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五十二章 决战紫禁之巅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免费读!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十六个字,仅仅是短短的十六个字,却足以让天下武人动容,若是能登上紫禁之巅一决雌雄,那将会是无上的荣耀。

    而这,也是游戏中一场莫大的盛事。

    每年农历八月十五日,将有十块决胜金牌从皇宫中发出,正面书“月圆之夜”,反面则刻“紫禁之巅”。十块令牌将会流传到江湖中的各个角落,由所有玩家争抢,夺得这十块令牌的人,将可以于一个月后,即农历九月十五日登上紫禁之巅,与对手一决高下。

    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块观战银牌,将在农历九月一日放出,同样由玩家争抢,凡持此银牌者,可于农历九月十五日进入紫禁城中,观看那十位手持决胜金牌之人的决斗。

    当然,届时,很多武林中的名宿大家也可以前来观战,甚至战后亦可下场一决雌雄。

    十位决胜之人中的获胜者,最后将会获得由朝廷提供的黄金百两,以及大内武库之中收藏的武功秘籍一本。其余九人,也皆可获得黄金五十两的赏赐。

    这,便是每年一度的一大盛事——决战紫禁之巅!

    此时此刻,已经从酒楼中离开,来到皇阿玛宅邸的四个人正在木小九房中聊着天。

    “黄金百两,武功秘籍……”坐在床榻之上,木小九摇了摇头“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小豆子在木小九面前倒也不像平日里那般羞涩,显得开朗了许多,此时听到木小九的话语后,他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那小九哥哥,什么才重要啊?”

    见面前三人都显得有些疑惑,木小九答道:“或许在别人的眼中这些都很重要,但是在我的眼中,第一这个名号才是最重要的。”

    皇阿玛一怔“什么意思?”

    倒是听鱼反应最快,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小九哥哥你的意思是?”

    木小九重重点了点头。

    决战紫禁之巅,若是自己一举拿下了第一之位,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自己便是安全的。试想一下,若是前脚刚有人拿到了皇室的封赏,接着很快就被人杀掉,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有人在冒天下之大不韪,杀人夺宝,抢夺朝廷封赏。

    所以,若是能够拿下了第一之位,获得朝廷封赏,那便意味着,除非自己在野外落单,否则,步惊云绝对不敢再轻易动手。

    只是……

    虽然只是玩家之间的比试,可是游戏中的玩家有哪里少了?其中能人异士不知凡几,第一之位,又哪里是那么好拿的?必须要变强,变得更强。

    想到这,木小九突然开口对皇阿玛说道:“老皇,给我说说你们帮会有哪些死对头,我去跟他们玩玩。”

    呵,变强最快的方法,不就是一路杀过去吗?就不信他步惊云敢在京城之中公然动手!更何况,此时的步惊云,恐怕正一路赶向西域呢。

    皇阿玛和小豆子都一头雾水的看着木小九,只有听鱼看向木小九的眼神中,有些许担忧。

    ……

    “上次咱们说道,那乔峰乔大侠独自一人……”

    台上,年轻的说书人刚刚说完一场,收拾了东西正要下台,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这位先生,不知是否愿意与在下共饮两杯?”

    说书人回过头,正要拒绝,却突然看到了那黑衣青年桌子上的那块牌子,连忙面带微笑的应道:“好啊,兄台好意,在下却之不恭。”

    待说书人落座之后,木小九轻轻推过去了一张纸条。

    说书人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纸条上的内容,然后将纸条收进了袖中,与木小九碰了一杯之后匆匆离去。

    木小九站直了身子,走过酒楼柜台的时候扔了一小块碎银子过去,叫小二结了账,顺便拿着纸笔跟上自己,然后坐到了另外一桌客人面前。

    那桌上,坐着两个白衣刀客。

    “雷音阁,小阿怏、疯子雷?”

    一个白衣刀客抬起头,看着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个黑衣男子,眉头紧蹙。

    “对,你是谁?”

    木小九不紧不慢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只见纸上头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生死状。

    “官府批来的,敢签吗?我一对二。”

    疯子雷扭曲一笑,一把抓过小二手中的笔,签了上去,然后把笔递给了一边的小阿怏。

    待两人全都签好,木小九把生死状交给了小二。

    “走吧,我们出去?”

