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十一章 茶摊、猎户和水果小贩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念及于此,木小九恢复了一会儿内力之后,便起身走向了林大叔。

    “林大叔,既然你想要继续前行,我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能不能由您挑出一个恢复得差不多的人跟我一起去前方路上打探一下,看看有没有埋伏?”

    金宏浚听了这话,本想再度出言讽刺,说他想要出去给敌人报信,可一想到先前木小九的威胁,他一下子又把话咽了回去。

    林大叔实际上并不想答应木小九,却也不想与他撕破脸皮,而且他现在心中也只是有那么一点怀疑而已。是以,林大叔最终还是点了头,然后挑了一个叫铁虎的三十岁左右的镖师跟他同去。

    其实木小九的本意是与小八一起,但是他也知道,林大叔多半是不会允许小八陪他去,而是会选择一名信得过的心腹过去。

    这外号铁虎的镖师人如其名,面相威严,专修铁布衫,有点像是之前的那个马贼头子管三,为人性格敦厚踏实,最重义气,而且是镖局里的老人。在之前的大战之中,因为练的是铁布衫,所以他的伤势也不是很重,只被对方的头领在背后砍了一记刀伤。

    在林大叔看来,陪木小九出去的最佳人选莫过于这铁虎了,一来他信得过,二来如果木小九真的是内奸的话,铁虎也应该能够逃生。

    “铁虎大哥,还要麻烦你带路了,我们两人先往前走一段,直到前面的大路之处,若是没有埋伏我们再返回来,沿途还请你做下记号,以免我们和队伍分散。”

    一出破庙,木小九就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铁虎也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开始给木小九指起路来。

    另一边,破庙之中,木小九和铁虎刚走,林大叔就把小八叫了出去,找了个隐蔽之处,开始交谈起来。

    “小八,你从进镖局开始,直到现在,应该也有两年多了吧”

    小八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老实回答我,这个木小九,先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没有,木兄弟绝对可以信得过,他绝对不是内奸。”小八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然后,把先前木小九对他和桃飘飘说过的话转述了出来。

    “唔,如此看来,我可能真的冤枉他了,可他真的有几分可疑。”林叔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嘁,木兄弟如果是内奸的话,那也不用那么麻烦了,还留下阻敌?费这功夫干嘛,跟对面合起伙来杀了我们不就好了?”小八很是不以为意“就算他跟之前那拨人不是一路的,现在在破庙之中,就刚才他教训那个姓金的家伙的那手功夫,恐怕我们谁都拦不住,他直接杀了我们就可以了啊。”

    一语道破天机!

    “木公子,好像有点不对劲。”铁虎扒开山林间的一丛树木,偷偷地向下面官道上张望着。

    官道之上,此时很是热闹,茶摊上,三五人一桌,各个都在喝着茶聊着天。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小贩正大声吆喝着,叫卖着水果,身边也站了不少人在挑拣着另一侧,七八个猎户正坐在树下交谈着什么,面带欢愉,似乎很是开心。

    “嗯?铁虎大哥你指的是?”

    铁虎放开那丛树木,然后轻声道:“这处官道平日里也会有人在这里支茶摊卖水果,我们有时候运镖路过也会喝喝茶,休息一下,我还和茶摊的老板聊过天。可刚才我发现,那茶摊老板我从没见过,绝不是以前曾经在这里支过茶摊的。”

    木小九沉吟了一下“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蹊跷,仔细看看,这些人似乎都很是可疑,比如说那些买水果的人,谁买水果也不会耗费这么长时间的,我们少说也在这里观察了一炷香的时间了,可是那些人居然一个都没有移动过。”

    “但是,如果真的是埋伏我们的人,那这方式也太粗鄙了。”

    木小九摇了摇头道:“不,他们这种伪装并不是针对我们的。无论我们有没有看出来他们的伪装,这条路都是镖队的必经之路,因为这两旁并没有什么岔路,而且我们又带着镖车,没办法在林间穿行。更何况,镖局行镖,都是有时间限制的,若是我们今天太晚上路,镖车肯定不能按时抵达d所以,他们这种伪装,恐怕只是做给过往的人看的。”

    “那,我们要不要现在回去通知后面的人做好准备,或者干脆让他们等在破庙那边?”

