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五十八章 黄药师对岳不群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狂妄小辈,速速放手!”

    就在木小九即将捏断潘水绿的喉咙之时,一声大喝陡然响起,紧跟着,一道璀璨的剑光亮起,让周围许多人都沉浸到了这剑光之中。

    那剑光真的很美。

    但是木小九却无心欣赏,对于其他人来说,这道剑光或许还能够拿来欣赏,可是对于木小九而言,这道剑光意味着夺命的一剑。

    同样是夺命连环三仙剑,但是这一剑和潘水绿的那一剑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无奈之下,木小九只得与潘水绿换了下位置,让潘水绿迎了上去,同时抽身急退。

    幸好潘水绿方才绝望之下已经松开了握剑的手,否则的话,他左肩上的剑就要被拔出来了,到时候血会流的更厉害。

    出剑者,是那儒雅的中年人。

    眼看着那一剑就要穿透潘水绿的身体的时候,那儒雅中年人居然硬生生收住了这威力奇大的一剑,而且显得毫不费力,甚至犹有余力能够把潘水绿扔回到人群之中。

    “你这竖子好大的胆子!竟敢当街行凶杀人,今日我岳不群若不教训你一下,岂不愧对于我君子剑的名头?”

    儒雅中年人,也就是岳不群摸着下巴上的长须,一脸淡然的道:“念在你是小辈,我许你先出三招,三招过后我再出手。”

    木小九死死地握住了拳头,面有愤恨之色,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有憋了回去,他知道,面对这些所谓高人,无论你说什么他都能给你挡回去。

    所以,他不打算说话了。

    第一招,是兰花拂穴手,岳不群连看都没看,长剑都不曾出鞘便将木小九挡了回去,好在他顾忌面子,没有用内力反震,否则木小九恐怕会直接被震飞出去。

    第二招,是天山折梅手,岳不群似乎对这一招有些兴趣,却依然没有出剑,而是用剑鞘敲在了木小九的右臂之上,再次将他的攻势化解。

    第三招,木小九抽出了洞箫。

    “既然岳掌门有心相让,那小子也不客气了,当为岳掌门吹上一曲,聊表敬意,还望周围的各位能够退出去一些。”

    岳不群冷哼了一声“碧海潮生曲?邪门歪道,可笑之至!”

    木小九面有愤懑之色,将洞箫的吹孔抵到了唇边。

    其实他很清楚,这碧海潮生曲是万万难以伤到岳不群的,只是,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就算能拖延一点时间也是好的。

    箫声响起。

    木小九却愕然放下了手中的洞箫。

    此时响起的这箫声他再熟悉不过了,不是碧海潮生曲还会是什么?可是,他明明还没有吹奏啊。

    而且,这箫声才刚刚,岳不群的脸上便已经显出了浓郁的紫色,就连他身上也都隐隐有紫气飘散出来。

    这分明是紫霞神功催动到极致的表现!

    而且,即便岳不群已经将紫霞神功催动到了极致,却依然还是一脸的痛苦,甚至不得不闭上双眼屏息运气。

    而相比于岳不群,周围的其他人却是半点事都没有,甚至纷纷称赞着曲子的的优美。

    木小九开心的笑了,妈的,就你们华山派有掌门,我们桃花岛难道就没有岛主了?

    开玩笑。

    他不想用想都知道,这箫声肯定是自己的师傅黄药师吹奏出来的,天底下除了黄药师之外,还有谁能把碧海潮生曲吹的这般厉害?

    岳不群此时完全知道了什么叫处境艰难。

    他现在的处境就十分的艰难。

    气血不停地在体内翻涌激荡,内力也在鼓动着,仿佛要把他的丹田和经脉都破开一样。

    他终于忍不住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随后,一个身穿青衫,脸上带着面具的男人自天上飘然而落,看那身形,不是东邪黄药师还会是谁?而在他身后,还有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身穿白衣、头束金带,容貌绝美的女孩,正是黄药师的爱女——黄蓉。

    黄蓉刚一落地,便一脸焦急的跑到了木小九身边“小九,你没事吧。”然后连忙帮他检查起了伤势。

    黄药师先是冷哼了一声“学艺不精便出来争强斗勇,死了干净!”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瓶扔给了黄蓉“九花玉露丸,给这小子服下,待会我再找他算账!”

    木小九苦笑了一下,自己的这个师傅还真是……傲娇啊。

    说完,黄药师又将目光投向了正在调息,身后还站了一群弟子的岳不群“好一个华山派大掌门、君子剑岳不群,哼,以大欺小,好不要脸!”

