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三十五章 养伤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木小九没有理会那个马贼,反而慢慢抬起了头,任由小雨滴在自己的脸上。

    “咻”的一声,好像讯号一般,随着一个马贼倒地,其余十几个马贼纷纷倒地。

    这些人可不是管三,刀枪不入,他们的硬功也就仅止于力气大而已。所以,此时箭矢一来,纷纷倒地死去。

    木小九之所以没有管这些马贼,就是因为他看到了那些跟在农夫身边,张弓以待的猎人们。

    不是不管,是不需要管。

    他一屁股坐到了倒在地上的管三身上,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之后,他突然开始无比的想念香烟这种东西。

    “要是有支烟就好了”

    木小九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涌进来,看着有两个没有被射死的马贼想要起身逃跑,却被几个农夫冲上去用镐头和斧子给打死,看着之前被他救了的那个农夫抱着两个女人的尸体失声痛哭不对,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女孩。

    “原来那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啊”木小九呢喃着“我跟他们一家还真是有缘,可惜了,不是什么好缘分,真是抱歉”

    说着说着,木小九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连番大战、左臂折断加上很重的内伤,以及内力的过度消耗,还有心情的激荡,木小九其实早已经筋疲力竭了,如今终于没了危险,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再醒来时,一股草药味扑鼻而来。

    木小九感觉到自己似乎躺在一张很硬的床上,而且是躺了很久,因为自己的整个后背现在都是僵的。

    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些人不会是拿石头给我搭了一张床吧”

    正待翻身换个姿势,木小九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子有点不听使唤,很酸,很重,好像是绑了一块大石头在上面一样。

    他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处茅屋,自己应该还在村子里,可能跟农夫一起过来的人里,有镇子上的医师。

    一旁的土灶上熬着药,药草的清苦味不断的散发出来,闻起来很舒服。而自己的左手上被打上了夹板固定,此时连活动都费劲,倒是手指头可以动了,不过也没什么屁用,自己又不抓痒。

    木小九挣扎着挪了个地方,让自己可以看到窗外。外面的雨还在下,而且更大了,好像是一直没停,不过也有可能是停了之后又下起了雨,毕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小伙子你醒了?”

    正在木小九思绪万千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木小九抬头看去,发现是一个穿着布衣的白胡子老先生。

    “嗯,老丈是给我疗伤的医师?”

    那老先生摸了摸胡子“是啊,你现在感觉如何?”

    木小九苦笑着道:“我感觉很不好,全身上下都提不起力气,好像被大石头压着一样,很沉重。而且这床太硬了”

    老先生有些哭笑不得的说:“有的躺就不错了,村里的房子大多都被烧毁了,总共也没剩下几间完好的,这还是村民们念着你的恩,特意给你让出来养伤的。”

    木小九闻言一惊“那其他那些受伤的村民呢?”

    “别担心,受伤轻的都已经搬迁到镇子那边去了,这边没剩下几个人了,只不过其他人都是两个人一间屋子而已。”门口,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响起,紧跟着,一个约莫有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跑了进来。

    “唉,小伙子,别担心了,你好好养伤就是了。你先前和那伙人打斗的时候,除了左臂之外,还受了很重的内伤,甚至内脏都有些微的损伤,要好好调养一阵子。更主要的是,你内力透支过于严重,以至于经脉也有损伤,所以啊,安心躺着吧。”那老先生安抚着木小九。

    “劳老丈费心了,不知道我的伤几天能好?”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后可以下地行走,七日之后可以恢复成常人样子,内力也能恢复,不过要是想像之前那样高飞低走、与人搏击的话,可能要等到半个月之后了。”

    木小九一下子傻了眼,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伤得这么重。

    但是没办法,如今也只能认命了,而且他也不觉得后悔。

    “如此,有劳老丈了,不知老丈怎么称呼?”

    老先生摆了摆手“我姓孙,你叫我孙老就是了。”

    七日之后。

    木小九坐在茅屋门口的一块大石头上,喝了一大口酒,一脸的得意。

    就在他怡然自得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木大哥你又喝酒,是不是又想吐血了?”

