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十一章 潘水绿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夜色下,虽然无风,但是整条街道却都显得十分热闹。

    “请问,潘水绿在吗?”喧闹的酒楼中,响起了这样的一个声音。

    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整座酒楼中的每个人都能听得真切。

    当众人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的时候,正看见一个身着黑衣、长身而立的青年男子。如果说这些特点完全不足以让别人看出他到底是谁的话,那么,他腰间挂着的酒葫芦和手上反手持着的洞箫就彻彻底底的出卖了他的身份了。

    没错,问出这句话的人,是木小九。

    眼见自己的问询无人做大,木小九也不泄气,只是面带微笑的再次问了一句:“请问,潘水绿在吗?”

    话刚问出,木小九便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那个身影。于是,他笑得很开心,活像是见到了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哈!原来你在这里啊。”

    潘水绿身子一抖,颤颤巍巍的转过了身来,然后哭丧着脸说道:“现在你不能对我动手,不然六扇门的人会找你的!”

    说到后面,潘水绿的声音都有点近乎崩溃了,事实是,他现在也真的很崩溃。

    到底是还想做什么啊!你也打败老子了,也把老子的金牌抢走了,甚至还因为打架的事让老子的师傅都开始有些厌恶老子了,然后你现在又这样施施然的出现在了老子面前?

    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啊?

    当然了,这些事木小九是不清楚的,木小九只知道,黄药师说了,自己伤好的那一天,要先出来把潘水绿杀了。

    所以木小九就来了,虽然伤势还没有完全好,但是杀一个潘水绿还是绰绰有余的。

    看着潘水绿那副样子,其实说实话,木小九已经有些于心不忍了。但是……

    木小九从腰间拽出来了一块牌子,然后扔给了潘水绿。潘水绿并没有太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下意识的接到了手里。

    然后他就听到了木小九笑意盎然的话语“现在,你又是决胜金牌的持有人了,我可以随时随地挑战你了。”

    潘水绿现在的心情真的很差,非常差!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过来,自己到底是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活祖宗。

    “其实你知道吗?”木小九突然开口说了起来“本来呢,我们是没什么过节的,我其实在抢了令牌之后,就不应该再来找你了。但是……”

    说到这,木小九脸上的笑容突然全部消退了下去,相反的,他现在已经有些杀意沸腾了。

    “但是,那天,你不该对我流露出那么强的杀意的。”

    木小九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我这个人可能有些自私,但是,我的仇家已经非常多了,我不能容忍一个对我有杀意的人还很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当然了,这件事情,本来也说不上谁对谁错,不过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罢了。”

    潘水绿的心情已经开始一点点变得释然了。

    他很清楚,木小九说的是对的。他没错,木小九也没错,大家都没错,只不过是人在江湖而已。

    所以,潘水绿突然从桌上抄起了长剑,然后非常正式的看着木小九“既然如此,那就来战吧。”

    然后,潘水绿拔剑出鞘,抬手便是一记太岳三青峰。

    木小九勾了勾嘴角,用出了昨日他对付皇阿玛的那一招——天山折梅手定剑、兰花拂穴手拂剑,最后——

    没有最后了,潘水绿没有给他那个机会,在被定住了剑身之后,潘水绿就丝毫不犹豫的使出了夺命连环三仙剑。

    感受到剑身上那股内力,木小九直接松开了手,然后抽身飞退。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那天的大街上——潘水绿挺剑直刺,木小九向后不断退让。

    但是,此时的木小九与那时的木小九,已经有着很大的差别了。

    退了几步之后,木小九右手在空中虚抓了一把,然后挥指一弹,一道无形气劲电射而出,直取潘水绿的首级。

    潘水绿无奈,只能一震长剑,用剑身挡住了这一指。

    这一剑,就这么简单的被破了,潘水绿甚至都有些不敢置信。

    他还想要再出一剑,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就在他防御的那一刻,木小九已经飞身而上,冲到了潘水绿的身前。

