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华夏第一猎人 第261章 钻空之人

时间:2018-03-05作者:不倒的木头

    ,!

    “咔塔”

    身后房门自动锁上,莫尔德则背着玛莎,走入房间,来到床前,小心的把玛莎放在床上。

    而后就在床前,默默地看了起来。

    玛莎沉沉的睡去,自从上次脱出重围以后,虽然救了过来,脱离了生命危险,可玛莎却变得整个人如同树懒一般,经常陷入沉睡的状态,而且这是一种不可控的嗜睡。

    此时的玛莎就是沉睡状态的玛莎,无论外界发生什么,她都睡得着,就好像没有知觉,封闭无感一般,傻傻的停留于世界之外。

    莫尔德坐在床边,望着玛莎沉睡状态的脸,忽然莫名的愧疚了一下,也带着些心疼。

    “对不起,一直都是我的错!”莫尔德轻声说道。

    这句话倒是出自真心,一直以来,莫尔德沉迷于力量的追求,明知道玛莎的心意,不但不予以拒绝,反而加以利用玛莎的感情,来完成自己对力量的追求。

    心里一遍遍的给自己找理由:她是个傻瓜,活该给自己欺骗!她色令智昏!

    却直到那一天,被困于绣球山,身陷险境,到了最后一刻,是玛莎守护着他,完成最终进化。

    在完成进化后,某一个突然瞬间,一股强大的感知力,由无视障碍,出现在在于某个片段空间。

    那一刻,他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感知的无比清晰,他能看得清每一个微尘的构成,也能发现每一只蚊子的情绪,凡是周围十米半径以内,对任何事物,都可以理解入微。

    当然,也包括当时的玛莎。

    那时候的玛莎,就躺在他身边不远处,也就是那个特殊的状态下,无数的信息,他知道的不知道的,全部涌入脑海。

    那是一种极其真实的感受,甚至是包括不同种类的情绪,都事无巨细,涌入莫尔德的内心。

    当然,这份感觉里面,不仅仅包括莫尔德自己的感受,也包括玛莎心里的情绪,感情。

    莫尔德切实感觉到玛莎对他真实心意,他也知道了,玛莎其实一直知道自己的心思,知道自己是在利用她,根本没有多少喜欢。但是即便如此,她依然装作不知,继续配合着莫尔德去追求力量,这就是玛莎的爱。

    在感受到,在产生理解的一瞬间,莫尔德愣住了。人心都是肉长的,真正理解的一刻,他忽然发现心里涌起一阵的酸楚,这是对于玛莎的愧疚,也是自我内心的责难。

    玛莎已经睡了三天三夜,在这段时间里,他报复了死灵。

    得到强大的力量,然后利用这强大的力量,四次捣毁死灵的据点,只是当第四次捣毁死灵据点之后,却忽然感觉到了一丝疲惫。

    当时站在毁灭的据点前面,莫名的感觉内心一片空无。得到了力量又如何?我真的快乐吗?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短暂的快感之后,竟然是更多的空虚……

    “莫尔德,你想要得到力量,到底为了证明什么?还是要追求什么?”莫尔德扪心自问,却最终感觉到疲惫。

    忽然想到了玛莎,一种从空无到落实的感觉产生了。也便是因为这份感受,莫尔德这才选择了离开,带着玛莎离开深海市,远离那个正邪之争的漩涡。

    另一边的客房里,陆海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

    只是洗完澡后的陆海,整个陷入气急败坏之中。

    “妈蛋!妈蛋!妈蛋!你个笨蛋,怎么可以这个样子!”陆海一遍一遍的咒骂着自己,同时如同摆杂货铺一般,在面前摆出一大片的东西来。

    湿淋淋的钱,湿淋淋的衣服,湿淋淋的吃的,还有化成浆糊,有点恶心的饼干汁,而且那些还都热气腾腾的冒着气。

    陆海一点点的把东西从戒指里面往外倒腾,肠子都悔青了。

    “我特么把戒指取下来也比这样好呀!蠢!”

    却原来,是空间戒指的使用不熟练,以至于洗澡之时无意识的打开了空间入口,把洗澡水全都放进空间戒指去了。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陆海在这边懊恼的忙碌着。

    就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在外面,一道模糊黑影从走廊走过,一路朝着陆海他们这边靠过来,走到陆海门口时候,忽然微不可查的停滞了一下,而后继续前行,来到隔着几间客房的走廊尽头,随着一声电子锁的响动,那人走了进去。

    陆海无心关注这些,只是一件件东西往外倒腾。

    倒腾着倒腾着,在这个过程中,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哎呀,糟糕,我都忘了!”

    念叨着,随即起身,紧走几步开到门前,打开门,临走时看了看屋内的一切,尤其是房间里乱七八糟那些东西。

    微一犹豫之后,很快作出决定,“快去快回,应该没事!”

    陆海这么说着,蓦然间关门,然后迅速的顺着走廊往外走去。看似与寻常人走路无二,可速度却快的有点反常,数十米的走廊,在几个迈步之后,已经走完整条走廊。

    再一转身,人影闪烁间,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不知所谓何事而去。

    然而,就在陆海离开以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忽然安静的走廊里传来咯吱一声门响。

    仔细看去,竟是那走廊尽头的一间客房,门开了,从里面露出一道身影,探头探脑的张望了一番。

    而若是记性不错的话,会发现这间客房探出的身子,这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走过陆海门前的那道身影。

    此人有些干瘦,獐头鼠目的,看起来面目有些猥琐,带着个小小的墨镜,左右看了几眼,却居然说话了。

    “喂,你那情况怎么样?”

    “ok,人已经下来了,他,现在朝着北面去了,你快点行动!从现在开始,你只有三分钟时间,”

    那獐头鼠目之人与电话里的声音对话几句,忽然闪身出来,关上自己房门,几步来到了陆海的房间跟前,手里一扯一扯竟然凭空扯出一根铁丝来。

    而后,一番摸索,找到个缝隙,把铁丝小心的,一点一点,塞进电子锁的缝隙,再经过一番捣鼓,电子锁没开,可是突然冒起了一阵青烟,似乎着火了一般。

    那獐头鼠目之人,在这冒烟之时来不及躲闪,啪啪啪,指尖飞快,迅速输入几位数的密码,只听啪的一声,陆海房间的门锁竟然打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