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十六章 去大理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九月十三日,晴,微风。

    木小九昨晚下线之后,先在自己的床上舒服的睡了一觉,然后起床去晨了个练,可惜没有遇到上次晨练时候和他说话的那个老者。晨练之后又吃了一顿久违的自己做的早餐,将这几天狐小仙弄出来的历史遗留问题外卖盒扔了出去。在弄了些方便的饭菜放到冰箱里之后,木小九便再一次上了游戏。

    “欢迎进入武侠世界。”

    外面是晴天,游戏里面也是万里无云。停下了正在运转着的内功,木小九走出了房间,痛快的抻了个懒腰。

    此时已经快要到了昨日与孙家爷孙约好的时间,木小九收好了行囊,将房门紧紧锁好,然后便向村口走去。

    其实如今的他行囊里也只剩下一个要送给皇阿玛的酒葫芦,一块记载着凌波微步的帛卷,还有就是折梅落雪剑的秘籍了。原本还有两套换洗衣物,可是其中一套被他撕破用来给那农夫包扎伤口了,另外一套则在他和马贼拼杀的时候给弄的破破烂烂的,也不能穿了。

    所以,他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只剩下身上这一套白色长衫了。

    这充分的验证了一个道理行走江湖,还是要多带几套衣服的。

    至于银子?别闹了,在这江湖世界里,有时候就算你有银子都未必有地方能买到衣服。

    不过,说起银子,算了一下,到大理之后要买两套衣服,还要坐马车去光这两件事便又是一大笔银子。

    木小九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件尴尬的事他没钱了。不管是现实里还是游戏里,他都没钱了。

    唉,里那些江湖侠客都是怎么赚钱的呢

    自己总不能去做强盗或者飞贼吧

    要不然就去劫富济贫?顺便自己留一点当作外快?

    就这样,一路想着该怎么赚钱,没多一会木小九就到了村口。

    “木大哥,快过来,就等你了!”

    老远的,孙小雅那宛如百灵鸟般清脆、欢快的声音就把木小九从走神中唤醒。

    抬头看去,孙老一身青衫,面带笑容,溺爱的看着孙小雅。小雅则穿着一套鹅黄色的对襟襦裙,显得更加娇俏可爱。

    两人身旁,还停着一辆马车当然,马匹拉着的那个不是车厢,而是一个由木板拼出来的车板。要是把前边的马换一下,那简直活像是现实里的三轮车。

    不过,好歹比人走得快是不是?

    木小九回应了一声之后,也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大步流星的跑了过去。

    “见过孙老。”先是冲孙老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又去拨弄了一下小雅那弄得极为漂亮的头发。

    “哎呀!木大哥你别弄了,我花了一个早晨才把头发编好的。”小雅连忙一手护住了头发,另一只手则作势要打木小九。

    “嘿嘿,好,我不弄了,走了走了,快上去吧。”

    看着木小九和小雅嬉笑的样子,孙老也不觉得怎么样,其实他思想还是很开放的,更何况木小九这个小伙子也让他蛮喜欢,毕竟不是每个玩家都愿意豁出性命去无偿的保护一个原住民村子的。

    “行了,都上车吧,我们走了,再不走天黑之前到不了大理城了。”孙老摆了摆手,一锤定音。

    “呃,孙老,要不您去后面跟小雅歇着吧,我来赶车。”木小九看了看孙老,轻声道。

    孙老哭笑不得的回答说:“小九,你会赶车吗?我看你连骑马都不会,让你赶车,我们可能就跑回无量山去了。”

    木小九傻笑一下,也不再多说什么,毕竟他确实不会赶车,也不会骑马。

    先前他自己一个人从无量山小镇出发的时候,其实一路上挺无聊的,可如今有了小雅和孙老的陪伴,那就又不一样了。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谁能极之?

    冯翼惟象,何以识之?”

    随着马车在官道上前行,木小九看着两侧的山色和湛蓝的天空,忍不住放声吟咏着。

    孙老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很是高兴的合了起来:

    “明明暗暗,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圜则九重,孰营度之?

    惟兹何功,孰初作之?”

    木小九一愣,回头看着孙老说:“咦,孙老,原来您也知道这天问。”

    孙老笑眯眯的看着他“当然了,我年轻时也曾读过书的,还曾经想过要考取功名。倒是你,我也曾经见过几个玩家,却没有一个像你这样明事理,有仁义之心,学识也不错的人。”

    孙老这么一夸,木小九当时就老脸一红,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那您后来怎么当上了医师?”

