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四十章 分裂前兆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为什么你觉得他们不会在前方安排人?”桃飘飘还是有些疑惑。

    “他们不是不会埋伏在前方,而是不会埋伏在林叔他们这一路上。我路上曾经跟林叔聊过一会儿,他告诉我,前方一路上,岔路很多,从大理到这一路上经常会有分出去的路。对方既然安排了一路人从大理城开始跟着我们,那就证明这第一段直路上,他们应该只埋伏了这一路人。”

    “先前我们厮杀了那么久,对方却依然没有援兵过来,而且对方的首领很不希望林叔他们往前走,一听到我让林叔他们走他就急切的想要阻拦,这两方面都能体现出,前方一段直路上,是没有埋伏的。”

    “那么,岔路上就更不可能有埋伏了,这不是神话,也不是无脑演义,对方在不知道我们要走那条路的情况下,是不会贸贸然分兵把所有的路都拦截起来的。”

    小八沉思了一会,然后开口道:“所以,木兄弟你的意思是,我们安全了?”

    木小九苦笑着摇了摇头“远远没有,对方虽然不会在前面这一小段路上分兵,但是一些从大理到的必经之路上,他们还是有可能会设伏的。对方也会以防万一,假如这一路人手拦不住我们怎么办?再往前,他们肯定还有安排。”

    “而且”木小九停顿了一下。

    “而且什么?”桃飘飘连忙问道。

    “而且,我所说的这一切,都只是基于前方只有这一路人想劫镖的情况下,如果还有其他人想要劫镖,那么我先前所说的一切,就全都不成立了。林叔他们,也很可能会有危险。”

    桃飘飘突然有些奇怪的看着木小九“你到底是谁?”

    木小九微笑了一下道:“既然你问起来了,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吧,虽然我觉得你在先前交战的时候,从我的表现和武功上可能也猜到了。在下桃花岛弟子,木小九。”

    “果然是你。”桃飘飘似乎早就猜到了一样,表情里带着些玩味。

    小八此时关心的却不是这个,他只用知道木小九武功好就够了,别的都跟他无关。

    “木兄弟,既然可能有危险,那要不我回去大理城去给梁总镖头他们报个信,搬些救兵过来吧。”小八一脸的焦急神情。

    “没用的。”木小九摇了摇头“对方一定会在大理城附近设伏的,你一旦回去,若是落到了对方的手中,恐怕会有性命之忧。甚至,对方直接拿你做筹码要挟我们也是有可能的。”

    “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啊木兄弟!”

    “唔,你知不知道你们镖局下一趟镖是什么时候从大理城出发?”

    小八一听这话,思索了一下道:“标记自然是有的,而且今天酉时之前应该还有一趟运镖队,但是他们应该不会走这条路,他们应该会从西门出发,走另外一条官道。”

    “不需要他们走这条路,他们要是走这条路的话说不定还会遇袭,但是走别的路却不会。飘飘,你等会直接出发,从山林里穿行,去西门官道上找到那趟运镖队,记住,一定要在半路截住,你不要出现在城门口。找到他们之后,让他们装作遗落东西的样子返回城里,然后去搬救兵。我和小八现在去往林大叔他们会去的那处破庙,沿途留下记号,供你们一路追踪。一定要尽快行动,迟则生变,对方一旦长时间没能发现我们的踪迹,很有可能会狗急跳墙。”

    桃飘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问题,小八也是松了一口气。

    “行了,如果都没有问题的话,那就现在出发吧,我们越早完成这些事情,镖队的危险就越小。”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坚定之色。

    大理城内的一处宅子里,那四个从木小九他们手中逃走的黑衣人此时已经褪去了伪装,正站在一个老头的面前,神色恭敬,同时还有些恐惧。

    “对不起主人,我们失败了,对方的镖队里有着三名江湖人士的存在,都非常的厉害,尤其是一个黑衣青年,武功更是不俗。”

    “失败了?”那老者面色阴冷,一对浑浊的眸子中精光隐现,死死地注视着面前这四个手下,那表情,好似一条择人欲噬的毒蛇一般“你们知道我的规矩。”

    “是、主人!”四名黑衣人咬了咬牙,对视了一眼,齐齐抽出腰间的长刀,抹在了脖颈上。

    仿佛对地上的四具尸体视若不见一样的老者缓缓起身,走到了门口,望着外面大雨初霁后的天空,面色阴晴不定,良久,突然自言自语道:“那东西,我一定要得到,谁也阻止不了我!”

