番话,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不行小九,我不同意。”

    木小九叹了口气道:“朵儿姐,你猜到了?”

    云朵儿重重的将小锅放到了石桌上,锅里的粥差点洒了出来“你都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我要是还猜不出来,那也未免太笨了点。说白了,你无非就是想要支开我们,自己去面对天下会这个庞然大物。”

    轩辕冥血一把抓起了旁边的剑“小九,你把我们几个当成什么人了。”

    李清曦最为直接,直接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我去找我师傅帮忙,反正他早就看天下会不顺眼了。”

    木小九看着众人的表现,眼中掠过了一丝感动,然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各位,我很清楚你们想要帮我的心思,但是,不如先听我说完我的想法,然后再决定怎么做好不好?”

    谁想几人生怕木小九骗他们,还是不依不饶的要去搬救兵。

    还好最后云朵儿开了口,让几人坐了下去。

    见众人坐定,木小九这才缓缓地开了口:“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反正我们也要退帮了,不如尽早行动,一会用了早餐之后,我们先去叫上杀猪,然后一起去退帮,事情办完之后,出两个人护送朵儿姐离开苏州城,寻找下一个据点,余下的人里,由轻功最好的我和擅长暗器,轻功也不错的清曦姐去狙杀七星府高层,另外一个人则跟随杀猪在帮会中游说,拉出一批热血、可靠的人来。等到两日后,步惊云到了苏州城后,我们玩一把大的,再去和朵儿姐你们会和。”

    云朵儿的眉头始终皱着“小九,你把话说明白点。”

    木小九诡异一笑“我知道你们疑惑的是什么,拉出一批人这件事,是因为我知道,朵儿姐你其实还是很想要有一个帮会,有一群一起玩的人的;至于玩一把大的,则是……”

    ……

    退了帮会之后,时间不过巳时,一行七人将云朵儿送出了城,由诸葛暮烟和轩辕冥血一路跟随,去往杭州。剩下平日在帮会里人缘也不错的轩辕十三少跟着轩辕杀猪一起去找那些跟他们玩的不错的人。

    至于木小九和李清曦……

    大街上,七星府的一个客卿正在七八个人的拥簇中行走着。

    而旁边的房顶上,李清曦手里握着一把飞刀,面无表情,全神贯注的死死注视着那名七星府客卿。

    日头之下,一点寒芒一闪而过!

    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那客卿便已经被这飞刀贯穿了后脑,倒地不起。

    李清曦甩手掷出这一刀后,连看都没看便直接翻身下了房顶,去到了隔壁的另外一条街道。

    一边在街上走着,李清曦一边还在嘀咕着:“让你偷袭!让你埋伏!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知道不!”

    可惜的是,这些话,那个死掉的七星府客卿是注定听不到的了。

    一个戏园子里面,一场戏刚刚唱完,许多人正往外走着,其中便有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正是七星府的一个长老。

    虽然帮主白浩博下了命令,这两天若是要外出,务必要带着几个人一起随行,但是这长老却仗着自己实力不错,对此很是不以为意。

    也正因如此,他今日出来听戏,是自己一个人单独的行动。

    正走着,他突然看到戏园子大门正对面的墙头上坐了一个青衣人。那人带着张面具,却又不好好戴着,只是用面具斜斜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然后拿着酒葫芦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倒着酒。

    不知道为什么,这长老的心中突然多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眼前这人,越看越像那个杀了自己帮会无数人的木小九。

    只是,眼见自己走出了好远去,都快要抵达街道的尽头了,那人却还是在那里自顾自的饮酒,这七星府长老那颗悬起的心便又慢慢放回了肚子里去。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安全了?”

    这句话的声音明明很轻,可传到七星府长老的耳中之时,却无异于一声炸雷,直接惊得他全身汗毛竖起,冷汗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可是,再想回头却已经晚了。

    木小九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搭在了他的厥阴俞穴上。

    劲力微吐,这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肺传来一阵闷痛,然后整个人便不醒人世了。

    厥阴俞穴,在第四胸椎棘突下旁开1.5寸处,属足太阳膀胱经。击中后,冲击心、肺,破气机、易死亡!

    撤回右手,木小九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嘴里倒着酒,踱着步子缓缓离开了这条街,只留下那七星府长老在地上躺着。直到被人发现并报官之后,才有衙役过来此地,收敛尸骨,查明身份,然后送回到七星府的驻地。

    “咣!”

    一声巨响,让下面仅存的几名七星府高层都有些胆颤。

    他们都清楚,白浩博这个帮主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在他发话的时候有人搭腔,不管他说什么,大家只要听着就好了。

    再说了,就算给出了什么建议、主意之类的,白浩博这种专行独断的人也是不会采纳的。

    “废物、废物……都他妈是废物!”此时的白浩博简直化身成了传说中的咆哮帝,每一句话,每一个词汇都是吼出来的。

    “老子怎么会安排你们这些废物来做帮会的高层?啊!你们说啊!”

    “我说了多少遍,不要单独出动、不要单独出动!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老子养条狗都比你们听话!”

    “你们自己看看!这才多大一会儿?已经他妈死了两个人了!”

    “传我命令下去!从现在开始,所有高级帮众以上的人,不许离开帮会驻地,谁敢出去,谁就给我滚出帮会!”

    抬手将一旁的梨花木椅给扔出去,那椅子在空中飞了一小会儿,然后猛然撞在了驻地大厅的柱子上,碎裂开来。椅子的残尸和木屑顿时飞了漫天,甚至还砸到了几个人。

    可是那几个人却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被砸到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大口喘了两下粗气,白浩博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怒吼着问道:“那个谁,给我说说,帮会里有多少帮众退帮了?”

    并没有人回答,或者说,没有一个人敢回答,天知道白浩博口中的“那个谁”到底是谁,万一没有叫自己,自己却搭了话,那后果可能会很惨。

    上一次,同样是白浩博在上面训话,情况跟今天差不多,便是有一个堂主随口接了一句话,立刻就被白浩博给打了个半死,然后逐出帮会,扔出了帮会驻地。

    白浩博见没人敢回答自己,怒气顿时更盛,大踏步的走到了一名副帮主面前,一脚就踹了上去,将那副帮主给踹的在地上滚了好几下,一直到撞上下一个人才停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