    孙小雅本就在旁边听他两人聊天,有些闷得慌,此时听到木小九问起此事,连忙抢道:“我知道我知道,爷爷跟我讲过的,我来说!”

    “听爷爷说,当年,爷爷最后一次进京赶考的时候,我爹爹已经五岁了。其实那个时候爷爷已经不是很想去京城了,但是奶奶却对他说,他已经努力了那么久,不应该就这么放弃,劝他去应试。”

    “于是,爷爷虽然并不是很愿意,但依然收拾东西,去了京城。”

    “但是后来落榜了,奶奶又过世了,于是,爷爷就做了医师。”

    木小九原本听的津津有味的,可到了后面却越听越感觉不对,此时见小雅停了下来,有些不解的问道:“这就没了?”

    小雅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孙老在前面一边赶着车,一边轻轻笑了一句说:“其实,那次我进京赶考的时候,之所以会落榜,便是因为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已经到了京城,又怎么能说走就走?于是便给家里寄了封信,希望能得到回信,了解一下家里的情况。”

    “但是,一直到我考前,都始终没有收到家里的回信,心焦之下,发挥失常,最终落了榜。”

    “但我当时也没顾得上那许多,考完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可惜却晚了一步。原来,我走之后没多久,我内子就患上了重病,有的邻居想要把这件事告诉我,但却被她给制止了,说是不想分我的心。”

    “然后,就在我回来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就撒手人寰,弃我而去了。”

    “心灰意冷的我,再也没有进京赴考的念头,也熄灭了心里最后那点功成名就的心,决定改而学医,做一个医师,治病救人,也尽量省的他人再经历像我这般的事。”

    孙老语气淡然,就好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但木小九却分明从他的侧脸上看出了一丝缅怀。

    冲着孙老拱了拱手,木小九有些歉意的说道:“想不到孙老还有这般经历,勾起了孙老的伤心事,是小子莽撞了。”

    孙老摆了摆手,示意不碍事。

    木小九本来还想问问小雅父母的事情,但是如今却是不好意思再开口了。倒是孙老,回头看了他一眼之后,似乎看破了他心中所想,笑着说:“你是不是还想问小雅父母亲的事情?”

    木小九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确实有些好奇。”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儿子,也就是小雅的父亲孙现在在京城做官,本来小雅应该跟着他们的,但是小雅从小就很喜欢粘着我老头子,再加上我也不希望小雅被他们管成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所谓大家闺秀,便把小雅带在了身边。”

    “那、小雅的父母不会介意吗?”

    “噗哧”小雅一个没忍住,不小心笑了出来“我爹爹最怕爷爷了,我还记得小时候,那时候爷爷也跟我们住在一起。那会儿可真的是,爷爷让爹爹往东,他不敢往西爷爷让爹爹抓狗,他不敢偷鸡。爷爷随便瞪个眼睛,爹爹都会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

    看着小雅得意的样子,木小九哭笑不得的掐了掐她的脸蛋,说道:“有你这么说自己爹爹的嘛。”

    小雅抬手拍开了木小九掐着她脸蛋的手,冲他吐了吐舌头,然后蹭到了孙老身边,靠着孙老躺了下来。

    孙老听着两个人在后面嬉闹的声音,“嗬嗬”的笑着。

    因为离开的时间比较早,再加上一路顺畅,也没耽搁什么行程,因此,太阳落山之后不久,也就是大概戌时的时候,三个人就已经抵达了大理城下。

    不过木小九倒是有些奇怪,因为当时酒楼老板告诉他,从小镇出发,如果算上晚上休息的时间的话,起码要两天才能抵达大理城,可是如今看来,这时间明显是错误的。

    后来孙老告诉他事情原委之后,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并不是酒楼老板骗他,而是那掌柜的见他是外来之人,才故意将时间说的略长一些,以免到时候他到不了大理城,反倒怪罪于老版。而且一般来说,凡是外来的人,在路上难免会歇歇脚,看看风景,不会把时间赶得太紧。这样一来,实际上两天的时间是刚刚好的。

    经过卫兵的盘查之后,三人进了城,因为天色一晚,孙老也没有直接去找他那位老友,而是带着木小九和小雅在城中找了一处客栈,先住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