    一路上,小八带着木小九一路从官道两旁的山林中行走,加上此时大雨已经停了下来,速度倒也不慢,快要抵达破庙的时候,木小九从太阳的位置上估量一下,如今差不多已是正午时分。

    刚进入破庙,一阵喧闹声就传了过来。

    “不可能,镖局里面不会出内奸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敌人为什么将时间拿捏得如此准确,但是绝对不会是我们镖局的人里面有叛徒!”林大叔的声音中满是怒气。

    进去一看,林大叔和金宏浚赫然正在对峙着。

    “没错,不是镖局里的内奸做的。”木小九人未到,声先至,话音落下才和小八从门口施施然走了进来“否则的话,我们会面对更多的敌人。”

    “咦,木小兄弟,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飘飘去哪了?”

    “我让飘飘去搬救兵了。”木小九轻声答道。

    金宏浚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啧啧啧,果然厉害啊,身为一个男人,先是让飘飘一个女孩子跟你留下对敌,然后又让飘飘一个人去搬救兵。”

    谁知木小九根本不理会他,而是走到了林大叔的旁边开口问道:“林大叔,今天的遇袭,你有什么看法吗?”

    林大叔叹了口气“恐怕是这趟镖的货物有问题。”

    木小九奇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是货物上的问题?”

    “原本,这批送往齐家的货,是由齐家在大理的人托我们运送的,是一批古玩字画。所以在出发之前,总镖头才会说这批货价值不菲,让我们提防着点会有些山贼之类的人来劫镖。但是方才袭击我们的那些黑衣人刀法犀利,配合默契,而且进退有度,肯定不会是普通人物,倒是很像一些大户人家培养出来的死士。但那种大户人家又怎么会对这些普通的古玩字画感兴趣?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是齐家隐瞒了货物里的东西。”林大叔皱着眉头,显得很是担忧。

    “嗯,事到如今,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我建议先在这破庙之中等等,我和小八沿途留下了记号,以供总镖头派人前来接应的时候能够找到我们。只是我还是有些担心,恐怕我们在这里等的时间长了,敌人会恼羞成怒,大肆搜索,找到我们,到时候又是一场苦战。”木小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旁的金宏浚阴魂不散的又插起了嘴。

    “哼哼,我看你恐怕就是内鬼吧,故意让我们留在这里,好让敌人找到我们,把我们堵在这破庙之中。先前你还让飘飘姑娘独自去搬救兵,恐怕也是为了让她自投罗网吧。”

    木小九目光一冷,脚下一动,飞快的闪到了金宏浚的身前,金宏浚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木小九一记兰花拂穴手点住了穴道。

    若是在平常,金宏浚或许还能够挡住木小九的攻势,但是如今他身受重伤,行动不便,自然防不住这一下。

    “你要是再说些屁话,下一次我会直接点你的死穴。”木小九看着金宏浚惊恐的面容,一脸的煞气“同意的话,就眨一下眼睛。”

    金宏浚忙不迭的眨了下眼睛。

    木小九抬手解开了他的穴道,看向了林大叔。

    林大叔面带犹豫之色,思考了一会之后,才终于做出了决定“我们别在这里死等着,大家先好好休息一下,如今是正午时分,我们等到未时左右就出发,继续前行,沿途留下记号就好。”

    木小九看着林大叔躲闪的目光,不觉叹了口气,心知林大叔终究还是心中有了芥蒂,在怀疑着自己的身份。

    既然如此,那也就没办法了,毕竟林大叔才是这一次领队的镖头。

    他回过头,看到小八似乎有意替自己辩解,连忙用眼神制止了他。

    辩解是没有用的,林大叔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只是碍于自己的武功,不好多说些什么,若是小八突然替自己说话,那么林大叔很可能也怀疑起他的身份。到时候,队伍四分五裂,人心不齐,恐怕更加容易出事。

    看着周围的人各个伤势惨重,木小九心有不忍,干脆找了处墙角坐下,开始闭目养神。同时心中暗暗思索着。

    如今运镖的队伍只剩下九个人,再向前走,一旦遇袭,恐怕会很危险。只是既然林大叔执意前行,那自己就要尽量想些办法了,毕竟自己也不太忍心就此一走了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