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十八章 黑衣人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眨眼间,时间便已经来到了后天,也就是先前约好了的护镖队出发的日子。

    木小九收拾好细软,背上行囊,带上洞箫和酒葫芦后便向酒楼掌柜的结了账,然后出发去了沧浪镖局。

    到达时,护镖队已经等在那里准备随时出发了。木小九见状,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了梁浩气的身边,向他告了声罪。

    “抱歉啊总镖头,让你们久等了吧。”

    谁知梁浩气丝毫不以为意,反而还一脸的笑意盎然“小兄弟你多心了,这次随镖走的不只是你一个人,如今还有人没来呢。”

    木小九晒然一笑,心里撇了撇嘴,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要脸,人家什么时候说过是在等你了。

    不过如此一来,木小九倒是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往镖车旁边一靠,自顾自的闭目养起神来。

    没多一会儿,一男一女两个人依次达到了沧浪镖局门口。

    “好了,这趟镖的目的地乃是齐家大宅,价值不低,所以你们这一路上要多加小心,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这次的消息并不是很隐蔽,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会有人打这趟镖的主意的。”

    见人终于全部来齐,梁浩气拍了拍巴掌,对众人说出了此次镖队的目的地。

    “没什么问题的话,大家就上路吧,早去早回,也省得许多麻烦。”

    一众镖师齐齐应了一声,木小九和那一男一女也冲梁总镖头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然后,这支由二十个镖师、三个玩家以及三辆镖车组成的运镖队就上了路。

    云南的天气其实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便是“阴晴不定”。人家经常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但是在这美丽的彩云之南,基本上每个月份的天都是说变就变的,也许上一秒还燕燕高招,下一秒就已经山雨来袭了。

    一众运镖队的人如今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可是现在正走在官道上,又无处躲雨,只能冒着大雨前行,幸好镖局在之前就已经备好了蓑衣斗笠,虽然不如后世的雨衣那么好用,但总算是聊胜于无。

    “天呐,这天变的也太快了!真叫人受不了。”

    说这话的是那个女玩家,名叫桃飘飘,峨眉派弟子,长的小圆脸大眼睛,看起来确实有几分可爱。

    而另外一个男玩家名叫金宏浚则是嵩山派的弟子,一身白衣,背着把剑,原本看起来也是十分潇洒,不过此时遇上大雨之后,就显得有些狼狈了。

    三人原本互相都不认识,只是方才在路上的时候闲聊,所以就互相知道了姓名门派。

    当然,木小九没有爆出本名,只是让他们叫自己木头,再加上他已经将酒葫芦收到了行囊里,又穿着一身黑衣,是以两个人一时也没有想到他的真实身份。

    此时,听了桃飘飘的话之后,木小九摇了摇头“没办法,可能这就是云南的天气吧,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桃飘飘一下子来了兴致“什么预感?”

    “这么大的雨,我想不只是咱们三个,恐怕就连那些镖师们都会觉得有些不喜和疲惫,再加上雨势过大,能见度低。如果我是想要劫镖的人,恐怕是一定会挑在这种时候动手的,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就是这个道理了。”

    一旁的金宏浚嗤笑了一声“你想多了吧,下这么大的雨,我们觉得不适,敌人也会觉得不适我们看不清多少东西,敌人也看不清多少东西。更何况,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现在离大理城并不远,敌人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今天这个时候会下雨,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刚好能走到这样一个位置呢。”

    木小九瞥了金宏浚一眼,又看了看一副认同样子的桃飘飘,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整个镖队又开始静静的顶着大雨前行。

    雨势渐渐小了下来。

    “怎么样,我就说不会有人埋伏吧,你这就是杞人忧天。”金宏浚的话语间有些不屑。

    木小九却总觉得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

    此时的雨已经没多大了,透过雨幕可以依稀的看见两边的山林。

    木小九忍不住打量起了右手边的那处密林,他也不能确定自己为什么会一直有种异样的感觉,但他的人生准则一直就是既然想了,那就去做。

    “林大叔,你们先走着,我去那边看一眼。”

    跟这次出镖的镖头知会了一声,木小九也不等他答话,转身就奔向了那处密林。

    身后,金宏浚撇了撇嘴,骂了一句“什么东西。”

    倒是桃飘飘有些担忧地说到“木头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

    话音未落,就在金宏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还没有进入林子的木小九突然怒吼了一声:

    “敌袭!”

