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六十章 呼延无名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免费读!

    “老皇,赶紧过来吃饭了。”

    在院子中努力了许久才终于把落英神剑掌修炼到初学境界的皇阿玛此时已经很是疲惫了,加上此时已经月上中天,他估摸着黄药师他们应该早就吃完饭了,他也索性就准备回去洗洗睡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刚准备回房,他便听到了木小九的呼喊。

    “咦?你们给我留了饭菜?”皇阿玛有些惊讶。

    “没有啊,我们一直在等你吃饭啊。”木小九揉着肚皮“赶紧过来吧,我觉得我要饿死了都,今天师姐做菜。”

    皇阿玛不禁有些感动,应了一声之后,用汗巾稍微擦了擦,就跟上了木小九。

    入了座,皇阿玛看了一圈,发现听鱼、小豆子和黄蓉赫然都已在座,却唯独不见黄药师的身影。

    有些恐慌的皇阿玛小声问道:“师傅他老人家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

    木小九笑着说:“没啦,放心,师傅一个时辰之前就外出访友去了,说是今晚可能彻夜不归,与友人一醉方休。”

    皇阿玛连连点头“那就好,我还以为师傅是还在生我的气,不肯跟我一起吃饭呢。”

    黄蓉听了这话不禁翻了个白眼道:“你把我爹爹想成什么人了,我爹爹虽然性子古怪了些,但又不是什么小气之人。”

    皇阿玛哂笑,不知该如何作答,幸好木小九出声打了圆场“好了,赶紧吃饭吧,一会听鱼他们就要下线睡觉去了。”

    ……

    另一边,一处酒楼之中,黄药师与洪七公相对而坐。

    “七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洪七公用两根手指捻了捻胡子,衣衫破烂,坐姿也是十分随意,若不是身上那股威势的话,恐怕别人都会把他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叫花子。

    “嘿,老叫花我吃得好睡的香,身体棒得很呐,不劳你黄老邪挂念。倒是你,你不是发誓不倒推出《九阴真经》总纲誓不出岛的吗?怎么如今倒是出来了?”

    黄药师无奈的笑了笑,给自己斟了杯酒,然后才开口道出了原因“还不是因为这劳什子的紫禁之巅决战?消息传出来之后,我那女儿跟我说,我的一个弟子一定会去参加,非要出来看看。我拗不过她,是以也只能答应她出来一趟。本来想的是顺便也带着蓉儿四下看看,毕竟她从小到大还没怎么出过岛。”

    “结果没想到,我那弟子太能惹事,居然惹上了天下会,所以我不放心,只好快马加鞭的赶过来。结果刚到京城,便遇上我那弟子跟岳不群过招。”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黄药师却突然想起了之前那个月夜,黄蓉跟木小九说的那番话,其实,若不是听到了黄蓉那天说非常想出来看看,黄药师是打死都不肯出来的。

    洪七公听到这里,突然哈哈大笑“你说的那个弟子,是那个木小九吧,这小子确实是厉害,就连我老叫花子都听过他的名声。听说他跟步惊云过过招,而且还死里逃生了,虽说是被人所救,不过黄老邪你倒也可以自傲了,这回你可真是收了个好弟子啊。”

    黄药师饮了酒,然后吃了口小菜,复又道:“嗯,小九的天资确实不错,不过,说起天下会,哼!我黄药师久未出岛,看来倒是叫有些人忘记了我东邪的名号了。”

    一说起天下会,洪七公似乎也有些气愤“雄霸那个乌龟王八蛋,成他妈不是个东西,弄了这么个狗屁的天下会,恣意妄为,天天净干些屁事。我丐帮本来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今却是摩擦不断,这样下去,我丐帮早晚要和他天下会全面开战!到时候,我倒要领教一下雄霸那什么三分归元气。”

    黄药师冲着洪七公抱了抱拳“若七兄不弃,小弟到时候定然相助,绝不推辞,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

    随着紫禁之巅决战的越来越近,整座京城如今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每个人都在议论着即将到来的农历九月十五。

    而在那些小巷子里,厮杀,正在到处进行着。

    “你便是呼延无名?”

