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十六章 枪与拳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免费读!

    鱼玄机刚刚退场,听鱼就直接跑到了她身旁,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姐姐,你没事吧。”

    鱼玄机的面色在见到听鱼的一瞬间就缓和了很多,轻轻的摸了摸听鱼的小脑袋,鱼玄机慢慢摇了摇头“技不如人,我输的心服口服。”

    听鱼有些难以置信,这真的是自己的姐姐吗?她长这么大真的都从来没有见过姐姐这个样子。

    在听鱼的印象里,鱼玄机是一个非常坚强,特别好胜的人,什么“输的心服口服”,现实里的鱼玄机从来都不会这样说。

    但是,这样的姐姐,似乎更好。

    听鱼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一把拉住鱼玄机的手,听鱼笑的很开心“姐姐,走,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师傅、师姐和朋友。”

    ……

    这对姐妹的事暂时告一段落,场上,呼延无名和仲孙烈已经相对而立,开始了对峙。

    呼延无名冷冷的站在那里,一把扯下了身上的衣服,伟岸的身躯上肌肉虬结,遍布着大大小小几十道伤痕。

    “我随师傅在草原上修行,从开始习武那天起,便被师傅安排去和各种士兵、野兽还有高手过招。所以,我遇到过很多人,打过很多架,但是,你是我见过的玩家之中,战意最高昂的人。”

    仲孙烈负手持着那杆红缨枪,同样战意沸腾,只是脸上挂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回答道:“啧,你说话就说话,干嘛要脱衣服?暴露狂嘛?打个架身上那么多伤口,害不害臊啊你。”

    呼延无名眉头一皱,一对剑眉纠结在了一起“我本来以为你能懂我,现在看来,可能是我错了。”

    仲孙烈撇了撇嘴“你他妈打架就打架,别他妈非主流了好不?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说话别那么非主流好伐?”

    呼延无名闭上了眼睛“那就…战吧!”

    话音落下,两个人都重重的在地上一踏,身子飞跃而起,猛然相撞,对到了一起。

    呼延无名的拳,每一拳都带着炎阳奇功的灼热气劲,而且随着轰出的拳越来越多,那股灼热感就会越来越强,甚至都快要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炙热气浪。

    仲孙烈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行动正为这股气劲所阻塞,每一击都开始变得有些迟缓了起来。

    如果想要脱离出这种困境,打破这个牢笼,那便以暴制暴,强势破之!这才是仲孙烈的武道,这才是仲孙烈的枪!

    燎原枪法——三十击!

    三十击一出,那杆红缨枪顿时化作无数枪影,枪上所系的红缨在空中化出一道道红色的幻影,漂亮异常。

    但是,漂亮的东西,往往也是致命的。

    呼延无名此刻的感觉就是如此。

    那杆枪舞动的越来越快,威势也越来越大,而且连绵不绝,层层叠叠,好像海浪一般的狂涌而来,铺天盖地。直让呼延无名抵挡起来越来越费力,甚至到了后面的时候,他的拳速已经开始有些跟不上仲孙烈的枪速了。

    三十击虽然名为三十击,但实际上也可以首尾相连,层层递进。

    眼见一枪过来直取自己首级,呼延无名面无表情的一拳轰在红缨枪的枪杆上,将那杆枪打到了一旁。不防仲孙烈双臂一震,那杆枪突然又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弧线,重重的砸在了呼延无名的左臂上。

    受了这一击,呼延无名顿时觉得左臂一阵闷痛,向后连退了数步。

    仲孙烈略占上风之后,并没有变得大意,反而攻势更加迅猛,再次冲到了呼延无名面前,一记突刺用了出来。

    呼延无名抬手便是一拳,先是砸在了枪杆上,紧跟着突然向前踏了一步,又是一拳轰出。

    仲孙烈别无他法,只能将长枪一撤,然后横在胸前以作抵挡。

    拳枪相交,那枪杆仿佛被万斤重锤砸了一下,顿时弯了下去,然后随着呼延无名的拳头一起砸在了仲孙烈的胸口。

    呼延无名这极重的一拳敲击在仲孙烈的胸口,顿时把仲孙烈锤的倒飞而出,鲜血一口口的呕出。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而呼延无名也已经冲到了身前,仲孙烈突然用枪杆撑了一下地面,然后迅速挺直身体站了起来。

    这时,呼延无名也已经冲了过来,双拳有如双龙出海般直冲而来,目标,赫然还是仲孙烈的胸前。

    仲孙烈脚尖在地上一点,然后整个人雀跃而起,手中长枪直劈而下。

    这一下,不但让他躲开了呼延无名的拳头,反而化守为攻,让他暂时脱离了险境。

    呼延无名心知这一枪的厉害,抬起左臂便挡了上去——反正他左臂已经捱了一下,也就不在意多挡一枪了。

    当长枪的枪杆重重砸在呼延无名的小臂上时,整根红缨枪都弯曲了下去,可想而知,仲孙烈的这一枪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

    而呼延无名,又该承受多大的力?

