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华夏第一猎人 第40章 祭坑

时间:2017-11-10作者:不倒的木头

    矿井里面,隧道曲折漫长,黑暗中目不可视。但陆海的内心,却像是一轮太阳在冉冉升起,一点点的照亮了前路。

    第一次开始去想象,自己做猎人以后的路。

    也许那就是一个猎人的价值,一个猎人真正的追求!

    成长可能需要很多年,但成长有时候只是一瞬间。

    “吼——”

    “吼—一”

    就在此时,一声声骇人的吼啸从隧道深处传出,那声音低沉阴森,似来自地底深处,又似来自冥界九幽。

    空气中的声波,震荡着空气,演变成一阵小风,浓重的血腥从流动的空气里传来,透过人群,一直传到了陆海这里。

    “新鲜的血腥味!”

    混迹于人群中的陆海,他不知道隧道尽头到底在发生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有无数的生命正在消失。

    被残忍的剥夺生命,化为所谓的祭品。

    不可容忍,不能饶恕!

    陆海骤然加快了脚步,将身边的还活着的祭品粗暴的推开两旁,从人群中挤出一条道路来,加速前进。

    拥挤的人群,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阻力,但是同样也给了他不少的掩护。没有人能听出他的脚步,也没有人能够闻到他的气息。

    陆海在矿洞一层的人流中急行。

    在矿洞的地下一层,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地面部分在蜿蜒三四千米之后,会进入地下一层。地下一层的隧道更为曲折,也更为密集,九折十八弯以后,在隧道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

    这是掏空山腹以下十米岩层开辟而出,曾经这里什么也没有,但现在,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盆地。

    几乎是一夜之间挖出的大坑。

    深约十米,直径百余米,完全的坚硬的黑色岩层上开辟而出,这样的工程,尤其是地下开辟出来,连大型机器都无法使用,它是何等的艰难,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此时此地,在所有地方都断电的情况下,这里却诡异的亮着灯光。

    幽暗的灯光下,看不很清楚,影影绰绰的只看到十余条高大的黑色身影,手持利斧,站立在巨坑的边缘。

    为首者俯首低望,隐隐似有陶醉之意。

    “吼——”吼声再起,对,就是先前的吼声!那声音就是来自于这里!

    声浪滚滚,腥风四起,坑边黑色身影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头发在风中飞舞。

    他们没有动,而坑底此时也黑乎乎的一片,影影绰绰却看不到什么活物存在,只有一层粘稠的液体,正在渐渐的消失。

    “还不够,它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它要出来了,但是还不够,需要更多的能量,马上把祭品都送过来,马上!”为首之人,掏出对讲,用低沉的声音命令道。

    对讲中隐约有声音传来,报告着什么。

    过去片刻,那为首之人忽然转身,看向身后的隧道,目中寒芒一闪,“有个不听话的祭品呢?来人,去料理了他。”

    为首男人的声音平淡,似乎只是在处理一件极为平凡的事情。

    但是,话音刚落,立马就有两条身影,迅速的脱离坑边,将手中利斧一丢,在斧头与地面的撞击声中,身形一闪消失在晦暗的隧道中。

    就在两人消失的时候。

    纷乱的脚步声,同时在地下一层响起,是那些被当做祭品的工人涌了进来。

    拥挤着,推搡着,跌跌撞撞的朝着地下一层的尽头,那个巨坑所在的地方奔行而去。

    他们全都如同机械一般,无意识的前行,没有人知道自己正在走向一条死路,当他们赶到那里的一刻,也是与这世界诀别的时候。

    两道高大的身影,在地下一层不远处,与那些涌入的人群撞在了一起,仿佛水滴融入了河流,眨眼功夫便消失在里面。

    此时,他们是隐藏行迹的猎食者,借助人群的掩护,一步步的靠近着他们的猎物。

    陆海仍旧在人群中前行,对于前方的情况一无所知,但是他知道,自己距离真相越来越近,距离危险也越来越近。

    紧了紧手中十倍锋芒的军刀,同时另一只手握紧了战术手电,但是他没有打开,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在这未知的危险环境里,不知敌人身在何处,照亮就等同于暴露自己给敌人。

    踏踏踏踏,脚步声奔跑起来,空气中仿佛有着一道看不见的催命符一样,驱赶着这些麻木的祭品。

    几里路程并不算遥远,顺着甬道,没有多久,先头的一部分祭品已经来到了隧道的尽头。他们毫不迟疑的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坑边的十余条身影速速散开成为一列。

    如同一片水中的石柱一般,巍然而立,手中利斧微微扬起,闪烁着丝丝寒意。

    人群近了,更近了。

    已经清晰的看到他们呆滞,目无表情的面孔,这些手持利斧的人没有丝毫动容,冷漠,如同钢铁,在双方接触的一瞬间,他们挥动了手中的利刃。

    挥舞速度极快,断臂残肢飞舞,血液狂飙,浇淋他们一身,但是他们仿佛毫不在意,就像是在工作的机器切割草料一般,挥砍着行至身旁的一切。

    无数人倒下,无数人飞跌出去掉入坑里,也有人倒在他们脚边,但是没有停下,一个翻滚便掉进了黑褐色的石坑里面,距离远的,爬着也要往坑里爬。

    一个带安全帽的工人,被劈裂了头颅,脑浆都在丝丝缕缕的流出,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停下。任由鲜血流淌,混着脑浆,爬到了那个石坑的边缘。

    然后仿佛完成使命一般,投身进去。

    先是被放血,然后自己进去坑里,是自杀!也是飞蛾扑火!只是他们此刻全无所知,没有选择,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

    人群掉入坑里,响起闷闷的声音。

    活着的人,朝着巨坑中间继续爬行,血液流淌,随着爬行的轨迹涂满了坑底。

    越来越多的祭品被送了进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坑底原来稀薄即将消失的粘液,再次多了起来,血腥之气也更加浓厚。

    “吼——”

    吼声再起,充满了狂暴的气息,充满了兴奋!

    空气震荡,地面颤抖,如同地震的前兆,那为首男子却忽然激动起来,“要出来了!要出来了!快呀!”

    地下的震动,总是不如地面来的更加明显。

    此时此刻,地面上依然一片混乱。

    随着那吼声,剧烈的山体剧烈的晃动,如果不是因为山体坚固,浑然一体,怕是要崩塌下来了。

    矿山山体坚固,可是青屏山谷口却没那么牢靠。

    轰隆隆声响中,大量的山石滚落,堆积在谷口的碎石全都向着谷外倒塌下去。

    一切来得太过突兀,来不及躲避,数量挖掘车辆尽数被掩埋。

    “不!”车辆里,司机大喊着,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满天的巨石落下。

    “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