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华夏第一猎人 第56章 血人

时间:2017-12-01作者:不倒的木头

    陆海拉着沈之慧,一路狂奔,陈轩,紧随其后。陈副局长等一干武警战士,更是早一步已经往外跑。

    隧道中裂缝逐渐增多,祭坑的上方,仿佛碎裂的天穹。

    “轰隆隆~”

    终于,开始坍塌。

    “哗啦啦!”声响不断……

    轰!轰隆!砰!

    陆海等人刚刚跑出那一截隧道,身后便已经传来坍塌的巨响。千斤万斤的石块纷纷砸落!

    青屏山,本身就是岩石山体,极为坚固,此刻坍塌下来,落下全是巨大的石块,若被砸到,就算是强大的异能者,也会成为一堆肉酱。

    “快跑!”没人敢回头看一眼,也没有人再去好奇身后的情况。

    岩石掩埋了祭坑,石粉纷纷。

    但是在陆海等人跑出去不久,从那被石块压死的祭坑的石缝里,竟忽然有一道鲜血,极其不可思议的逆向流了出来。

    没错!是逆向!是从地底下往上流淌,仿佛活物一般。

    逆流的血液越来越多,渐渐汇成一滩。

    “轰!”

    就在这时,一块百十斤的石头落下,落点正是那滩逆流上来的血液,眼看就要砸中。忽然,从那血液中弹起一道细细血线,就如毒蛇一般,迅速的一弹,瞬间收回。

    “轰!”碎石纷纷,就是那一弹之力,百十斤的石块就化作粉碎,散落于各处。其威力,比之狙击的子弹都毫不逊色。

    接着,血液开始扭曲,再次化作人形怪物,忽而矮胖,忽然高瘦,忽而又健壮,似乎是在调整自己想要的完美体型。

    忽然,他来到一具尸体面前,扒开他身上的石粉,蹲下仔细端详起来。

    满天落石,对于它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每当有石块砸来,立马会有一道或者几道血线弹出,将其击成粉碎。

    盏茶功夫,当血液怪物再次站起的时候,已经完全变了样子,一身破烂黑袍,兜帽遮头,足凳一双山地靴,和一般人无异。

    但是当它回头的一瞬间,却是一张令人惊悚的血液脸孔。

    奋力狂奔,陆海等人终于在付出了十几人的生命代价之后,险之又险的逃出了7号隧道。

    陈副局长转身回望,捶胸顿足,为死去的战士们哀痛,自责。

    但最终还是在剩下的20多名战士们的保护下,往外撤离。

    这里,已经没有了什么危险,血雾已去,天上的月光照进清屏山谷,已经没有那么黑暗。

    周围静悄悄的,除了身后的依然倒塌的山洞发出轰隆隆闷响外,就只有远处谷口方向的枪声,以及奴兽的嘶吼。

    出来隧道以后,陆海急忙丢开了沈之慧的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然而下一刻,却见他忽然转身,望向背后的黑暗,目中疑惑之色一闪而过。

    “是我又疑神疑鬼了吗?”陆海嘀咕着回头,看到沈之慧正一脸疑问的看着自己,不禁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回想起刚刚握住沈之慧玉手的感觉,很奇怪,酥酥麻麻的。

    可以说这是他的第一次牵手,虽然仓促,但意义深刻,兴奋中又有些害羞。

    在这个年纪,陆海自己还不知道,一种浪漫的情愫开始缓缓地滋生了。

    砰砰砰!轰!

    枪声和爆炸的声音,将他们拉回到现实,这里不是安全所在。

    “快走吧!”沈之慧要大了陆海两岁,看着陆海这幅模样,虽然看不很轻,却也能够感觉到些,不觉莞尔一笑,拉着他就往外奔行而去。

    陈轩在黑暗里盯着二人看了许久,没说话,也看不到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在大队人开动以后,也紧随跟上。

    很快,陆海一行就绕过隧道前的弯道,消失在清屏山谷里面。

    这时,忽然从数十米开外,一块巨石后面闪出两道身影。

    “这么远,都能感应到我们的存在吗?看起来他比想象中还要麻烦呢……”其中一道身影淡淡说道。

    “如果没有他,血兽的进化一定可以完成!该死!”另一道身影有些不忿说道。

    靠近一些来看,先说话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还在山顶观望的某组织护法,汉克斯。而另外一人,则是先前在祭坑,主管守护血兽进化的那名蛮夷头目。

    汉克斯哈哈一笑,“你错了,如果没有他,血兽怎么进化呢?虽然没有完成进化,但却完成了分裂,这样未必不是件好事,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护法,你的意思?”

    “你以为我们闹这么大动静,目的就真的这么简单吗?好了,有些事不是你该知道的,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就是!”汉克斯,注视着那名蛮夷头目,忽然目光收缩,无比肯定起来。

    “是!”那明蛮夷头目闪身离开,身影在月色下闪的几闪,追着陆海等人往谷口而去。

    汉克斯往左右四周打量几眼,然后身影一闪,瞬间消失。

    在汉克斯消失后不久,忽然一道飞蛾般大小的黑影,唰的一下就飞抵了汉克斯刚刚立足的地方。

    皎洁的月光下,看的清楚,那是一只小小的蜂鸟,蜂鸟落于地下汉克斯方才站立的地方,目中红光流转,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稍顷,忽的飞起,朝着一个方向飞去,只是它才刚刚飞起,还没来得及飞出去几米距离。

    一道银白色流光,骤然出现,啪的一声脆响,流光直接击中蜂鸟,蜂鸟瞬间炸裂开来。

    砰!砰砰砰!轰!

    “快看!是陈局他们!”在谷口参与狙击的警察,透过爆炸的火光认出陈局等一干武警战士。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是陈局他们出来了!”

    谷口枪声骤然一减,吼~十几只奴兽嘶吼着,朝谷外再次发起冲击。

    它们速度极快,然而才冲到一半,却被另一道黑影从背后追上。那人一身胖大黑袍,显得很是古怪,衣袍带起劲风烈烈作响,一不小心甚至露出光溜溜的大腿。

    那人着装古怪,让战士们大跌眼镜,可更加令他们瞠目结舌的还是他的战斗力。

    月光下机会拉出一道长长的残影,所过之处,双手挥舞如同拨浪鼓一般,嘭啪嘭啪之声不绝于耳,不过两到三息的功夫。十二只奴兽,尽数栽倒在地上,部分被打死,另一部分没死的也已经失去战斗力。

    这身打扮的,也只有陆海了。

    唰的一声,又奔回到沈之慧面前,嘿嘿的笑着,那一刻仿佛像个孩子。

    陆海,也只有对师傅才会如此,不过陈轩看在眼里,却有一份古怪,反而刻意的转过了脸去。

    “陈局!师傅”刘队老远就喊叫着,从谷口废墟上跑了过来。

    然而对于刘队的喊声,陈副局长却仿佛一点反应也无。

    就在身边武警战士疑惑的,看向他们的老局长时,顿时被惊的张大了嘴巴。

    “陈局,你~”

    只见陈副局长,正手握一管淡蓝色针剂,面色一狠,猛地朝背对着他,毫无防备的陆海刺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