    “妈呀!”木小九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差点从石头上蹦起来,好一会才恢复镇定。

    看着面前小姑娘笑嘻嘻的模样,木小九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然后很是无可奈何的说道:“小雅,自从学会了凌波微步之后,你是越来越喜欢吓唬我了,好玩嘛?放心吧,吐血什么的不会再有了,如今已经过去七天了。”

    一说起吐血这事,木小九就闹心。

    原来,四天之前,也就是他刚刚能下地的那一天,他就闲不住的跑出去溜达。结果被他找到了两坛子烈酒,数日没有安抚过酒虫的他哪里能忍得住?连忙揭了泥封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可惜的是,他那会儿内脏的伤还没完全养好,所以,还没喝几口,他就一口血喷出来,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后来,还是小雅,也就是孙老的孙女发现了他,才救了他一条命,否则这会儿他已经死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听说了小雅一直很想学武功之后,木小九就把凌波微步传给了她。

    “切,七天一过就开始喝酒,木大哥你果然是个大酒包!”

    木小九换了个姿势,干脆躺在了大石头上,咧着嘴笑着,也不答话。

    “对了木大哥,如今你和村民们伤都没什么大碍了,我和爷爷也要离开村子了。”

    木小九闻言一怔“诶?要走了?什么时候?”

    “明天一早,爷爷要带着我去大理,说是去找一个老朋友叙叙旧。”小雅有些闷闷不乐地说着,这几天以来,她没事就过来找木小九学武功,听木小九吹曲子、给她讲江湖上的故事,关系已经很好了。可是如今却突然要离开,她多少都有点舍不得。

    木小九挠了挠脑袋,又把嘴咧开了“那感情好,明天我跟你们一起走。”

    小雅一下子开心了起来“木大哥你也要去大理?”

    木小九感受着太阳的温暖,抻了个懒腰,然后说:“对啊,我也要去大理,然后再从大理乘马车去咦,木大哥你去干嘛?”

    “招人啊。”说起这件事,木小九的脸上不禁多出了几分向往。

    小雅还是有些迷糊“木大哥你有朋友在吗?”

    “不是啦。”木小九翻身下了石头,揉了揉小雅的脑袋,把她的头发弄得一团糟,然后一闪身冲了出去“来来来小雅,让我瞧一瞧你的凌波微步有没有进步,追上我我就给你讲故事!”

    小雅理了理头发,瞪起好看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木小九的身影,飞快的追了上去。

    是夜。

    木小九缓缓盘膝入定。

    其实,当日与马贼的那一战,虽然害得他昏迷了两日,又在这村子里休养了七天,但是对他而言,也不全是坏事。

    首先,因为那一战的战斗强度巨大,让他使出了种种手段,还透支了内力,这导致了他不但凌波微步达到了小成,而且兰花拂穴手也突破到了小成阶段。又因为透支内力的原因,他的碧波心经也已经在前两日再次突破,达到了第五层。

    而且,这些日子的静养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趁着这几天的闲暇,他已经成功将两门新的绝学天山折梅手和折梅落雪剑修炼到了初学的境界。

    当然,想要再进一步,短期内是不太可能了。

    还有一件不得不说的事,那就是他在江湖上的实力评定了。原本在段誉剧情刚刚结束的时候,他的实力评定便已经因为在琅嬛福地中吹奏的那一曲碧海潮生曲而达到了融汇,而之前与马贼的那一战更是让他达到了二流的实力评定。

    另外,自从段誉剧情结束后,绝学榜上也是发生了一场天翻复地般的变化:

    阿飞快剑水森。

    白家神刀杨头。

    碧海潮生曲木小九。

    易筋经刹那芳华。

    蛤蟆功邢文星

    小无相功???

    燎原枪法???

    北冥神功杨头、道非道。

    散手八扑???

    凌波微步木小九

    天山折梅手???

    折梅落雪剑???

    不知不觉间,绝学榜上,已经出现了十二门绝学,而且其中七门的习练者都已经被披露了出来。

    尤其是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一上榜就立刻引来了热议,毕竟段誉剧情才刚刚过去。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北冥神功居然有两位习练者,而凌波微步居然又是另外一位习练者。所以,将道非道信息揭露出来的那几个玩家也就是被段誉吸空了内力的那几个人猜测到,可能是杨头和木小九抢到了蒲团里的帛卷,然后在抢夺的时候一分为二。道非道则是跟着段誉习练北冥神功,却没能得传凌波微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