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华夏第一猎人 第39章 初具信念

时间:2017-11-08作者:不倒的木头

    先前沈之慧的位置,被那一击之后,形成深约二尺,直径两米左右的大坑,陈轩暗暗骇然,这要是被击中,异能也扛不住。

    然而尘土落尽,却并无丝毫沈之慧的影子。

    她没被攻击到?

    怎么可能!

    陈轩震撼了一下……

    陈轩在震惊的同时,心中却也很快狂喜,因为这代表着局势的变化,自己这边不再是孤军奋战。

    陈轩震惊,对方那些人却就要惊慌了!

    “小~”

    虚无中某处,传来半道虚弱的声音。

    应该是提醒“小心”,然而那声音还没来得及说出第二个字,就像被生生扯断的绷带一般,消失了。

    噗的一声,血洒长天。

    “乔治!”

    那虚空中血液流出的地方,忽然掀起一阵小风,在场中舞动起来。风过之后,地上赫然出现一具尸体,红发蓝眼,身形高大,绝非华夏之人。

    在他身旁,一件如同手炮的武器,丢在地上。此人,正是先前被命令攻击的乔治!

    他一身恒温隐身装备,已然随着体温的流失,失去隐身效用。

    微风卷起轻尘,从地面拂过,几分肃杀。

    “小心,她是风系异能者!而且她也隐身了!马上分开两组,一组攻击第二目标,一组给我攻击,攻击那起风的地方!”有人歇斯底里起来。

    这是个很冷静的选择!然而却未必能挽回局面。

    在轰轰爆响中,那道风继续推进,不能阻挡丝毫。

    所过之处,一道道寒光闪烁,期间伴随鲜血的飚出。

    而后,有人渐渐显出身形来来,这是一个肤色白皙,蓝眼睛,黄头发的异国女人,她摸了一下脖子,看到了血,是自己的。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转瞬间四个人身死,随着血液的喷洒,四条身影也都从虚空中显现出来,微微摇晃几下,当恐惧从眼中闪现的时候,轰然倒地。

    四人被击杀,但是还不完!战斗仍在继续。

    沈之慧的反击,只是客观上打断了对方针对陈轩的全力攻击,给陈轩制造一个进攻的掩护。

    陈轩也不笨,就是这一瞬间的机会,大喝一声,轰~

    异能全开,黑色异能如同乌贼喷墨一般,将周围数丈染成了黑夜。

    其人隐身其中,让人摸不清具体位置,没有隐身装备,却胜似隐身。

    在隐藏身形的同时,迅速朝着山谷一旁,猛地的冲了去。

    远远看去,一边是一团巨大的乌云席卷。另一边是微风渐起,尘土飞扬。

    惨叫,惊呼,血液喷洒,异国怪异的吼叫,怒骂,但是已然无用,一边是浓墨滚滚的杀机,一边是杀人的风。

    自来战场如此,不是杀人,便是被反杀,成王败寇!

    血流满地,在陈轩解决掉一侧的三人以后,沈之慧也干掉了第八个人,一位秃头的纹身大汉。

    血液如同涓涓细流,丝丝缕缕流在地上,却又很快的没入地下。

    山谷见恢复寂静,然而陈轩和沈之慧却并未现身。

    那团墨水般的乌云忽然静止,如同巨石一般归然不动,而另一面,一道风卷起沙尘,四处飞扬着。

    特别的安静……

    同一时间,陆海距离矿洞最近,却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数道远程武器攻击,追着陆海的屁股后边炸响,一时间极为狼狈,可怜那些被当做祭品的旷工,直接被轰成粉碎。

    “混蛋!”陆海的胸中忽然有些暴怒起来。

    师傅一直教他,猎人可以有感情,但必须保持冷静,绝不允许情绪控制理智。

    但此时,陆海还是无法压抑的怒了。

    在师傅他老人家的教育下,陆海知道,几十年前,一些国外组织对华夏,对深海市所造成的伤害。

    虽然师傅绝口不提父母的事情,但陆海知道,一切都与那件事有关。

    一样的纹身标志,一样的他国蛮夷,陆海确信,正是当年的势力无疑。

    本来没有生在当年,未曾亲身经历,虽然师傅说过他们的坏,自己却并不会有很多恨意。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如此多人**控,被当做祭品的灭杀,当着自己的面,轰碎,然后血肉再被地下不知道什么鬼东西吸食殆尽。

    这,让他深切体会到那种潜藏于心的恨意!

    眼前这些**控的矿工,他们都是陌生人,可他们也都是华夏人,是自己同一片土地,同一个国度,说着同样语言,同样黑发黄皮肤的人同胞。

    而此时,这些和自己一样的人,却在在遭受着黄发蓝颜,操着外族口音的蛮夷无情杀戮!

    莫名的怒火燃烧,陆海一下子就理解了,为什么一说到当年师傅会忽然激动。

    “我去你*的!”陆海大骂,转身躲过一轮攻击的同时,狠狠的投掷两枚球形物体出去。

    身后的蛮夷怪叫着,往两旁躲闪。

    “嘭嘭~”两声爆鸣,从那两枚球形物落点处爆出炽白的光芒,令人久久无法睁眼视物。

    陆海虽怒,但却并未丧失理智,他依然清楚自己此来的目的。

    漫长的五秒钟……

    当一切恢复,场中静物再次恢复正常的时候,陆海已经消失不见了。

    “该死!”前来阻拦的蛮夷怒骂,他们看到陆海的身影在矿洞前一晃,便随着祭品们一起进入其中。

    他们愤怒,可是他们中没有人前往追击。

    甚至连提都没有人提起,这就显得有些怪异了。似乎那个矿洞本身就是禁地,不允许提及,更不允许踏足的禁地。

    几个拦截者渐渐退了下去,无数的“祭品”在无形的控制下,更快的涌入地下矿洞之中。

    矿井里,一片黑暗。

    耳边传来脚步声杂乱,那是祭品们跌跌撞撞的脚步。

    陆海知道,如果问题不能解决,那么不久的以后,这些人他们将无一幸免。

    当眼前这些,都是本不该死的人,可是,此刻却像是被驱赶着进入屠宰场一般。

    这样活生生的无辜者被剥夺性命,颠覆了陆海正常的价值观。这令陆海心里震怒,纠结,反胃,百感交集。

    这和想象中不同,杀该杀之人没事,他不需要心理压力。

    可是看着不该死的同胞,一个个的被人像对待猪猡一样剥夺性命,却无法阻止,那种无奈,那种悲哀,感同身受!

    那感觉背后,是痛,也是怒!

    “混蛋!”

    陆海的指甲掐破了手心,他已经不再单纯的是为了完成任务,不再只是为了成为最优秀猎人那么简单了。

    在他心里,已经悄然接下来一份责任,危难之时,对于这片土地的守护之责!

    也许是源于师傅的教育,也许就是血液里流淌着的某种神秘的东西,一瞬间将这孩子改变!

    它算不上心怀天下,他还没有那么伟大!可是心系天下苍生的信念,匡扶正义的热血感觉,却正在真实发生。

    这是残酷的现实崔发下,一个真正猎人信念的蜕变!
小说推荐