    就在枪杆弯下去的那一刹那,呼延无名只觉得一股巨痛传来,然后脚下一个踉跄,竟是单膝跪了下去。

    呼延无名的左臂——断!

    骨折有多疼?人常说锥心刺骨,其疼痛程度可想而知,但是,当这疼痛落在呼延无名身上时,他居然只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眉头紧皱到了一起。

    那表现看起来,简直就像是被普通人打了一巴掌一样。

    左臂无力的垂下,呼延无名的眉头还皱着,但是如今乃是在搏杀,他又怎么敢掉以轻心?右脚在地上重重一蹬,整个人电射而出,直奔仲孙烈而去。

    左臂虽然断了,可是右臂却还是完好无损的。

    就在呼延无名冲到仲孙烈身边的那一刹那,仲孙烈突然动了,手中长枪一闪,刺向了呼延无名的心脏。

    实际上,呼延无名本来能够躲开这一枪的,可是他没有躲,只是稍稍晃了下身子,用左肩接住了这一枪。

    红缨枪深深的刺进了呼延无名的肩头,鲜血慢慢流出,但仲孙烈却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极强的危机感。

    呼延无名狰狞的笑了起来“想知道我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现在你知道了!”

    说完,呼延无名目光一凝,原本被他紧收于小腹一侧的右拳,裹挟着千钧之力轰了出去。

    这一拳,是呼延无名战意、内力的凝聚,是他心中的决胜之拳。

    仲孙烈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便被这一拳击打在了心脏部位,受此重击,他再也握不住手里的枪杆。

    事实上,在周围人的眼中,这一拳的威力,还不如先前呼延无名的那一拳。最起码那一拳轰得仲孙烈倒飞而起,而这一拳击中之后,仲孙烈连退都没退一步。

    “我靠,这呼延无名不会是没有内力了吧,怎么这一拳这么弱?打蚊子呢?”

    “尼玛,都已经受了伤了还要玩什么以伤换伤的把戏,被人插中了左肩不说,还打出了这么软绵绵的一拳。”

    此时的场下正在大声议论着,一时间,四下里可以说是人声鼎沸。

    但是下一秒,所有人都被惊呆了,那原本极大的议论声也突然栖止。

    仲孙烈的手终于完全脱离了枪杆,整个人都滑倒在地,不能再动弹分毫。

    议论声再起。

    “我去,这呼延无名可以啊,这一手以伤换伤玩的漂亮。”

    “可是……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怎么继续打下去?”

    “是啊,这样一来后面的比赛他岂不是要吃大亏吗?”

    言语间,所有人的观点一下子又从诋毁呼延无名变成了夸赞于他,甚至还为他担心了起来。

    场外。

    身子像山一般挺直、雄伟,俊美的没有半点瑕疵的厉若海负手于背后,缓缓摇了摇头“看来烈儿参加不了下一场比赛了……”

    身为仲孙烈的师傅,厉若海对自己这个徒弟了解之至,所以才说出了这一番话。但是,就站在他旁边、正和黄蓉等人一起观看比赛的木小九却从中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这位前辈,我听您说话,似乎有些其他的意思?”木小九恭恭敬敬的问道。

    厉若海笑了笑“烈儿参加不了下一场比赛,但不代表这一场他就输了。”

    木小九还要再问些什么,身旁的黄药师却开了口:“厉兄说得对,那个呼延无名要输了。”

    闻得此言,木小九怔了怔,然后不再多问,继续看向了比赛。

    呼延无名此时已经从肩头拔出了长枪,正准备离开,却听到后面有微弱的声音传来“喂,走什么啊,还没完呢。”

    回过头去,呼延无名大吃一惊!

    他自己那一拳有多重他当然是知道的,他敢保证,那一拳就算打不死仲孙烈,也绝对能让仲孙烈身受重伤。

    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改观了。

    只见仲孙烈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那杆刚刚被呼延无名扔下的红缨枪也被他捡了起来,收在了身后。

    此时此刻,仲孙烈已经收起了身上所有的气势,看起来活像是一个气若游丝的将死之人,但是,他的目光却极为锐利,就好像他那磨得极为光亮的枪尖一样。

    “小子……你别……瞧不起人啊!”

    说前面的话时,仲孙烈的声音还很微弱,但到那最后五个字的时候,仲孙烈却几乎是嘶喊出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