    异变陡生。

    两侧的山林间,突然有无数只弩箭激射而来,仓促之间,二十个镖师顿时有六人丢掉了性命,剩下的人中也有好几个都中了箭矢。

    然后,紧接着,约有三四十个身着蓑衣头戴斗笠,脸上还蒙着面巾的黑衣人冲了出来,个个手持钢刀,杀气满满。

    木小九正要转身回到镖车那边,早有四名黑衣人冲了过来,将他团团围住。

    木小九抽出洞箫,冷冷的看着这四名黑衣人,也不说话,径直冲了上去。

    他一直觉得,问“什么人”是一件很傻的事情,人家都遮的那么严实了,很明显就是有意隐藏身份,那你还问个屁啊,直接打就是了。

    “杀!”

    那群黑衣人中的一个站在山坡上,刻意的压着声音,大喝了一声。

    镖车那边,金宏浚、桃飘飘和还活着的那十四个镖师也各自持着武器,迎上了敌人的进攻。

    十七比四十。

    除了木小九有幸分到了四个人之外,剩下的人基本都是以一敌二。

    “配合默契,进退有度,用的刀法还都是一样的刀法,这些黑衣人的身份绝对非同寻常!”木小九一边和四个黑衣人过着招,一边在心中暗暗思索着。

    只这一走神的功夫,木小九便觉得身后一道凌厉的劲风袭向自己的脑袋,心惊之下连忙俯身,脑袋是保住了,头发却被削下来了一缕。

    感受着仿佛在隐隐作痛的头皮,木小九不敢再有丝毫大意,脚步一错,身子冲到两名黑衣人中间,抬手按上了其中一人的肩井穴,那人身子一麻,一个站立不稳,顿时倒在了地上。

    这时,其中一名黑衣人的刀已经砍到了木小九的面门之前,而他身边的另外一个黑衣人也已经一肘顶向了他的腰眼之处。

    木小九一个铁板桥,先是避过了身旁黑衣人的一肘,然后抬起右脚狠狠蹬在了身前黑衣人的膝盖上。

    这一脚下去,木小九借着反冲之力向后滑出了约有五步之遥,然后一个挺身站了起来,那被木小九一脚蹬在了膝盖上的黑衣人却趴在了地上,左腿赫然已经被废掉了。

    无心和他们在这里纠缠的木小九也不恋战,飞快的冲向了镖车的方向。

    方才不过那短短一会的功夫,木小九这边废掉了两个黑衣人,可镖车那边的形式却不容乐观。只这一会儿,之前在弩箭的射击下活下来的十四个镖师中已经又有三个人命丧黄泉了。

    当然,黑衣人那便也不是全然没有损伤,除了木小九废掉的那两人之外,镖车那边也成功干掉了四五个黑衣人。

    另外,金宏浚和桃飘飘这两人也很棒,虽然没有击杀敌人,但是却都各自拖住了三名黑衣人,奋力搏杀着,尽量给镖师们减少压力。

    金宏浚持着大剑,一手嵩山剑法使得虎虎生风,很是霸气桃飘飘则使着一手柳絮剑法,剑光绵密,势若抽丝,令三个黑衣人也是丝毫不得进犯。

    小成境界的凌波微步有多快?

    从山坡到镖车,木小九近乎是一蹴而就,身后那两个先前围攻于他的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木小九已经冲到了镖车近前,箫作剑使,一剑拨开身前一名黑衣人攻过来的长刀,然后一个前刺,箫身穿过雨帘,便已将那黑衣人的喉骨点碎。

    感受到两侧传来的劲风,木小九身形不停,一个前冲,帮一名镖师挡住了他身后劈下的钢刀,然后抬手拿住了那黑衣人的手腕。那黑衣人正要挣脱,却发现自己的手腕好似被铁箍给箍住了一般,非但挣脱不能,反而连劲力都用不出来了。

    “笑话,我这天山折梅手若是那么好挣脱,那干脆也就别叫绝学好了。”

    木小九身子向前一进,迫入到那人怀中,在他耳边轻声呢喃了一句,然后一个翻身,与那名黑衣人换了个位置。

    当然,这位置换的自然不会是毫无用意。

    原来,不知何时,已经有两名黑衣人冲了过来,手里钢刀劈头盖脸的砍了下来。木小九如今这一个换位,那名黑衣人却成了他的护盾,帮他挡下了这一刀,然后便死的不能再死。

    木小九冷冷一笑,一把抛开身后那具尸体,洞箫一撩,架开钢刀,然后往前进了一步,将洞箫复又别回身后,两手同使,狠狠捏碎了两个还来不及回防的黑衣人的喉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