    听到身后的声音,呼延无名转过身,表情漠然道:“没错。”

    那人一身黑衣,带着面巾,让人难以看清面容“把牌子交出来,你可以离开,不然,就死。”

    呼延无名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向前踏了一步“那你可以去死了。”

    黑衣人不屑一笑,声音十分沙哑,听起来好像是乌鸦一般“哦?很有自信嘛。”

    呼延无名眨了下眼睛,然后双拳猛然紧握,伟岸的身躯一下子挺得笔直,全身的内力都被他调动了起来。

    黑衣人虽然话语里满是自信,但却也不敢过于大意,见状,他抬手自腰间一抹,一根长鞭已经被他抽了出来。

    战斗,一触即发。

    呼延无名一经开战,就好像换了个人一般,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霸气凛然,而他的脸上更是挂上了一丝笑意。

    感受到呼延无名身上那惊人的战意和周围隐隐变得越来越灼人的空气之后,黑衣人更加谨慎了,这时候,他已经明白了,自己恐怕是踢到了一块铁板。

    不敢再多做拖延,黑衣人手臂一甩,那长鞭便好似有了生命、化成了一条毒蛇一般,直奔呼延无名而去。

    呼延无名眉头一挑,抬手便是一拳轰出。

    他的强大,强在内力,在灵动方面却有些不足,是以,他也不去尝试抓住那鞭子,而是选择直接一拳轰出。

    一拳,破万法!

    随着呼延无名这一拳的轰出,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有些凝滞了,黑衣人只觉得似乎有一场大火朝着自己烧过来了一般,心思电转,只见他手腕一抖,那鞭子便在空中一个回环,缠绕住了呼延无名的手腕。

    感受到鞭子上传来的牵引之力,呼延无名有些不屑,整条手臂、甚至连带着背部、胸前的肌肉都在这一刻猛然鼓起,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中迸发而出。只见他手臂用力往回一扯,那黑衣人便觉得鞭子上传来了一股沛然大力,竟将他直接拽了过去。

    但黑衣人并没有慌张,反而是那隐藏在面纱下的嘴角一勾,笑了起来。

    白痴,鞭子只是我的辅助手段而已,你真的以为我不擅近战吗?

    随着两个人的距离渐渐变得越来越近,黑衣人突然松开了长鞭,然后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漆黑的匕首,一挥而下。

    呼延无名微微侧了下身子,避过了黑衣人这一下,然后,握拳,一拳轰出。

    黑衣人丝毫不惧,左手同样紧紧握住,对着呼延无名的拳头轰了过去。

    拳对拳!

    俗话说得好,狭路相逢勇者胜,但是这一刻,黑衣人却惧怕了。

    因为随着他的动作,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好像陷入到了一片干燥的沙漠之中,让他不禁觉得极为难受。

    这时候,他已经隐隐知道了呼延无名的武功到底是什么了。

    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回避的余地了,两个人的拳头,已经在这一刻猛然相撞。

    漆黑的小巷中,突然传出了一声闷响。

    随着拳与拳的相撞,黑衣人猛然间倒飞而回,口中的鲜血不要钱的往外吐着,他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此时都已经移位了,左臂更是传来了一阵阵极强的疼痛,好像指骨和臂骨都已经断了一样。

    更可怕的是,呼延无名的那一拳中似乎蕴含着一股极为古怪的真气,那真气极为炙热,而且正在顺着他的经脉不停游走,在他的身体中大肆破坏着。

    但是,黑衣人却笑了,而且笑得很是开心。

    伴着这黑衣人乌鸦一般的笑声的,是呼延无名紧紧皱起的两道剑眉。

    “毒?”

    黑衣人笑着笑着,似乎是扯到了同处,突然猛烈的咳嗽了两声,然后才继续笑着说:“是啊,我身为五毒教之人,若不用毒岂不是亏了?”

    呼延无名轻轻点了点头“你也是个人才,对自己够狠,居然把剧毒炼到了自己的内力之中。可惜的是,你习练不得法,导致毒侵经脉和丹田,也正因如此,你才更加难以承受我的拳劲。”

    黑衣人不屑一笑“那又怎么样?你身中奇毒,已经离死不远了。”

    呼延无名又恢复了那张冰块脸“坐井观天,夜郎自大。”

    黑衣人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是什么意思?”

    “不过区区小毒,我连解药都不需要,单凭内力就能将之逐出体外,你这毒,连灵智上人的毒砂掌都远有不如。”

    黑衣人似乎被呼延无名这一番话给摧毁了信心,虽然还有些不敢相信,但随着呼延无名真的运起功力,将毒从体内逼出,黑衣人彻底的失望了,直接躺倒在地,嘴里还不停的呢喃着:“怎么会、怎么会!”

    呼延无名看着黑衣人,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直接转身离去。

    黑衣人似乎有些疯狂了,见呼延无名要走,他竟直接开口大声喊道:“怎么!你连杀我都不屑去做吗!”

    然而呼延无名并没有回复他,而是越走越远,最终,直接消失在了夜色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