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十五章 阁中一叙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免费读!

    就在木小九想要辩解些什么的时候,婠婠却又将他再度打断。

    “这位木公子的确是文采不凡,只是不知道愿不愿意入奴家的阁中一叙呢?”

    这么快?

    体会着周遭所有男子那锋锐如刀一般的眼神,木小九不禁有些叫苦不迭,这什么狗屁的入幕之宾怎么就落在自己身上了呢。

    其实倒不是说他不为婠婠的容颜倾倒,只是他这个人呢,向来是有色心无色胆。像婠婠这种绝色,他也就只敢看两眼欣赏欣赏,若是真的同坐饮酒搞点小暧昧什么的……这又不像是和黄蓉、狐小仙在一起,明知道只是朋友之间喝喝酒聊聊天,现在可是在青楼啊。

    当然了,他也是先前被倾乐坊老鸨那一抱给抱出了心理阴影了。

    正欲开口,旁边一桌的一个男子突然开口为他“解了围”。

    “婠婠姑娘,你先前不是说要学识、武艺俱佳吗?看这位兄台一不佩刀二不带剑,恐怕在武艺一道上攀登不高吧。”

    这种话要是叫别人听去了,恐怕多多少少要和他理论一下,只是木小九此时正琢磨着怎么拒绝婠婠的邀请呢,又哪里会气恼?当下摆了摆手道:“没错没错,叫我舞文弄墨还行,叫我舞刀弄枪就罢了吧,我可是不会武功的。”

    角落里,一个观察了木小九半天的青年男子听到木小九的话之后皱了皱眉,暗自想道:“不会吧,莫非真的不是?该不会只是凑巧打扮相像?可是总不会连姓都是一样的啊。不行,看我试他一试。”

    念头落定,这青年突然笑着开了口:“木兄未免太过谦虚了,身为桃花岛弟子、东邪绝技碧海潮生曲传人的你若都说不会武功,那我等众人岂不是都不配再行走江湖了?”

    厅内众人闻得此言顿时大惊,玩家自是不用多说,就算没有看过帖子,可是绝学榜上之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而那些npc原住民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则是忌惮。

    试问天下武林中人,有几个不知道东邪黄药师的威名的?

    木小九原本还笑的得意,听了这话之后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将出来,连忙打眼去瞧,却发现说话的那个人他根本就不认识。

    “得,今个算是知道什么叫人怕出名猪怕壮,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了,我认栽!”

    相比于他的郁闷,台上的婠婠却是大喜过望,本来只是随便挑了一个看得过去眼、没那么猪哥的家伙,没想到却还真的有两把刷子。

    “木公子,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明明身负桃花岛绝学,为何却要骗奴家,说你不通武学呢?”

    婠婠回眸瞥了木小九一眼,那眼波流转之中,不经意流漏出的几许哀怨,顿时把木小九看的一呆。

    正了正心神,木小九歉疚一笑“是在下的不对,给婠婠姑娘赔礼了。”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婠婠掩嘴一笑,柔声道:“既然木公子学识广博,又是东邪传人,那就完全称得上是学识、武艺俱佳了,不知道木公子愿不愿意入奴家阁中,与奴家饮酒畅聊呢?”

    木小九无奈,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拱了拱手“姑娘有名,在下岂敢不从?”

    说着,便起身准备随身旁引路的女子往二楼而去,只是想了想,他却又回过头把百晓生给拉上了。

    哼,自己不敢,我还不能拉上个人吗!

    见无人阻拦,百晓生倒也没有多少抗拒,顺势便跟着上去了,只是偷着凑到木小九旁边小声说了一句“其实木先生嘴上说着不要,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吧。”

    木小九的额头上仿佛滑下了无数道黑线,也不理身后这个穿的人模狗样,实则人面兽心的家伙,自顾的向上走着。

    百晓生低下头偷偷笑着,活像只偷到了小母鸡的黄鼠狼。

    ……

    婠婠的阁中,自然是和楼下厅堂之中不同。

    不止装点得更为精致,而且也更加安静,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若隐若现的淡淡香味,可惜木小九不通香道,也叫不上来这香的名字,只是觉得很好闻。

    落座之后,干果蜜饯一一摆齐,婠婠单独坐在一侧,木小九与百晓生则坐在婠婠对面,三人身后各有一名女子立于一旁,随时奉酒。

    “木公子,你身旁这位是?”婠婠本以为木小九会独自上来,没想到他却拉了一个人,不觉有些奇怪。

    “啊,见过婠婠姑娘,在下万事楼百晓生,不过是一个跟木先生凑桌的人而已。”说到这,百晓生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木小九一眼“说起来,我也很好奇木先生为何会拉我上来。”

