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见闻录 第二十章 一曲断心魂

时间:2017-09-30作者:木南之

    ,更新快,,免费读!

    “老皇,听说你们昨天打驻地战输了?没事吧。”

    “嗨,别提了,丢人。我们帮会被青花阁阴了,要不是跟我厮杀的那个叫杨万里的汉子手下留情,我现在已经重生了。”

    “嗯?被阴了?什么情况?”

    “本来昨天是我们和青花阁两家的对决,可是谁也没想到,青花阁帮主余青花那个贱人居然收买了苏州城里另外一个帮会,好像是叫什么听风阁吧。那个帮会趁着我们帮和青花阁将要开战,驻地里人手空虚的时候跑去偷袭我们驻地,要不然我们不会输的。”

    “好吧,你也放宽心,驻地没了不要紧,人还活着就总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加油。”

    听风阁?

    木小九轻轻摸着光洁的下巴,眯起了眼。

    下面这个宇文轩,好像就是听风阁的吧。

    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木小九朝着楼下喊了一声:“楼下那位使扇子的兄弟可是听风阁的人?”

    声音传到楼下,林风雨一惊,宇文轩则大喜。

    “宇文轩你不会无耻到单挑还要叫人帮忙吧!”林风雨收了刀,冷冷的注视着宇文轩。

    宇文轩暗自思索“林风雨这厮刀法太快,我与他相拼,虽然能凭借折花百式将他压制,但是一时也胜他不了。可是现在帮里的弟兄明显不是对面的对手,不如叫楼上那位下来挡林风雨一挡,我抽身去帮一帮其他兄弟,也不算坏了规矩。只是……楼上这家伙是谁?怎么没见过?需要先诈他一诈。”

    心里打定主意的宇文轩抬头冲木小九回应道:“没错,在下魔门花间派宇文轩,添为听风阁四名堂主之一,不知楼上的是哪位兄台,还望施以援手,时候我听风阁定有回报。”

    木小九自楼上翻身而下,手中洞箫一转,笑着说道:“宇文轩对吧,兄台不敢当,在下木小九,专为收利息而来。”

    此言一出,宇文轩一下子懵了。

    收利息?收什么利息?帮里哪个高层在外面借高利贷了?没听说啊……

    “敢问木兄收的是什么……”

    宇文轩话还没说完,木小九已经脚踏灵鳌步,冷笑着冲了过来“既然你们听风阁配合青花阁设下圈套,夺了老皇他们帮会的驻地,那就别怪我今天先取了你这厮的项上人头,以做利息。”

    “老皇?你是幽灵的人!”宇文轩大惊,却已无暇回嘴,因为木小九已经攻到了他身前。

    只见木小九左手拇指与食指相扣,余下三指微微展开,恰似一枝兰花般伸出。看起来好像轻描淡写,行若无事,极为缓慢似的,实际上却迅疾非常,眨眼间便已经探到了宇文轩的胸前。

    “好俊的功夫!”林风雨见状,大赞了一声,拉过一条凳子,抱着刀就坐到了一旁。他们春雷会今天来的人本就比听风阁多,此时听风阁的人已经被他们斩杀大半,他也懒得向那些闲杂人等动手了,倒不如在这里看木小九和宇文轩过招。

    林风雨有闲称赞,宇文轩此时却已无暇他顾,手中折扇于胸前一开,正好挡住木小九的一抚。

    木小九这一记兰花拂穴手未竟全功,只是抚在了宇文轩的折扇上,但他倒也毫不在乎,反而还笑眯眯的向林风雨回了一句:“好说好说。”

    虽然言语着,可木小九手上的功夫却一点没有落下,抚穴不成,他手上可还有洞箫。左手一撤,右手洞箫一挺,玉漏催银剑当即泼洒而出。

    说起来,这玉漏催银剑本是玉箫剑法中的一式,后来单独化作一套剑法,讲究的是剑锋成弧,旁敲侧击,去势似乎不急,但剑尖笼罩之处极广,除非武功高于其对手以兵刃硬接硬架,否则极难闪避。

    如今木小九以箫代剑,剑锋虽不能成弧,却因为洞箫较剑较短,旁敲侧击起来,丝毫不差,破绽较用剑使出更多,但剑势反倒更为凌厉。

    而显然,以宇文轩的功夫和眼力,一时间也是很难看出木小九这一剑中的破绽的。

    无奈之下,宇文轩只得再起折扇,见缝插针,以巧劲拨开了木小九攻来的洞箫。

    一时间,两人攻杀往来,倒是打了个难解难分。

    可惜的是,待到二十招之后,木小九就渐渐落入下风了。

    毕竟他的玉漏催银剑如今还未到大成,使出来不够圆融。何况二十招一过,宇文轩开始渐渐抓到了木小九的破绽,就更显得游刃有余了,甚至还开始用言语调侃了起来。

    “小子,功夫挺漂亮的,可惜你太弱了,完全不是对手啊。就你这武功还想给皇阿玛他们报仇,想的也太多了点吧。”

    木小九冷哼一声,洞箫移至左手,然后运起十成内力,一掌推出,掌势如波,重重递进。

    宇文轩笑意不减,以折扇对上木小九这一掌,两人内力碰撞在一处,顿时将两个人都震退了两步。

    “好小子,内力倒是不弱!”

