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七十三章 公子世无双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免费读!

    是夜,小醉虾酒楼。

    此时正是适合饮酒的时间,小醉虾作为在整个苏州城中都赫赫有名的酒楼,当然是座无虚席,已经爆满。

    好在木小九他们一行六人早早就来到了小醉虾酒楼,抢到了二楼靠窗的一处极好的位置。现在六个人正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俗话说得好,酒是拉近人关系的最好饮品。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太过于孤僻的人,几杯酒下肚也总能拉近些距离。

    更何况是木小九这种好酒而又正在一点点改变性格的人。

    “小九,你这武功倒真是厉害,连紫禁之巅的冠军都能夺到,之前我一直以为清曦姐才是夺冠的最强人选,结果没想到你居然连清曦姐的小李飞刀都破了。”那先前在争论中插话的名叫轩辕冥血的青年男子举起杯子,冲木小九敬了杯酒。

    木小九很是含蓄的笑了笑,然后和轩辕冥血碰了下杯子。

    “其实我也只是侥幸而已,若不是临阵突破,恐怕我也已经输了。”

    李清曦挥了挥手说道:“小九你就别谦虚了,临阵突破临阵突破,那也是要一段时间的积累和一定的领悟的,否则怎么可能突破?这又不是小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莫名其妙顿悟的。”

    在众人的附和声中,木小九也只好苦笑着点了点头,不再自谦。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在木小九等人的刻意节制下,这顿酒总算没有任何的太多,只是诸葛暮烟略微有些迷糊而已。

    正准备起身结账要走,木小九却发现有个小二正急急忙忙的朝这边走来,看那方向,赫然像是来找自己这一桌的。

    带着些许疑惑,木小九停下了前进的步子。

    “您好,请问是木小九木少侠当面吗?”那小二过来之后,先是毕恭毕敬的冲木小九行了一礼,然后语气恭谨的问道。

    随着木小九头颅轻点,那小二笑了笑“如此便好,木少侠,有一桌的客人声称与您是朋友,希望能请您过去共饮叙话。”

    木小九闻言一怔,朋友?

    说实话,从他进入游戏之后,性格虽然确实有所改变,但是朋友却依然不多。首先,皇阿玛和听鱼、小豆子是不太可能在这里了,皇阿玛此时应该还在京城;听鱼和小豆子则跟着鱼玄机离开了,也不太可能会出现在苏州。

    还有陆小凤,不过陆小凤这家伙是典型的自来熟,若真是他在此处的话,恐怕早就凑到自己这一桌了,怎么会单独邀请自己过去?

    狄飞惊也不太可能,毕竟京城还有着他那么大的一份基业,他应该是不会随便乱跑的。

    剩下的也就没有几个人了,曾经跟自己一起跑过镖的桃飘飘倒是有可能,不过大家都是玩家,没理由要弄得这么隐蔽。不过说不定人家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想要单独跟自己商谈也有可能,所以这个可能性不能排除。

    还有就是水森那家伙了,这小子那么闷骚,单独邀请自己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算了,管他是谁,过去一看自然就知道了。

    跟云朵儿等人知会了一声之后,随着小二一路前行,很快就来到了小二口中“他朋友”的座位。

    但是入眼的景象却让木小九很尴尬,因为这个自称是他朋友的人,他居然不认识。

    座位上坐着的,是一个面容俊秀,气质出尘的年轻男子,他虽然坐在这喧闹的酒楼之中,却依然能够保持着那份淡然的笑意。这人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衫,腰间还佩着一块玉佩,单从那雕饰手法上看来,便可以想到这玉佩定然价值不菲。

    如此一个世家贵公子,怎么会……

    木小九再度仔细打量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么。

    这年轻公子哥虽然无论长相、穿着、气质都极为不凡,好似是那天下至高的画工所画出的人儿一般。但是,在他身上,木小九还是看到了一个不足之处——

    这人的双眼,竟是无神的。

    在这一刻,木小九终于明白了这人是谁,以及,他为什么要自称为自己的朋友。

    这人,便是江南花家的七公子——花满楼!