    抬手,那只右手此时仿佛化作了一朵清雅秀美的兰花,冲着潘水绿伸了过去。

    潘水绿已经防不住了。

    那只手拂在潘水绿身上的时候,十分的温柔,就像是老情人在抚摸自己心爱之人的身体一般。

    但是当那只手碰到自己身体的那一刹那,潘水绿便已经很清楚了,自己,要输了,而且,要死了。

    没错,第一下,是膻中穴。

    接下来,从膻中向下,膻中、鸠尾、巨阙、神阙、气海还有关元,这整整六处大穴,都被木小九一一拂过。

    等到木小九收了手的时候,潘水绿已经倒地不起了。

    木小九看了一圈周围的那些人,然后从潘水绿身边捡起了那块掉在地上的决胜金牌,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一刻钟之后,岳不群跟着一个去向他报信的弟子冲了进来,可惜的是,这个时候,木小九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只有地上那具潘水绿的尸体在提醒着他们——“你来晚了。”

    岳不群只觉得心头蓦然涌上了一股子怒火。

    潘水绿,玩家弟子,死了就死了,无所谓,毕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但是,这件事已经不仅仅是潘水绿死了那么简单了,现在,木小九是在打他岳不群的脸。

    君子剑,虽然不是什么真君子,但是,对于自己的面子,岳不群真的是非常看重的。

    可惜的是,现在,木小九真的是在打他的脸,这样下去,他君子剑的名头岂不成为了笑柄?

    所以,岳不群拔出了剑,对着身边的大弟子——令狐冲说了一句:“传令下去,从今日起,若是他桃花岛不能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说法的话,我华山派和桃花岛,全面开战。”

    令狐冲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深知自己这个师傅的脾气秉性的他很清楚,这件事,压不下去。

    所以,他还是选择了乖乖的听师傅的话。

    ……

    “哦?全面开战?”黄药师嘀咕着这四个字,突然笑出了声来“好啊,那就开战吧,我黄药师还没怕过什么人。他想开战,那就开战,说法,哼,跟我黄药师要说法,他岳不群算什么东西?”

    说完这番话之后,黄药师将目光投向了下手的皇阿玛、木小九和黄蓉几人“从今天开始,你们便放手施为,见到华山派的弟子,该打就打,该杀就杀。”

    黄蓉想了想,然后有些担心地说:“爹爹,这样的话,我们可能会受到武林中那些正派人士的敌视的。”

    黄药师摆了摆手“别担心,什么狗屁的正道?如果他们要一拥而上,那便一起来吧。”

    事实上,虽然嘴上这样说,但也只是因为黄药师真的不想,或者说不屑于去解释。

    正派人士?真正会跟着华山派走的那些,都不过是些小门小户罢了,真正的大派,像是武当、少林这些,恐怕都不会理会这件事。

    唯一有可能去帮助华山派的大派,可能也就只有一个峨眉派了。但是这也没办法,灭绝老尼姑那个偏激的性子一上来,那可是谁都拦不住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小九,你的伤势,估计明天就能完全恢复了。而后天,你就要去参加紫禁之巅的决战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便安心的呆着,不要出去了。这几天,好好静养,养精蓄锐,后天晚上,直接进皇城。”黄药师换了个话题,对着木小九说道。

    木小九点头称是。

    一旁,黄蓉突然有些调笑的说道:“小九,马上就要进皇宫比武了,紧张不?”

    木小九撇了撇嘴“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你想啊。”黄蓉居然有些认真了起来“到时候,皇帝要看着你跟人比武,天下英雄豪杰中,凡是真正有实力的人也都在看着你比武,而且最主要的是,皇宫啊,那可不是人人都进得去的。”

    木小九翻了个白眼“所以呢?所以你觉得我在那么多牛人面前跟人过招会让我觉得害羞?”

    黄蓉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然后自己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皇阿玛突然插了一嘴“小九会害羞?他那个脸皮,京城的城墙都不一定有他的脸皮厚。”

    木小九闻言,不禁冲着皇阿玛翻了一个妩媚的白眼。

    “所以老皇你接下来是不是还准备让人在修缮城墙的时候把我的脸皮剥下来,都省了城墙砖了,把我脸皮贴上去就行。”

    谁想皇阿玛居然摇了摇头道:“那可不成,万万不成。”

    黄蓉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成?”

    皇阿玛憋着笑“小九那张脸虽然皮厚,但是确实有点小了,真拿去贴城墙可能不太够。”

    他本以为自己讲了个很好笑的笑话,没想到其他几人居然都是“切”了一声,然后就转身离开了。而且听鱼在临走之前居然还补了他一刀说:“真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