    木小九依然没有回话,邪邪一笑,洞箫已经架到了唇边,一缕箫声幽然响起。

    随着箫声的响起,一时间,宇文轩突然觉得自己好似置身于大海之中,洪涛汹涌,白浪连山。潮水中是鱼跃鲸浮,海面上有风啸鸥飞,天地苍茫之间,一阵阵浪头猛然向他拍来。

    而这箫声影响的,远远不是他一个人。

    整个小醉虾酒楼,所有人都因这箫声而失神、恍惚,甚至是手舞足蹈,神志模糊。幸好因为刚才听风阁和春雷会的厮杀,大部分食客都已经离开了小醉虾酒楼,这楼里如今剩下的,大多都是两个帮会存活下来的帮众。

    就连林风雨都在箫声的影响下双目充血,面红耳赤。

    运气内功暂时压制下体内翻腾的气血,林风雨猛然抬起长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割开了一条口子,鲜血喷溅而出。

    借着这一时的清醒,林风雨大喝了一声:“所有人,退出酒楼!”

    随着其他人的离开,酒楼中只剩了宇文轩和木小九二人。

    本来,宇文轩此时已经开始七窍流血,摇摇欲坠,马上要放弃抵抗了。可谁能想到,林风雨的那一声大喝却唤醒了他。

    “好可怕的曲子,逃吧。”

    “不行,不能逃!逃不掉!”

    两眼赤红的宇文轩用力咬了一下舌头,以换来自己短暂的清醒,然后用力在地板上一踏,将小醉虾酒楼的木质地板踏的木屑飞溅。

    最后一击,不成功,便成仁!

    持着折扇,宇文轩急速冲向了木小九。

    看着飞奔而来的宇文轩,木小九眼中掠过一丝不屑,手指一动,箫身所有的音孔全部被堵住。

    筒音!

    这声筒音一起,顿时间好似春日惊蛰时的第一声炸雷,猛然炸响在宇文轩的耳边。

    而在宇文轩的眼里,眼前的场景突然变了。

    在箫声和筒音之间,木小九留的那一丝空白里,宇文轩眼中的大海本来已经风平浪静,波涛尽散了。那一刻,鱼不跃鲸不浮,风不啸鸥不飞,那一片大海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甚至就连浪花都没有一朵。

    可是,当那一声筒音响起的时候,海水,不复平静。

    一个巨大的浪头向他席卷而来,那波涛就像是从天上的银河里倾泻下来的一样,无边无际,无穷无尽,就算是想要逃,都不知道该逃向何方。

    不过一个瞬间,或许是一弹指,或许是一霎那,又或许,只是一个错觉。

    那滔天大浪,将他整个人都卷了进去。

    他疯狂了,也畏惧了,手里的折扇早已经扔了出去,两手空空的他就站在原地,手舞足蹈,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活生生的变成了街头撒泼的疯子。

    他终于被那个浪头给完全吞噬了。

    在那一刻,宇文轩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两块巨石给狠狠地、从头到脚的碾压了一个遍。

    先是皮肤,然后是肌肉,再往里是骨骼、内脏。

    他身体的所有一切,都在那一刻,化作了齑粉。

    宇文轩终于闭上了眼。

    而在其他人的眼中,宇文轩原本前冲的身体,在木小九吹响筒音的那一刻,就停在了原地。

    然后,他手中的折扇落在了地上。

    木小九收了箫,冷冷的看着宇文轩。

    宇文轩睁开了双眼,却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是什么曲……”

    “噗!”

    再也遏制不住体内早已翻腾个不停的气血,宇文轩一口鲜血喷出,甚至溅到了木小九的脚边。

    随着这口血的喷出,宇文轩的身体轰然落地,砸起一片尘埃。

    而在他的七窍之中,鲜血还依然流个不停。

    木小九看了看宇文轩的尸体,又看了看自己脚边的鲜血,轻轻摇了摇头。

    “这首曲子,名字唤作‘碧海潮生’。”

    说完,也不在意酒楼外面众人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和各异的表情,持着洞箫,木小九径直上了楼。

    “碧海潮生曲,真的是碧海潮生曲!”

    “天呐,太可怕了,果然不愧是绝学啊,我站在酒楼外面都觉得心神恍惚,气血翻腾不已。”

    “是啊,我刚才就在酒楼里,要不是我们长老喊的那一声,我可能也死在里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