    没错,正是那个可以称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花满楼。

    抬手屏退了小二,木小九直接坐到了花满楼的对面。

    “这位便是木兄吧,嗯,不愧是习练碧海潮生曲之人,气质果然不凡,只是不知为何,如今的木兄比起陆兄口中的你,却是多了几分杀意和怒火。”

    花满楼的声音很好听,而且不同于他人的好听,花满楼的声音是那种让人一听起来,就觉得十分安心的那种。

    木小九笑了笑“实不相瞒,在下修炼了一门武学,但却仍旧学艺不精,所以还不太控制得住这些情绪,只是凭借从前所学略作遮掩,好在一般人都不太发现的出来。至今为止,花兄还是第一个敏锐的捕捉到的。”

    花满楼面带微笑的轻轻摇了摇头“没办法,在下毕竟是个瞎子,失去了视觉,其他感觉就难免会变得敏锐些。”

    木小九“嗯”了一声,然后有些不解的问道:“花兄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又是为何要邀请我过来共饮呢?”

    “嗯,我其实先前并不知道木兄在这里,只是刚刚听到有人提到了你的名字,是故才请小二过去相问。至于为何邀你共饮……”

    花满楼顿了一下,复又说道:“你既然是陆兄的朋友,那自然也是我花满楼的朋友,既是朋友,那相遇了,又怎么能不一起喝上一杯呢?”

    木小九怔了一下,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花满楼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他若是再问下去,那便是不给面子了。

    见花满楼举起了杯,木小九也举了杯,与他轻轻的碰了下杯子。

    酒水往来之间,随着聊得越来越多,木小九也开始越来越喜欢花满楼这个人了。

    花满楼是真的谦谦君子,从他的一言一语中都能深切的感觉出他对于生命的那种热爱。

    席间,两人从诗词歌赋谈到琴瑟钟鼓,又从琴瑟钟鼓谈到颜筋柳骨,再从颜筋柳骨谈到武学修炼。

    黄药师、石青璇,李贺、李白,黄裳、独孤求败。无论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木小九发现花满楼都能很好的应对自如,甚至返回来加深话题。

    世人常说,事不如意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之所以可与人言无二三,正是因为知音难寻。可木小九突然发现,花满楼绝对是那种足以成为大多数人知音的人。

    “啧,说起这诗经,我还是很喜欢‘琴瑟在御,莫不静好’这一句。”

    正说着,花满楼突然打断了木小九的话语,用那种很正经、很严肃的声音说道:“小九,虽然打断你很不礼貌,也不为我所愿,但是我还是想要问问你,你到底是修炼了什么武功,居然让身上的戾气如此之重?”

    “当然,若是觉得为难,那到也无所谓。”花满楼这话说的诚挚之至。

    木小九苦笑着摇了摇头,突然正视向花满楼,然后,伸出了手。

    不是掌,而是拳,是一只紧紧攥住的拳头。

    这一拳,笔直,而且,似乎带着一种无坚不摧,破灭一切的意境。

    即便是木小九的内力远弱于他花满楼,可花满楼在这一刻还是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好像都竖了起来。

    危机!

    花满楼也抬起了手,一个拂袖,那月白色长衫的袍袖突然像是被充进了气一样的鼓胀了起来,拂向了木小九的拳头。

    袍袖与拳头相遇。

    感受到这一拳的无力,花满楼大惊失色,连忙收回了内力,让袍袖只是轻轻的在木小九的拳头上一划而过。

    良久,花满楼长出了一口气“你没用内力?”

    木小九继续苦笑“对,我没用内力。”

    花满楼摇了摇头“好大的戾气,好可怕的武功,单单是拳意便让我寒毛耸立,若是你内力跟我同境,但凭着这功夫,击败我绝非难事。”

    “威力是强。”木小九先是赞同了花满楼的话,紧接着却又话锋一转“可是这武功对心境的影响也大的惊人,每次用出这功夫,我都觉得自己心中的杀意像是要把我整个人吞噬了一样。”

    花满楼默然。

    再喝了一杯酒,花满楼才再次开了口,语带叹息“我也听陆兄说过你的事,知道小九你的际遇,若是劝你废了这门功夫,那无异于是要夺你性命。因此,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是,若想完美御使这门功夫,恐怕你除了成魔,就只能多多打磨自己的心神了。”

    “我知道”木小九的语气也很真诚“因此,我最近在通读易经,易经之后,还准备再读一读道家和墨家、儒家。”

    花满楼轻轻点头“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只是直至心神平静之前,你也要少用这门功夫与人交手,否则一旦入魔,后果不堪设想。毕竟……”说到这里,花满楼有些迟疑“我想,你也不希望有一天,你与陆兄甚至是你的师傅、同门还有朋友为敌。”

    木小九颔首道:“花兄你放心,我有分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