    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木小九也没管那么多,起身就往外走去。

    还没走出两步,身后突然一道凌厉的劲风传来,木小九也不迟疑,脚下一动,踏着易理方位,瞬间消失在前方,闪到了一旁。

    一刀劈空,疯子雷哪肯罢休?连忙又是一记横斩。小阿怏一向与他配合惯了,此时已经抢到了另外一边,手里长刀化作奔雷,一刀撩向木小九。

    木小九脚踏凌波微步,一时间仿若谪仙人一般,身形飘飞之间,叫两人完全难以捕捉到轨迹,几乎刀刀落空。即便有时候侥幸抓到了木小九的身影,也被木小九以碧波掌法拍了回去。

    “哼,背后偷袭的小人,不跟你们玩了。”

    木小九嘴角挂起一丝冷笑,突然一个晃身,贴着小阿怏的刀闪到了疯子雷身旁。这一下看似险之又险,实则却是分寸拿捏刚好,完美的避过了这一刀——这一刀连木小九的衣角都没能划破。

    让开这一刀的木小九右手突然伸出,一把捏住疯子雷收之不及的长刀,然后用力一震,竟直接把刀从疯子雷手中抢出。同时他左手一晃,手指捏作兰花,一下抚上疯子雷喉结旁开一寸半处的人迎穴。

    疯子雷只觉得气血一滞,脑袋一晕,险些晕将过去。

    此时,一旁的小阿怏已经又是一刀砍了过来,木小九轻轻一笑,脚下又是一动,突然闪身到了一旁。待小阿怏再去看疯子雷时,只见他已经在刚刚那短短的时间里,被木小九一刀割开了喉咙。

    “不知道这是不是有点像姑苏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呢?”木小九扔下右手中捏着的刀,也不再迟疑,再次冲向了小阿怏。

    小阿怏死死的咬着牙,竟是直接转身就要跑。

    “怎么?要跟我比轻功?”

    木小九眼看着小阿怏从门口冲出,也不着急,若是自己的凌波微步都不如这人快的话,那自己也可以去死了。

    小阿怏刚刚跑到大街上,突然觉得身后传来一阵凉意,他也顾不得多想,连忙向前一扑,然后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木小九这一掌。

    木小九眼中精光一闪。

    等的就是这一下!

    木小九向前一窜,冲到小阿怏近前,速度之快,小阿怏都还没有完全爬起,就发现木小九已经冲了过来。只见木小九右手向下一按,重重一掌拍到了小阿怏头顶。

    碧波掌法,劲力层层叠叠,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小阿怏刀还没出,就被这一掌拍的魂飞天际了。

    此时,已经有捕快来到了酒楼门前,木小九也不着忙,眼看着那些捕快朝着自己逼近,他却又走回了酒楼之中。

    从战战兢兢的小二手中接过那生死状,木小九随手递给了走近前来的捕头,然后大踏步的出了酒楼。

    “唉,自从杀马贼管三、从步惊云手下逃生这两战之后,再跟这些人打架,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太轻松了。”木小九走在街上,叹着气。

    “太弱了……算了,就当帮皇阿玛一把了。”

    另外一家酒楼门前,一条长街已经被一大群玩家给堵上了只有中间还有一点空位,一边是木小九,另一边是一个阴恻恻的男子。

    “这位兄台,我们素昧平生,而且你与咱们天岳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不知道阁下为何找上门来?”

    木小九抖了抖手中已经签好的生死状“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打吧。”

    那男子哼了一声,从腰间拔出了长剑。

    木小九抬头看了看天上,呢喃了一句“似乎是要下雨了啊。”

    男子咬咬牙,长剑一抖,一招峻岭横空攻了过来,剑势颇奇,出剑也是不慢。

    木小九终于将视线从天上收了回来。

    “进了江湖,入了纷争,不是你死便是我活,凡是江湖中人,都已经自己选好了道路,你杀我我杀你,谁没有取死之道?哪里有人能够幸免?问出这种蠢问题,真是难为你了。”

    说着,木小九摇了摇头,眼看着那一剑越来越近,却是丝毫不动。

    天上终于开始下起淅沥沥的小雨,而那一剑,也终于到了眼前。

    木小九身形一晃,猛然避开这一剑,然后右手一探,捏住了男子的喉骨,用力一捏。

    “得,还不如先前那两个玩刀的。”

    松开手,那男子倒在了地上。

    感受着凌波微步的圆融自如,木小九不禁笑了一下“凌波微步大成了啊,碧波心经也突破到第六层了。”

    看着周围那些天岳玩家想冲又不敢冲上来的样子,木小九不禁有些晒然,随意挥了挥手道:“既然不敢冲上来就别堵着了,不然一会官府的人来了给你们按个影响治安罪可怎么办?要是想跟我一战,就先去请了生死状吧。”

    那些玩家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木小九向前走了一步又一步,那些人便向后一退再退。直到六扇门的人来了之后才肯散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