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十九章 表演和小家伙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九月二十四日,中秋节,天气晴。

    房间里,木小九靠坐在沙发上,听狐小仙缓缓地唱着曲儿。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这一曲,正是牡丹亭惊梦中的一段曲牌,名作皂罗袍。

    不得不说,狐小仙这样慵懒中带着清脆,又有些软软糯糯的嗓音将这一段唱出来,显得十分妩媚,而且还带着几分雅致,让人不禁沉醉其中。

    收了架子,狐小仙笑吟吟的看着木小九“怎么样?”

    木小九连忙拍起了巴掌“声音好听,太好听了。”

    狐小仙故意斜了他一眼,似乎是有些不满意的再度问道:“只有声音好听嘛?”

    “没有没有”木小九一副认真的样子“眼睛也很好看,真的。刚才唱曲儿的时候,眼神很好,那种顾影自怜的哀怨和伤感和对美景的向往与追求都表达出来了。怎么说呢,你的眼睛真的很美,演的也很美,都很美。”

    真的,这是木小九的真心话,说实话,狐小仙那一对凤眼真的很美,灵动、妩媚。眼波流转之处,仿若要勾走了人的魂魄一般巧笑嫣然之时,又好似要将人融化在其中若是不笑不闹,则又带有一点淡淡的慵懒,让人不由得想一直看下去。

    狐小仙着实是个美女,但是这双眸子却是其中最美之处,这一点,她自己当然也是知道的。

    因此,在听到木小九这话的时候,狐小仙不由得娇笑了起来“算你还有点眼光。”

    木小九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似乎是看出了木小九的局促,狐小仙也就没有再逗他了,而是直接说道:“好了,我们走吧,直接过去剧场了。”

    “哟,这不是我们的木大侠吗。”一到剧场门口,刚下出租车,早已等在那里的诺诺已经迎了上来,一见到木小九就毫不犹豫的出言调侃了起来。

    就在木小九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狐小仙在一旁脸色一红,轻轻的打了一下诺诺的手臂,低声说了一句:“好了诺诺,别闹了!”

    诺诺本也是个直性子,平时就爱笑爱闹的,现在一见狐小仙这个样子哪里能容她?连忙打趣道:“哟,这就护上了。”

    狐小仙脸红的更厉害了,连忙拉着诺诺就往里面走。

    站在一旁的男子,诺诺的男朋友穆笙走了过来,先跟木小九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带着他向剧场里面走去。

    反正两个人之前在流韵茶阁就已经见过了一面,所以此时倒也不会太过生分,木小九禁不住心里的疑惑,于是便直接问道:“穆笙,之前诺诺为什么管我叫木大侠啊。”

    穆笙忍俊不禁的笑了笑,道:“在诺诺她们戏班子里,思涵跟青蝶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每次不论玩什么游戏的时候都是针锋相对,但是因为有锦姨的存在,所以她们俩倒也都只点到为止,不敢太过火。不过上次玩飞花令的时候嘛,你那步步紧逼的架势,让诺诺觉得很是解气,所以就给你起了这么个外号。”

    木小九苦笑着摇了摇头。

    穆笙见他这样,连忙正了正色,说道:“诺诺她平日里就,呃,疯疯癫癫的,比较跳脱,做出这种事来还请你不要介意,我一会儿会跟她说一声,让她以后不要这么叫了。”

    “没有没有,这种事情我不会介意的,我只是在想,这大侠的名号得的也太容易了。”眼看穆笙似乎是有点误会了,木小九连忙解释了起来。

    一路进了剧场,跟着穆笙到前排坐下,距离开始也还有着一段时间,慢慢熟稔起来的两人索性在这边聊起天来。

    “小九,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啊。”穆笙随口问道。

    木小九随口回了一句:“我啊,我就是个写东西的。”

    穆笙一下子来了兴致“哟,厉害啊,原来还是个作家。”

    “我算哪门子作家”木小九尴尬一笑道:“我是写网络的。”

    有些惊讶的看着木小九,穆笙眨了眨眼睛“写网络也很厉害啊,像我这种人,连篇八百字的作文都写不好。小九你平时写的都是什么类型的啊?”

    木小九挠了挠头“现在想写武侠,但是又不太会写,所以就进了武侠游戏里面,准备体验一下。”

    穆笙一听这话,顿时两眼放光“武侠好啊,我特喜欢武侠,从小就喜欢,什么时候你写出来了,记得推荐我去看啊。”

    木小九很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其实我现在还没动笔呢,不过应该快了吧,最近已经有些头绪了。”

    “对了小九”穆笙突然话锋一转“你说你玩武侠这款游戏?”

