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华夏第一猎人 第217章 不能留他

时间:2018-02-13作者:不倒的木头

    李赫翻开那张白纸,打眼看去,一股灵秀之气扑面而来。

    与此同时,这内容也随之映入眼底,但是,这不看还好,等到看完那纸上的内容,李赫的脸色忽然就变了,就像吃错了东西一样,随着时间,越来越难看。

    呼啦一声,李赫蓦地将那张纸握在了手心里,却在握住以后,又立马展开来,摊在桌子上,很仔细的弄平了。

    他这边才刚刚弄好,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

    “师兄!”

    随着敲门声,从门外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粗狂中伴着些沧桑,正是玄兽。

    李赫脸上忽然有些慌乱,随口的喊了一声:“等一下!”

    李赫在这一边喊着,一边手忙脚乱的把那张白纸重新折好,然后迅速的装入锦囊。

    把锦囊往箱子里一放,再迅速的把倒出来的东西胡乱的捡起,哗哗啦啦的丢回到箱子里,盖上盖子,咔啪一声,锁了起来。

    把箱子归位,然后三步并两步,来到门前,开门把玄兽迎进来。

    本来收拾好,打算请玄兽进来有些话对他说,却不曾想,玄兽刚刚进得门来,却又在门边站住了。

    “师兄,在久月湖发现了什么,能告诉我吗?”玄兽开门见山的问道。

    李赫迟疑了。

    玄兽见状,更加肯定背后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以他的性子,如何能忍够一直忍住不问。

    “师兄,自从这次突然发起的猎人考核开始,发生了太多非常之事,玄兽是粗人,可是玄兽并不傻,我一直不问,只相信师兄,是不想师兄为难,可是我不想一直这么糊里糊涂下去了!”

    玄兽开始说话还比较平静,却在没说几句之后,忽然变得激动起来。

    李赫没有说话,沉默着。

    玄兽似乎也觉察到自己的情绪波动,强行压制住情绪,停止了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又缓和一下语调,继续刚才未完的说辞。

    “师兄,对不起,不是我跟你急,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火女死了,我也差一点死掉,我……”

    当玄兽说到这里,再次停顿一下,似乎有些心塞,而同一时间,李赫的手指也微不可查的抖动起来,脸色变化。

    若不是外间的灯没有打开,一定可以发现,不只是他的手,就连面皮,嘴角都在一阵阵的抽搐,火女是他此生无法摆脱的痛!

    “如果有一天,我也死了……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不想不明不白的死掉,如果师兄知道,请告诉我,玄兽就算是做鬼,也想做个明白鬼!”

    玄兽的声音再度高亢起来,李赫蓦地抬头,望着玄兽,嘴角微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忍住了。

    两人就在靠近门口的地面两两相对,彼此都没有说话,玄兽目光坚定,李赫却表现出犹豫不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李赫背后,米黄色的灯光从里间半开的门缝照出来,斜斜的映在距离李赫脚边不到两米的地方,很安静。

    时间过去许久,但彼此都没有动,直到约莫十五分钟以后,李赫终于叹了一口气,转身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跟我来,给你看一些东西!”

    回到市郊,莫尔德所在的那处民宅。一大早,玛莎心生不安,差点没把地下室的门给融化掉。

    好在莫尔德及时出来,虽然中间出现混乱,但在玛莎帮助下,也勉强稳定住状态。

    之后,有属下通知莫尔德的前往九号聚集地,莫尔德随那属下离开了,只有玛莎心事重重的目送他们离开。

    在莫尔德离开以后,玛莎迅速的从地下室入口爬了下去,下到里面以后依旧是一片混乱。

    破烂的门,四分五裂的丢在外间,那还是昨天被自己给炸碎的。

    玛莎走入里面的实验室。

    一地的碎玻璃碴,变形的金属器皿,翻倒的物品架,开裂的实验桌面……狼藉的景象纷纷映入眼帘,玛莎越看心思越沉重,因为,这和昨天完全没有什么两样!

    “昨天一晚上,他到底在这里做了什么?”玛莎心里疑云重重,但更多却是对莫尔德的担心。

    玛莎在实验室环视一周,莫尔德说好的帮忙收拾,却把自己反锁在实验室一晚上,什么也没有收拾……

    玛莎想着,在环视一周之后,猛地一回头,目光一凝,却是看向了实验室中央的地上。

    就在刚才,她陡然想起,这里唯一缺少的,和出现变化的,就是那一团直径两米大小,诡异的的血肉组织。

    此时,那一团诡异的血肉组织踪影全无,连一丁点都没有剩下,再想及莫尔德状态的异常,玛莎的心瞬间下沉,一个可怕的猜测,不可抑制的蔓延了开来。

    在崇家,陆海与崇家父子的矛盾尖锐一时,但最终因为崇雨晴的缘故,又缓和下来。

    陆海答应了陪崇雨晴参加酒会,也答应了在白天的这段时间,陪着她出去逛一下,顺便给各自挑选合适的宴会礼服。

    说妥以后,小丫头拖着陆海先行离去,留下崇氏父子二人在餐厅里面。

    崇明虎目光转向儿子,凝视许久,只问了一句话:“他值得我们崇家下本钱吗?”

    崇明虎语气沉静,没有如果一片巨大的火山,虽然是父子,但崇永昌依然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

    沉吟一下,他也不敢乱说,强行压下对于陆海的偏见,把从木屋见到陆海开始,陆海身上五光十色的能量,身体变化,颜色变化,以及如何在沉睡中浮空,又如何在久月湖的混乱中救下一众市民,扫平了血色雾气的危机。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关于这些事情,崇永昌不敢撒谎,原封不动的全部说了出来。

    到最后,崇永昌总结出来这样一段评价:“虽然没有看到整个过程,但肯定和制造灾难的元凶交过手,而最后的收尾工作也肯定是他无疑!只不过此人状态不稳定,脑子似乎有点问题……”

    然而当他对陆海做出总结的时候,崇明虎早就已经走神了。

    他完全沉浸于陆海身上所发生的事件当中,内心掀起巨大的波澜,脸色一变再变,内心动荡起伏,一会儿激动,一会儿不安,一会儿又庆幸……

    “爹,不能留他,此人神秘兮兮的,性情古怪,不受控制,万一表妹被他……那就糟了!”崇永昌看到父亲脸色的变化,以为猜到了父亲的心思,忽然插言说道。

    在他看来,父亲是最护犊子的!整个崇家,他们这一系,包括自己和雨晴表妹在内,一共只有四个孩子,每一个都是宝贝疙瘩,断然不能容许不安定分子留在他们身边。

    崇永昌想着,以父亲的个性,肯定会因为陆海的古怪,而想尽办法,就算坑杀了陆海,也会把陆海和表妹分开。

    然而,这次的结果令他意外了……

    崇永昌前边才刚说了陆海不能留,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啪的一声,却是崇明虎,只见他抡圆了,一个大耳刮子就抽到了崇明虎的后脑勺子上。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