    岳不群睁开了双眼,虽然还是一派正气,但眼中却有几分阴狠,只是藏的隐晦,无人看到。

    “这小子想要当街行凶,我身为正道之人,当然要管上一管。我倒觉得,这小子不愧是你桃花岛的弟子,出手狠辣,邪魔外道!”

    黄药师有些不屑“刚刚你说我桃花岛武学是歪门邪道是吧。”他一把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引得周围许多女子眼冒金星,甚至还有人喊出了“黄药师你好帅!我要嫁给你”的话语。

    “站起来,出手,不然的话,你就自尽吧。”黄药师负手而立,一脸傲气。

    岳不群制止了身旁的弟子,然后抽出了长剑“今日我便是舍了这条老命,也一定要除魔卫道!”

    这话刚一说出来,周围的人群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不就是个伪君子吗,神气个屁啊。”

    听了这话,岳不群险些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正了正神色,定下了心神,岳不群长剑一振,直奔黄药师而来。

    黄药师面无表情,屈指一弹,只听“嗤”的一声轻响,一道无形气劲激射而出,正中岳不群剑尖,当即便把岳不群的长剑给震得一歪。

    见这一剑未竟全功,岳不群挺剑再上。

    黄药师这次不再抵挡,反而在长剑即将碰到衣衫的时候才突然一个闪身避了过去,同时挥袖在剑身上一扫而过,扫的那长剑一阵抖动,让岳不群险些脱手。

    岳不群还不死心,又是一剑横削,却被黄药师一掌拍在剑上,这一次岳不群再没能抓住剑柄,长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黄药师抬脚在地上一踏,竟将那长剑震飞了起来,紧跟着,他又是一脚踢出,将长剑踢回给了面如死灰的岳不群。

    “你方才让我徒儿三招,我现在也让你三招,三招已过,我要出手了。”

    岳不群一脸的羞辱“黄老邪你欺人太甚!”

    黄药师依然面无表情,完全不曾理会羞恼的岳不群,反而回头对木小九说道:“看好了,兰花拂穴手不是你那么用的。”

    木小九挠了挠头,然后任由黄蓉摆弄着自己的伤口,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只见黄药师飞身而上,直逼岳不群身前,岳不群抬剑便挡,却被黄药师抬手拂过剑身,那长剑经由黄药师一拂,顿时嗡嗡作响。

    就在木小九疑惑着黄药师这一手除了内力之外和自己有什么区别的时候,只见黄药师突然随手又拂在了剑身的一个点上。

    那长剑突然寸寸碎裂!

    紧跟着,黄药师一掌拍在了岳不群的胸膛处,将其拍的倒飞而起,直接落入了人群中。

    “看懂了吗?”

    木小九看着自己再做突破,已达巅峰之境的兰花拂穴手,兴奋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之前对人的时候,所用的兰花拂穴手并没有问题,但是实际上,在对付兵刃之时,他确实有些生涩。

    兰花拂穴手,拂的是穴道,人的穴道摆在那,可是剑的穴道呢?兵刃的穴道呢?

    灌注内力一拂,听其震音,寻其弱点,再拂之时,一举断之!

    这才是以兰花拂穴手对付兵刃时的真正用法!

    黄药师微微颌首,似乎对木小九的悟性还是有些满意的,然后再次看向了岳不群“你走吧。”

    岳不群怨毒的看了黄药师一眼,起身离去。

    黄药师突然想起了什么,抬手又是一指弹出,这一指速度极快,直取还没来得及转身的潘水绿腰间,潘水绿只觉得腰间一阵闷痛,然后那块决胜金牌变掉了下来。

    “人走,牌子留下。”

    潘水绿此刻是敢怒不敢言,无奈之下,只能随着岳不群和众多师兄弟一同离开。

    “这两个人,是你的。”黄药师看着木小九“等你伤好了,我要你去杀了那个华山派弟子,要是受了伤,以后就别说是我的弟子。那个岳不群本事不错,我给你多点时间,三年之内,我要你杀了岳不群,否则我就杀了你。”

    木小九打了个冷颤,黄药师素来言出必践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步惊云和天下会这两块巨石还没卸下来呢,又再加上了岳不群这柄利刃……

    命苦啊。

    至于潘水绿?笑话,伤养好了分分钟就能弄死丫的,没办法,就是这么自信。

    决胜金牌到手了,紫禁之巅的决战也不远了,在这几天之内养好伤势,然后去干掉潘水绿,迎接决战!木小九定下了接下来的日程。

    “小师弟……你又走神……”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黄蓉幽怨的声音,木小九连忙收回了心思,跑去捡回了那块决胜金牌,然后跟着黄蓉追向了黄药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