    时间在两个人的闲聊之中一点点的过去了。

    今日狐小仙他们戏班子要表演的,是分别从惊梦和寻梦中抽出的几个曲牌,而不是全部都演一遍。因为在协商演出曲目的时候,她们彼此都发现,大家都很想唱杜丽娘。

    而狐小仙要唱的,却不是今天她在家里时练过的惊梦中的皂罗袍,而是惊梦中的另一支曲牌山坡羊。

    “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

    则为俺生小婵娟,捡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

    甚良缘,把青春抛得远。

    俺的睡情谁见?

    则索因循腼腆。

    想有梦谁边,和春光暗流传。

    迁延,这衷怀哪处言!

    淹煎,泼残生,除问天!”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台上步履婀娜,身姿妩媚的狐小仙,木小九突然有种错觉,总认为似乎自己并非是身处于这剧场之中,反而像是置身在那烟花三月的扬州之畔。

    而每当狐小仙的眼神回转到自己的身上,当他们两个人对视之时,他更是恍惚中觉得,狐小仙的眼眸之中,似乎藏着整条秦淮河的纸醉金迷。

    “怎么样,今天老娘是不是最美的!”诺诺站在台上,两手掐着腰,很是傲娇的对着狐小仙、木小九和他男朋友大声叫嚷着。

    曲终人散之后,今天锦姨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再组织戏班子里的人一起出去玩,而是放任她们自己随便去玩。

    因此,木小九他们四个也就多留了一会儿,反正也不怎么着急。

    穆笙看着台上仰着脑袋瓜的诺诺,哭笑不得地说:“没错没错,你是最棒的。”

    “耶!”诺诺欢呼了一声,从台上一跃而下,猛地跳入到穆笙的怀里。这也是亏了舞台并不高,加上穆笙好歹也有些力气,不过饶是如此,穆笙还是向后退了两步,这才稳住身子。

    “好了诺诺,别闹了,刚才在后台的时候你不是说,今天穆笙要带你回他家里过节吗?”狐小仙看着旁边呆呆的站在那里的木小九,过去轻轻拍了拍他“咱俩也走了吧。”

    木小九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或许是因为尴尬,又或许是因为某些不知名的情绪正在两人之间滋生,这一路,无论是在出租车上还是下了车之后,木小九和狐小仙都很默契的一句话没说。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了,刚刚好是吃晚饭的时间,因此,小区的路上空荡荡的,罕有人迹,只有偶尔从两旁住宅楼的窗子里传出来的欢笑声,给这中秋节平添了几分节日的感觉。

    “呃”

    “那个”

    走在路上的两个人同时开了口,然后对视了一眼,又都迅速低下了头。

    “要不你先”

    “你先说”

    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然后未免都觉得有些尴尬,木小九摸了摸下巴之后,看着面色微红的狐小仙,正要说些什么。

    突然,道路旁边的绿化带中,传来了微弱的“喵呜”叫声。

    木小九回过头去,看到那一片低矮的灌木下方,一个黑色的小家伙探头探脑的向外面看着,还不时的微微张开嘴巴,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

    “呀,是只猫咪!”

    天生就对这种小萌物没有一点抵抗力的狐小仙一下子来了兴趣,抬腿就要跑过去,却被木小九一巴掌摁在了脑门上。

    “别张牙舞爪的,会吓到那小家伙的。”

    狐小仙不满的拨开了木小九的手,但是很明显也看到了小家伙已经伏下了身子,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样子,只能瞥了木小九一眼,有些不服气的说:“那你来啊。”

    不过这一瞥之下,她倒是发现了问题,木小九此时哪还有之前说话时的尴尬?看向小猫的目光里满是温柔。

    就像是

    就像是那次聚会的时候,自己被大雨淋湿了,然后,他给自己递衣服?

    所以说在他心里,自己跟小动物原来地位是一样的啊

    狐小仙撇了撇嘴,一对好看的眸子低垂着,两只手的手指无意识的纠缠到了一起。

    木小九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狐小仙的一样,只是轻手轻脚的一步步走向了小家伙。

    令人奇怪的是,小家伙居然没有像见到其他生人之后一样的立刻跑开,而是完全放松了下来,一边轻声叫着,一边迈开小步子,也走向了木小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