    木小九本来正嗅着杯中的酒水,此时见两人都看着自己,尴尬一笑“呃,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怕尴尬。”

    这下子婠婠更觉得诧异了“木公子担心……和奴家共处一室会尴尬?这话听起来,可不怎么可信哟。”

    百晓生突然不着痕迹的往旁边坐了坐“该不会,木先生你是有什么龙阳之好吧。”

    “龙阳之好……”婠婠和木小九异口同声的重复了一遍。

    似乎是反应过来了,婠婠一下子笑了起来,一时间花枝乱颤。木小九的脸色则黑的好像是窖藏了八十年的锅底灰一般,怒视着百晓生“你才有龙阳之好!”说完,又想起来件事,连忙添了一句“你个万事楼的大嘴巴可别出去瞎说!”

    百晓生松了口气,连连摆手说不会。

    片刻后,百晓生突然又蹦出来一句“那你为什么觉得尴尬?”

    木小九实在忍无可忍,一掌拍在了百晓生的大脸上,把这死不要脸的给拍到了一边去,然后吐了口气,朗声道:“世界,清静了。”

    这一下,婠婠好不容易止住的笑意又一次爆发。

    木小九看着这两个家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酒!虽然不像小醉虾那碧光酒一般轻柔,却更多了一丝醇美,而且透着一股幽香,浓而不腻。若说碧光酒好似井中一弯月影,那这酒便是阁中一位佳人了。不知这酒,叫什么名字?”

    婠婠莞尔一笑“想不到木公子还是爱酒、懂酒之人,形容的却是丝毫不差。这酒名叫秦淮春,乃是我倾乐坊中独有的佳酿。”

    “秦淮春……”木小九沉吟了一下,轻轻颌首“酒好,名字也美,恰如其分,恰如其分。”说着,却又是一杯干了下去。

    “原来木公子来这,就是为了喝酒而已啊。”婠婠有些幽怨的说道。

    木小九一时哑口无言。怎么样,说什么来着,我就说我怕尴尬!

    这时候,百晓生适当的开了口,当然,是一边揉着脸一边开了口。

    “木先生既然已经进了这阁里,也就别再藏拙了,你既然长于箫艺,不如为婠婠姑娘献上一曲,也好让我这俗人欣赏欣赏。当然,若是婠婠姑娘愿意趁兴起舞,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闻言,木小九将目光投向了婠婠,两人的目光猛然相对。

    似乎是早已约定好了一般,两人极为默契的,一人抬起洞箫,一人起身玉立。

    一时间,箫声飘扬,佳人翩跹。

    木小九承认,这大概是他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美的舞了,明明只是乘兴舞之,却是更显得灵动袅娜,时而如月宫仙子般清冷孤高,时而又似云霞烟花般火热恣意。

    到后面,已经不再是婠婠随着他的箫声而动了,反而更像是他在伴着婠婠的舞步而奏曲。

    一曲《碧涧流泉》过后,婠婠没有记着回到座位上,反而俏生生的打趣起木小九“木公子先前用尹颚的半片《杏园芳》来形容奴家,不知道方才看了奴家这一舞之后,又有何感想啊?”

    木小九轻轻摇了摇头“什么公子不公子,婠婠姑娘叫我小九便是了,若说这一舞,倒着实让我想起了曹子建在洛神赋中的所云。”

    “木先生莫不是说——”百晓生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婠婠两眼中也顿时异彩涟涟。

    “没错,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咯咯,木公——小九你果然博学,这些东西好似信手拈来,奴家实在佩服。而且,小九的洞箫也是空灵飘渺,不愧是东邪弟子。”

    木小九脸一红“小道小道,不足挂齿。若是说起箫声,我这更不过只是微末伎俩罢了。”

    婠婠一下子来了兴致“小九你这么说,我倒想听听是谁能让你如此推崇备至。想来有一个人定然便是桃花岛主黄药师了,可着另一个又是何人呢?”

    “唔,日前,我曾与陆小凤陆兄在小醉虾一饮”说到这,木小九有些咬牙切齿“席间,我们曾谈论他一位朋友——花满楼曾说过的话。”

    “他说,当世音律,他最佩服两人,除了家师之外,还有一人,便是魔门邪王石之轩之女,石青璇石大家了。”

    “这样啊……”婠婠那一对极美的眸子中,隐隐掠过一丝异色“日后若有闲暇,我倒要去拜访一下这位石大家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