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华夏第一猎人 第67章 是男人就要上

时间:2017-12-01作者:不倒的木头

    “沈之慧……”陆海望着那道风中靓丽的身影,默念着这个名字,但却不敢出声。

    他深深的知道,此时此刻,不打扰就是最好的帮助。但是却又同样的清楚,沈之慧不可能是那怪物的对手!

    只能寄希望于侥幸吧……

    沈之慧左手紧握住了那带血之物,而右手长剑则绽放一股股淡青色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直如一支激光武器一般。

    尖锐的呼啸的风声也达到了极限,风刃的数目骤然增至一百,这是她第一次控制如此多的风刃,稍显吃力,但为了威力最大化,也是拼了。

    “吱~吱吱~”又是一阵尖锐的怪叫,一旁围攻血液怪物的那群小猫尸忽的停止了攻击,下一刻骤然转向,唰唰唰,一道道残影闪过,只一瞬间便将沈之慧包围起来,而其中两只则直奔重伤的陆海而去。

    血液怪物也已经残缺不全,支离破碎,似乎不足为虑。

    猫尸在将沈之慧围拢之后,那只巨型尸猫王却忽然退了出来,慢步缓行,朝着陆海走去。

    王者总是要享受最好的猎物,在它们而言,每一个任务的终极目标都是王者专属的战利品。

    而猫尸王的战利品,则是陆海的项上人头,不过它不着急,它已经得到。

    眼看猫尸王距离陆海越来越近,沈之慧长剑一挥,头顶风刃风暴瞬间席卷四方朝围拢过来的猫尸发起范围攻击。

    同时身形一闪,朝圈外奔去,试图拦下猫尸王的靠近。

    然而才刚刚脱离战圈,忽听背后风声响起,却是一只猫尸追袭而至,锋利的爪子唰啦一声便朝着沈之慧后颈而来。

    猫尸速度上稍快,沈之慧只来得及扭身微微偏移一下,同时飞足踢出,正好一脚踢在猫尸之上,在玉颈被划破的同时,险之又险撑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脚下发力一蹬,猫尸往后,而她则以更快的速度朝猫尸王飞去。

    空中的沈之慧,从后颈处撒下一溜儿鲜血,她受伤了……

    陆海目光一紧,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痛苦之色,也有着隐隐燃烧的愤怒,以至于伤口的撕裂也没有觉察。

    不过奇异的是,撕裂的伤口已经不再出血,似乎已经有了恢复的趋势。

    而同样的,血液怪物也好不到哪儿去,被十只恐怖的猫尸围攻,比陆海还惨,也比陆海还要愤怒。此刻的血液怪物,全身几乎被打散,能量消耗一空,就连凝聚血液都已经做不到。

    血液怪物,半残着身躯,却是动也不动,尽可能减弱存在感,默默的恢复,目中怒火燃烧。

    看似毫无作为,但如果仔细的话,你会发现距离它最近血液,一丝一丝的游动着。慢慢的竟有朝他游离过去的趋势。

    回到陆海这边,沈之慧眼看就要追了过来,手中湛青色长剑一挥,风刃就要发出,却就在此时,那慢步缓行的猫尸王竟然突兀的消失了。

    本能的感觉不妙,但相去本就很近,此刻又来的突然,怎么可能做出反应。

    “噗~”

    沈之慧只觉得腹部一痛,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喷出,倒飞着朝那群猫尸小弟而去。一群猫尸兴奋的吱吱叫了起来。

    陆海终于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沈之慧!”

    没有想象中伤口炸裂的疼痛,也没有了血液继续的流淌,竟然就这么大声的喊了出来。

    一丝丝乳白色的微光,透过陆海的皮肤微不可查的闪耀着,陆海顾不得惊讶,也顾不得去想像为何自己会这样。

    陆海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这下子,不仅陆海吃了一惊,就连那血液怪物也惊的不行。

    而同样更加诡异的一幕,随之出现了,四周方圆十数米内的血液,随着陆海的站起全都动了起来,甚至就连先前涔透进地面以下的血液,竟也开始自动分离出来。

    血液滴滴析出,汇聚起来形成一个个小小的血泊,然后颤动着,似被无形的力量牵引。

    “聚血!”远处的血液怪物忽然发出一声惊叫。

    其实血液怪物也在聚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血液怪物猫尸消耗击散而失去聚合能力的血液,此时也正在重新聚拢。

    一部分聚拢的血液已经渐渐流动着,重新注入到血液怪物残破的身体。

    此时不管是陆海还是血液怪物,似乎都有聚血回元的倾向,但不管他们谁,又都好像没有时间去恢复了。

    猫尸王距离陆海不过十米距离,仍旧是慢步缓行,一点也不着急。可再慢,也不过是几步的光景。

    沈之慧被抛回到了猫尸的圈子中间,顿时一只猫尸急不可耐的冲了上去,唰的一爪子,从沈之慧背部划过,衣衫破碎,露出玉雪肌肤,可下一秒,变涌动出殷红的血液,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散落下来。

    沈之慧踉跄几步,还未站稳,又一只猫尸电闪而至,本能的挥出长剑一个刺击,剑指猫尸面门,可那猫尸身形敏捷的恐怖,只是一个转身变闪了过去。

    沈之慧本就重伤之身,再次失血更加虚弱,却只见那猫尸闪过长剑,速度不减的依然冲来,在与沈之慧擦身而过的瞬间,唰的一爪,带去一片裙摆,同时也在沈之慧晶莹玉润的大长腿上飚出一溜儿鲜血。

    遇到翻卷的伤口出现在她的腿上,沈之慧闷哼一声咬紧牙关,刚要回身,唰的一声,另一边的裙摆也被撕裂了去,另一侧腿部也同样的血流如注,又是一声闷哼。

    她玉齿紧咬,不愿痛苦出声,怎奈冷汗却一滴一滴的从额头落下。

    唰!又是一道伤口,左肩。

    唰!又是一道伤口,右肩。

    它们是在玩弄自己的猎物,就像猫咪对待老鼠一样。

    “不!我去你大爷的,你们有本事朝我来!”陆海的额头也青筋蹦起,冒出了汗来,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

    轰的一下,陆海体表皮肤以下的乳白色光晕,却在这一刻忽然暴涨,变得明亮了许多。

    这一瞬间,仿佛突然血液产生化学反应一般,竟突兀的多出来无穷力量,心随念转,形随意动。

    轰的一下,陆海动了,不管不顾的往前冲去,哪怕对面正站着猫尸王,也无所畏惧。

    因为沈之慧已经衣衫尽毁,几乎半果身体,浑身浴血的即将倒下。这已经不再是一种伤害,还让他感觉到一种羞辱,对!是来自于怪物的羞辱。

    已经成年的自己,一个男人,却要一个女人保护,为自己承担伤害,更要承受羞辱,最为一个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果就这么看着,无所作为,死不瞑目!

    “杀!”一股浓浓的杀意透体而出。

    陆海猛地跳起,但迎面而来却是迅捷到无法闪躲的一记利爪。

    不过躲过躲不过已经不重要,是男人,就要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