    木小九抬头看了看天上那被云朵给遮住了的太阳,心中暗暗算了一下,然后立刻否定了这个念头“不行,现在林大叔他们恐怕已经出发了,还记得我们先前看到的那些过路人吗?我恐怕他们之中有的人就是敌方的探子,等到我们赶回去,林大叔他们早就已经被发现了,再躲也是徒劳无功,对方早晚会找上来的,我们根本不可能撑到支援到来。”

    “那怎么办?”铁虎看着木小九。

    “与其被动反抗,不如先下手为强。铁虎大哥你在上面等着,找些衣服布片之类的东西塞好耳朵,我穿着打扮都不像是镖师,他们不会对我起疑,我下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铁虎面色顿时大变“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木小九冲他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只是抽出了腰间的洞箫。先前在破庙时,他已经抽时间用箫胆将洞箫内部的雨水擦去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待他绕回到这边的时候,那些买水果的人仍然在买着水果,喝茶的也依旧在喝茶。

    木小九像散步一样的慢慢走到了茶摊那边,冲老板问道:“老板,能不能给我腾张椅子歇歇脚,这一路走来实在太累了。”

    茶摊老板打量了他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对不起啊客官,您也看到了,咱这摊子客满了,实在没法给您地方坐了。”言下之意,显然是不想做木小九的生意。

    但木小九早想到他会有这么一说,叹了口气,便寻了块石头坐了下来,开始拧着身上还有些湿漉漉的衣服,嘴上还抱怨着:

    “唉,先前朋友就跟我说,云南这一片天气差异大,让我赶路什么的都小心点,别被雨淋了。可是没想到还是被暴雨给拍在了路上。”

    茶摊老板和几个客人都瞥了他一眼,然后便不再看他。

    木小九用余光瞄了一眼那些人,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下。

    不开口?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们开口。

    “对了老板,我先前在路上看到了好多尸体,把我吓完了,你们这条官道上经常有人打架吗?”木小九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似乎只是随口一说一样。

    那茶摊老板皱了皱眉,走到了木小九身边,又换上了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客官您说的那些尸体,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打扮?”

    木小九摸了摸下巴“有的是黑衣人,有的是些壮汉,看起来像是江湖火拼一样,一地的鲜血。”

    一直盯着茶摊老板脸庞的木小九心中冷笑了一声,老狐狸,露出马脚了吧。

    因为,方才说出黑衣人的那一刹那,这个茶摊老板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很诧异的眼神,而且诧异之中,还有一些欣喜。

    欣喜什么?一个真正的茶摊老板可不会因为有人厮杀而欣喜,而面前这家伙,很显然是在欣喜木小九并没有说现场有镖车的存在。

    茶摊老板很清楚,整支镖队押运的所有物品之中,真正有价值的只有一幅画而已。他也知道,凡是盯上了这一支镖队的人,没有哪一方会把镖车也一起带走的。

    所以,他才会欣喜,因为镖车没有被劫走,说明黑衣人那一方失败了,但运镖队的实力也有损伤。

    木小九看着眼前的茶摊老板,心中暗暗盘算着,买水果的人有问题,那么买水果的人肯定也有问题,换了哪个买水果的小贩也不会跟客人磨叽这么久的茶摊老板有问题,茶摊的那些客人也有问题,先前自己坐在这块石头上之后,余光瞥见茶摊老板和客人中的几个有过短暂的眼神交流所以说,现在附近的这些人中,只有对面那七八个正在交谈的猎户了。

    猎户

    也有问题!

    哼哼,时不时的偷偷看我,真以为我没发现吗?身为猎户,带着弓箭很正常,但是那些弓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猎户用的,所有的弓居然是统一样式的,而且配的箭矢还都是整个箭头用纯钢打制而成、箭头小而尖,还带着两个倒钩小刃的点钢箭。

    猎户什么时候都这么有钱了?

    “小兄弟,我看如今天色不错,你不如早点上路,省得一会儿遇雨,又没办法走了。”

    看着茶摊老板假里假气的笑容,木小九也跟着笑了笑,然后拿出了洞箫。

    “嗯,好啊,不过,我想借这地方先吹奏一曲。”

    那茶摊老板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人有些奇怪,不过吹支曲子,应该也不会耽搁太久,索性便由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